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二 曲阳风云 17 美惠子,空手道不是这样的

xinyu4520 收藏 9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size][/URL] 17 美惠子在哭,她趴在自己的床上呜咽和哭泣着,陈大娘坐在床边舒缓的拍着她的后背,而且说着一些安慰的话语。陈三则扛着那把猎枪,站在门口,盯着外面的一举一动。陈大叔则躺在里屋的床上,叹着气。这到底怎么了?一切的根源,都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关。 美惠子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17

美惠子在哭,她趴在自己的床上呜咽和哭泣着,陈大娘坐在床边舒缓的拍着她的后背,而且说着一些安慰的话语。陈三则扛着那把猎枪,站在门口,盯着外面的一举一动。陈大叔则躺在里屋的床上,叹着气。这到底怎么了?一切的根源,都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关。

美惠子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闩,那奇怪的声音由远及近,她侧耳倾听一下,辨别了大概的方向,这声音似乎来自那棵槐树的后面。美惠子从地上摸索到了一块石头,蹑着脚悄悄的走了过去。这声音更是清楚的映在美惠子的耳朵里,至此美惠子更能断定这声音绝对不是一种动物发出的声音。

陈良贵就躲在那棵大树的后面,嘴中不停的发出“咕咕”的怪响。很多天的等待,终于让他抓住了这样的一个绝佳的机会。很多天,他都让自己的跟班们盯在这里,一有动静,就马上告诉他。早上,陈剑启和陈三从家里出去的时候,他马上就知道了。而在晚上陈三独自一个人回来的消息,一个跟班淋着雨跑到了陈良贵的家里,偷偷的告诉了他。这个时候,陈良贵就知道机会来了。

从那天看见美惠子的时候,陈良贵就迷上了漂亮美丽的美惠子,一个乡下人对这城里来的新鲜姑娘,多少有些好奇心吧。陈良贵不缺女人,村里的一些小姑娘有不少都已经落入了陈良贵的魔爪。在村里人的眼里,陈良贵就是一个横行村里的小恶霸,自小没了爹,没了娘,跟着他的四叔老村长一起生活。以前,还有老村长可以约束着他,可是现在,老村长老了,这陈良贵带着自己的小跟班们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当然肆无忌惮是有限度的,老村长在的时候,他自然什么都不敢做,因为老村长的威信尚在。

听见院门吱呀的响声,又借着月光看到了一个婀娜的身影,陈良贵知道这鱼儿上钩了。所以,这怪声是更加的卖力了。“咕咕”“咕咕”陈良贵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这棵树前的不远处停了下来。这咕咕的声音,在脚步停下了时候,骤然截止。陈良贵也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美惠子向周围瞅了瞅,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槐树的后面,遂举起了石头,悄悄的绕了过去。什么都没有,确实是什么都没有。难道真是个动物么?或许吧。美惠子将石头扔在了地上,往回走去。一个黑影借着皎洁的月色一步步的靠近着美惠子。

一张大手从后面悄然的接近着美惠子,突然捂住了没有防备的美惠子的嘴巴。另一只则紧紧的搂住了美惠子的腰际,让美惠子不能动弹,不能叫喊。此刻的美惠子已经完全的被吓住了,一个女孩子,尽管学过空手道,但谁又面对过被一个人如此的侵犯呢?吓呆了,也只能是吓呆了。两只手不停的挥舞着,嘴里还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哼!哼!”陈良贵发出了几声冷哼。这是得手的兴奋么?陈良贵一使劲将美惠子给举了起来,美惠子的双腿开始了乱踢。“臭娘们,想当初你们是怎么对我的?今天,我要加倍的还给你们!”加倍的还给你们!一句话让已经吓呆的美惠子顿时清醒了过来。这个声音,这个猥琐,让美惠子想起了一个人,就是陈良贵。

陈良贵并没有得逞,他把美惠子摔在地上的时候,黑洞洞的枪口也同时顶在了他的腰部。枪,陈良贵对枪并不陌生,他还不会以为自己能够快得过枪。还是乖乖的举起手来好些。“站一边去!”这是陈三的声音。不争,不争,小爷忍了。陈良贵如是想,乖乖的举着手站在一旁。陈大娘从陈三的后面走了出来,将地上的美惠子给扶了起来。“闺女!没事儿了!没事儿了!”然后狠狠的瞪了陈良贵一眼。如果这不是在黑夜的话,这个眼神足以将陈良贵杀死。

“滚!”陈三向陈良贵大叫了一声。适时的示弱是陈良贵的最大的优点。连滚带爬,这是陈良贵逃跑的最佳方案,这也成为了他的显著特征。几年后,他所谓的衣锦还乡的时候,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这么说他。看着陈良贵远去的身影,陈三顿时的松了一口气,那把猎枪从陈三的手上掉了下去,整个身体斜靠在了槐树上。从陈大娘叫醒他的时候,匆忙之间这猎枪里面根本没有来得及放下一颗子弹,他刚才在赌,赌陈良贵的胆小如鼠。如果,陈良贵选择了激烈的反抗,陈三真的没有能力去保证能打过陈良贵,更没有办法能够去保护另外的一个人。

“好了!闺女!那个恶贼跑了,咱们回家,咱们回家。”整整的一个晚上,陈大娘和陈三都守在了美惠子的旁边,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三儿啊!”陈大娘来到了站在门口的陈三身边。

“娘。”

“启子的脾气,你比娘清楚,如果这事儿让启子知道了,保不正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也不好去磨开这个面子,毕竟那龟儿子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我看就算了。”陈大娘说出的这一番话,让陈三的表情有些惊异。

“娘。这是您的意思,还是我爹的意思。”

“这是你爹的意思。”

“爹的意思?”陈三陷入了沉思,过了良久,陈三才点了点头。

“家门不幸啊!这是家门不幸啊!”瘫痪在床的陈大叔痛苦的哀嚎着,还不时的用手捶打着被子。

“当家的!你不能这样啊!”陈大娘从外面进来,一把按住了陈大叔的双手。“这不是你的错啊!”“不是我的错,又是谁的错啊!我对不起他们夫妇两个啊!这是在造孽啊!造孽啊!”陈三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大叫一声:“爹,不能啊!如果不是因为我。”“孩子,当时你还年小!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啊!这就是上天惩罚我的么!”

此时美惠子就站在外面,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房间的一切声音。这,到底又是一段不得而知的故事?美惠子想知道,在这样的一个小山村里面,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样的隐秘,尽管这些隐秘的背后是多么的心酸,甚至是凄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