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四十一章 大战三木赌坊(3)

wenphon 收藏 5 3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支那人,16点,要不要叫牌呀?”看着王辰龙面前的梅花6和红桃J,隆川美惠子说道。她自己的牌面是:一张梅花8,一张红桃9,17点,按规矩,她自己不能叫牌了。   要?当然不要了,要了,这一局自己可以赢,为了第四局,打死王辰龙都不要。   “不要了。”王辰龙摇摇头,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支那人,16点,要不要叫牌呀?”看着王辰龙面前的梅花6和红桃J,隆川美惠子说道。她自己的牌面是:一张梅花8,一张红桃9,17点,按规矩,她自己不能叫牌了。

要?当然不要了,要了,这一局自己可以赢,为了第四局,打死王辰龙都不要。

“不要了。”王辰龙摇摇头,把两张扑克牌丢在一边。

“支那人,看来,你的运气不怎么好嘛?你看你,又输了一万了。”隆川美惠子咯咯娇笑道。那笑声太媚人了,王辰龙脸色微微发红,呼吸加重,不由得想抱着眼前的美惠子温存一番。

日,这是什么女人,这么厉害?王辰龙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左右轻轻摇了一下头,让自己清醒清醒。

这一切,隆川美惠子都看在眼里。刚才那一笑,隆川美惠子用上了自己五成的媚功,一笑百媚,借此引发男人的情欲。不过,看情形,失败了,眼前的支那人挺过来了。

“秀子,伺候一下这个支那人,給他按按摩。”隆川美惠子收起笑容,微微抬头说道。

“是,主人。”王辰龙后面一个声音传来。

“支那人,秀子的按摩技巧可是在上海跟一个很厉害的支那老师傅学的,很舒服的。”没等王辰龙开口,隆川美惠子继续说道。

“那好啊,让我领略一下秀子姑娘的手艺。”看你玩什么花样,又不是玩梭哈,没什么好怕的。

王辰龙双手伸直,让那个叫秀子的替自己脱掉了大衣和西服。这样,按摩才有效果。

发牌了,王辰龙下的赌注还是一万,翻开,梅花5。

“支那人,真可惜,你要是继续叫牌,可就得到我这张方片3了,19点,那你就可以赢回一万了。”隆川美惠子指着自己的牌说道。

“哦,是很可惜的。不过,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买的,不就是一万嘛,比起我在三木赌坊赢的70多万来说,没什么,小意思。嗯……秀子姑娘的手艺还真不错,很舒服,很舒服……继续发牌。”那个叫秀子的小妞已经站在王辰龙背后,开始揉、捏、捶起王辰龙的肩来。

“支那人,你应该清楚,拥有贵宾券的人的待遇。现在,秀子就是你的了,你想把她怎样都行,当着我的面也可以,我是不会介意的,只要你有胆量。要是不满意,凉子也是你的,她两可还是处女哦?”隆川美惠子媚笑道,一拍手,那叫凉子的站了起来,鞠了一躬。

“是,主人。”就走到王辰龙身边,两人一左一右地给王辰龙按起摩来。

“我要是当着你的面大战二娇,不知小妞你挺不挺得住?我是不介意加上你的。”王辰龙嘿嘿笑道。想看一幅活春宫,还真是大胆,难不成还有什么目的不成?

可恶的支那人,你要真是敢当着我隆川美惠子的面,摘了这两朵红花,哼哼?这样的训练,本小姐从七岁就开始,见得多了,引诱我,做梦。就算你身体再强壮,两个女人伺候下来,你的身心或多或少会有些疲惫。那时候,只要我用上七成的媚功,还不手到擒来,用得着继续赌下去吗?黑龙会请自己来吉林的三木赌坊帮忙,十天来,没对上一个人。今天,三木一夫这个色鬼,让自己对付这个运气好的不得了的支那人,还是个新手,这不是太看不起我隆川美惠子吗?是不是我刚来三木赌坊的第一天,三木这个色鬼想对我不轨,被我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以此人来羞辱我?

隆川美惠子给自己和王辰龙又一人发了一张牌:她自己的是黑桃Q(J,Q,K都算是10),王辰龙的是方块8。这样,两人都是13点。按规矩,点数与庄家相同者不分输赢,庄家拿到16点或以下必须继续要拍。

“支那人,要继续加注吗?”隆川美惠子咯咯问道。

“加注?嗯--,我想想,我想想。”王辰龙用右手食指敲敲脑门,然后一把抱过站在自己右边,給自己捏肩的凉子,横放在自己盘坐的腿上。

对于自己的突然袭击,这个叫凉子的少女并没有失声尖叫,看来,是受过训练的。当着隆川美惠子的面,王辰龙毫不客气地一口吻上了凉子的小嘴唇。送上门来的,还是处女,有便宜不占,那才是傻瓜。日本人在东北,不知欺负过多少中国女子,怎么说,也得收点利息回来。

没想到,这个叫凉子的小妞的吻技这么好。刚吻上,还没等王辰龙的龙舌伸进她口里,她的小丁香就已经伸了过来,缠绕起自己的龙舌来。

靠,处女?处女有这么好的吻技?

