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三 黄沙百战穿金甲 第62章、澜沧国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两日前,澜沧国国都孟骚(后更名川铜,1338年被元朝征服后,称为老告总管府,1560年澜沧王国首位国王法昂再改名为琅勃拉邦。)

“诸位臣工,你们到底是给本王出个主意呢!”现年35岁的澜沧王管平,坐在王座上着急地说道。自从忽必烈遣使过来,王廷就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天军“借道”的事情。

老挝的祖先名管包伦,是中国傣族君主的后裔,他把所管辖的地区分封给他的七个儿子,建立了七个小国。其中长子管罗获得的地方最大,国名澜沧。当时老挝还另有两个小国:一个从今泰国直到缅甸的林邑国;另一个名叫堂明国,从今万象省地区直到柬埔寨。

陈寿所撰《三国志.吴书》卷十五《吕岱传》中写道:吕岱在公元220—231年任广州刺史。当他在交州和广州时(公元225—231年)“曾遣从事南宣国化,暨徼外澜沧、林邑、堂明诸王,各遣使奉贡。”管罗以后的澜沧国,又传嗣了22代国王,其间经历了500多年,直到14世纪中叶才建立起由老龙族为主体民族的老挝统一封建王国——澜沧王国。

“王兄,臣弟认为天国狼子野心,此行必是假道伐虢之计。月初,前陈太师陈守度不是见过大王,详细磋商过结盟的事情吗?臣弟认为,不能借道。”血气方刚的桑怒王管宁大义凛然道。

他和管平是亲兄弟,小8岁,封地在桑怒。

“大王,老臣认为桑怒王之言,万万不可采纳!咳咳……”白发苍苍的芒木王管德宽出列进言。

他是管平和管宁的叔叔,身为管氏元老,向来德高望重,深受澜沧国举国上下爱戴。

“王叔,歇口气,慢慢说!”管平温言道。

“大王,汉人有句成语,叫螳臂挡车,自不量力。想我澜沧举国,军队不过五万,士兵衣不蔽体,装备简陋,拿什么和天军对抗?”管德宽说一会,喘口气。

“王叔,我管家男儿,死则死矣,岂能将国土拱手相让!请大王把兵权交付臣弟,哪怕是流尽我身上的最后一滴血,也决不能让敌军跨进国土半步!”管宁义愤填膺道。

“王侄,有道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下风平浪静。形势比人强呀,就算宁儿你玉石俱焚,又能挡得住蒙古虎狼之兵吗?咳咳……”管德宽语重心长道。

“那也比把祖宗的江山拱手送人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王兄,就算以卵击石,我们也要和天国弄个鱼死网破,绝不能当缩头乌龟!连陈国那些亡国之辈也能奋死抗争,难道我管家儿郎怕死不成?”管宁还是不服输。

“哎,王侄,你还是太年轻了!咳咳......”管德宽咳嗽了半天,继续说:

“陈国已经亡国了,他们巴不得拉我们垫背。你们想想,如果真的打起来,苦的是澜沧国军民,他陈家大不了又躲起来,可我们好端端的却成了丧家之犬!”

“王叔,你的意思是天国军队不会攻打我们?”澜沧王管平听出了管德宽的弦外之音。

“大王,老臣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从忽必烈派使者前来这个动作来看,他们可能真的是借道!咳咳......”管德宽回答。

“王叔,刚才小侄无礼,请多多包涵。不过王叔,遣使过来不见得不会进攻呢!”管宁问道。

“宁儿,蒙古人不同于汉人。汉人受儒家影响,凡事讲个名正言顺。所以就算有阴谋诡计,也要做一下表面文章。蒙古人没这么多讲究,如果要打,不会和咱们先礼后兵,搞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套。派使者一来一回的,多耽误时间。以忽必烈打大理的性格,说不定早已经兵临孟骚城下了!而且,就算要打我们,也用不着带10万大军,上次兀良靠三万军队就把陈国踏平了。”管德宽分析道。

“王叔之言,颇有道理。”管平有点相信了。

“王叔,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也不能排除忽必烈他们打完我们,再打真蜡、暹罗、缅甸呀!”管宁还是不放心。

“大王,你们两兄弟忧虑的不是没有道理。想那天国以前侵略成性,确实不是良善之辈。但是,不知道你们的注意到没有,自从传说天国皇帝在钓鱼城见到他们的长生天后,简直变了一个人,重庆和谈后,居然正二八经就和宋国罢战休兵了,以当时蒙古军队的兵力,完全不用和谈,直接拿下重庆,再东进湖广甚至更远!咳咳......”管德宽说道。

“这事后来本王也略有耳闻,只是百思不得其解。”管平道。

“王叔,莫非那皇帝真的被神仙点化了,就像被佛祖释迦摩尼感化的恶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管宁问道。

“这倒很有可能,后来确实蒙古兵没有以前暴虐好杀了!”管德宽微微一笑,满脸褶子绽开出朵朵菊花。

“王叔,那你看,忽必烈他们真的像使者所说,去印度讨逆吗?”管平问。

“大王,老臣看,十有八九是真的!”管德宽考虑半天,郑重地说。

“王兄,臣弟虽然也相信天国这次不会打我们了,但是对他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依我之见,还是应该答应陈守度他们结盟,抱成团才能有底气!”管宁斩钉截铁道。

“我们为什么和他结盟,他们陈家要兵没兵,要地没地,我们自己和天国结盟不是更好?如果天国不答应,我们再派出使者和宋国、真蜡、暹罗、缅甸结盟,互相声援,也好过和陈家这只丧家之犬结盟好!”管平一脚把陈家踢开了。

“大王高见,不过依老臣看,天国是不会和我们结盟的,让我们当属国倒是可能!”管德宽略作思考,说道。

“当属国就算了,当石敬唐这样的儿皇帝,不如当大王逍遥自在。王叔,你这就去回复天国使者,我们同意借道,顺便问问结盟的事情。”管平吩咐道。

“老臣遵旨!咳咳……”管德宽答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