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共产党女婿陆久之

幽燕客 收藏 2 821

陆久之出身于浙江官僚家庭。父亲陆翰,曾任孙传芳的军法处长。1927年,经蔡叔厚介绍,陆久之加入中共地下组织。1930年至1933年留学日本,抗战时期利用公开身份搜集日伪情报。日本投降后,被汤恩伯委任为“第3方面军少将参议”。 陆久之是经过汤恩伯的秘书长胡静如的如夫人的介绍,认识了蒋介石和他的第三位夫人陈洁如的养女蒋瑶光,而成了蒋介石的乘龙快婿。原来,蒋介石除了有儿子经国、纬国外,确实还有一个女儿叫蒋瑶光。蒋介石和陈洁如是1920年在上海结识的。结婚后,陈一直没有生育。在黄埔军校期间,一次,廖仲恺的夫人何香凝去参观广州平民医院,得知一位华侨家属接连生了多胎女孩后,想要一个儿子,结果生下来的还是个女孩。她要求医院将这个女孩送给人家抚养。何看到这个女孩的眼睛很大、很有神,圆圆的脸蛋特别惹人喜欢,就叫人抱回家里。到家后,正巧陈洁如来玩,她看到这个女婴十分喜爱,抱在怀里左亲右爱舍不得放下。何香凝知道陈洁如很想要个子女,就将女孩送给了陈。蒋介石闻讯后出很高兴,特意将女儿取名为“蓓蓓”,学名叫蒋瑶光。

1928年初,蒋介石同陈洁如离婚.1933年,陈洁如离美返国,寓居于当时上海法租界的“巴黎新村”,她把寄养在外婆家的女儿蒋瑶光领回。从此,母女二人相依为命,过着隐居般的生活,其间,蒋介石对陈洁如母女在生活上仍有照料,曾一次就批给她旧币五万元。 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日军占领了上海。当时,蒋瑶光己长大成人,她不顾母亲的反对,嫁给了一个朝鲜人安某为妻,并生了两个儿子。安某实为日本特务,抗战胜利后,深怕受到中国人的惩罚,抛妻别子逃之夭夭。于是蒋瑶光独自抚养两个儿子,处境十分艰难,生活上全仗母亲陈洁如的接济。 这时,蒋瑶光的好友周安琪,也就是汤恩伯的秘书长胡静如的如夫人,为了帮助蒋瑶光摆脱困境,把她介绍给陆久之。当时,陆正挂着“第3方面军少将参议”的头衔,是国民党的接收大员,拥有最新式汽车和豪华府第,虽年届不惑,仍是风度翩翩。陆久之认识蒋瑶光后,十分同情她的不幸遭遇,加上自己也由于多年的奔波,没有正式成个家,因此两人一拍即合,1946年秋,陆久之与蒋瑶光结婚,成了蒋介石的“驸马爷”。 蒋瑶光的母亲陈洁如对这桩婚事也很满意。因为她当时只知道陆是日本早稻田大学的留学生,又是上海商界很有名望的人物,在军界也有少将头衔,特别是与陆久之见面后,看到他神态潇洒,举止大方,谈吐温文尔雅,就答应将爱女许配给他。陆久之后来曾说,他之所以与蒋瑶光结合,并不是因为她是蒋介石的女儿,而是看中她温柔而又坚强的性格,秀丽而又端庄的容貌,真挚而又重情的为人。两人尽管相差二十多岁,婚后生活仍然十分和谐。

陆久之后来不承认他是蒋家的皇亲国戚,也是言之有理的。因为陆蒋结合之时,蒋陈之间已经脱离了关系。 蒋介石的大公子蒋经国从苏联回国那年,以及抗战胜利后到上海去,曾多次到巴黎新村看望他惦记着的上海姆妈.因此,国民党内的一些高层人士,也逐渐知道了蒋委员长的第三夫人隐居在上海。这样,当陆久之和蒋瑶光结合的消息传出后,他们也视陆为委员长的“驸马爷”,见到陆时,自然恭而敬之。 照说,陆久之完全可以依仗此段姻缘去认一认蒋总统这位“老丈人”,为自己谋取高官厚禄。然而他没有穿这件“黄马褂”,在国民党统治中华时,他从没有夸耀自己是“蒋委员长的女婿”。