“没想到,凉子小姐小小年纪,吻技这么好,不知道,那得吻过多少男人才有这样的成就?”想想凉子不知和多少个男人这么吻过,王辰龙赶紧抬头,拿起桌上的茶水漱口。茶水,那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支那人,你可就冤枉凉子了。”看着眼前的支那人当着自己的面,和凉子接吻,隆川美惠子一点也不吃惊。听了王辰龙的话,又见他漱口,掩口说道,“秀子和凉子可是本小姐我亲自训练的女奴,从她们十岁开始,六年了,还没有哪个男人碰过他们。支那人,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你可是第一人哦。”

靠,王辰龙这是在赌博吗?简直就是在和隆川美惠子调情嘛。

“哦?原来是小妞你亲自教的,想必,你的吻技更高了,我可是拭目以待。”还好,没被其他男人吻过,隆川美惠子是女人,我不介意。靠,隆川美惠子不会是个玻璃吧?想到这,王辰龙不由得多看了一下隆川美惠子。

“原来,小妞你喜欢女人。不过,不要紧,等你做了我的女奴,我会让你做个真真的女人。让你尝尝,真真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滋味,比起虚凰假凤来,可是要快乐得多。哈哈哈哈……”王辰龙一边大笑,一边用右手伸进凉子的旗袍里,揉捏起她的小椒乳来。

可恶,可恶,说我喜欢女人,还玩什么……八嘎,支那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隆川美惠子在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支那人,加注吗?”隆川美惠子忍着怒火,笑着问道。

“小美眉,你说,我加不加注呀?”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小美人,王辰龙握着椒乳的右手又加了把劲,柔声地问道。

“嘤”,腿上的凉子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她的右椒乳已经开始发胀了,小葡萄也因充血而硬起来。而此时的王辰龙,他的左手已经抚摸上了凉子的左大腿。

当然,王辰龙手下的动作,隆川美惠子是看不到的,但也能感觉得到。

下贱的支那人,还真是好色。隆川美惠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自己的两个女奴去伺候王辰龙,要伺候,三木赌坊有的是,凭什么让自己的女奴去。难道是,因为自己见到眼前的支那人那眼睛时,有点心慌的原故,才派上自己的女奴?

“秀子小姐,你说呢?”王辰龙问給自己揉肩的秀子。

“奴不知道,您还是自己拿主意吧。”揉肩的秀子小声说道。

“好吧,看在两个小美人的面子上,我就再加注,一万。”王辰龙说完,抽出右手,拿起一张一万元的银票,放在自己牌前,这样,自己的牌前就有两张银票了。“发牌吧,小妞。”王辰龙又把手伸进凉子的胸前,揉捏起她的左椒乳来,还不时捏一捏,拉一下她的小葡萄粒。左手已经抚摸上了凉子的小翘臀,还加了把劲。

“嗯”!!

看你还能忍多久。

“红桃6,19点,支那人……”隆川美惠子指着自己的牌说,“你说,你的下一张会是什么呢?会是7或8吗?”

隆川美惠子的两根玉指轻轻夹着一张牌,那是王辰龙的。

“呀,方片A。支那人,你当它是1点呢还是11点呢?要是1点的话,你可以继续叫牌;如果是11点,你可就输了。我想,你是不会拿它当11点的,哦哦?支那人?”隆川美惠子娇笑道,玉指轻抖,那张方块A就飘到自己的方块8上。

“欸--,不用了,我认输。”王辰龙假装叹气道。嘿嘿,下一局,不知道你隆川美惠子是否记住了牌面。

隆川美惠子身子微微前倾,伸出她的玉臂,拿起王辰龙输掉的两张银票。这赌桌宽不过1米5,所以,不需要他人的帮助。

“小妞,你的手臂真白呀,摸起来一定很滑,很舒服。”看着隆川美惠子的臂藕,王辰龙故意舔着嘴唇,啧啧说道。

“是吗?支那人,想摸一下吗?”对于自己的手臂,隆川美惠子可是很自豪的。别看自己25岁了,可手臂滑嫩得如婴儿的肌肤。左手玉指轻轻滑过自己右臂的肌肤,甜甜地说道:“只要你赢了500万,姐姐我不是说了吗,我就是你的女奴,想怎么样都行,何止摸摸那么简单。”

我靠,声音还真他妈的腻人,狐狸精说话也不过如此吧。王辰龙心里叫道。他不知道,隆川美惠子的说话声,已经用上了她修炼的媚功。

“小妞,咱们中国有句俗话,叫‘事不过三’,听说过吧。小妖精,你已经连赢我三局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吧?”王辰龙对着隆川美惠子吹了口气说道。

可恶呀,可恶,改口叫我小妖精了。支那人,你们支那人不是有句话,“是可忍,孰不可忍”,你等着,我隆川美惠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哟,小美人,下面这么快就湿了。放心,再忍忍,等哥哥我赢了500万,到时候,让你们主仆三人好好舒服舒服。”看着满脸憋得通红,呼吸急促,身子轻轻抖个不停的凉子,王辰龙得意地说道。

王辰龙这个下流家伙,左手已经摸上了小美人的玉门,稀松的小森林……只要是女人,能受得了吗?溪水细流,只是刚开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