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三十五章 战后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后军这么一动,张信自然也看到了,想着就知道是公孙瓒的援兵到了。大喝一声:“援军一到,大家齐心杀贼!”“噬天”高举杀向乌桓骑兵。   张飞高顺徐庶关靖等人听到了,带着人就冲了过来,围杀乌桓骑兵,就连郭图也举着自己秀气的文士剑向前冲去。   张举一看形势不妙,带着亲随就跑的不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后军这么一动,张信自然也看到了,想着就知道是公孙瓒的援兵到了。大喝一声:“援军一到,大家齐心杀贼!”“噬天”高举杀向乌桓骑兵。

张飞高顺徐庶关靖等人听到了,带着人就冲了过来,围杀乌桓骑兵,就连郭图也举着自己秀气的文士剑向前冲去。

张举一看形势不妙,带着亲随就跑的不知踪影。

贪至王也知道情势不妙,可没有办法,他不能抛下自己的族人自个跑啊!这时公孙瓒的骑兵也已经围了上来。

贪至王颓废的扔下了大刀,“勇士们,都投降吧!我们在草原还有妻儿,不值得就在这里死去。”

张信一看乌桓骑兵丢下了兵刃,知道他们投降了,“噬天”高举,“兄弟们咱们赢了!咱们都没有死。”

众人闻言不禁欢呼。

这时公孙瓒也策马奔了过来,拍拍张信的肩膀,赞道:“张信,这次做的好。”

………………………………………………………………………

张信现在很烦,真的很烦。

因为野羊沟之战,公孙瓒以三千骑兵追讨张纯等叛贼,立下战功,升为骑督尉。属国乌桓首领贪至王率众归降公孙瓒。公孙瓒又升为中郎将,封为都亭侯,进驻属国。公孙瓒念着这次张信立功不小,升了他都尉,这可是得到了朝廷的承认,可问题上自从公孙瓒宣布了这条嘉奖令后,郭图就唆使众人称他“主公”,说是以前不这样称呼他,是因为他还是白身,可现在有了正式的官位,虽是不大,可好歹也是个官位,自然得换他这个正式的称呼了。

主公?一个十三岁的主公?张信想着都想笑。

问题是赵云也要称他主公。张信一直觉得,赵云就像那个刘大耳的影子一样,哪里有刘大耳哪里就有赵云。他还清楚地记得刘大耳起家的时候就是靠着张飞和关羽,现在张飞跟了自己,赵云如果也跟了他,那刘大耳怎么办?他靠什么起家啊?

况且,称了他主公,那就要为这些人的前途考虑。可自己从没有图谋天下的野心,他只想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不受到伤害而已。自己和曹操那么得熟悉,这个人有多大的本事他知道,自己不会是他的对手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也不想和曹操翻脸,曹操对他不错。

烦啊!真是烦啊!

草原的月亮很圆也很亮,朦朦胧胧的洒下金色的光芒。张信看的舒心,走出屋外,看着大如圆盘的月亮,不禁吟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好诗句,二郎,好久没有听到你吟诗了,没想到依然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动人。”

张信一看,是徐庶,笑道:“阿福,怎么是你来了。”

和徐庶认识也快十年了,又结拜了兄弟,按理他是应该称呼徐庶大哥的。可张信不想,他觉得还不如叫阿福呢!这样比叫大哥更亲切。

徐庶也是一笑。关切的说道:“今天看了你一天了老是皱着个眉头。怎么了?有什么心事?跟我说说,咱们可是兄弟啊!。”

张信闻言将自己的烦恼的事情说给了徐庶,当然可不敢说赵云的事情。

徐庶静静的听完张信的话,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张信看的莫名其妙。

“二郎,再过几天你怕就十四岁了吧!”徐庶笑了一阵,很正经的说道。

“这个月已过,就十四岁了,怎么了?”张信还是有些莫名其妙,徐庶说这个干什么。

“那咱们几个人认识了多久了?”

张信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道:“和高顺算是认识的最早吧!你和公则还有曹性也差不了多少日子,算算也快十年了。”

“是啊!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那要是我叫了你主公,咱们还是兄弟吗?你还叫我阿福吗?”徐庶也像是有些伤感。

“那当然了,不只是你,还有阿瑜、公则、高顺、曹性还有翼德,我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的对待你们的。”张信坚定的说道。

“那不就结了,既然你将我们当做兄弟,你也就是我们的兄弟。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我们这一群人都是因为你而聚在一起的,自燃会帮你。只是换了和称呼而已,没必要那么放在心上。快别想了,去睡吧!明天还要去公孙瓒那里去呢,那个关靖不是说还要为难你嘛!去准备准备说辞吧!”

张信点点头,转身回屋去了。

“元直,怎么样了?公子现在可是想通了?”徐庶刚出门,就遇着了郭图。原来郭图也是看着张信心情不好想来劝解,却看到徐庶在里面,就没有进去,趴在屋外偷听着。

“公则,你看你出的这个主意。这事情虽然大家早都想过了,也讨论了许久。可没必要这么早啊!二郎还小,现在也不急啊!总得给他准备的时间嘛!”

“还早?那赵云虽然时留下了,可不拿个名义出来,他跟着咱们算真麽回事?迟早得走,那员猛将,你舍得吗?再说了,咱们也得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一下啊!公子也不能老是这样跟着公孙瓒,这样有什么前途?咱们称了他主公,公子就有了责任,自会做出一番事情的。”郭图看了看徐庶,语重心长的说道。

“那个赵云,你是怎么说的?怎么他也会和咱们有着一样的想法?我瞧着赵云不是一个这么随便的人啊!”

