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癫狂

虚拟人2009 收藏 0 114
导读:我若癫狂 本文发布时间:2008-10-08 21:14 点击数:114 人生大戏场,我心自飞扬, 今把小儿女,入此旧酒肠, 相逢他日笑,何堪两徬徨, 风雨婆娑舞,狂歌泪两行。......... 前日有网友想不开,沉在些中国式闲愁中,送它一首打油,聊以宽怀,却怎么再也不能宽了自己的怀,心中浮浮沉沉着些事,就像水面的青萍,挥之不去了, 今天偶尔得到一本书,残页,上有一个笑话,倒是完整的,记下来: 一精神病人被家人押赴医院,路上,开车的司机发现车越来越没劲,最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若癫狂



本文发布时间:2008-10-08 21:14 点击数:114



人生大戏场,我心自飞扬,

今把小儿女,入此旧酒肠,

相逢他日笑,何堪两徬徨,

风雨婆娑舞,狂歌泪两行。.........


前日有网友想不开,沉在些中国式闲愁中,送它一首打油,聊以宽怀,却怎么再也不能宽了自己的怀,心中浮浮沉沉着些事,就像水面的青萍,挥之不去了,

今天偶尔得到一本书,残页,上有一个笑话,倒是完整的,记下来:

一精神病人被家人押赴医院,路上,开车的司机发现车越来越没劲,最后抛锚,下车检查半天,也看不出毛病,正在纳闷,忽然病人大笑,众人都以为他又发病了,只听他说道:你咋不看看你的油表,没油了,真是个笨蛋,

司机一看,果然,遂疑惑,你不是,,你不是....

病人说,是什么,精神病是不是,我是精神病不假,但我不是神经病,这是有着本质性的不同的,蠢货,...


这一段登在笑话的篇幅上,可是我再怎么也看不出它有什么笑料,心疑莫不是传说中的冷幽默?

此时想想,终于是有些个明白了,心思也就游离于精神与神经之间了,所以写了这个文字,想着自己癫狂之后,自己将是个什么模样,

想这些年,空空然走过,倒没个时间仔细想想这些很微妙的事,更是历来都把神经病和精神病当做了都是一回事,正是这个病人的一句话,才让我能想起把它区分开来,由他的理论,得结论如下,

神经,在理论下是物理的属性,是身体上细胞的一部分,负责大脑对于全身各部分的指挥命令的传导,由此得,神经病,就是说是这些物理的传导组织出了问题,不能准确的表达大脑的命令,例如偏瘫,或者是植物人,都该属于神经病的范畴,精神,人类受外界影响之后本身脑电波的升华之后的具象表达,精神病,思想主流之外的非标件思想的统称,例如艺术家,或者是懒得刮胡子,而让人觉得现在的生活反不如解放前的水平高的另类学者一族,总之除了吃饭,穿衣,工作学习,恋爱生子,好好过日子之外还每天想入非非的人们都在此列,

正如历史上的多少次运动,现在看来,就能得出精神病的结论来,比如十年浩劫中的浮夸,说是一亩田产一万多的,不是疯了,又是什么,而在当时看来,你要是不敢这么说或者是不相信这样的说法,无疑,你疯了,....

又如现在的女孩子,穿的那么惨不忍睹,在现实下,我们都用了审美的眼光来看待,而十几二十年前,若有这样穿的,也无疑,疯了,现下呢,你要是说哎呀呀,咋这么世风不古呢,结论呢,还用说吗,只须你自己去看看众人看你的眼光,你就会觉得,你自己才是另类的一个,

曾有朋友,在五年以前抛家舍业,游天下去了,那时我们大家都说他八成是脑壳进了水了,还进的不少呢,而今人家带着草原戈壁的风回来,不知羡煞了多少呢,自想着此生怕是没这个机会了,一个个的,都守着小家,抱着娃子,见过什么,哪怕是自己还想见什么,都没TMD个目标。

想着想着,不由得羡慕起疯子们来,谁知多少年后,不会又兴了疯子 ,到了那时,说不定疯子 就酷起来了呢,还没准酷过现下的把脑壳弄成个鸡冠子样的小伙儿们咧...

当然前提还是有的,那就是只限于精神,而决不能神经,不然就酷不起来咯,呵呵,

想着,精神病的,谁又知没有另一个世界在他眼中,没有加一番滋味在心头,而这些,现下没疯的,是领略不到的,比如鲁迅的狂人日记,是疯子,却也是真人,毕竟,活在自己心里的真实中,看穿了世事的假,

真的,觉得世事是确实假的很,例如前几日看过的一广告,治恶性肿瘤的,他的宣传是这样的,确有奇效,很多中晚期患者都在治疗耶....想想,现在傻子都知道,这个是治不了的,但是广告看来,好像是又能治的,细逐起来,却渐看出端倪,这是个高明的骗局, 人家说了,好多人在治,又没说下一准儿能治好,到时你治不好了,也不能说人家骗了你,确实啊,好多人在治,没错啊,人家也没保好啊,你也不能用虚假广告的说法去告他啊,

这就是中文的好处,给相同的一件事,提供了多少种暧昧的说法,给你无限的联想的空间,想着,想着,一个不小心,你就入了套了,而在想通之前,要是有个人和你说,你这个啊,治不好的,你想想,你是信这个人 ,还是信广告,别瞒了自己的心吧,即使你知道,这事儿疯子也清楚的明镜似的,而你却绝不会去相信一个真实到哪怕是常识的结论,

而疯子本身就少了这样的麻烦,他不会相信在自己能力判断范围之外的事情,即使事情的外貌给了他怎样的蛊惑,他所想的,往往是如何能直直的走到那个地方,如何能直直的表达自己的喜怒,而不会在意,那些自以为是的人的窃笑,和那些扔过来的小石子,

如果我疯掉了,我一定认为那窃笑的是疯了,那扔石子的当然也疯了,这个世界全疯了,只有我一个是正常的了,想想,也挺孤单的不是?

而疯的唯一好处,就是能摘了现在挂在脸上的这些个糊的怪难受的面具,(只怕不是只有我觉得糊得难受吧),想说啥,就说啥,能为了解决基本温饱的半个馒头舍弃三天没吃却依然强自打肿的脸,

如果我疯掉了,我一定写些我最想表达的言词,而不必在受不受人欢迎之间徘徊,

如果我疯掉了,我对人去说件事,我告诉他,这事是真的,我决不骗他,我想,在对方的心里取信率一定比现在要高很多,即使全不相识,他也不会觉得我有在主观上去骗他的必要

如果我疯了,芒鞋破钵,游历天下,有一天,病死在西湖岸,垂柳旁,却不也是一世风流(怕只怕,衣衫不整,谢绝入内,为此,还是疯的整齐一点吧)

如果我疯了,也许还会讨论一个中国社会现下的民不论政,......


打住,不能写下去了,看来是有点真的疯了,呵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