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三十三章 野羊沟之战(4)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羽翼拜求点击、推荐和收藏

…………………………………………….

野羊沟,张信三人策马奔进驻地。只见三人一身的鲜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暗红色的。

兵士看见张信三人活着回来,情不自禁的发出欢呼。

“公则,事情都准备好了?”张信跳下马,疲惫的说道。

“公子放心,我已经派元直和翼德一人守住一侧山壁,每人十名骑兵再加上五十名右北平郡的溃兵,其余兵士都在这里了。准备着和乌桓人决一死战…”

“先不说这个,你先让人带着曹性下去治伤,他受伤了。”张信朝着郭图摆摆手,打断了郭图的话。

“是,公子。那你先休息一下。”

张信皱了皱眉头,艰难的起身,真诚的对着赵云说道:“子龙,咱们相交不深,这次你也救了我一次。以前的事情就算请了。这次你也看到了,谁也不知道这次可以有几个人走出野羊沟。我是离不开了,不说公则是文士,肯定逃不了。就是曹性现在重伤,我也不能弃了他不管。趁现在乌桓人还没有上来,你一个人先走吧!”

赵云一听,愤怒的瞪着张信:“张将军,你将我赵云看成了什么人,我是那种胆小鬼么?就像你说的那样,你抛不开曹性他们,我就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吗?要是这样,当日将军又何必在公孙瓒那里替我求情。”

“公子,乌桓人上来了。”

张信还准备说什么,就听见高顺过来说了这么一句。顾不得和赵云再说什么,赶忙跑出营地。

仔细的数了数,估计着张纯和丘力居的联军估计有三万多人。

三万人是什么概念?

恐怕一时间很难说清楚……但三万人扎下的简易营地,却是连绵近十里地。

当然了,如果有计划,有安排的扎营,自然不可能占地这么大。

可是丘力居是异族,没有仔细的度过兵法战策,所以也就没有仔细的规划。

张纯毕竟也只是文士,也不清楚到底该怎么扎营,也就任丘力居那样做了,反正好几万人,的对面也就几百人,一个冲锋估计也就杀光了。

“子龙,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你怎么觉得好就怎么来。你去叫关靖过来,我有话要说。”

赵云也知道现在情况严重,自不会多说,转身就去了后面请关靖。

“公则,你看看现在有什么办法吗?”

郭图苦笑一声:“公子,乌桓人这样扎营,若是我们在能多个几百人。图倒是有一计,或许会使他们全军覆没,可现在咱们就这点人,急切间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啊!”

这时,赵云已请的关靖前来,听见郭图和张信在讨论也不敢打搅。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老天想让咱们死,就看看咱们的命到底硬不硬了!”张信豪气的笑了一声说道:“高顺,你的骑兵现在我一个也不会给你,就那些郡国兵,任你指挥,我只要你死死的给我守住大道。要是大道丢了,你也不要回来找我了,自己就死在那里吧!等我死了自会下来陪你。”

高顺闻言,也不说话,躬身拜了张信一下就走了。

张信又转过头来对关靖霸气的说道:“关都尉,我佩服你是条汉子,从山丘那一战开始我就一直佩服你。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要说你是个都尉,我是个只带了一百人的小兵头。可现在实在我的地盘,我不管你是不是都尉,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听我的。我的骑兵你也看到了,我说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现在你安抚好你的郡国兵,服从高顺的指挥。如果有人不听话,那么我就先杀了你。反正大家也会一起死。”

关靖听了张信的话,看了看张信,“将军不必这样狠狠的对着我说这些话,你救了我们,我关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分得清轻重缓急,这些事情不需要将军劳神费力。可是对将军说的是在这一战之后,若是我不死,自会去公孙将军那里告诉这些日子的事情。”

张信静静的看着关靖离去的背影,“子龙,这人也是一条汉子。”

赵云点了点头。张信沉默了一阵,突然厉声喝道:

“子龙,聚集所有的‘白马义从’,告诉他们吃好,喝好,休息好。就是我死了,没我的吩咐,任何人也不能参与防守,若是不听将令,乌桓人不杀他们,公则的刀也是利着呢!告诉他们不要心急,这一战我们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公则,开始这一段时间就靠你和高顺他们了。”

“公子安心休息,一切事情都有郭图。”郭图闻言笑了一下,微微眯着的眼睛抖动着阴冷的寒光。

“对了,不要把事情告诉曹性,他的伤太重了,我不想让他在出战。”张信忽然又说了一句。

………………………………………………

乌桓营地,张纯焦急的走来走去,丘力居则和张举喝着马奶酒,一人手里搂着个抢来的女子。

“张纯,你转来转去干什么,转的我头都晕了。快坐下来,和我喝喝这马奶酒。我们乌桓的马奶酒可不像你们的酒那样没劲。等你立国了,夺取了汉人的江山怕是也看不上我这里的马奶酒了。不过说实话,你们汉人的女人可比我们的马奶酒都要烈啊!”

