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七十六章 永兴鏖战(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看看受伤的三十几名二连、三连战士,顾长青皱皱眉头,没有说话,据报竟然二连一排副排长也受了伤。是自己大意了,以三百多人骑兵对远来疲惫的两百步兵加上压倒性的武器优势还有这么多的伤亡,让顾长青心里很不痛快,只是更大的仗在后面,知道轻重的他也不说什么,只是让撤进城里的二连、三连全面接受防线,让一连和四连立刻整队准备出击。

原来学习部的邓凯,现在的独立营政委的他听了顾长青的命令后觉得很奇怪:“顾营长怎么还想出击,侦察兵回报说来敌有上千人,只派两个连会不会……。”

“够了,三百多骑兵队一千步兵,就算不获胜,也应该能够全身而退,不然这军就是白练了,要是这样的话什么时候才能重现我们满人的辉煌?”顾长青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传我命令,全线出击,冲散、冲乱敌阵之后立刻回城,集中所有炮火等待命令。”

立刻有传令兵小跑着传达命令去了。

邓凯举起望眼镜,太平军已经推进到一千多米外,放下望眼镜后,对着顾长青说道:“他们已经进了榴弹炮的射程内,要不要先开炮?”

顾长青摇摇头:“火器固然犀利,可是骑射才是我满洲根本,快速的机动加上犀利的火枪足以剿灭叛贼了。”

邓凯心里在冷笑,还是死抱着这种腐朽的观念,本不想理他,可又不忍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战士去送死,于是说道:“火炮的威力顾营长早就见识过,怎么还是这么固执地坚持两百年的战术?”

顾长青抽动了一下嘴角:“祖宗之技艺不可丢,我当然知道火炮的威力,只是我们不可能一直靠这些物器,炮弹总有打光供应不上的时候,到时候怎么办?打仗还是要靠老祖宗的手艺。”

邓凯鄙视地看了一眼顾长青,心里暗说道:“去死吧你,难怪清军这么烂,就是有像你一样的将领。”当下也不接话,拿起望眼镜继续观察。

一连和四连一共三百六十六人合兵一处,卷起了长长的一大卷烟尘。萧朝贵见状大为惊讶:“这股清妖怎么如此强悍,几百人也敢攻击我天国天兵?”

旁边的李开芳毫不在乎地说:“西王不用担心,待我率领弟兄们前去会会他们。”

军情紧急,萧朝贵点点头,李开芳立刻带领四百人马迎了上去,萧朝贵则命令后续部队立刻就地布置防御,绊马索、拒马、尖锐的长段铁钉只在一眨眼的瞬间就摆布得有模有样。

骑兵的速度很快,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已经推进到李开芳所部面前。

“轰轰轰”太平军中既然响起了一阵阵炮声,还好都是实心弹,除非直接命中,不然伤害不大,加之骑兵们在高速运动中很难击中,炮弹连一连、四连的边都没有够上。

只是大家都估计错了萧朝贵的目的,只见十几发实心炮弹径自往城墙砸去,而且弹无虚发全部命中目标。顿时城楼随着墙体的崩塌一起往下崩溃,站在城楼观察的邓凯和顾长青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与随同人员一起往下摔去。

事起仓促,独立营的战士都惊呆了,还好永兴不是什么大城,加之长期偏处较为稳定的湘南地区,前段时间太平军攻打的时候,城墙被太平军用炸药炸塌,现在的城墙是近段时间才临时修的,是以只有五米多,也就一层楼多的高度,加上脚下城砖的垫脚,也就感觉骤然摔下两米多,接着就倒在乱石堆中。

成里的警卫大为慌张,忙一气奔了过来,大部分涌至城墙崩塌处设防,剩下十几人忙清理瓦砾救人。还好邓凯和顾长青都没有大碍,邓凯伤势严重一点,不但右脚葳伤,而且右手脱臼,被随军郎中拉下去救治了。

后方受到的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一连和四连一阵骚乱,马速也顿时慢了下来,失去了最佳的冲击速度。一连长和四连长干脆命令全体停下射击,刚刚齐射一轮,后方退兵的旗语就打了起来,此时李开芳带领的四百太平军已经死伤过半,见对方退去,不敢追赶,人家是骑兵自己也追不上。

