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口变迁进入第四波

意大利的雨果 收藏 0 1179
导读:种种迹象显示,世界人口结构正在经历新一轮变迁。自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非西方世界也开始出现低出生、低死亡和低增长即低位平衡。这将使目前的世界政治面貌再次发生深刻改变。   2008年的新春即将过去,有意思的是,不少国家在总结往年时,所谈都与人口有关。韩国人的脸上有一丝忧郁,人口总和出生率2006年已跌至1.08的新低。日本前年出生的婴儿较2005年增加2.3万人,这让出生率一直居低不升的日本一度露出笑容,然而,截至2007年4月1日,日本14岁以下儿童人口却比一年前减少了14万,儿童人口占总人口比例

种种迹象显示,世界人口结构正在经历新一轮变迁。自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非西方世界也开始出现低出生、低死亡和低增长即低位平衡。这将使目前的世界政治面貌再次发生深刻改变。

2008年的新春即将过去,有意思的是,不少国家在总结往年时,所谈都与人口有关。韩国人的脸上有一丝忧郁,人口总和出生率2006年已跌至1.08的新低。日本前年出生的婴儿较2005年增加2.3万人,这让出生率一直居低不升的日本一度露出笑容,然而,截至2007年4月1日,日本14岁以下儿童人口却比一年前减少了14万,儿童人口占总人口比例降至历史最低水平的13.6%,这不能不让日本人心里有些慌。


这是两家在发愁的。不过,也有为人口而稍露喜色的。俄罗斯近些年来人口连年下降,普京于去年决定起动“同胞计划”,不惜一切代价,力争5年内将100万海外同胞接回俄罗斯,并出台了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措施。目前这些措施初见成效,去年俄罗斯新出生婴儿比2006年多了12万人,出生率创造了25年来最好记录。法国近年推行的亲家庭政策也有了效果,继2006年生育率创下25年来新高后,去年又将这一记录有效保持,这一消息让法国人张开了笑脸。


这些国家,为何为人口而或忧或喜?对这一问题,首先需要意识到的,从长远来看,人口变迁是决定国家兴衰与世界政治转折的至关重要因素之一。仅从进入现代世界的情况而论,全球人口曾经历三次大的变迁,并都曾相应产生重大经济、军事和政治影响。


世界人口在现代的第一轮变迁,是欧洲近代以来相对较快的人口数量增长及人口物质文明转型,曾使欧洲长时间建立起强大优势地位。1700年时欧洲人口(包括俄罗斯)占世界总人口18%左右,1800年占20%,而到了1900年,则进一步上升到近25%。这两百年时间里欧洲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世界其他地区,为欧洲对外扩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这两个世纪也是欧洲大量向外移民的两个世纪。与此同时,欧洲于18世纪末率先推行工业革命,由传统农业社会进入现代工商业社会,进行了物质文明转型。欧洲人口在数量上的劣势被减小,在物质文明上的优势被扩大,是这一时期内欧洲相对世界其他地区优势地位的由来。


世界人口在现代的第二轮变迁,是美国和前苏联自19世纪中期以来逐渐成为列强中的两个主要人口大国,铸就了这两个国家在20世纪的两极统治。从1800年到1930年,美国人口由600万增长到1.2亿,沙皇俄国(前苏联)人口由3700万增长到近1.4亿,是所有列强中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前夕,它们各自的人口数量,都比位居其次的德国多了一倍,而且其工业化程度也已步入发达国家行列。包括法国哲人托克维尔在内的不少欧洲观察者,因此在19世纪上半叶就曾预言,未来世界将由美国的钱袋和俄罗斯的皮鞭共同主宰。


世界人口在现代的第三轮变迁,是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非西方世界人口显著增长,而西方世界人口生产停滞,这使世界政治权力部分发生了由西方向非西方的转移。在此时间段内,非西方人口改变了传统的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长的高位均衡,而转为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同时工业化和城市化速度加快。相反西方人口出现停滞甚至负增长,欧洲和俄罗斯在世界人口中的比重,在最近的半个多世纪中急剧减小。1900年欧洲人口占世界人口的24.7%,1950年变为21.8%,到2001年,则已经显著降为11.9%。俄罗斯人口在1913年时还占世界总量的8%,1990年时已降为只有5.5%,而在十余年后又有进一步降低,如今只占世界总量的2.2%。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非西方国家纷纷摆脱被殖民局面和实现国家独立,一方面在人口数量上再次拉大了与传统西方强国和俄罗斯(不包括美国)的差距,另一方面在工业发展和经济建设上取得了长足进步,人口的物质文明形态上也开始迎头赶上西方。这也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所谓“金砖四国”(BRICS)频频为人所谈起的原因。


非西方相对西方较高的人口出生率及人口增长速度,还使世界人口移动,由传统的西方世界向非西方世界移动,转变为非西方世界向西方移动。传统上欧洲向世界移民转变为现在世界向欧洲移民,其意味不仅仅是人口与经济,同时也是政治。欧洲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态度与美国不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移民改变了欧洲国家的人口构成。


不过,种种迹象显示,世界人口结构正在经历新一轮变迁。自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非西方世界也开始出现低出生、低死亡和低增长即低位平衡。这将意味着在未来可见年份中,世界人口将出现四个明显变化:一是世界人口增长速度不断下滑,到2050前后将可能出现全球性负增长;二是非西方世界与西方世界的人口差距,将不会无限制拉大,而会在若干年后静止;三是非西方世界也将如西方世界一样步入老龄化社会,社会活力也会如现在的欧洲一样减弱;四是非西方世界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将不断转移自身的过剩人口,对外移民减少。可以预料,这将使目前的世界政治面貌再次发生深刻改变。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