“可汗”张纯拱了拱手“现在这几百汉兵,死死的把住了野羊沟,封了我们的退路,虽说是得了右北平,可却没有了退路。若是公孙瓒得了消息,从后面抄过来,我们可就危险了啊!”

丘力居笑笑,轻蔑的说道:“张纯,我看你是杞人忧天了,且不说公孙瓒不一定得到消息,就是得到了又能拿我们怎么样?‘白马义从’可只有三千,咱们这里的骑兵就有三万,等我喝完酒,就指挥儿郎们冲锋。等到拿下了野羊沟,回头在收拾公孙瓒。他公孙瓒以为鲜卑人怕他,可咱们乌桓勇士可不怕他。”

喝了一口酒,“你要是不放心,我现在就让人进攻。”

“那就请可汗速速传令。”张纯急道。

“来人,传令贪至王带本组勇士一万进攻野羊沟。天黑以后,我要在野羊沟喝马奶酒。”

乌桓营地的前方正是贪至王带的一万族人,听完传令兵的话后,苦笑一阵,

一万勇士,他那里还有一万勇士?自己来时带的一万族人,现在也就九千多一点。本以为这次出来会和以前那样抢些汉人的女人和钱物,没想到会在右北平折上一阵,又遇上那白发恶魔…

这死的可都是自己的族人啊!不是死的丘力居的人,他的族人死了,丘力居可不会心疼半分。可没办法,谁让丘力居是可汗呢,形式比人强啊!

贪至王跨上战马,大刀抽出,“勇士们,随我杀。汉人都是两脚羊,随我杀羊去。”

一个骑兵拿出牛角吹了起来。

呜…呜…

乌桓骑兵动了,就像一阵黑色的浪涛拍向野羊沟。

高顺看着乌桓骑兵,轻蔑的吐了口唾沫。“传令盾牌手先上,十人一队。巨锤手二队,长矛手三队,弓箭手四队。给我死死的卡出大道。”

乌桓骑兵转眼就杀了过来,先和盾牌手杰接触的骑兵,咚的一声撞在了盾牌上,骑兵正要挥刀砍死盾牌手,巨锤手挥起大锤砸在战马的头上,那战马顿时头骨破裂摔倒在地,马上的乌桓骑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随后赶来的乌桓骑兵踩死马下,化作一滩肉泥。长矛手看准机会,瞅着盾牌的空隙就扎了过去,也不管刺着的是战马,还是骑兵。反正每次收回长矛总是血红血红的。弓箭手也不用瞄准,乌桓骑兵一人跟着一人在狭窄的大道上混成一堆,只要射出羽箭总能射到人。不一会就在盾牌下面躺倒了一大堆的死尸。

贪至王看了看,恼怒的挥了挥手中大刀。“传令,前方骑兵十人一队,冲阵。

贪至王一声令下,乌桓骑兵赶忙便队,十人一队,连绵不断地冲向高顺的阵型。那乌桓骑兵也极为玩命,在马上发出呼呼的怪叫,虽然被羽箭射下几人,其余人看也不看,等到了盾阵五六米远时飞身跃进盾阵,战马也依然毫无顾忌的冲向盾阵,眨眼间盾破、人亡。后面的骑兵接着跟进,依然向前面一样的冲向盾阵。高顺看着盾阵支离破碎,抽出大刀喝道:“第二队不要管前一队的死活,给我继续上。”

高顺也是不在乎,右北平郡的溃兵在郭图的聚集下有五六百人,够他消耗一阵子了。

有两三个郡国兵看着前面一队死的惨烈,犹豫着不敢上前,高顺也不答话,大刀挥起,斩下两个头颅,喝道:“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

众人看着血淋淋的头颅,抓兵刃就向着乌桓骑兵冲去。

贪至王看着,轻蔑的笑了笑“传令,待得盾破,全军压上。”

乌桓骑兵顿时呼呼连叫,疯狂的向上冲去。盾牌一面面的破裂,第二队的阵型转眼间也已经破碎。乌桓骑兵看准机会,摇着马刀就冲了过来。汉兵则慢慢的向后退着。

高顺怒了,举着大刀喝道:“第三队,跟我上。”

…………………………………………………………………………………..

一队骑兵疯狂的向前奔跑,清一色的铁枪白马,奔跑起来,极有气势。

“二弟,向朝廷上的奏章递上去了没有?”公孙瓒擦擦头上的汗水大声呼喝“都给我加快速度,快!”

“大哥,咱们用赶的这么急吗?哦!我已经让刘先生写好了,可能现在已经送到刘虞那里了吧!”

“哼!你知道什么,杂货那个信的那个人说张信会尽量把乌桓人堵在野羊沟,咱们只要赶得上,说不定会生擒了张纯。你以为一个小小的县令就能满足我吗?”公孙瓒笑笑,他有大志,男人大丈夫,就要过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日子。

“传令下去,给我在加快速度,不要丢‘白马义从’的脸面。”公孙瓒急喝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