几分钟后,走到前方来的萧朝贵紧绷着脸:“这来这些清妖不是以前我们遇到过的清妖,他们不是一般的绿营,未尝真正接战,我们已经折损近半。”

心有余悸的李开芳有点不可思议地说道:“他们的马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且步伐一致、进退有理,看情况人数不比我们少,靠我们现在的人手怕是吃不下永兴。”

萧朝贵点点头:“派人禀告天王,请求发兵支援。”

虽说知道吃不下永兴,可是萧朝贵没有闲着,随军带来的十几门神武大将军没有规律地朝永兴炮轰,不但城里打发居民,连同城里的建筑物跟着遭殃。顾长青也不派兵出城,只是下令全营分散开来,并且命令榴弹炮反击。

萧朝贵乃不是傻子,挨几发炮弹之后立刻命令部队往后撤,直撤到榴弹炮的射程范围之外。可是上万斤重的神武大将军依然能够轰击城里,独立营第一次吃了射程不足的亏,吊着绷带的邓凯狠狠地骂着如果那些68磅的巨炮在就好了。

被轰半个小时后顾长青沉不住气了,命令四连全体出击,誓要摧毁神武大将军。可是萧朝贵早有准备,数目繁多的拒马、长钉使得四连无法发挥骑兵的优势,只能远远地几个齐射,伤了几个战士之后,无奈地撤军。

四连一撤,萧朝贵立刻派出一支一百多人的小部队随后进攻,虽然被四连回身一进攻就死伤殆尽,可是萧朝贵仍然觉得很值。因为至此,他已经摸清了眼前这支部队的战斗力,也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

太平军远来疲惫,也不再做出什么动作,顾长青见对方不再炮击,便也组织人手修复城墙。毕竟他要做的是坚守永兴城,而不是歼灭眼前的西王兵马。

接报萧朝贵的求援之后,杨秀清不禁大为担心,因为萧朝贵带着的这支部队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是最精锐的部分。大多数都是当初从广西一起走出来的,看来永兴战事不简单,一个不好怕会影响到攻打长沙。加之郴州已经完成攻打下来,杨秀清便向洪秀全告知一声,亲自率领五千兵马赶来增援。而洪秀全指挥后方剩下的数千太平军打土豪、抢地主、囤积粮食的同时大肆招兵,不少当地的三合会、天地会纷纷前来投奔。太平军此时粮草丰富,人强马壮,基本控制了大半个湖南省。

杨秀清率领五千太平军精锐直至两天后到达,由于已经夕阳西下,故而离城十余里远远地安寨扎营,五千人的营地看起来规模庞大,无数的火把不断地移动,显然是防范甚紧。

顾长青与邓凯偷偷地来到刚刚修好的城墙上观看,本来想组织小股部队增援,但是见了这场景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心里感慨杨秀强与萧朝贵真乃军事高手。

邓凯葳伤的右脚伤势不太严重,已经能够独立慢慢前进,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随军郎中高超的接骨技术。只是一左一右一拧,邓凯还没来得及叫痛,就已经接好骨了,然后上一点草药就OK了,把个邓凯意外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以前老家那边也有这样的一个老中医,接骨水平差不多,就已经名冠附近几个城市了。现在这么不起眼的一个郎中就有这种水平,由此可知咱们中医的水平多么厉害,只是到现代在西医的冲击下竟然有些退步了。

此时的邓凯看着远处让人眼花缭乱的火光,对着顾长青说:“营长不用担心,凭着咱们近千人的兵马,挡住他们几天没有问题,加上林大人只让我们坚守五天,今天已经第四天了,明天这个时候咱们就可以主动撤退。”

顾长青却摇摇头:“杨逆一看就知道要北上攻打长沙,长沙是湖南重镇,是湖南省城,如果稍有闪失,势必天下震动。大清南方地区将会不可收拾,有我们在这里钉住永兴,至少可以牵制住发逆,让长沙城可以多作准备。等林大人解决了后边的长毛,到时候加上衡州的官军一到,虽不敢说全歼发逆,但至少可以使其元气大伤。我们必须继续坚守下去。”

邓凯想想有道理,但是想到林易博私底下给自己的交代后又说道:“可是林大人只要求我们坚守五天,加上我们现在被围困在永兴城,消息送不出去,到时候没有援兵如何是好?而且我们为了保持快速,后勤物资带得不多,口粮也只剩下三天的分量。子弹更是只剩下一万多发,时日一拖,恐生变故。”

