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一 序章 3 人肉炸弹

xinyu4520 收藏 14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3

“慢走,慢走。”这样的一场婚礼在酒杯的破碎声中收场了。陈剑启在河田美惠子的搀扶下,将亲朋好友一一的送上车。今天陈剑启喝的有些多了,被河田美惠子搀扶着的情况下,依然身体还是在不停的摇晃。“陈君,你喝多了。”河田美惠子小声的说。“没有,没有。别管我。”

陈启南正站在门口,就今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向多少有些懊恼的河田信进行解释,因为婚宴上突然的一幕,让河田信请来的一些日本朋友和商人感到了懊恼,河田信作为一名日本人,尽管多么的喜爱中国,多么的了解中国,即便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一个中国人,但是骨子里还是有着大和民族的那种民族感的。作为一种民族感情,世界上的所有民族都有对自己民族的骄傲感,自豪感,认同感。我们的中华民族就是如此,几千年的文明史,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有着强烈的自豪感和荣誉感。虽然在历史上经历了很多屈辱,但是终究我们的中华民族还是站起来了。

“没有,没有,别管我。”陈启南一皱眉,低声道:“胡闹!”撇下还有话要说的河田信,向陈剑启那边走过去。河田信看了看,也跟过去了。“胡闹!”陈启南低喝一声,一个招手,在旁边蹿出了两个身手敏捷的人,替下了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的河田美惠子,一左一右架住了陈剑启。被架住的陈剑启,还是那么的不老实,想要挣脱开束缚。“闹够了没有!”陈启南又是一声大喝。听到父亲暴怒的声音,陈剑启这才老实了下来。

“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拉回去,这个混小子净给老子丢人现眼!”两个人应是,架着陈剑启往酒店门口停着的那辆黑色奥迪车走去。河田美惠子则在后面,紧跟着他们追了过去。一辆军车牌照的迷彩jeep停在了陈启南的身边,中尉司机从车上跳下来,打来了后座的车门。

“真是抱歉,我那个儿子,今天有些喝多了,多有不妥之处,请多多包涵吧!希望你不要介意,还要你多多去劝劝你那些日本朋友,毕竟你们日本人确实是做出了那些事情的,既然做了,就不要怕提。不过,我想告诉你,我和我儿子的态度一样,那就是这笔帐早晚得算。”陈启南上车走了,给河田信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不知道他心里到底什么滋味。

“快!快!拦住他!”陈启南的车还没有开出去多远,大门口就是一阵骚动。“怎么回事儿?”河田信向大门口看去,只见酒店的几个保安正在追赶着一个只穿着日本典型的兜裆布的日本人。河田信摇摇头,没想到自己的国人竟然穿成这样,还是在外国,真是不知道羞耻啊。婚宴刚刚结束,参加婚宴的人刚从里面出来,这穿着兜裆布的日本人在后面保安的追赶下,是在人群中左突右闪,引得一些女士是纷纷的尖叫和躲闪。这日本人只顾跑,直直的向一辆黑色的奥迪跑去。与其说是跑,不如说是撞。

“外面怎么吵?”陈剑启眯着眼疑惑的问。坐在旁边一直搂着他的河田美惠子打开了窗户,向外看了看,然后说:“有好多人都在乱跑,很乱。先生,我们走吧。”后面的这句话是对司机说的。司机答应了一声,然后打着了火,刚起步,还没有开远,就踩下了刹车,让车上的所有人都狠狠的颠了一下。“怎么了?”河田美惠子问。在副驾驶坐着的人回过头来:“我们走不了了,刚才一个人突然窜到车前,好像给他撞到了。”说完,那人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很快,他又回来了:“是名日本人,只穿着一块兜裆布。”几个气喘吁吁的保安终于追了过来,很是抱歉的向从副驾驶座上下去的那个人一个劲的道歉。不过,既然撞到人了,那只有打电话报警了。就在周围的人一片忙活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那个只穿着兜裆布的日本人。