郭图阴笑了一下,“元直,你不明白这些武人的想法。现在的大汉,哪里可以体现武人的价值?只有沙场。在沙场中奋力拼杀,博个流传千古的美名,后人提起他们会伸出拇指,赞一声好汉子。这就是武人的梦想,同样的赵云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才会投奔公孙瓒。可是赵云也看见了,跟着公孙瓒这样的人,他一辈子也只会是一个小兵,一个受人指派的小兵。这个人有大志,可以自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想要实现自己的志向,他就要找个好的主公。咱们公子,虽然现在也是还是小兵头,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谁又能走到他这步?谁都知道公子以后肯定不凡,赵云又岂会不知道?而且我又和他抽空谈了几次,就这样成了。再说了,只要咱们叫公子主公,名分定了,赵云看着这些日子一起厮杀的友情,他还会跑了不成?”

徐庶点点头,“公则,我也知道你是好心,我只是觉得二郎还小,这样…”

“好了,不说了,咱们也会去睡吧!反正事情也都这样了。”郭图打断了徐庶的话,既然张信已经解开了心结,他也就放心了。

第二日,张信带着赵云就去了涿县,公孙瓒要去贪至王的属地,有些事情要交代。曹性的伤还没有好,郭图他们不放心,老说鲜卑人说不定会来进攻,带着赵云安全些。张信也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如赵云张飞,也就同意了。可总觉得这里面的事情不对,要不然张飞也要跟着他,郭图为什么拉住他。

“主公,这回咱们去了,公孙将军会给你加官吧!”赵云笑了笑对他说道。

“子龙,我已经给你说过了,别叫我主公,我觉得别扭,你怎么不听啊!我是拿你当做朋友的,可不是下属。”张信皱皱眉,怎么都觉得怪怪的。

“呵呵,不是我想,只是公则他们都这样,我也得这样啊!”赵云显得很无奈。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他们爱叫就叫他们叫去,你叫我二郎就成了,都是生死患难过了,也不嫌生分。”

“呵呵,那我不敢。翼德还不劈了我啊!我可打不过他。”

想着张飞的样子,两人都笑了。张飞这人确实不错,和曹性一样的豪爽。两人这一笑,顿时拉近了距离。

“行,随你。不过不要叫主公,就叫公子好了。听着高顺他们叫了十几年了,也是习惯了。”

“那好,就叫你公子了。”赵云也是豪气的说道。

“对了,子龙,我还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家人呢?”

“家里就一个哥哥,我来这里的时候,兄长还留在常山呢。那公子你呢?“

“我有个很爱我的姐姐,还有一个很爱我的娘亲…”

张信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娘亲已经死了快八年了,自从离开洛阳后,一次也没有去娘亲的坟头看看,娘亲知道了,会拐着自己吗?娘亲让自己要保护好自己的亲人,自己一直为了这个目标再努力着,娘亲知道吗?这些年自己吃了不少的苦,可每次想到娘亲都忍了过来。还有姐姐,八年了,也该嫁人了吧!是会嫁给那个姓吕的吗?现在幸福吗?

张信的手又一次塞进了贴身的衣服,摸到了那个令他熟悉的锦囊,这些年每次想到娘亲的时候他都会摸摸它,就像娘亲一直在身旁一样。

赵云听着张信忽然不说话了,看着张信如雪的白发,也像是忽然明白了似的,策马超过张信向前奔去。

………………………………………………..

“是张都尉来了啊!来赶快坐下。”张信刚到涿县县衙,公孙瓒就亲热的招呼他。

“属下谢将军赐坐。”张信谢了一声,就坐在了下首位置上,赵云自是站在他的身后。

此时,公孙瓒一干属下都已经来到了县衙。公孙瓒也算得上人才济济。左首公孙越、公孙范、严刚、单经还有几名都尉一字排开,右首李移子、乐何当、刘维台、关靖也是一排坐下。

刘政因为丢了右北平被革职,关靖没地方去,公孙瓒又看着他有些本事,就留在了身边。

公孙瓒笑呵呵的看着张信,若不是这个少年,这次也立不了这个大功。“张信啊,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我可得好好犒劳犒劳你,关将军也说你当日处理的好,有大将之才。好好努力,我看好你。”

张信闻言,看了看关靖,关靖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属下都是做的分内之事,若是没有将军,属下不知已是死了多久了,但不知道最后张纯他们怎么样了?”

那日,看到贪至王投降以后,久战疲劳的他实在坚持不住,就栽倒在地睡着了。等醒过来以后,公孙瓒已经回军了。临走之时,交代高顺让自己好好休息,暂时先镇守野羊沟。至于张纯他们的情况,他还真是不知道。

“别提那几个胆小鬼了,等我带着骑兵赶到右北平的时候,他们已经撤军了。探马说他们去了鲜卑境内,若依着我的性子,非追杀他们到底不可,可刘刺史不让,说是害怕引起边境纠纷。我就奇怪了,每年都是鲜卑这些畜生来我们这里抢劫、杀人,怎么他不去和人家讲什么民族纠纷。

公孙瓒越说越气,忍不住骂道。

听着严刚的介绍,张信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现在的幽州刺史是宗正东海郡县人刘虞,字伯安。刘虞到任后,大力拉拢鲜卑人和乌桓人,想着和平的解决边境问题,很多鲜卑首领和他的关系都很好。和公孙瓒对鲜卑的态度完全不同,可刘虞有着一个儿子刘和,在洛阳陪着太子刘辩读书。它本身又是宗亲,公孙瓒自知斗不过人家也只能底下发发牢骚。

“好了,不说了,想着就是来气,大伙不要在意啊!”公孙瓒也知道刚才自己有些失态,赶忙打了个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