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二章 踏进男人的地狱

bloodamoon 收藏 18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时间过得真快,十一月了。南方的冬天,绿色依然。冬天不会很冷,夏天也不会太热,这是热带海洋气候的好处。在这个南方海边小镇将近两年的时间里,绿色是这里永远的主体,除了春天就是夏天然后还是春天,我几乎忘记了秋天和冬天。 年终实弹演习,年年老一套。我们连队的任务很简单,依托工事防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时间过得真快,十一月了。南方的冬天,绿色依然。冬天不会很冷,夏天也不会太热,这是热带海洋气候的好处。在这个南方海边小镇将近两年的时间里,绿色是这里永远的主体,除了春天就是夏天然后还是春天,我几乎忘记了秋天和冬天。

年终实弹演习,年年老一套。我们连队的任务很简单,依托工事防守,滩头反冲击。作为机枪手的我和老蔫,有两个任务。一是在依托工事防守阶段,我和老蔫负责火力压制;二是在滩头反冲击时阵地前移至滩头阵地负责火力支援,清除溃退之敌。

今天温度稍微低了点,海风吹得我有点哆嗦。

遥想第一年实弹演习,我那时还有点紧张,更多的是激动。尽管敌人是假想出来,可心跳起码上了150。战争,战斗,英雄辈出……

现在的我,还激动个屁,空包弹我打够了。只是觉得枪口的火舌喷得“呼呼”的,很过瘾。

我过了把瘾,突然身子往后一倒,嘴里“啊”的一声,双手抱住胸口。

“老蔫……,老……蔫,我不——不行了!兄弟——”我强忍住笑,满脸痛苦的模样。

老蔫,慢慢腾腾跑到机枪主射手位置,扣起了扳机。机枪又响了起来。机枪声里,夹杂着老蔫的骂声。

“梁子,别一惊一乍的,得,别叽喂了,没问题,你老爹老娘兄弟替你照顾,你那如花似玉的媳妇兄弟也帮你照顾了啊!嘿嘿”

“妈的,老蔫都学会“YY”,唉——,世道不古啊——哈哈”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起来从老蔫口袋里掏出烟,点了两根,一根我抽,另一根按在老蔫嘴上,顺带在老蔫脸上摸了一把。老蔫急了,用牙咬着烟追着烫我的手,嘴里咕哝着。

我逗他一下,赶紧蹲在旁边替他供弹。85式班用机枪采用弹链式供弹,很容易卡弹,我捋着弹链,老蔫“突突”着。

这时,我身上的班用电台传来排长“老古”的命令,“机枪手,现登陆抢滩之敌已被我连击退,正往海滩溃退。接上级命令,我排负责追击压制敌溃散之敌。——机枪阵地前移,负责火力压制!”

“老古”就是“老古”!排长名字叫江东彬,石家庄陆军学院步兵分队指挥专业出身。精通各种轻武器使用及步兵战术,却有些死板。尤其平时训练中,在各种战术运用上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平时不抽烟、不喝酒,喜欢看各种军事战史,经常在各种军事杂志上发表军事文章。人很好,就是“教条”!私下来,兄弟们给排长起了个绰号“老古”。

我赶紧拿起电台送话器回复,“排大,机枪手收到!——机枪阵地前移,负责火力压制!”

说完,我收起班用电台,抱起机枪,老蔫赶紧收拾好弹药,一前一后冲出掩体,往海滩冲去。


中午,饭堂。班长钟贤明喊住我,叫我吃完饭去指导员房间,说有事找我。

我心里一惊,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我是一个两头都不冒尖的兵,训练成绩一般,但从不违反纪律,不管干什么我总是处于中间位置。平时就像自己给自己的评语:我是被连队遗忘的角落的一粒灰尘。

指导员找我?我不知道啥事,也不愿意去想。反正再有几十天我就得脱下军装,回到我亲爱的、敬爱的家乡了,管他呢!

打定主意,我匆匆扒拉几口,便把碗筷简单清洗一下,急忙向指导员房间跑去。

连队只有一栋宿舍楼,四层。不大,但绝对够住。原先100多人住地房子,现在90余人住,能不够住吗?其他人哪里去了?废话,当然是裁掉了,我们连队可是大功连队,绝对不会有人开小差、当逃兵的。

指导员经常说,十三连的人打仗从来都是死战、战死,从建连至今没有过一个孬种!后退都没有过,从来都是百战百胜,无一败例。

饭堂就在连队宿舍楼后面,是一栋面积比较大的平房,餐厅和炊事班连在一起。

指导员和连长的房间都在一楼,中间连着连部,说是有利于办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住房大都是这个模样。连队4个排,以班为单位住宿。一排、二排住在一楼,三排和炮排住在二楼,连部卫生员、通信班、狙击手班都住在三楼,四楼是俱乐部、会议室和电脑室及娱乐室、学习室。副连长和副指导员分别住在三楼、二楼。

一路小跑,到了指导员们口,我赶紧立正,大声喊道,“报告!”