刚刚开出去的一辆白色本田轿车在路边停了下来,河田信从车上走了下来,作为一个日本人,他感觉到那个只穿着兜裆布的日本人有着些许的不寻常。在他的记忆里,只有日本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会这么做,而且是当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时候。突然,想到这里,他大叫一声不好,拼命的往回跑。本田轿车的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下车,跟着一起跑。只听河田信在跑动中高喊:“那是炸弹!那是炸弹!”可是一切什么都来不及了。

“咦?那个被撞的日本人呢?”保安奇怪的问。钻到车底下的那个只穿着兜裆布的日本露出了狡诈的笑容,拉响了一直藏在兜裆布里面的一枚日式手雷。河田信还没有跑到酒店的大门,只听“轰”的一声。接着就是警报,惨叫。河田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张,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坐在军车里的陈启南问。正在开车的小张,从反光镜里面看了看:“将军,后面发生了爆炸,从声音来分辨,应该是汽车的油箱爆燃导致爆炸。”陈启南摇摇头,他在这声音里听出了两种不同的声音,这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很难分辨。只有真实的参加过战争的人,才能对声音如此的敏感。那声音是……“小张,调头,马上回希尔顿!”陈启南命令道。将军的话毋庸置疑,从最近的路口调头后,这辆军车飞快的向爆炸的那个方向开去。

陈启南乘坐的军车还没有开到希尔顿酒店的门口,就被执行戒严的武警给拦了下来。这么快就戒严了,看来里面发生了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中尉司机下了车将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但是武警坚决的摇头,表示不能放开警戒线。陈启南打开了车门,下了车。武警看到是一个中将后,马上立正向陈启南敬礼,陈启南向武警回礼。随后,他自己掏出了证件递给了执勤的武警。很快,武警就拉开了警戒线。

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全都集中到希尔顿酒店门前的那条道路上,这条道路现在只出不准进。消防员扛着水枪正在向一辆着火的汽车喷射,急救医生正在对躺在地上的伤者进行紧接救治,很多担架被抬上了救护车,一辆救护车开走,很快,又有几辆救护车呼啸着开了进来。陈启南让中尉司机停下车,自己下了车往里走去。在花坛边,一名警察正在搀着一名精神有些恍惚的日本人往外走,正好和陈启南走了个对面。陈启南认出来那个人是河田信,河田信也看到了陈启南。他看着陈启南,激动着说:“他们没了,没了。全都没了。”还想再说什么,就被旁边的警察给带开了。

在花坛边,放着几把担架,在担架上放着几具尸体,尸体上被铺上了一块白布。陈启南已经环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陈剑启的身影,联想起刚才河田信所说的话,心中突然泛起了一些异样的感觉。这感觉是有些害怕。陈启南的身形有些不稳,但是被在一旁跟随的中尉司机扶住了。甩开中尉,陈启南快步向那几具尸体走了过去。

他小心翼翼的掀开尸体上的白布,害怕里面躺着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当他一个个掀开所有的白布后,只是看到了自己的两名战士的尸体,而没有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不过,他记得当时陈剑启和河田美惠子以及两名战士都已经坐进了那辆现在已经被烧焦的奥迪车,难道是他们离开了车,不可能啊。于是,他向那辆烧焦的奥迪车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

消防战士已经将车上的火已经扑灭,几名战士正在清理现场。陈启南走了过去,几名战士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看见是一名将军,赶紧站了起来。陈启南瞅了瞅烧焦的车门,向几名消防战士问:“你们来的时候,你们从车上救出几个人?”几名战士都把目光转向了一名带着三级士官军衔的战士,看来那个人是他们的班长。“报告首长,我们没有从车上救出人,只是在车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已经放到旁边了。”说完,指了指花坛旁边的几把担架。

陈启南没有说话,挥了挥手,几名战士继续清理这辆已经烧焦的车。中尉司机快步走到陈启南的身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陈启南点点头,快步走进了希尔顿酒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