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娶了一个“流氓”妻子

山摇地动 收藏 9 6537
导读: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阅读提示:他的第一任妻子,年少不知事。单纯的他爱上了她的美貌,泥足深陷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生命中将有一场浩劫。  回忆往事就像一场噩梦,即便我现在过着平静如水的日子,也常常被旧日的噩梦惊醒,我希望把它讲出来,和自己的心做个了结。 定亲后才知道她是什么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2001年,那时我在武汉开了一个小门面,有一天接到父母的电话,他们说有人上门说媒,让我回家相亲。23岁的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她吸引,她叫美美(化名),娇小玲珑,斯斯文文,可爱之中又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阅读提示:他的第一任妻子,年少不知事。单纯的他爱上了她的美貌,泥足深陷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生命中将有一场浩劫。


回忆往事就像一场噩梦,即便我现在过着平静如水的日子,也常常被旧日的噩梦惊醒,我希望把它讲出来,和自己的心做个了结。



定亲后才知道她是什么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2001年,那时我在武汉开了一个小门面,有一天接到父母的电话,他们说有人上门说媒,让我回家相亲。23岁的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她吸引,她叫美美(化名),娇小玲珑,斯斯文文,可爱之中又有几分妩媚,我的心就像被风吹皱的一汪清水,荡漾不止。我问她现在在哪里工作,她只含糊地回答我:“我以前在外面跑的。”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并未放在心上。第二天,她家便提出,若满意这门婚事便要尽快定亲,当然还提出了不菲的定金。我的家人对她家的做法有些质疑:又不是卖女儿,为何这样着急,让两个孩子好好相处一段时间再做决定也不迟啊。但她家的态度很坚决:要是满意,就马上定亲,要是不满意,便从此不再见面,不耽误彼此。


我的心早就飞到美美那里了,她的眉眼,她的一颦一笑,我只要想想就禁不住痴痴傻笑。家人遂了我的意思。我们定亲后,我带美美来武汉玩了几天。很快,她性格的缺点都暴露出来了,不懂人情世故,完全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她见到我的亲友,一概不主动打招呼;每走一步全听她爸爸的意思,她说她爸爸让她只在武汉呆三天,就算我怎么热情地求她多玩两天,她都不答应。这本也没什么,可她那神态那语气,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可毕竟已经定了亲,是未来要一起生活的人,难道我的心情她丝毫都不去理解吗?最后当然还是遂了她的意思。


半年之后,我们去领了结婚证。可美美的爸爸说:“虽然你们打了结婚证,但没有办婚礼,我女儿还是要听我的。”他说让美美出去赚点钱,然后他要风风光光地把美美嫁到我家。我知道美美是去干什么,可我没有勇气阻拦。自从我和她定亲后,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别人都说美美以前在外面做过不正当职业,而她爸爸不以此为耻,反而在当地称霸抖狠。过春节的时候,美美回来,我们举行了婚礼。她爸爸又从我家收了2万多元的聘礼,这才满意地让女儿住到我家。


从此家中无宁日


美美嫁过来第二天,她就吵着要回去,任性得完全像个孩子。谁都知道这婚嫁的风俗,嫁入夫家3天之后才能回娘家,而且必须是丈夫陪妻子一起回去。但美美不管这些,我不答应,她就跑了,她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接着我的家人都在后面追,完全像一场闹剧。白天把她追回来,好心地哄着她,晚上她又偷偷地跑回了娘家。我妈很生气,跟我说:“娶了这样的媳妇,你再不管管,她越发厉害了!”美美走了10多天,我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接她回来的意思,她可能在娘家玩腻了,态度逐渐软和了下来,主动给我打电话说“想我”,我这才把她接回家。其实,她不在家的日子,我何尝不想她,日日夜夜地想,但为了我妈的那句话,为了整一整美美的任性和锐气,我必须狠一狠心。


果然这次之后美美收敛了许多。我们在一起好长时间了,一直没有孩子,我妈便让我们去检查。结果是美美输卵管堵塞,不能生孩子,我想可能是她以前做那些不正当事留下的后遗症。我心里好委屈,她说要回娘家治病,我也没有太多心思去阻拦,也没心思去管。


