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三十四章 野羊沟之战(完)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说起战斗力,乌桓骑兵并不差。   否则也不可能每年突破汉军的边境,每次都能在汉兵的堵截之下,抢夺汉人的边境的女人和财务,更何况这里还有“白马义从”这样的精锐。   可贪至王发誓,他经历的战斗没有一百场,少说也有八九十场,却从没有见过像这队汉兵军队,该怎么形容呢,整队汉兵在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说起战斗力,乌桓骑兵并不差。

否则也不可能每年突破汉军的边境,每次都能在汉兵的堵截之下,抢夺汉人的边境的女人和财务,更何况这里还有“白马义从”这样的精锐。

可贪至王发誓,他经历的战斗没有一百场,少说也有八九十场,却从没有见过像这队汉兵军队,该怎么形容呢,整队汉兵在那个持刀将军带领下变得疯狂。

清一色的长刀,三个人不断的变化着合作的伙伴,但却又是合作无间。

所过之处,就如同是被一个巨大的绞肉机过去一样,血肉喷洒,把个大道,变成了一片修罗地狱。高顺大刀横扫,忽而劈砍,忽而消失在人群中,却见闪烁的刀芒吞吐,带走一条条乌桓骑兵生命。

“陷阵之士,有死无生。”高顺喝道。

“陷阵之士,有死无生。”士卒跟着喊道。整个陷阵军阵在奔行的一刹那,活脱脱就像是一个三角形的回旋标。在奔跑的时候,阵型也随着奔跑而不断产生变化,以高顺为箭头的第一个陷阵小阵先是在乌桓骑兵的阵型中撕开一个口子,随即整个大阵都开始旋转。然后后续的士卒接着跟进,再将小口子死成大口子。

每一次接触,定然会让一片骑兵倒下。

贪至王有点懵了!

长这么大,也无数次和汉军交手,却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厉声吼叫:“稳住。都给我稳住!”

但吼叫在此刻已经没有用了。陷阵军阵变成了一股旋风,所过之处,掀起无边的腥风血雨。

虽只是步兵军阵可比起他的骑兵来一点不差。

“这是什么军阵?”关靖也有些奇怪,自己的士兵自己清楚,怎么忽然之间战力就会增长的这么快。

“这是高顺的陷阵军阵,看起来,高顺也被逼急了,拿出来了自己的绝招。”郭图眯了眯眼睛。

“陷阵军阵?”关靖也有点懵了,他怎么也想不清楚,会有这么神奇的军阵。

郭图说的没错,高顺的确有些被逼急了。眼看着一组组的盾阵被破,自己能用的兵士越来越少,这该怎么守下去啊?他答应了张信,不要援兵,就是死也会死在大道上。他这个人答应别人的话,就一定会实现,更何况是看着长大的张信。九年了,跟着张信已经九年了,他无时无刻不关心自己的这个弟弟。精研《白公兵法》七年,他创出了这套陷阵军阵,显然这群郡国兵不符合自己心意,可也算差强人意了。乌桓骑兵太多了,他不得不出自己的绝招了。

贪至王看了看,知道要破这个古怪的军阵就要杀了高顺。“传令,后续骑兵跟进,围住那个使刀的汉子。”

一名乌桓骑将从乱军中杀出,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高顺突然窜出,腾空跃起,大刀搭在了马背上向下用力地一顿。披着马铠的战马,一下子被撕裂成了两半。肠子洒了一地。那鲜血喷溅在高顺的身上,令高顺顿时变得更加狰狞。

骑士从马上摔落,还没有反应过来,高顺冲过去一刀就砍在了喉咙上。

整个头颅被砍下来,乌桓骑将当场毙命。

高顺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杀死的第几名乌桓骑将了,只觉得越来越难得手。回头看看,整个陷阵军阵在大量的乌桓骑兵压迫之下,已经有些旋转不动了。高顺摇摇头,这些郡国兵远远不符合自己的标准,自己的“陷阵营”是能在万军从中斩将夺旗的铁军,“每有攻击者,无所不破。”

关靖看的心急,“是不是该让两侧放火了?”

郭图摇了摇头,“高顺还能支持,况且敌军也聚集的不够。”

“那高顺怎么不要援兵?”

郭图抬头看看天,天上的白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在他眼里也不是白的了,而是和鲜血一样的红。

“你不了解高顺。这个人,即使死在了大道,也不会要一个援军的。”

高顺抬脚奔向军阵的最后,举起大刀喝道:“陷阵之士,有死无生。凡有退过我身体者,死!”手起倒落,两声惨叫,砍下两个退后的军卒。

其他军卒一看,脸上不禁变色,退是死,进也是死。还不如奋力向前,杀个乌桓人为自己垫底。

在高顺的压迫之下,整个军阵又旋转开来,滚向乌桓骑兵。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乌桓骑兵就在陷阵军阵前聚集了起来,黑压压的一片不下五千人。

郭图看看时间一到,站起身子“传令,举起红旗。”

