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 ◎第一卷 第7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6.html


7——拒婚。

“你个逆子,婚姻大事,媒妁之言,历来都是父母做主,由不得你放肆……”

“你今天犯下的所做所为,以后让我怎么在云家面前抬得起脸来,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领情也好,不同意也吧!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这些天你好自为之吧!……”

……

从云家提亲回来,姐夫就把我半途逃脱的事原原本本地道了出来,父亲听了气得大发雷霆,数番的指责或漫骂,都难消他对我的心头之恨。

我红着脸低着头,规规矩矩的跪在父亲面前,半天不敢吭声。

小时候,我做了错事,也这样跪在父亲面前,唯一不同的是,现在我已学会了收藏眼泪。过去的那些年,我是多么盼望自己快快长大,好不再受父母的严厉管束,然后开心的去做自己喜欢的每一件事。可时到至今,我依然要听从父母之命,接受那份我认为永远不会幸福的婚姻。

护卫父亲多年的武将下九天,说过这样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难道这就是父亲要我浅尝的生活真理吗?还是做人必要毕备的应有素质?

父亲每说一句厉声的话,母亲都要皱一下眉头,心痛的眼神里闪烁着一副过来人欲言又止的神情。直到父亲拂袖离去,母亲才缓缓走过来向我问道:“梦儿,昨天我们不是说得好好的,今天怎么又反悔了呢!”

“母亲大人,我原本以为提亲的对象是云家二小姐云韵,那知道却是云家大小姐云晴啊!”我原原本本把委屈说给母亲听,这次提亲我真的很不满,而且彻底的很失望,最重要的一点,云晴乃是金大元所迷恋,娶了她实有夺人之爱嫌疑,这事我怎能做的?

“历来姻缘当然是老大为先行,那有小的先嫁之礼,哎……,真是冤孽啊,云晴生得这么天姿绝色,你却偏偏不喜欢,人家可是对你一见钟情的,辜负了她,那我家……”母亲叹了一口气,说不下话了。

都怪那该死的金大元,要是他不带我去歌房,要不然云晴也不会爱上我。这次祸可惹大了,我该怎么办啊!

“母亲大人!你也不看看孩儿都多大了,再说强扭的瓜不甜,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我应该有自己的主见,选择自己所喜爱的人。”我用后现代的方式诉说给母亲听。

“为娘也是过来人了,本来你的婚姻大事,我们是不应该阻挠你,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的臭脾气,说一不二。”母亲说的有点自不量力。

“难道为了他的面子,宁肯忍心让孩儿一辈子活在阴影的世界里?”我禁不住问道。

“梦儿长大了,娘也该把一些事和你说清楚了,你爹这么多年在朝为官,每天对国家大事日里万机,还要对朝中的交际圈处心积虑的谨慎,这些年太师吕锦鸿处处为难你爹,想法子的把你爹赶出朝政,你爹要你和云家结亲,为的也是你的未来啊!”母亲总有太多的话题来开导我。

“那爹可以告老还乡啊,我们有的是钱财,那样我们可以活得更快乐。”

“人生在世,那像你说的这么轻松,你爹若是他朝一日告老还乡,那苦日子是有的我们过了,要是别人心存不良,甚至还会招来杀身之祸。”母亲说得我怕怕的。

“可是娘……,我真的……真的不喜欢云晴……”

“好了,好了,为娘今天累了,你也别推辞了,就应了你爹吧!时间久了,和谁不都是过日子,你若真不喜欢云晴,那你以后可以纳个自己喜欢的妾。”我的执着让母亲有点不可耐烦了。

“母亲大人,难道我要重走父亲那条路吗?你难道忘了起初大娘对你的嫉妒和怨恨了吗?”这番话到了嘴边,我还是压了回去。

母亲在身前为我受了太多的委屈,我不能再用偏激的话语伤害她,烦恼的事只好再商议了。哎,难道我真的要和云晴过一辈子无爱婚姻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