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三十六章 惊闻[拜求推荐和收藏]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公孙瓒环顾了下众人,说道:“此次贪至王归降,朝廷下令咱们进驻贪至王的属地。我就想着带着大家一块去算了。可朝廷没有罢免我的涿县县令,想着朝廷或许还让我兼着这个官,我就想着这涿县咱们得留个人。想来想去,我看也只有留下张都尉了,大家觉得怎么样啊?”

众人一听,知道这是发配了张信,谁叫张信现在的声望太大了。留在身边,谁知到怎么办呢?自是无人异议。

“好,那就有劳张都尉了。”公孙瓒看看无人异议,满意的说道。

“将军尽可放心,属下自会尽力。”张信哪里看不出来啊?可是没办法。在人家这里混碗饭吃,难啊!

“好,张都尉果然豪气,只是这兵嘛!我就不能再给你了,你就带着自己原来的士兵吧!毕竟边境不太平,可你这里算是内地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张信简直要把公孙瓒恨到骨子里去了,他那里还有兵啊?野羊沟之战后,“从龙卫”损失殆尽,除了郭图的十名军法兵外剩余的骑兵死的死,残的残,完整无缺的也就二十几个了。公孙瓒这不是明摆着在夺他的兵权嘛!

可没办法,他不可能和公孙瓒去翻脸啊!

“禀告将军,朝廷有将令传了下来。”

正在这时,一个幽州刺史府的公人前来送信。

公孙瓒接着信匆匆一看,众人看着也不敢声张。

“大家说说,朝廷下令说是凉州边章、韩遂叛乱,要从幽州征发三千精锐骑兵,并给予我都督行事的符节,统帅此三千骑兵,通规代车骑将军张温的调遣。我是不想去的,凉州和幽州距离也太远了,去了也不顶回事情啊!”

“大哥,要不你就称病好了。”公孙越说道。

“不行,我老师卢植在朝里,看见了肯定怀疑,他太了解我了。”刚说完公孙瓒就否决了这个提议。

“我看这样,咱们就说张纯贼子怎心不死,依然偷窥着幽州。咱们离不开,得保护边境。想卢植大人对朝廷忠心耿耿,肯定不会怀疑,说不定还会赞扬大人呢。”刘维台站了起来,眯着眼睛说了这条主意。

“好,我看这个提议不错,就按着这个办。刘先生,既然是你的提议,你就劳神,按着你的意思去写吧!”公孙瓒站起来兴奋的说道,他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

刘维台自是点头答应。

张信有些呆了,事实上当听道公孙瓒说张温是代车骑将军时他就呆了。

张温,这个自己一直不知该怎样去面对的父亲,要去平乱?那凉州是什么地方,是马贼恒生,盗贼林立的地方,那里出来的人那一个会是弱者?自己知道这个父亲,虽说做人做官多是八面玲珑,也算得上是博闻强识,可兵事他是一点都不懂得。他能带兵打仗吗?能斗得过凉州出来的边章、韩遂吗?娘亲死的时候说要保护好张温,自己答应了。可现在怎么办?要是去帮张温,保护他,且不说公孙瓒这里会不会放人,自己去了该怎么面对张温?那个自己的父亲。

“好了,那就这样吧!张都尉,那你就回野羊沟调回你的士兵吧!”公孙瓒结束了这次会议。

看张信仍然在发呆,严刚拉了拉张信的衣襟,张信一惊,赶忙向着公孙瓒跪下。

自从这次战斗后,严刚也是深深佩服这个白发的小子,他知道自己比不上人家。可是他是个直人,知道比不上人家,却不会怨恨,只会自己努力。又和张信一起战斗过,早已将张信当做了兄弟。看着张信发呆,他怕公孙瓒怪罪这个刚刚经历了生死的兄弟,赶忙提醒张信。

其实男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很奇妙,今天或许会是生死仇敌,明天也说不定会是肝胆相照的兄弟。

“将军,属下怕是不能再为将军效力了,属下想去凉州。”

张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决定下来,或许是为了完成娘亲嘱托自己的话吧!也或许张温怎么说都是自己的父亲吧!反正他现在的心很乱,很乱。

众人闻言,无不侧目,齐齐的看着张信。

“什么?你说什么?你要去凉州?”公孙瓒有些不相信,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嘛!

“张信,你在说什么?你刚才不是答应了留守涿县吗?怎么出尔反尔,你把这里当成什么了?”公孙越跳了出来,他这个人小气,一直记恨着那日校场上,张信扫自己的面子那回事。

“张信,你是不是觉得大哥给你的官小了。听说凉州有叛乱,想着离开这里,去凉州谋取更大的利益。”公孙范也是阴测测的挑拨着。

张信听了两兄弟的话,皱皱眉头,俯身再拜公孙瓒。

“将军,属下丝毫没有两位将军说的那种意思,属下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有什么苦衷,现在你给我说。”公孙瓒的脸色变了变,愤怒的说道。

