天国恩仇录 卷三 黄沙百战穿金甲 第71章、战木邦(1)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本来末哥的目的地在骠甸,但木邦城刚好在前面,所以就首当其冲了。而城外的木该甸,则成了第一个“完蛋”的寨子。当寨中百姓正在田地里边弯着身子,在黄昏中收割夏粮时,末哥的几万人马已经将寨子团团围住。

“大家不要慌,本王乃天国二王爷兼副总理末哥!”末哥说一句,旁边通事翻译一句,他也不管这偏僻寨子知不知道“天国”和总理的意思。

“这次本王是讨伐丧尽天良、恶灌满盈的缅王那罗提,路过你们这里。放心,我们天军乃仁义之师,一不杀人、二不抢粮、三不放火...只在你们这里暂住一晚,明早就走。传令全军,就地扎营,没事干的带人去帮百姓割稻子……”末哥和颜悦色道。

看到几千军人下地来帮自己割稻子、捆稻穗,老百姓脸上惊慌之色渐渐淡去,也放下心来,有的热情大妈还把茶水端给士兵们喝。

末哥奸诈地一笑,心说:“皇兄的怀柔政策确实好用,不但以前国内的汉人对我们蒙古敌意减少了,看来缅甸的老百姓也信这一套!”

晚上,木该甸的寨主沙通天和几个白发苍苍的长者来到末哥帐外。

“哦,那寨主是来劳军的?”末哥正准备吃饭,听到士兵报告,奇怪道。

“是,王爷。”传令兵回答。

“那请进来,见见吧……”末哥五十岁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军队杀到别人地盘上,还有老百姓真心诚意地搞慰问活动的。

“参见王爷!”沙通天和几位老者带着大盘小盘的食物,进来跪拜。

“免礼,几位老人家,快快请起!”末哥招呼道。

“谢谢王爷。”沙通天起来后,转头对身边几个老者说:“现在相信了吧,老汉我就说王爷礼贤下士,平易近人,和我们那些当官的不一样!”

说得旁边几个老者连连点头。

“寨主贵姓,你怎么会说汉话?”末哥听沙通天说的居然是汉语,奇怪道。

“回禀王爷,草民姓沙,汉人,原来是大理腾冲人士,随父亲南下到缅甸做生意,后来在此结婚、定居。因为有些文化而且年龄较大,受乡亲们推重,当了个寨主。”沙通天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那感情好,原来是我天国故民,好好…不知沙寨主见我何事?”末哥长期是文官,又受儒学影响,所以比较文雅,当然是相对于忽都之流而言。

“王爷,草民全寨百姓今天看到大军,不辞辛劳帮乡亲们干活,心中万分感激!老朽活了七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天兵神将……所以,我们几个老伙计商量了一下,给王爷您送点本地特产来…如果王爷放心,还可以让将士们到寨中吃喝游玩,今天刚好是泼榕节……”

缅甸民间每年的节日很多,几乎每个月都过节。最隆重节日是每年四月中旬的泼水节,而新年就在泼水节的最后一天,这样泼水节和新年就合二为一了。浴榕节是4月下旬,缅历2月月圆日举行。缅民将菩提树(榕树)视为佛的化身。在最炎热干旱季节给榕树淋水,有希望佛教弘扬光大之意。

“多谢各位老人家…只是本王军中都是莽汉,恐怕会骚扰到年轻女子,到时可就不好办了……”末哥知道以后这将变成天国领地,军中那些血性男儿干柴烈火,万一管不住“小弟”,闹出了“军地纠纷”,可就不好收拾了。

“王爷放心,我们缅甸不比中原男女大防,在这里只要你情我愿,没人会计较的……”沙通天悄悄靠近末哥,小声说道。

确实,很多少数民族对“贞操”不看重,所以只要没生出孩子,女方一般不会找“奸夫”算账。

“那…那…本王就却之不恭了!传令全军,除了站岗放哨的,全部到寨中玩耍,再带些牛羊猪肉去联欢!至于那些战俘…算了,也让士兵押着去玩玩吧,不过不准随便走动。”末哥一听,也知道军中士兵们这几天行军很辛苦,既然老百姓都不怕丢人,自己也做个顺水人情,让兄弟们“放松、放松”。

随后,末哥在沙通天这几个“拉皮条”的老者带领下,带着王妃和侍卫,也到木该甸寨中去了。

寨子不小,大概五六万人,密密麻麻的竹角楼,覆盖了方圆好几里。一路上,不论男女老少,都身着盛装,互相泼水嬉戏,都沉浸于欢乐气氛中。家家户户点燃红灯,到处都搭起灯棚,夜晚空中还升起各式各样的烟火,彩光灿耀,游人昼夜川流不息,盛况空前。在沙寨主家门口,沙通天的家人闻讯点上各种彩灯和蜡烛迎接末哥一行。

不一会,几万天军、军属和战俘也来到了寨中,顿时把本来就热闹的寨子,更是火上浇了一桶油。天军士兵把战俘围成了十几个圆圈,中间点燃篝火,烤起了牛羊肉,香气不一会就把周围寨民吸引了过来,同时也带来了当地的食物。

不久,热情奔放的少数民族,在酒肉的刺激下,开始跳起了圆圈舞。北方的蒙古人和南方的缅甸人唱起了情歌,天军的士兵和昌盛的降兵猜起了“五魁首”……

当然到了后来,好多高大英俊的北方战士,被风骚多情的少女、女人和大婶拉到小河边、池塘边、磨房里、牛棚内……嘿咻嘿咻吃了一顿“野餐”。

“沙…沙寨主,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好吃?”被热情的主人劝了半天“高粱酒”、“地瓜烧”、“黄米酒”的末哥,舌头都打不直了,指着一盘食物问道。

缅甸缅族人喜食椰浆饭及拦有姜黄粉、椰丝、虾松的糯米饭;每餐必食一种叫“雅比”的鱼虾酱;菜肴喜放咖喱。缅甸克钦族人喜吃兽肉,他们习惯用火烤食,烤熟后撒上盐、用手撕食。酒列是日常必备之物,任何仪式上,人们都要以酒助兴。缅甸人习惯一人一把匙和一个汤盘,他们不习惯用碗。用餐“工具”是右手,抓食取饭灵巧方便。他们乐于菜齐后一起上桌用餐。

“王…王爷,这…叫Mohinga。”沙通天也喝高了。

其实在昌盛城也有这些东西,只不过炮弹欠下的血债太多,没有哪个当地人会请客吃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