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三 黄沙百战穿金甲 第61章、郑剥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安南省首府河内(原升龙城,天国建国后刘华改称河内),省长郑辉昌正在府邸左拥右抱,寻欢作乐。

郑辉昌38岁,贵州黔西人氏,原来是南宋户部侍郎,因为吃喝嫖赌,挪用了公款,被御史查出来后,向贾似道、丁大全行贿后免了一死,仅仅挨了三十大板,被朝廷“永不录用”。后来因《招贤令》跑到重庆,忽必烈见他曾经在宋国京师为官,能力应该不错,所以也没细查,就外放到安南省任四品省长。这小子因祸得福,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到安南就一口气纳了5房小妾。

“美人,跟着本官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怎么还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大夫人欺负你了?”郑辉昌问4姨太。

他的5个小妾都是从辖地搜罗来的当地京族、傣族美女,因为家境贫困,只花了一点小钱做聘礼。和后世的贪官一样“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他原来在贵州娶的原配夫人,因为年老貌丑,现在已经基本不用了。

“老爷,大夫人没有欺负奴家,只是娘家人自从把我嫁到你府上,三亲六戚和周围邻居都看不起爹娘了……”4姨太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嘤嘤哭诉道。

“大胆,竟有这事,本官明天就派人把那些刁民都抓起来……”郑辉昌勃然大怒。

“老爷,千万别这样做,否则整天被人戳脊梁骨、吐口水,以后让我爹娘还怎么活?”4姨太跪下求情,旁边其他几个姨太也连连点头。

“美人,老爷本想为你娘家出气,你怎么不识抬举?”郑辉昌生气道。

“老爷,我们不是想让你为娘家撑腰,只是想……”边上大姨太赶紧说。

“只是什么?”郑建红问。

“只是希望老爷以后对百姓好一点……现在不光当地百姓,连从宋国过来的移民,背地都骂老爷…贱妾不敢讲。”大姨太欲言又止。

“那些刁民骂老爷什么?说,不说老爷打断你的腿!”郑辉昌被激怒了。

“老爷饶命!他们说你不奉朝廷命令,少分地、分差地,还说你是郑剥皮……”大姨太战战兢兢地说道。

“啪啪”两个重重的耳光,郑辉昌把大姨太打得金星直冒、嘴角流血。

四月中旬,忽必烈兵分三路,分别从广西进入安南。

忽都作为先锋,领五万蒙古骑兵从禄州(今广西思乐县东南)入太康;阿里不哥率3万步兵,由思明州(今广西宁明县)入涼山;忽必烈和末哥领运输兵和炮兵各1万,还有随军家属三千多人,从归顺州(今广西靖西县)入高平。三支部队距离也就一两天的路程。

为什么分兵行军呢?古罗马军事史学家希罗多德曾经在名著《希腊波斯战争史》中讲“分散行军,集中攻击”。中国春秋时期的“兵圣”孙武在《孙子兵法》中有过类似的叙述。主要作用就是,可以让大部队散开,便于发挥骑兵的机动性,避免部队在狭小地段被包围。

骑兵的用法其实八个字就可以概观----分散行军,集中攻击!你只要把骑兵分开,集中进攻一支敌军部队!这样一来敌方很容易就会崩溃!要多控制,就能轻松掌握!古时候骑兵有两种,一是骑射军,一是近战军。近战主要的方式是冲锋,利用马匹践踏,大量杀伤敌人,要求在敌人的侧翼,后方,同时,要多部队配合,不能陷入人海,被缠住的骑兵是危险的。而骑射军的打法相对来说,主要在于保持距离和战位。战位在侧翼,正后方比较有利。游牧民族的打法,不外乎“松散包围,精准攻击”。要义是:围而不攻,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疲我扰。

“四弟,我们要不要进河内府休整、休整?”末哥问忽必烈。

“二哥,不用休整。我蒙古人打仗三天三夜可以不下马,吃喝拉撒都在马上解决。再说一路过来,将士们没作战,整天游山玩水又不累!”忽必烈回答。

“四弟说的是,二哥我虽然没有领兵打过仗,但也深知我蒙古人的强悍,据说连妇女都能在马上生孩子…好吧,书记官,发出信鹰让三弟、六弟他们马不停蹄赶往安沛会师。”末哥也同意,他也想早日打一场仗,过过瘾。

三日后,忽都、阿里不哥前军和忽必烈后军在安沛会合。

“参见四位王爷,卑职安南省长郑辉昌,带领百姓前来劳军!”郑辉昌进入帅帐,纳头跪拜。

“起来吧。”忽必烈应道,“郑省长一路辛苦,这次带来什么东西了?”

“回禀诸位王爷,小的本次带来了官仓大米50万石、牛猪各200头,还有美女10名……”郑辉昌一脸谄笑道。

“粮食和肉食留下即可,美女就不要了!”忽必烈说道。

本次出兵,刘华考虑到大军要离开多年,就让忽必烈他们把军属也带上。刚开始,忽必烈等4个兄弟不愿意,嫌路途累赘,也怕打起仗来不能确保家属安全。刘华哈哈大笑说,这次打仗历时甚久,带上家属可以照顾军官和伤兵,有百利而无一害;把军属安排在中军,有侍卫亲兵和炮兵照顾,根本没有多大危险……后来,忽必烈等被说动了,连各自的王妃也带了几个出来,更别说那些不愿意“打飞机”的将领。要知道刘华的《整军令》可是规定奸淫民女要杀头的!

“王爷,小的怕您们军旅寂寞,所以一片孝心,还望笑纳!”郑辉昌继续献媚道,当年他就是靠这张厚脸皮巴结上丁大全他们的。

“说了不要就不要,记得过几个月秋粮收上来后,马上给我们大军送几百万石来!”忽都不耐烦道。

他为人虽然粗鲁,但对大哥奉为神明,自从钓鱼城大哥加强军纪后,他从来都不折不扣地执行,所以一改以前烧杀奸掠的习惯,差点成了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是,是,小的遵命!不知秋粮给大军往哪里送?”郑辉昌悻悻道,实在搞不懂蒙古人怎么不好色了?

“这个你别管这么多,反正秋天我大军在那里,你就送到那里!当然,也就今年才要,明年就不必送了。”忽必烈正色道。

“是,是……”郑辉昌红点头哈腰地回答。

“没你的事了,退下去吧。”末哥吩咐,马上他们哥几个还要商讨军务。

“祝各位王爷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小的告退。”郑辉昌叩头退出帅帐。

“这些汉人就是下贱,看着都烦心。哪像我们蒙古汉子顶天立地……”忽都扯着嗓门说。

“四哥,不要乱说,大哥知道了会抽你鞭子的。其实汉人也有好汉,像王坚、张珏他们几个还是不错!我军中也有好多将领挺英勇的……”阿里不哥连忙阻止忽都这个大嘴巴。

“呵呵,你们千万别告诉大哥呀。我也是随便瞎说的……不过你们就算告状,大哥也不会用力抽我的!”忽都一阵傻笑,随后又有点想他在重庆的好哥哥了。

“好了,不要闹了,宣团长以上将领进账,召开军议。”忽必烈下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