顾长青仍然说道:“不行,这时候我们贸然突围的话搞不好被对方围困,没有城墙的依托,我们会败得更快,再坚守三天,等粮食用尽之后咱们往北突围,投奔衡州。”

邓凯内心着急,但也只好说道:“你做主,军事上的事情你说了算,但是我保留意见,我建议只坚守两天,后天子时就突围。”

顾长青思索了一阵子:“此事看接下来的战事再说……。”

突然间几发实心弹又砸了过来,低低地掠过头顶然后落到后方几十米外的地方。顾长青气得大叫:“抽一个排保护炮兵,抵前用榴弹炮轰他娘的,每门炮打两发就回来。”

这种只能挨炸却不能还击的窝囊炮战让邓凯也很恼火,是以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知道今晚双方都别想睡一个好觉了。

拖着伤脚,邓凯回房子里偷偷拿出自己当年用四百九十九元买来的内嵌式高档耳机堵住耳朵,无视外边时不时的炮弹,沉沉睡去。这种除非被击中才有杀伤力的实心弹相对来说骚扰性质更大。

七月初六天才蒙蒙亮,杨秀清就在萧朝贵的配合下,指挥数千长毛把永兴城团团围了起来,上万斤的二十几门神武大将军、红衣大炮不断地炮击永兴城,刚刚勉强修复的城墙挨不上几发炮弹又轰然倒塌。

这时候,北门出现了一支五百人的太平军队伍,只见他们每个人都抬着用好几层木板钉起来的盾牌,前面一排还在表层包上一层铁皮,分成五排,每排一百人,在队伍中军官的指挥下整齐地前进。

看来杨秀清根据萧朝贵的报告知道城里清妖火器犀利连夜赶制了几百个盾牌。

到离城门三千米外时,城里的榴弹炮开始发话,炸死炸伤几十人后,长毛们立刻分散开来,每一排相距达到五十米以上,没有任何停留继续整齐地前进,大多数人连看也不看一眼倒下的战友。

到据城门一千米的地方,守在外围的战士开始开枪,可是厚达几十公分并且包有铁皮的盾牌很好地保护了后边的肉体。两个排一轮射击过后,只倒下了几个人。没有得到撤退了命令,两个排的战士正准备拔刀肉搏,这个时侯城里冲出近百骑兵,仔细一看原来是警卫排,只见他们排成两列,连枪都不开,几乎成两条笔直的横线,整齐地抡起马刀狠狠地向举着两米高的盾牌的长毛砍去。

有马的强大冲力,就算是举着盾牌的长毛也无法抵挡,顿时纷纷被冲散阵型,第一列的战士没有停留继续往前冲去,后一列则用手中的马刀用力地砍向被冲散了的长毛。第二排的太平军开始射箭,只是如此单薄的单层箭簇对于高速移动中的骑兵杀伤力很低。

避过第一层箭簇,随即而来的是第三排太平军射来的箭簇,满洲人以骑射得天下,对于如何躲避箭簇自然有丰富的经验,经过两轮箭簇的第一列警卫排战士只有几个人中箭,但都没有大碍。

转眼间又冲过第二排的太平军,与此同时,后边三排的太平军几乎同时射出了三层箭簇,三百支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落将下来。可是同时后三排太平军仍然在前进,原来此次进攻不是五百人,而是一千人,一半人举牌一半人射箭。

第一列警卫排趁着马的剩余惯性,又冲散了第三排太平军,这个时候第二列的战士也开始砍杀第二排的太平军。由于是近身搏斗,第二列战士已经出现了伤亡,并且第一排残余的太平军已经杀了上来,虽然以步兵对骑兵占据不了优势,可是太平军胜在人多,加上第三排被冲散的太平军在集体围攻第二列战士。顾长青见势不妙,忙令人打旗语和鸣金收兵,同时派出四连两个排出城接应。手忙脚乱之间,只听得南门又有一支千人太平军进攻的消息,不到十分钟,其他两个门业都出现了一千人的攻城队伍。

怎么搞的?哪有这样子攻城的?竟然在四个方向都派遣同等数量的攻城队伍,而且他们是怎么一夜之间就制作出两千如此结实的木盾的?