指导员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书,听到我报告,赶紧招呼我进去。连长也在,抽着烟,腿翘到指导员的桌子上。望着我进去,连长微笑着看着我,手指着他身边的另一把椅子说道:

“梁子,来来,坐。”

我有点紧张,不敢坐。平时我很少有福气到连长、指导员房间来,偶尔来一次,也是连首长叫我来才来。毕竟,平时我不显山露水的,他们也不可能特别注意到我。

现在住房条件好了,军官房间都是一室一厅了。不过,所谓的一室一厅,也是以前老房子隔的,靠门的半间放着一张办公桌,一个书柜、三把椅子,叫办公区。后面的半间,一张床、一个衣柜,就是卧室。可能上级主管部门也在努力实现部队住宿和地方接轨,实现“一室一厅一卫”的住宿标准,硬是在整栋楼的后面加了一截拓展空间,弄了个卫生间。从后面一看,整栋宿舍楼从一楼到三楼多了一截,像人的屁股,有点不太雅。

指导员桌子上还放着一个苹果,中午的水果。

我被连长硬摁在椅子里,连长有点不高兴的骂道,“你小子,紧张个屁,叫你坐就坐,都当了两年兵了,还给我装女人呐!熊样!”

我赶紧坐直身子,按照要领调整好坐姿,上身挺直,两手扶在膝盖上,目视前方。

前方正是指导员的那张国字脸。指导员真帅!我心里想。我努力想从指导员脸上寻找点什么,可遗憾的是那张帅得可以堪比周润发、嫉妒死黎明的脸上,全是平静的表情。

说实话,指导员身上书生气息很浓,脾气也好,人长得够帅!听说还是南京政院的研究生,懂得非常多。平时上教育课,我们都感觉时间短,不是一般的了得。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还加上世界格局、经济娱乐,还有什么我就弄不清楚了。用我们部队的话说,就是地上跑的、天上飞的,全知道。

最让兄弟们嫉妒的要命的不是他那张帅呆酷毙了的脸及180公分的标准身材,而是他比我大不了几岁!唉,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李栋梁,别紧张!老石——,唉,你那臭脾气!”指导员打断了我的神游。

“有个事找你过来——”指导员话说得有点严肃,我赶紧站起来,准备接受任务。

指导员双手虚按了一下示意我坐下。

“是这样的,李栋梁。你上次和我说你家庭比较困难,我考虑了一下,可以对你适当照顾一下。再说你也是山区的,应该照顾一下。”

我愣了一下,好像有这么个事,今年年初指导员找我谈心,我是老实人,问啥我就说啥。我家在大山里,经济条件能好到哪里去?

不过我家庭也不算特别穷吧,哥哥姐姐都成家立业了,父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负担。关键父亲会点编织竹制品的手艺,哥哥在镇上开了一个做铝合金门窗的店铺,家里还能过得去。

今天指导员、连长两位老大,一起找我,能有什么事呢?

我思索着,指导员接着说什么我也没听进去。

突然脑袋灵光一闪,我有点明白了。可能是让我转士官去无名岛。

我霎时愣住了,去无名岛?去那里?我脑袋有点短路……


果然,指导员和连长让我考虑一下转士官的事情,接着就直接告诉我,转了士官要去无名岛去看护灯塔。

后来,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脑子有点当机,无名岛三个字在我脑袋撞来撞去,让我发蒙。

无名岛的传说,英雄的摇篮,男人的地狱!我心里只骂娘,娘的,为什么英雄非要在地狱里产生啊?

“无名岛”和“转士官”好像没有什么太多的联系!再说,我又不是表现特别好啊?

再说,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不管怎样,我心里很乱!转士官是我一直的梦想,什么原因使我这么热爱这身军装?不知道!可无名岛那个神奇的地方却又让我不敢思考。

一个被连队遗忘的我,现在受到连队两位老大的“接见”,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次。

指导员说,“你考虑一下再说,毕竟到无名岛守灯塔不是去旅游,也不是去演习。”

连长又冲我吼了一嗓子:

“你们这帮80年代后的小兔崽子,去磨炼一下也好!一个个蜜罐子里泡大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花朵了?现在的兵,一点觉悟都没有,还没打仗呢!”