这是郭图当时和张飞徐庶商量好的,红旗一举,几人就同时行动。

关靖闻言赶忙举起两面红旗,挥舞起来。顿时两面山壁之上落下无数燃着熊熊大火的草垛,跟着还有无数的羽箭落下,乌桓骑兵顿时乱成一团,战马看着大火不禁惊嘶不已,乱跑乱冲,连连将马上乌桓骑兵甩下马背,乱军之中,也不知踩死多少乌桓人。

贪至王看着形势不对,大声喊道:“都给我稳住,敌人不是很多。”

混乱中谁也没有听着他的话,只是瞎头乱跑,大道本就狭窄,慌乱中又能跑到哪里?那两边的山壁上又不是的落下羽箭,乌桓骑兵更是慌乱。

高顺看准机会,大声喊道:“乌桓人败了,大家和我冲。”带着陷阵军阵又往前冲去。

贪至王看着欲哭无力,没有办法,只好传令撤军,先稳住阵脚再说。

丘力居和张纯在后面看着,忍不住摔了酒杯,“这个废物,一天就知道玩女人,连个小小的几百人守的野羊沟也攻不下来,养他有什么用?”

张纯看着也是心急。对着张举说道:“张举,你带着咱们的兵士往前冲,要是拿不下来,你也不要回来了。”

张举自从那天被张信差点射死后,对着这群汉兵就有点恐惧。可没办法,王政被张信伤了肩膀现在还在那里躺着,张纯手下也就只剩他一个武将了。只好不甘心的上马了。

丘力居也是生气了,对着手下的一个将军说道:“你也带着一万人上去,贪至王要是退下来了,你就让他继续给上冲,你们躲在他们的后面给上压。一定要把野羊沟给我拿下来。”

那将点点头,上马提刀带着骑兵就走了。

贪至王刚刚停下脚步,就碰上了那乌桓骑将,“贪至王,可汗令你继续带着族人冲锋。”

贪至王一阵苦笑,“我们族人已经乱了,能不能先退下来休息一下,等稳住了阵脚,正在往上冲啊!”

那将毫不退让,举起长枪,“废话,就别说了,可汗命你上前你就上前。可汗的话可以反对吗?”

看着明晃晃的枪刃,贪至王咬咬牙“勇士们跟着我继续杀啊!”举起大刀又向前冲去。

张信这时已经看清了形势,高顺的“陷阵营”此时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可乌桓骑兵依然在贪至王和张举的带领下又冲了过来,知道现在的形势比刚才还严重。抄起“噬天”,飞身上马,“‘白马义从’为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了。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白马义从”跟着喊道。

这些骑兵们遵守着张信的将令,一直留在营地,看着高顺浴血奋战早已战意澎湃,按捺不住。听着张信招呼,赶忙上马,如一阵风般在张信赵云带领下冲向乌桓骑兵。

张信大枪轻轻一抖,横扫而出。

坚硬的枪干在空中受力的因素,几乎成了弓形

一枪下去。拦在他身前的贼军没有一个人还能站立。贪至王见是这个白发魔神,赶忙向后退去,不停的喊喝,让乌桓骑兵稳定下来,围住张信。杂货那个信却无心和这些人纠缠,直扑贪至王。赵云紧紧跟随,眨眼间直插入阵心当中。厉喝一声,张信抽出羽箭,一架“神殇”。那羽箭如流星一般,直射贪至王。

正在整军的贪至王,也时时刻刻地在留意着董俷的行动。

羽箭飞出的一刹那,他抬刀向外一封,铛的一声,羽箭飞了出去。贪至王举到的双手也感到麻木,知道不好惹,赶忙向后奔去。

张信找不到目标,又看到了那乌桓骑将,搭起“神殇”又朝他射去。

那乌桓骑将刚刚刺死一名“白马义从”还没等他收回长枪,赵云却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银枪闪电般的刺出,那将无奈,只好举枪一挡,银枪落在枪杆上,震得那将虎口迸裂,鲜血直流。

长枪铛的落地,那将也跟着落地,原来张信的羽箭已经射进了他的胸膛。

张信看着赵云笑了笑,举起“噬天”又向前冲去。

张纯也在上面观战,忍不住说道:“又是这个白发小将,怎么又是他…”

“启禀将军,我军后面冲来一群骑兵,是公孙瓒的骑兵”正说着探马回报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公孙瓒的骑兵。怎么来的这么快?”张纯有些惊讶。

“将军,那些骑兵已经冲破了咱们的后军,马上就杀到这里了。”探马接着报道。

“什么?传令全军撤往右北平”这回轮到丘力居惊讶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公孙瓒的骑兵战力会是这么的强大,眨眼间冲破了自己的后军,但是他到底带兵久了,知道怎么决断。

“那贪至王他们怎么办?现在也撤不出来啊?”

丘力居冷冷的看着张纯“现在顾不上他们了,大丈夫做事,当断则断。”

注:光和(公元178年-公元183年)年间,渔阳(今北京市密云县西南)人张纯引诱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等叛乱,攻占右北平郡(今河北丰润东南)、辽西郡属国的城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