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二 曲阳风云 18 郭县长的儿子傻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18

曲阳县城里的一家外国医院的一间特殊的病房里,十几个当兵的围在一张病床旁,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这人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床上,一言不发。身上裹上了一层的纱布,继续往下看,右腿自膝盖以下的部分已经被完整的切除,整个一条右腿只剩下了半条。这人睁着眼睛,傻呆的望着头顶上,白色的天花板。

一个将近五十岁的妇人跌跌撞撞的推开了房门,闯了进来,十几个当兵的自动给这妇人让开了一条道路。这妇人紧走了几步,扑倒在了病床之上。双手颤巍巍的抓起了右腿空空的裤腿,顿时失声大哭。旁边的十多个兵才惭愧的地下了自己的头。

“通儿,通儿!我是你母亲啊!你倒是看看母亲啊!”原来这人正是被陈剑启打碎右膝的郭通,曲阳县县长郭守敬的儿子。而这老妇人则是郭通的母亲。老母抚摸着郭通的额头,想让这发愣呆傻的儿子回复往日的生机。曲阳县县长郭守敬跟在后面走了进来,挥了挥手,十几个当兵的从郭守敬的身边走了过去,最后一个士兵出去后将房门缓缓的关上了。

“通儿啊!你不能这样撇下母亲啊!通儿,以后母亲什么都答应你,不让你去当兵了,咱们回家,好好的呆着,母亲天天陪着你!通儿,你倒是说句话啊!”任凭母亲的百般祈求和呼喊,郭通还依旧是那样傻呆的望着顶上的天花板。这郭通傻了?

郭守敬叹了一口:“老婆娘,咱儿子就是被你给灌的,在家里他就是一个小太爷,在外面就是有着一大溜死党的小公子,我让他去当兵能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出去,没想到,这国民政府的军队里,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乌鸦一般黑,郭守敬似乎没有意识到他把自己也给骂了。

妇人听到郭守敬的话,站起身来,冲着郭守敬喊道:“你就想着你那些东西,你满口的天地良心,仁义道德,你也想把咱们儿子教成像你这样的货色么?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只是个在这个破县城里面当个破县长,你看看那些人,哪一个不是比你更有权力,别人还手下有个兵带。你呢,就知道当这个县长。我和儿子跟了你,倒了几辈子的霉了!”

“你,你……”郭守敬,一个清末的秀才而已。“你这个婆娘知道些什么?我在朝为官,自是上传下达,安心治理,勿曾有半点虚妄之想。”郭守敬一着急,之乎者也的尽头一下子就上来了。妇人道:“我是个没读过书的女子,我现在就想知道,咱们的儿子怎么办!如果当初你没让他去那个军队该有多好,咱们儿子闹就闹吧!好歹你也是个县长,别人敢把咱们儿子怎么样了么?可是现在,你看看咱们儿子成残废了!怎么办啊!你倒是说怎么办啊!”

“这,这。”郭守敬一时倒没有了什么主意。

“你成天就知道去之乎者也!你之乎者也去吧!”妇人发了一声狠,咣当一下摔门走了出去。郭守敬来到了儿子郭通的床边,郭通的眼神依旧是那样的迷离,刚才那个来自美国的大夫已经告诉自己了,郭通现在产生这样的呆傻症状,并不是真正的呆傻,而是属于假性的,是因为某种刺激而导致的。郭守敬对那个美国大夫讲的一大堆的专业术语,是一个字都没有听懂,最后倒是听懂了,儿子郭通这样的状况是可以改变的,那就是再受一次强烈的刺激。

听那几个士兵讲,进手术室之前郭通还在咬牙切齿的要将那两个打自己的人亲自给找出来,出了手术室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哎!郭守敬又叹了口气,儿子郭通是因为这条断腿啊!没有了腿,生活就不会和以前一样了。

郭守敬手扶着门框,再看了一眼郭通,又重重的叹了一声,自顾自的摇了摇头。郭守敬走了,病床上的郭通似乎无意识的将头转向了房门的方向,过了一会儿又转了过去继续望着头顶上白色天花板。

曲阳县,县政府三楼的县长办公室里,郭守敬正在伏案看着各个部门报上来的材料。“咚咚咚”“郭县长,一个守城的士兵说要见您。”门外,县长秘书冯媛媛脆嫩的声音传到了郭守敬的耳朵里。冯媛媛,二十岁,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高跟鞋、黑色的丝袜以及模样俊俏是郭守敬对冯媛媛的第一眼的评价,也正是因为这点,郭守敬才会要求冯媛媛来做自己的秘书。那个地方守备队的彭得胜长官想要冯媛媛去自己那个小院里当个丫鬟,都被自己给挡了回去。郭守敬可知道这个彭长官的真实想法。其实,郭守敬也是有私心的,如果儿子郭通能在军队上有一番成就的话,郭守敬乐得做这个媒人。

“进来吧!”郭守敬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一边。

冯媛媛拉开了房门,走在了前面。五月的曲阳县,并没有多少的燥热,但是这冯媛媛已经换上了一身的夏装,开襟的上身和短裙,黑色的高跟鞋显出了整个人的高挑。今天,冯媛媛竟然没有穿黑色的丝袜,而是露出了那白净的大腿和那双美脚。这样的打扮估计会让很多男士流出鼻血来,还好郭守敬已经是将近六十的老人了,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但是这个跟着进来的士兵却是另一番的景象了,他已经盯着冯媛媛的大腿看了半天了。

“郭县长,这位自称是那天和贵公子一起守城的士兵,来向您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冯媛媛向旁边稍微侧了一下身子,以便让郭守敬看清楚跟自己进来的那个士兵。那个士兵这才放弃了继续欣赏的念头,挺胸抬头起来。

郭守敬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士兵,这个士兵样貌并不是非常的出众,而且还给人了一种猥琐的感觉?尽管这个人挺胸抬头,但是刚才的那一幕郭守敬已经看在眼里。所以,郭守敬第一眼就不喜欢这个人士兵,但是既然是儿子郭通的同僚,自然还是要给上一点客气。郭守敬想起来了,上午在儿子郭通的病房里,这个人就出现在那里。

“媛媛,你可以出去了。如果没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别人不要进到这间屋子里面。我要和这位士兵兄弟说一些重要的事情。”郭守敬说。

“好的。郭县长。”冯媛媛说道。

待冯媛媛将房门关好以后,郭守敬才说:“我见过你,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

这士兵往前走进了几步,让自己离郭守敬近一些,才说:“郭县长,那天我和您公子一起站岗的,我叫马二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