张信看着公孙瓒的脸色,咬咬牙,“将军,属下一直未曾说明自己的身世,其实属下是荆州南阳穰县人,家父正是代车骑将军张温张伯慎。今闻家父带兵出征,剿灭叛乱。为人子者,又岂能任父母处身于兵凶战乱当中,而置身事外?听闻将军岳丈刘大人曾获罪,发配南郡,将军备好酒肉在北芒山,祭奠您的先祖,举杯祈祷:‘以前为人子当尽孝道,而今为人臣当尽忠心,理应随同太守共赴日南。日南多瘴气,恐怕不能身还,就此别过列祖列宗。’说完又拜了两拜,便慷慨激昂的站了起来,令在场人无不落泪叹息。属下想将军既然有这样的孝行,自会理解属下今日的作为,容属下离去。”

公孙瓒想想当日自己的事情,叹了一口气,看看张信,怎么都像当日的自己。

“张信啊!我真的想不到你会是张车骑的儿子,这些日子我或许亏待了你,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你要走就走吧!只要记得自己曾是‘白马义从’的一员就行了。可我还是那句话,士兵我还是不能再派给你了,我们这里的情况你也明白,也实在没有办法。”

“将军不要这么说,属下在幽州的这一段日子里,学了好多的东西,将军没有亏待过属下。”

张信对着公孙瓒又是一拜,滴着眼泪。说实话,他舍不得这里,虽然他知道公孙瓒防着他,可这里毕竟是自己战斗过的地方,有着浴血奋斗的兄弟。

公孙瓒赶忙扶起张信,看着张信落泪,也想到张信和自己一起厮杀鲜卑人的情景,现在要走了,自然也有些伤感。

“不要这个样子,以后不得意的时候,记得这里的大门永远是为你开着的。回去收拾好东西,也不要再来打招呼了,自己走吧!”

公孙瓒说完,转身就走出县衙。众人一看也是相继离开。

严刚走到张信身边的时候,拍了拍张信的肩膀,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也跟着公孙范走了,只是走的时候,张信看见严刚的眼睛红红的。

“将军,真的要走了?”关靖最后一个准备离开,他有些话要和张信说。

“关将军,不好意思,原本是要和你一起准备杀鲜卑人的,可是…”

“哈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张将军可是相信,咱们还会相见?”关靖笑着打断了张信的话,说完也是转身就走了。

张信看着关靖离开的背影,实在不知道关靖的话是什么意思。

“公子,大家都走了,咱们也走吧!”赵云看着张信有些发呆,赶忙提醒张信。

张信听完赵云的话,回头看看空无一人的县衙,随着赵云也走出了涿县县衙。

“公子,咱们还会回到这里吗?”回去的路上赵云这样问着张信。

“子龙,你可是舍不得这里?”张信拉了拉缰绳,策马和赵云并行。

“是啊!毕竟在这里厮杀过,有那么多的兄弟战死在这里了。公子怕是也舍不得这里吧?”

“子龙,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我这个人其实没有什么大志,只是想保护好自己的家人罢了!”

张信没有回答赵云的话,却问了赵云这么一句。

“呵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知道跟着公子,自会有着厮杀,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高顺、翼德还有曹性不都是这样吗?”

张信闻言就不再说话了,他明白,赵云终究是为了战斗而生存的。而自己就会给他这样的战斗。

天边,夕阳正红,仿佛像是血一般。

……………………………………………………….

洛阳

刘宏很生气,真的很生气。自光武皇帝刘秀创出来的东汉王朝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叛乱不断,烽烟四起。

熹平元年,会稽郡人许昌在句章兴兵作乱,自称阳明皇帝,与其子许韶一起四处煽动诸县,聚集起同伙数以万计。幸亏郡司马孙坚聚齐私兵两千人,会同州郡官兵,协力讨伐,击溃了这股势力。

今年,渔阳人张纯又引诱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等叛乱,杀掉护乌桓校尉箕稠,与右北平郡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攻占右北平郡、辽西郡。亏得公孙瓒的骑兵将他们赶了出去。可张纯这个逆贼却说动了张举,推张举为天子,而自称“弥天将军安汉王”。

刚安生了没几天,可这凉州又反了北宫伯玉。他听着大将军何进的计谋,升了皇甫嵩将军,前些日子,倒是听说这皇甫嵩打得还不错,将北宫伯玉的爱将边章、韩遂打得落荒而逃。可双方一场恶战,汉军也是伤亡不少。那边韩军一路奔波,还没有来得及休整,同时孤军深入,缺乏后援,粮草短缺,结果这吃了败仗。可边韩军回撤,皇甫嵩现在也是没辙,正伤者上着奏折要求援兵呢。

难道自己就不是适合当这个皇帝吗?要钱要兵,自己哪里有钱给他皇甫嵩,国库早就空了。

刘宏越想越气,将皇甫嵩的奏折“嗵”的一声摔在地上,指着群臣,“你们说现在怎么办,?要钱要兵,都问朕要,朕问谁要去?”

群臣看着赵宏生气,谁也不敢说话。

刘宏看着更是生气,“你们不说话,怎的不说话?一个个闭着嘴,平日不是一个个都是很能说吗?怎么现在拿个办法都拿不出来。”

司空袁逢看着不行,向前跨出一步,正要说话,太傅袁隗使了一个眼色,袁逢又退了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