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初剪辫运动中的辫子故事

对潇潇暮雨 收藏 7 5869

如同清初的剃发令一样,清末民初的剪发令一样风起云涌,一样有人支持有人抵制,——有人一百个乐意地剪掉了辫子,有人宣称“吾头可断,辫不可剪”。清末民初狂飙突起的剪辫运动中,有着一个个鲜为人知的辫子的故事。

清朝为国人规定的统一的结辫式发型在中国流行了二百多年。民国以后,这种官定的强制习俗在十余年的时间里才被彻底改变。


清朝入关后,顺治二年(1645年),清军进入南京,多尔衮改变剃发与否“听其自便”的政策,命礼部向全国发布“剃发令”。“今者天下一家,君犹父也,父子一体,岂容违异,自今以后,京师内外,限旬日,直隶各省地方自部文到后,亦限旬日,尽令剃发,遵依者,为吾国之民,迟疑者,为逆命之寇。”

自此,便开始了剃发、留辫运动,以及中国男人二百多年的Q字发型史。

延至1840年,人们对Q字发型,经历了由抗拒到被迫接受,然后麻木,最后不再将其视作蛮夷之俗,而将其看作天朝大国之俗的过程。林则徐在澳门看到洋人的装束打扮时,曾鄙夷地说道:“真夷俗也。”

最早提出革除辫子的是太平天国。与清朝入关相似,太平天国将剪辫,视作是否归从其天国的政治态度,施行了严厉的剪辫、留发运动,其推行过程可以说是留辫不留头,留头不留辫。但是太平军后来被清朝镇压,剪辫子的事情暂时搁置了。

1898年,新加坡华人在报上公开提议剪辫。此举在海外华人社会引起极大震动和争议,赞成者指出辫子的种种不便及不雅之处,反对者则对此忧心忡忡,担心剪辫后会被清政府视作异类,对其归国,以及与清政府驻外机构打交道设置障碍。此次辩论以反对者的胜利结束。直到两年后,即1900年,新加坡华人才开始成批剪辫。此间,孙中山等人所在的同盟会组织,于1895年开始剪辫。

国内最早提出剪辫倡议的是康有为。1898年康有为向光绪提出剪辫、易服的建议,未被光绪接受。

1900年的庚子国变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此后,清政府威信扫地,对各地控制力削弱,地方势力开始坐大。在各地租界以及东北等地,清政府已经不能有效行使主权。大批留学生到日本,甲午战争以后,日本人的自信心突然膨胀,他们把中国人的辫子讥为“豚尾”。一些海外留学生,开始剪辫,与清政府决裂。国内的“湖北学生界”也在1903年提出剪辫、易服的建议。

1903年以后,随着留学生的归国,在清政府控制较弱的南方各省,少量青年学生开始剪辫。清政府建立新军后,为了便于戴军帽,部分士兵也剪去了辫子。为此清政府于1907年5月6日下达命令,严禁学生军人剪辫。一经查出,将予惩处。但此时由于清政府的控制力已经今非昔比,此令并未在各地得到严格执行。清政府无奈,对此只有采取默认态度。

1910年10月3日,作为清朝新政产物的资政院第一届常委会开幕。开会不久,一名叫罗杰的议员便提出了《剪辫易服与世大同》的议案;接着,来自湖南实为革命党人的议员周震麟又提出《剪除辫发改良礼服》的议案,资政院议决时认为“两案之主旨,皆以中国辫装妨碍运动,朝廷整军经武,非剪除辫发,改制冠服,不足以灿新天下之耳目,改除骄奢之习惯”。最后,以大多数议员赞成获得通过。

1911年12月3日,袁世凯剪辫,天津等地巡警出面劝市民剪辫。1911年12月7日,清廷下旨允许自由剪辫,自行剪辫者得到法律保护,因剪辫而遭受的迫害才算告一段落(以后还有袁世凯及张勋复辟)。

1911年起,无辫之人才可以和有辫之人一样自由地出入公共场合,如1911年7月8日《时报》所载《上海之今昔观》中发现:“前三年华人之剪发者尚寥若晨星,今则剧场茗寮之中触目皆是矣。”二十世纪前十年,剪辫的动机主要是把蓄辫看成一种陋习,妨碍身体的卫生与行动,这一点已为舆论所认同。清亡之前,许多政府要员就已剪除发辫,为民国初年遍及全国的剪辫高潮做了铺垫。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开始实行强制剪辫法令,孙中山下剪辫令云:

满虏窃国,易吾冠裳,强行编发之制,悉从腥膻之俗。……今者清廷已覆,民国成功,凡我同胞,允宜涤旧染之污,作新国之民。……凡未去辫者,于令到之日限二十日,一律剪除净尽,有不尊者以违法论。……

命令一下,全国立即掀起一股剪辫热潮,但也有一些守旧分子不愿剪辫,革命党人在街上看到之后,便上前拦住,强行施剪,剪完之后,方许离去。

民国政府发布的“剪发令”同清初顺治帝发布的“剃发令”(蓄辫)一样受到了一些守旧者(包括汉人)的抵制。老北京人一时传唱:“袁世凯瞎胡闹,一街和尚没有庙。”这里说的“和尚”是指剪去发辫,剃了光头的人。甚至有的守旧之士,力竭声嘶求饶发者有之,哀号痛哭谓无颜归家者有之。

