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黄沙百战穿金甲 第64章、闪电战(1)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昌盛城外,忽都兵分五路,四座城门都各被1万蒙古骑兵堵死了,忽都在东门外三里处扎下中军大营,坐镇指挥。   昌盛城是蒲甘王国第2大城,与首都蒲甘城一个西、一个东,遥相呼应,如今是缅东的总署,与澜沧国边界只有几十里路程。城中商铺林立,走卒熙熙。城西南有一大湖泊,名叫为缅池。湖面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昌盛城外,忽都兵分五路,四座城门都各被1万蒙古骑兵堵死了,忽都在东门外三里处扎下中军大营,坐镇指挥。

昌盛城是蒲甘王国第2大城,与首都蒲甘城一个西、一个东,遥相呼应,如今是缅东的总署,与澜沧国边界只有几十里路程。城中商铺林立,走卒熙熙。城西南有一大湖泊,名叫为缅池。湖面广阔,水色碧绿,俯视难以及底,显的深不可测。相传湖底有泉眼与海相连,是以湖水与海颜色相近。湖四周青山环绕,上有白云相伴,晴空之下美景令人心醉。

城中王府,缅王那罗提的叔父--昌盛王诃波蒂因当今战事吃紧,故今日召集在昌盛官员商讨应敌之策。王府大厅甚是开阔,屏风之前端坐一花白胡须之人,身穿薄绸,头戴凉帽,足踏皂靴,正是昌盛王诃波蒂。厅下坐了二十几人,文武混杂,服色以武官居多,众人皆三五人凑一起小声言语不止。

“安静,当前天国敌人自澜沧入缅,横渡湄公河,先锋忽都5万骑兵已将昌盛团团围住。今天务要议出个应敌之策。兀将军,你来跟大家说一说军情如何。”诃波蒂扫视一下众人开口道。

兀骨突是个黑髯满腮的大汉,身披藤铠,腰悬弯刀,瓮声道:“昨日有探报,查明敌军主帅为忽必烈,副帅末哥、阿里不哥,先锋官是忽都。实有兵力十万,当中有骑兵5万,5万步军。目前敌军后军在湄公河江北扎营,当在明天内渡江。昌盛城守军有步骑十五万。昌盛城两侧夹山,前江后湖,十分利于防守,守卫不是问题。但本将不想单纯守卫,应出击为上策。”

话音未落,旁边参将黑齿道:“末将以为,这定胜败之役,本官以为可放在城下决战。敌人远道而来,军力疲弊,水土不服,兵力更少于我军,但我方城高墙厚,我方也不见得处劣势。”

众人沉默片刻,一年纪约四十岁左右官员一摆手到:“恕下官不敬,下官以为兀骨突和黑齿两位将军的对策当然不错,但眼界未免过小。夫战者,当关系全局,不可拘泥一隅。综观天下局势,天军已经控制中原,称帝重庆,兵精粮足,上下一心,又加上能鼓惑民心,已显大统之像。而今我方以一隅而拒成势之师,即便可取一时之胜利,可终究不得大势,故两位将军的计策非长久之计。”

半晌过后,众官中有一人忽然道:“下官以为,敌军远来,且兵力稍弱,长途跋涉,军力定是疲敝,不如我军以逸待劳,此为一;敌军以北方人居多,不习南方水土,战力必有不逮,此为二;论守势,前有湄公河,可缓敌人,两城两侧夹山下有恶林,每至晚上便发瘴气,敌军不明地形,扎营不便,而我昌盛城高墙厚,易守难攻,是为形胜,此为三;以此三点论,昌盛之役我方胜率为大。再说诸位莫忘,我方尚有一之奇兵可用,那便是朵思大王的象兵,想来中原人莫说对付战象,想必见都未见过!诸位以为如何?”说话之人是军法官孟铜。

左边桌上异族服饰的黑胖汉子起身道:“孟大人的分析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请王爷和诸位大人放心,我那3百头大象实在可以以一挡百,决战之时,我将率象队直取对方中军,即便不能取其主将,也必定把敌军冲个七凌八落。”

朵思大王是原大理的一个土司,后忽必烈灭了大理后逃到缅甸北部。手下有摆夷、缅族等部族,其中缅族的思伦发、昔剌亦土司都有象兵。

孟铜扫了众人一眼又拱手道:“我们昌盛两面夹山,山下密林的瘴气每到晚上最盛,人畜都不敢出来经过,北方的天军定然不知道厉害,我们只是固守,看它如何攻城。还有须把城外的散户迁到城内,好不至于泄露解瘴之法。”

诃波蒂见众人纷纷献计,陈述优劣得失,心下稍安。定了定神,道:“各位计策都很妙,本王考虑再三,决定固守昌盛城,众官要安心职守,等忽必烈大军一到就决一死战!”

湄公河江北。

连营座座,远望如丘山,旌旗展风,号角常鸣,时有军士穿梭于其间。营内青色中军大帐外,忽必烈和末哥前后立于帐门,对面一干将领席地而坐。原来大军刚进缅甸境地的时候,阿里不哥便派出哨探前往险要关口和重镇刺探情况,今日上午已有回报,因此连忙召集众将商议渡江之事。

忽必烈身批战袍,徐徐道:“三哥现已将昌盛城重重包围,我军如今整顿停当,明日就渡过湄公河向昌盛进军。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昨天探马已经报告了对岸军情,对方主将是诃波蒂,有15万人马。死守不出,看样子是准备我后军一到,决一死战。诸位将军,可有什么破敌的计策?”

“末将不才,现在敌弱我强,虽兵力稍多于我,但我军火器犀利,明日轰开城门,掩兵杀入即可。”团长伯颜建议道。

伯颜现年24岁,蒙古巴邻氏,他的曾祖父失儿古额秃原臣属泰亦赤兀部首领,后臣属成吉思汗。他的祖父阿拉黑、祖叔父纳牙阿都是成吉思汗的开国元勋,分别担任千户长、中央万户长。他的父亲晓古台和他本人臣属成吉思汗幼子托雷家族。伯颜原是旭烈兀的侍卫首领,身材高大,勇力过人。年初随旭烈兀到重庆,被忽必烈所器重,留在身边。

“王爷,伯颜将军所言有理,但为了避免无谓的死伤,微臣建议,先用鬼见愁轰开城门,然后骑兵临近城下,纵马飞射城墙上士兵,掩护步兵入城。”谋士郝经补充道。

“王兄,明日让小弟领步兵攻城吧,三哥的骑兵做掩护!”阿里不哥请战。

“六弟,为军之将,不是逞强斗狠的马前卒,如果事事都亲历亲为,那还要将领干什么?再说,你把功劳都占完了,属下的将士何时才能有出头之日?”末哥教训道。

“二哥言之有理,明日六弟指挥炮兵轰城门,三哥骑兵飞射掩护,伯颜率重装步兵3万攻城!”忽必烈下令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