她的病没治好,就跟着我一起去广东打工。在广东的那段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离开了她的父母,美美变得温顺懂事很多,她真的像个妻子一样,帮我煮饭洗衣,我们两个人在异乡互相偎依着过日子。2003年春节过后,她吵着说我没本事赚钱给她治病,她要自己出去赚钱,她又去了以前那个地方,重操旧业。


美美走了,我像个丢了魂的人,终日无精打采,闷闷不乐,常常给她打电话,但她总在电话那头阴阳怪气的,从不说一句正经的暖心话。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心里的那颗炸弹爆炸了,我说出了埋在心里很久的那两个脏字:“婊子”,然后就丢下离婚的话,依美美的性格,她当然说“离就离!”最后因为我放不下,我们又和好了,一起回到老家。可就算补救了这一次,还总有下一次,我们这样的结合终逃不过分道扬镳的结局。


挥剑斩情情不断


不久,我弟弟回家。他在外打工多年,一直没有回来,甚至没见过美美这个嫂子。那天一早,我便嘱咐美美,中午一起回我爸妈那里吃饭,她装睡不理我。上午,她照旧去打牌,我弟弟提着水果去看她,接她回家吃饭,她冷眼冷脸不予理会,那些牌友看不过去都主动散了,她仍然不识大体地径直回娘家去了。


我气得七窍生烟,浑身直哆嗦,便到她娘家去找她。没想到,美美正坐在饭桌旁端着碗吃饭,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句话没说,用力地把她拉出了屋,想带她回家。没走多远,她哥哥赶过来抖狠,问我:“你干什么,干什么?”接着就拳脚相向,一开始我没还手,不是怕他,而是负气,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娶一个没有心的女子,恨自己为什么要与流氓结为姻亲,以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尴尬的局面?前面已无路可走,后面又无路可退……直到那雨点般的拳头落到我脸上,我像一头终于被惹恼了的狮子,一声怒吼,什么都不顾,跟她哥哥打了起来。我弟弟在一旁急得直跺脚,劝架把衣服都扯破了,而美美她竟然视若无睹,蹲在一旁在看热闹。那一刻,我的心寒到了极点——这个婚是无论如何都要离的。


关于离婚,她家再次狮子大张口,说要离婚就要赔她家10万,不然他们就要把我弄得半死。到了这一步,我也不怕了,以前我的懦弱和忍让并不是因为我胆怯,而是因为我对美美有情有意,可如今已经撕破了脸,我再也不用顾及什么了。不久,我和美美都接到了法院的传票。法庭上法官说的话很精辟,一针见血地总结了我们这桩失败的婚姻,他说:“你们婚前缺乏感情基础,婚后双方家庭又介入过多。”法院判我们离婚,并把家中的家具电器判给我所有,包括美美带过来的嫁妆。本来这也不值一提,可没想到后来又引来一场纠纷。


从法院出来,我骑摩托车带美美到县城一家餐厅吃饭。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要分开了最后再吃一次饭。她似乎有些后悔,说:“以前我太不懂事了,不过我也没想到,你真的会到法院起诉离婚。”此后,我们还是保持着偶尔的电话联络。


不久,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子,这回我谈了一年多,觉得她适合做我的妻子,2004年便定下了这门亲事。也许因为心里还有美美,也许因为太恨她,我把我要再婚的消息告诉了她。听到她电话那头落寞的声音,我心里涌动着一丝快意。我这种报复心理很快给自己招来了麻烦。


我去未婚妻家提亲的那天,美美的家人拦在路上不让我去,差点又打起来。我怕未婚妻误会我爽约,便答应美美家人的要求,让他们搬走我家里的家具。等我定完亲回来,家中被扫荡一空,一片狼藉。不过我心里反而高兴起来——从此心死,跟美美再也没什么瓜葛了。


如今,我结婚了,妻子是个贤惠持家的女子,她还为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可偶尔我还是会想起美美,我觉得自己很罪恶,希望讲述完这段故事后,我可以得到解脱,把以前的一切都忘了。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