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 第二部 创业辛苦 第四十七节

tanglin7020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7.html[/size][/URL] 你以为你是谁?别人就一定要跟着你?要陪着你?眼前晃过一个个人的笑容,小贞、阿蓉、亚菲、小琼最后映入了脑海的是老婆,我知道是时候该回家了,这么多天没有回来了,要回家看看儿子和家人了!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向家的方向走去。 老婆也刚从北京回来没多久,看到我回来了很高兴,不停的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7.html


你以为你是谁?别人就一定要跟着你?要陪着你?眼前晃过一个个人的笑容,小贞、阿蓉、亚菲、小琼最后映入了脑海的是老婆,我知道是时候该回家了,这么多天没有回来了,要回家看看儿子和家人了!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向家的方向走去。


老婆也刚从北京回来没多久,看到我回来了很高兴,不停的问这问那,埋怨我怎么手机没有开机,不来机场接她,我的心情很乱,只是胡乱的回答了她,就跟她说我很累了,想休息一下,老婆看见了也没有说什么就带儿子出去散步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觉得眼皮很重,终于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十点钟了,老婆去上班了,儿子也去上学了。我洗漱完毕,是该去工厂看看了,出来这么久,还没有去工厂呢!我打了个电话叫帅帅来接我,一会儿他就来了。听他说完工厂最近的情况我觉得自己在不在其实情况都差不多,帅帅处理这些问题是非常得心应手的。不过,自己的工厂怎么样还是要过去看看的。。。。。


坐在沙发上,我无聊的翻看着前段时间的订单,看样子还不错,这个月应该能赚个十万八万的,这样就行了,现在的经济形势不是太好,能有这样的成绩就不错了,今年保住不亏本,只要能生存下去,明年我们就会有希望!正想着,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一个固定电话打过来的,看样子有点像是湖北那边的区号,奇怪,我在那边没有朋友呀?怎么会有这样的电话?最近电话诈骗太多了,经常冒充是某某的朋友,然后想着法子骗你汇钱给他。我没有按这个电话,按断了它。。。。。。


照例是要在车间里面转转的,我走到车间跟车间师傅们一起聊聊天,了解一下最近的生产情况,他们跟我也是无话不说,因为我平时也基本上没有什么老板架子。这样就好,在小厂,说穿了就是靠人治,老板有亲和力,自然就会有凝聚力,这是一定的,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应该是自己悟出来的吧!师傅们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每月工资按时发,食宿条件也是相当不错的,我跟飞刀在工厂开工的第一天就说过,再苦也不能拖工资,当年我们出来的时候打工受够了这个,黑心的老板老是拖欠我们这些打工的人的工资,惨呀!宿舍也要全部装上空调,广东这鬼天气,热起来恨不得剥自己的皮都可以。我满意的点点头,去仓库,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转到了仓库的后面,突然看见一个窗户的防盗网的钢筋竟然被人家据开了!!!!我赶紧叫帅帅出来,一会儿,他气喘吁吁的跑出来了,我指着窗户给他看,他也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打电话报警,然后再进到库房,叫仓管查实到底丢了些什么东西。仓管员说昨天晚上他还盘了一下,这样看来应该是昨天晚上动得手了!


看样子这个小偷比较专业,不值钱的钱线没有动,专拣我们的的磷铜钱偷,还好,这面是朝着工业区里面的,可能是小偷怕别人发现,没有偷多少,也就一吨左右,价值六万块左右。不过我想应该是工业区内部的人干的!因为两边都有大门,想进来要绕过保安基本上不可能,除非是里面的人直接从窗户里面拿。我摇头苦头,警察在做完笔录和现场勘察后也没有办法,只是说如果有消息就会通知我们。


我叫帅帅叫人重新装上防盗网,特别加粗了钢筋,稍迟一点还去市场买一条大狼狗回来,就放在仓库里面,晚上看谁还敢再来?布置完这一切,我想起了要给飞刀打个电话,这小子,我不在厂里,平时他也不来,也我还要甩手掌柜。不过,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电话通了,那头的声音有点累。这小子昨晚准没干好事!


“飞刀同志,昨天晚上又在哪里奋战呢?”


“没有,昨晚打牌打到三点钟,这不,还在位置上打瞌睡呢!”


“他奶奶的你还有心情打牌?工厂都被人家偷穷了!快过来看看吧!”


“啊!怎么会这样?谁干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要知道我不就是福尔摩斯了吗?”


“丢了些什么东西?”飞刀开始有些急了。


“丢了五六吨铜,损失了几十万!”我有意吓吓他。


“赶快报警吧!我马上过来!”这小子,不吓吓他是不会出现的。


一会儿我听到外面的汽车喇叭响,我知道是飞刀来了,速度还是相当快的。飞刀一下车就直接奔向办公室,一推开门就问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笑着说“你舍得出现了呀?”


飞刀见我笑了起来,脸上的紧张一下子全部疏散了,他笑嘻嘻的递过来一根金圣,


“来补补,传说这玩艺能壮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小子用量过多,正好用得着!”


“你才用得着呢!说真的,厂里掉了一吨多铜,损失了五万多,我们一定要加强防备,下次小偷就不会这样留情了。而且从这样看来应该是工业区其它工厂的人下得手,现在经济不好,厂子倒得多,很多人没有事情做,就会做这样的事情。”我吐出一口烟,跟飞刀和帅帅说。


“是这样的情况不得不防,我看这样,我们反正是两班倒,晚上员工们总是反应领料不方便,要不我们在晚班也安排一个仓管员上晚班,这样子,有人看住就会好多了,同时也解决了晚班领料不方便的事情,你们两个看怎么样?”帅帅的意见到是一个办法。但是多增加了一个编制,意味着你多了一份开支。


“这样也好,就这么的吧!”飞刀说。帅帅站起来出去安排了。


“这些日子不见你了,去哪里祸害良家女去了?”飞刀问我。


“没有,出去有点事!不是你想得那样好不好?”有些时候再好的兄弟也是要有秘密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