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离婚娶了情人一点也不美好

十年婚姻很疲倦


十年之前,我还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


和前妻曾红结婚时,我才25岁,她的模样,这么多年来我总是定格在一个场景: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烫的头发总像油腻腻的,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弓着腰,低着头,细心地、一根根地择菜。


曾红是一名中学老师,我们是父母介绍的,只短短恋爱了一年,就在双方家长热烈地张罗下,懵懵懂懂地结婚生子。婚后,她很快怀上了女儿,从此,女儿就排在了第一位,我末位。曾红上班很累,每天回家都不想说话。我和她说话,她一般“嗯”一声,有时,根本连回音都没有,家里冷得像个冰窟窿。


我想去看电影,她宁愿在家里改作业本;我说去公园转转,她解脱般:“那你们父女俩去,正好我累了要睡觉。”我让她多逛逛街,买几件像样的衣服,她觉得浪费,在学生面前不宜打扮,她衣柜里翻来翻去就那几件过时货,哪里像个女人……


我郁闷,即使结婚是过日子,也不能像这样只剩下吃喝拉撒呀!我开始迷恋应酬,常常很晚才回家。每每心里有一番心事,看着旁边酣睡的曾红,只能靠在床头点支烟,无人诉说,一声叹息罢了。


工作越来越顺,可是每每看到身边那些恩爱夫妻,我心里就空得发慌;结婚前,父母家就是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结婚后,我只不过换了一个窝而已。有时,我想故意刺痛曾红:“你觉得这种日子有意思吗?”她白我两眼:“那老夫老妻还能怎么样,别人不都是这样过一天是一天!”


唉!简直是鸡同鸭讲。


激情燃烧情难奈


前几年,倪樱调进我们部门。她人还没到,有关她的闲言就传开了。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在行业里是出名的交际花,年纪轻轻就离了婚,但相处起来,我感觉她并不像传言中那么随便,相反,她的举止很得体,并不容易侵犯。


对她的了解,是在一次出差中。


我们要谈判的客户,是以脾气臭出名的,完全没法突破。倪樱一到当地就带着我去找了一个朋友。原来,她早已在搜集这个客户的资料,倪樱打听到那位客户的太太常去的美容院,为她续办了一张年卡,又得知她儿子患有一种慢性疾病,而这位朋友的父亲,就是当地医院的知名医生……很快,客户开始接受我们的谈判。


我开始对她刮目相看,她聪明,细心,有女人味,这些都是曾红没有的。男女之间的感觉很敏锐,我们都能感觉到对方强大的磁场,不由自主地相互走近。


那些偷偷摸摸的日子,总是过得刺激而愉快。我们沿着江边散步,很晚了,就是舍不得回各自的家;我们一起去郊外,在草地上搭起帐篷,一聊就是一宿;我们一起吃饭,她要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旁边的人看着我们,她也毫不在意……


我们都感叹,怎么就没有在年轻的时候遇见对方呢?和倪樱在一起,每天都充满了新鲜,我看到她,就心花怒放,我想,这就是初恋的感觉吧。


一年后,曾红发现了这些,我直接摊牌提出离婚。没想到,这个平时不吭声的女人,像疯了一样竭斯底里。她越是不放手,我就越想挣脱,最后,我们闹得鱼死网破,我以净身出户,赢得自由。


锅碗瓢盆怨气多


没有了房子,没有了女儿,曾红娘家人不依不饶,隔三岔五闹到我们单位。同事指指点点,领导也很烦,那时,偏偏倪樱又怀孕了。一赌气,我们双双辞职。


在没有任何祝福中,我和倪樱去领了结婚证。我的积蓄耗在了上一场婚姻里。手头剩下的钱,远远不够买房子,我们只能先租房凑合着。倪樱要住有暖气的房子,一个月月租就是二千多,我只能拼命工作,可是一时之间也做不到原来的职位。奋斗了这么多年,现在一无所有,从头做起小职员,我一肚子窝火,这到底是怎么了。


倪樱是高龄产妇,平时吃喝用惯了最好的,家务活自然也没法做。每天上班前,我要给她准备好一日三餐。我不会做饭,刚开始每餐不是番茄炒鸡蛋,就是青椒火腿肠,倪樱吃腻了,一甩盘子扔在地上。我下班回家,还要洗厕所里的一堆衣服……我累,从未有过的累,但想想新生活刚刚开始,以后一切都会好的。


儿子出生了,倪樱家里人来帮忙照顾,她妈妈看着租来的房子,常常当着我的面,数落男人应该买房成家。听多了,我自然会烦,和倪樱之间磕磕碰碰,气得丈母娘拂袖而走。


倪樱产后逐渐恢复,她开始去健身馆减肥,和朋友去商场购物,参加一些美容沙龙,我一张工资卡养四个人,自然手头拮据,和以前那些朋友相比,她开始越来越不满,过不惯这种缩手缩脚的生活。


第一次,我接女儿来家里玩。她一开门,居然一声招呼不打,转身就进了卧室,一天都赌气不出来。女儿想抱抱小弟弟,她将女儿手一推,我看着女儿都要哭出来了,这还是那个含情脉脉的女人吗?

现在,生活像一个恶性循环,回家儿子在哭,锅碗瓢盆叮当响,倪樱每天在客厅里喋喋不休。她抱怨物价涨了,抱怨带孩子很累……


曾经我也是衣食无忧,两手清闲啊,难道不是为了她,为了所谓的爱情,我才放弃所有,从头开始的吗?而这些,都不是我当初想要的生活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