顾长青心乱如麻,在这个时候只能平均分兵,连榴弹炮也要分散到各个城门去。有结实的盾牌帮助,除了北门外,其他三门的城外阵地不到半个小时就全部沦陷,顾长青为了减少伤亡没有命令部队坚守,由于前沿的太平军已经在榴弹炮的射程之内,占领外围阵地的太平军不断遭到轰炸,虽然每次只有两发炮弹,可是太平军也受不了这种提心吊胆的过程,于是在各自旅帅的指挥下以旅为单位组成像小堡垒一样的移动怪物。

榴弹炮虽然还能发挥作用,可是除非直接命中,不然所发出的弹片已经受到了盾牌的抵挡无法造成有效伤害。顾长青看到这样下去永兴的陷落怕是不到半天的时间,于是命令退下来的警卫排加上从各连抽出来的一个排一共四个排达到两百多人组成突击连队突然从南门杀出,主动向进攻的太平军发起了攻击。

正在移动中的太平军根本想不到人数处于劣势的清妖竟然还敢出城进攻,一下子手忙脚乱,连箭也忘了射。愣住的一下子,突击连已经飞驰了一百多米,待弓箭手准备拉弦的时候已经晚了。由于有马的惯性,纵然有盾牌的保护,距离城门最近的一个小堡垒仍然在两队人接触的一霎那被冲散,接着就陷入了混战之中。几分钟击溃这一团五百人的队伍,另外一个堡垒已经移动了过来,由于失去了马的冲力,面对这个小堡垒就无能为力了。

想回城的话会把这股太平军也一起带入城里,这样的话后果很严重,稍一犹豫,临时突击连一下子陷入了近千之敌的包围之中,不过好些的是,因为冲散了一个小堡垒,故而战士们手中的枪可发挥作用了,两百多人一个齐射就射死射伤近百人,第二轮射击的时候由于被冲散的小堡垒已经重新以数十人为单位重新结为更小的堡垒,故而打中人数少了一半,到开第三枪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效果了。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堡垒不管还有自己的部队跟清妖搅结在一起,在旅帅的命令下,几百支箭咻咻咻地射来。混战中的太平军有盾牌的保护,是以伤亡不多,而正开枪射击的战士们猝不及防,又没有什么有效防护装备。一下子就有几十人被射下马来。还好,与此同时,顾长青亲自带领的一百多接应部队杀将出来,将另外一个堡垒冲散,又射杀一阵,见着攻打西门和东门的太平军各派出五百人前来增援之后才指挥合兵一处的部队强行杀出一条血路回城。

与此同时,集中在南门的八门榴弹炮不断地发炮,把急于追赶而乱了阵型的太平军炸得人仰马翻。及至冲到城门边上,顾长青突然发一声喊,率领出击的四百战士回身攻击。已经有点混乱的太平军来不及组成小堡垒,只好三三两两急急忙忙互相依托防卫。不可否认,这样的武器和这样的阵型真是对付骑兵很好的方法,当然,前提是步兵数量远远多于对方的骑兵的情况下。

没有想到顾长青并没有攻击略显混乱的一千多太平军,对于古代阵型、对于冷兵器作战很有研究的他才不会做这种以少击多的傻事。只见顾长青一马当先,斜提沾满血迹的马刀往西门飞快地冲了过去,只剩下五百人组成一个小堡垒的正在往西门推进的太平军促不及防,一下被数量上差不了多少的顾长青队伍冲散。战士们先打掉枪里的一发子弹,然后立刻抽出马刀追逐自己要杀的对象,不到十分钟,这支太平军就死伤过半,而齐聚南门的太平军这个时候才气喘吁吁地杀过来。

顾长青不慌不忙地往城墙上打了一个手势,然后集合队伍往北门杀去,后边刚刚赶到的太平军先是挨了十几发榴弹炮,然后就发现对方的骑兵已经溜出一百多米外,只好气急败坏地继续追击,同时派人向杨秀清禀告。

在城墙上指挥策应和守城的邓凯心里不禁暗暗赞叹,要换了自己绝对想不出这种方法,但这种战术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好像李昌辉以前说过,对了,好像是尽量调动敌人,在运动中消灭敌人。可是,顾长青好像没有学过呀!他怎么也会?对了,当年满人的祖先努尔哈赤面对优势兵力的明军也就是这么做的,看来顾长青对于老祖宗的东西学得不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