因此,各地抵制剪辫事件时有发生。甚至在上海这样最开化的城市,依然是“沪上光复已两月有余,辫子仍未除净,而各界同胞尚有心怀犹豫,踌躇不剪者,是满贼之丑俗犹存,民国之声威有损”。在偏僻地方,抵制事件更是多见。在此局面下,一些激进学生和军人走上街头,强行剪去行人发辫,多有争斗流血事件发生。

据《申报》1912年2月19日报道,湖南湘潭县城“剪辫者已十居其九,闻有一二未剪者不过顽固之乡愚”,有“一挑水夫尚垂发辫,该兵士迫令剪去”,结果发生争吵推拉,挑水夫受伤致死。

老舍写的《我这一辈子》中说巡警给行人强行剪辫后,晚上走到背静胡同里,却挨了突如其来的一砖头,被打瞎了眼睛而无处申冤。后来,民国政府又想出了新策略,在庙会、集市上搭棚设“点儿”,预备菜饭粥茶,见未剪发的便扭进棚内,强行剪去辫发。这时便有地方官员长揖恭维道:“您剪发辫啦,大吉大利!请您棚里用饭吧!”有的赌气愤然而去,有的一边捧着碗吃饭,一边哭辫子。最后还要求将辫子捡回去,说是留着死后入殓时好放进棺材里,落个“整尸首”。但尽管官方有千条妙计,百姓们却有一定之规。有的宁可不出门,也拒不剪辫。

1914年6月23日,北京政府内务院又颁布《劝诫剪发规程六条》,规定,凡政府官员、职员不剪发者停止其职务;凡车马夫役不剪发者,禁止营业;凡商民未剪发者由警厅劝令剪除;凡政府官员的家属、仆役未剪发者,其官员要负劝诫之责。

京、沪等地再度兴起剪辫子风气,在这股剪辫子的热潮中,绝大多数国民陆续剪掉了辫子。但也有人抵制剪辫子,甚至宣称“吾头可断,辫不可剪”。

1917年张勋复辟时,北京城内百姓纷纷四处寻觅假辫,便是一个有趣的插曲。

辫子虽然已经剪去了,但是此中政策多有强迫之举,为部分百姓所不满。北伐时期山东民间反张宗昌暴政的民谣,就把剪辫子也列为张的苛政之一。张氏固与民初山东的强迫剪辫无关,这是另一事;但这民谣说明老百姓不仅未把剪辫算成德政,反视为苛政,十几年后犹有余愤,盖其多少给一般人民造成了不便也。

1922年7月溥仪率先自己剪掉了蓄了多年的辫子,后来,人们听说小皇上溥仪在英文老师庄士敦的劝诱下剪了辫子,顿时,紫金城里的千把条辫子也都剪掉了。

但是辫子的故事似乎尚未终结。

1927年国学大师王国维还拖着一条辫子投湖自杀。

当年的《申报》统计,北京尚有男辫四千多条。1928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还下过《禁蓄发辫条例》。

〖相关链接〗“风起云涌”的剪辫运动

慈禧死后,军咨大臣载涛、筹办海军大臣载洵、陆军部尚书荫昌、民政部尚书肃亲王善耆、外务部尚书邹嘉来、度支部尚书载泽、法部尚书戴鸿慈等,在朝廷中形成赞同剪辫的强劲之势。特别是载涛,于1910年秋开始纵容京城禁卫军剪辫。

1910年10月3日至1911年1月11日召开的资政院第一届常会通过了《剪辫易服与世大同》与《剪除辫发改良礼服》两个议案。民间剪辫者“一时风起云涌,大有不可遏制之势”。

广东:在资政院尚未议决剪辫易服案之前,已成立“华服剪发会”,决定于1910年12月31日全体会员剪辫。

京津:1910年11月23日,天津广帮商人首先剪发,其后“工商学界实行者几于无日无之”。12月初,“京师学界剪发之事刻已盛行”,至年底,“京津各界之剪发者不下数千人”。

东三省:龙兴之地奉天也出现剪辫运动。至12月中旬,黑龙江“商、学、军、警各界稍知时务者,均相率剪剃”。

上海:1911年1月15日,由前刑部侍郎,出使美、秘、墨、古大臣伍廷芳发起,上海各界四万余人在张园举行规模空前的剪辫大会。伍廷芳因故未到场,特致函云:“侍郎发辫,已于昨晨在寓所剪去。”会场“中设高台,旁列义务剪发处,理发匠十数人操刀待割”,“但闻拍掌声、叫好声、剪刀声、光头人相互道贺声”,当场剪辫者千余人。

香港:受内地影响,香港六名八十岁以上老翁(人称“香港六老”)出面提倡剪辫,至1911 年2月,“香港剪发之华人竟达一万一千之谱”。

军队:继陆军多已剪辫之后,1911年4月,应邀参加英王乔治五世加冕庆典的清海军巡洋舰“海圻”号,在万里远航中,统领程璧光以“长发污衣藏垢,既不卫生,又有碍动作,尤以误害海军军人为甚,故实无保留之价值”,一声令下,三百多名海军官兵一齐剪辫。

官员:1911年12月13日,身为内阁大臣的袁世凯,哈哈大笑着剪掉了辫子。以此为倡导,京官陆续剪辫,并影响到地方官员。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