在中国新闻史上有过一份出版仅11个月的日文报《改造日报》,由于其背景特殊,读者对象特殊,曾经有过轰动举措,后遭冈村宁次、麦克阿瑟的抗议而终止,它正是陆久之创办的。其时正值日本投降,陆久之突然萌生念头,他想办一份专门针对这些日俘的报纸,帮助他们了解时事,稳定情绪,以便于管理。早年陆久之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时曾受聘为上海《申报》驻东京特派记者,以后在孤岛亦办过《华美晨报》,故对办报有一定经验。其实陆久之还有一个特殊身份,即中共秘密党员。他在上海的联系人为刘少文。其实,陆久之办报还有一个真实想法,即对这些战俘宣传和平,消除弥漫其间的军国主义魔影。 这天,经过中共地下党组织同意后,陆久之来到汤恩伯的官邸。汤立刻同意,又商定报名为《改造日报》。

有尚方宝剑在手,陆久之即大刀阔斧,招兵买马,在上海哈尔滨路1号的五层楼大厦挂出了报社牌子。他自任社长,聘原《华美晨报》总经理金学成出任《改造日报》总经理。陆久之特请汤恩伯出任董事长,以作挡箭牌。中共地下党组织通过刘少文传达了办报方针,“要在反对美国扶植日本军国主义,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事业上多发表言论;对日本问题要依照《波茨坦公告》精神做文章;对国内问题则要根据国共和谈原则进行宣传。” 《改造日报》终于问世,很快便在日俘、日侨中产生影响。其中大量的国际国内信息来自电台收到的东京、大阪、神户报纸。由于《改造日报》有大量反法西斯主义、促进军国主义者反省的内容,故客观上成了国民党出钱,宣传共产党主张的报纸。不久,《改造日报》言论激烈,带有共产党色彩的议论传到汤恩伯耳中。汤恩伯不以为然,只是嘱陆久之警惕,不要为共产党所利用。不久,郭沫若的文章在《改造日报》刊登。继之,又有茅盾、夏衍、田汉、翦伯赞、于伶等左翼文化人的文章发表,同时还有日本进步人士内心完造、山林秀雄等人的政论。此后,《改造日报》又举办了两个影响较大的活动,其一为召开日本问题座谈会,应邀到会的有郭沫若、于伶、田汉、茅盾、叶圣陶等;其二受夏衍、于伶的委任,组织一次游园会,参加者均为上海左翼文化人。两项活动均在《改造日报》发出消息和照片。由于锋芒太露,《改造日报》遭到国民党和日本战犯中顽固派的攻击。对《改造日报》的议论,汤恩伯亦时有所闻。

一天,汤恩伯赴首都开国防会议,不料刚抵南京,国防部长何应钦就连交给他两份抗议《改造日报》信原件,一份是日本战犯冈村宁次递交的抗议信.第二份抗议信则来自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麦克阿瑟十分恼火。他声称中国有个间谍机构在东京,泄露盟军机密。要求何应钦立刻予以调查,并取缔《改造日报》和改造通讯社。

汤恩伯身为《改造日报》董事长,自感有失察之过,在何应钦面前颇为尴尬。不料,又有国民党宣传部长彭学沛、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头目方治等先后向汤恩伯指控《改造日报》打着国民党招牌,为共产党宣传。汤恩伯为此怒火中烧,即刻派秘书赴上海用军用飞机将陆久之带到南京。见到陆久之,汤恩伯便将两份抗议信掷给他看,并且指桑骂槐道:“金学成胆大妄为,竟敢花国府的钱为共产党作传声筒,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真想枪毙他。”陆久之见事已至此,不便多言,惟有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拉,称报纸的出发点是好的,没料到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陆久之自忖自己的特殊身份,谅汤恩伯也不会将他怎样。不料,数日后汤恩伯返回上海,立刻撤去陆久之、金学成《改造日报》社长、总经理职,同时宣布将《改造日报》改为改造出版社,《改造日报》由此停刊。

因为《改造日报》涉及了共产党的问题,陆久之被中统秘密逮捕,关押在陈果夫的别墅.后经蒋瑶光和母亲陈洁如连续找到蒋介石哭闹,蒋亦同情陈氏母女,.无奈之下放了陆久之.这件家丑在当时也闹的沸沸扬扬.

1948年陆久之利用特殊身份搞到上海防御工事图。1949年5月,解放军进攻上海前夕,他对汤恩伯进行策反失败.因为身份特殊,汤只能把他送出上海了事.1950年4月,又受中共地下党派遣,只身东渡日本,策反国民党驻日军事代表团。“文GE”中陆又遭到批斗,后终得平反。1983年赴香港探视蒋瑶光,现寓居上海。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