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两日后,重庆皇宫。

“打得漂亮!”刘华接到信鸽传来的军情报告,拍案而起。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军政部兀良、王坚等将领祝贺道。

“确实可喜可贺,上次让你们造的军功章,造好没有?”刘华问道。

“皇上,上个月底已经造好了。这次要发给征缅部队吗?”兀良回答。

“当然,军功章就是用来发给战斗英雄的,这是精神鼓励!”刘华想了一下,“另外,传书四王爷,今后所有战利品由他分配,不必运回重庆。现在昌盛城重兵被歼,缅甸北部空虚,让四王爷相机行事,占领缅北,和云南连成一片,把那些战俘押去修路,打通和云南的交通!”

“微臣遵旨!”兀良应道。

“铁哥,让财政部拨款30万两白银,赏赐英雄们!”刘华指示道。

“微臣遵旨!”铁哥应道。

“耶律希亮,你宣传处把这次征缅事迹润色一下,马上到皇家印书坊,印刷十万份号外,通告天下,让全国百姓看看天军将士的神威!”刘华指示宣传处副处长耶律希亮道。

“微臣遵旨!”耶鲁希亮答道。

“孛兰,你下面的卫生处,要赶快把云南白药、仁丹等药品大量生产出来,先给四王爷他们送一批过去,南边炎热正用得着,剩下的再供应民间。”刘华又吩咐文教部长。

云南白药和仁丹,是民国时期才发明的家喻户晓的著名成药。刘华在把记忆中的中药成分告诉了御医,前不久刚刚研制成功。

交代完所有事情后,百官告退。刘华留下耶律铸、耶律希亮和陈子龙。

“成仲,你把希亮的婚礼筹备好了吗?”刘华问耶律铸。

“陛下,微臣已经全都筹备好了!”耶律铸感激地说。

“刚中,你令堂她们呢?”刘华又问陈子龙。

“谢陛下赐婚,家母和叔父、弟弟都已经从莆田到了重庆,婚礼也刚刚筹备好。”陈子龙回答。

“好好,三天后就是吉日,到时就举行仪式吧。朕和皇后、皇妃将亲自参加你们二人的婚礼!”刘华和颜悦色道。

“谢主隆恩!”耶律铸等三人跪下谢恩。

三日后,文武百官都分别到了耶律铸和陈子龙家,等候皇帝送亲。

因为和耶律铸是“老交情”,所以刘华和也速儿亲自陪耶律希亮接芊芊到耶律府,而赵芝霖和王琦则陪陈子龙接秀秀到陈府。

虽然刘华没有给二女准备厚重的嫁妆,但是前不久把水力印刷机和活字技术传授给耶律铸和陈子龙,把爱书如命的两家高兴的半死。

在耶律府喝了几杯喜酒,刘华留下也速儿,又前往陈子龙家。

“参见皇上!”陈府上下跪倒拜见。

“皇上,您怎么现在才来,臣妾肚子都饿扁了!”赵芝霖不满地说。

“免礼平身!爱妃,你自己怎么不悄悄吃点,别饿坏了咱们的孩子!”刘华心疼地说。

“您不来,大家都不敢吃。”王琦在边上也嘟着嘴。

“好,朕宣布婚礼开始……”刘华坐在主座上,宣布道。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开始主宾敬酒……

“皇上,草民陈瓒,是刚中的叔父。请陛下恕草民斗胆,代刚中早逝的父亲,敬皇上一杯。”四十来岁的陈瓒壮起胆,近前敬酒。

“干!”刘华一饮而尽,问道:“不知陈老弟在莆田做什么营生?”

“陛下折杀草民了!草民未尊祖训,不爱诗书,偏偏从事了读书人瞧不起的钱庄,哎,满身铜臭,让陛下见笑了……”陈瓒尴尬地说。

原来,陈家在福建莆田书香门第,号称“一门二丞相,九代八太师”,陈子龙的曾祖父陈俊卿为宋绍兴八年(1138年)科举考试的榜眼。廷试时,皇帝问道:“莆田乡土贫瘠,怎么会人才辈出?”陈俊卿答道:“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这话后来成了莆田读书人的口头禅。陈俊卿官至左丞相,封魏国公,赠太师,成为与李纲齐名的南宋名相。历史上陈瓒家资甚丰,曾经倾家财300万缗助张世杰抗元。

“此言差矣,国富才民强,如果没有你们商人,国家难道就靠读书人吟诗作赋就能强大吗?不瞒你说,朕自己就做生意。”刘华拍拍陈瓒肩膀,笑着说:

“朕准备兴办国家银行,性质和钱庄差不多,如果陈老弟愿意,朕就任命你当银行行长,官阶四品。你可有兴趣?”

“谢陛下栽培,草民定当倾尽所能,不负圣恩!”陈瓒跪倒在地,接受了刘华的拉拢。

倒不是说陈瓒多想当官,但刘华平易近人和不歧视商人的作风,这是在南宋根本不可能的。

------------------------------------------------------

云南白药是著名的中成药,由云南民间医生曲焕章于1902年研制成功。它以云南特产三七为主要成分,对于止血愈伤、活血散瘀、消炎去肿、排脓驱毒等具有显著疗效,特别对内脏出血更有其神奇功效。因此成为主治各种跌打损伤、红肿疮毒、妇科血症、咽喉肿痛和慢性胃病的特效药品。从二十世纪初行销于世以来,誉满中外,历久不衰,被誉为伤科圣药。1909年上海商人黄楚九得到一张“诸葛行军散”的古方,同时参考自己祖传的《七十二症方》,反复研制出新的方剂,做成小粒药丸,取名为“人丹”。主要用于中暑引起的恶心胸闷,头昏,晕车晕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