我后来才知道连长为何冲我发牢骚,因为我是他们接见的第13位,前面的兄弟觉悟还不够,都表示家里的对象在等自己回去,不然就吹,如出一辙。老蔫也是这样说的。

其实,我也知道这事连长指导员他们是有私心的,那些连队的“牛人”、“猛人”去守塔在他们眼里是浪费人才,一个都不舍得。

后来我一时脑袋充血,站起来豪气冲天向连队的两位老大表示,要向刘班长学习,去无名岛。为什么?不知道!一时激动吧!

后来的事情,很简单。我成了连长指导员嘴里的一个“人物”,大会小会表扬,很快我成了兄弟们眼中的“国宝”了。大家看我的眼光很复杂,有佩服、有怜悯。

最后经连队支部研究决定给我立三等功一次,提前确定为士官选改苗子。可能连长有点过意不去,就给我连续一个星期的假,早出晚归,为了确保我的安全(怕迷路丢了!),派我班长钟贤明带我出去逛街购物。用连长的话,你们这帮兔崽子不是喜欢看女孩子吗?老子让你看个够,免得留下遗憾。还是连长了解我们!

然后,一个星期后出发前往无名岛,由刘班长先带一个月。

以老带新,这是部队的传统。


一个星期过的太快,转眼到了临走的那一天。

今天,天气不错。

早饭后,连队营院里热闹起来,全连战士排起了长长的两排队伍,从宿舍楼前一直排到营门外。今天就是我出发前往无名岛的日子,全连列队欢送。这事搞大了,我这辈子比别人多了一次被列队迎送的荣耀。一般的情况,新兵来部队列队欢迎,老兵退役走的时候列队欢送,敲锣打鼓放鞭炮。而我则是因无名岛多了一次,这也是我的荣幸吧!

该交待的连长指导员、排长、班长,还有兄弟们都交代了。我收到的礼物装了三个旅行包。内容什么都有,小说、影星照片(老蔫说为了让我别忘了自己还是个男人)、CD光盘、零食,还有很多兄弟悄悄塞到我包里的东西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指导员送我一套小说,连长送我一个小CD播放机,还有排长、班长。

我自己都有点发晕,转变太快了!一个星期前我还是一粒微尘,现在成了一颗宝石!

指导员站在队列面前,眼睛红红的,主持这次欢送仪式。

“同志们,我们今天欢送李栋梁同志前去无名岛,今天这个日子很特别!因为每个上岛的同志都是今天上岛,也是今天欢送。这是咱们连队的传统!——”

指导员停顿了一下,“无名岛是我们连队的老驻地,也是铸就我们大功连队荣誉的地方!在那里我们连队牺牲了481个先辈,那是我们的根!是我们这个连队灵魂的发源地!”

“那里有我们连队战士留下的血和灵魂,那里有我们连队的辉煌历史!这些东西需要有人去守护,去理解!”

“今天,李栋梁主动要求去为连队守护我们连队的辉煌和灵魂的发源地,他就是功臣,就是英雄!谁说和平年代没有英雄?那说明他不懂什么是英雄!”

“冲锋陷阵是英雄!默默无闻、无私奉献也是英雄!伟大来自于平凡,英雄来自于坚毅!”

……

我还在努力理解着指导员的话时,鞭炮响起来了,我该走了!尽管我不是离开连队,但我还是有点伤悲!这里我生活了两年!有我的战友兄弟,还有我的机枪兄弟!还有我经常偷偷瞅的姑娘们!

别了!我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

登船出发,目标无名岛。离港之后,陆地慢慢向后退去,海水的色彩从浑浊逐渐到清晰明亮。

今天天气好,海面平坦的像面镜子,碧海蓝天,一览无余。

指导员和班长一起送我,还带了各种给养,堆满了船舱。今天是我第一次坐船出海。平时训练很少有海上科目,也就是海训的时候下海游泳,平时连队严禁私自下海,否则军法论处。

还好船行驶的很平稳,原先准备的晕船药估计用不上了。我心里有点兴奋,尽管我们驻守在海边,闻惯了海的腥味,可真正坐船到大海里还是第一次。

我们今天乘坐的是小型运输船,载重量30吨左右,速度一直保持在16节左右。这艘船归我们用,却属于海上警备区,船老大也是他们的。他们有个小型基地离我们不远,有10几艘各种各样的小型舰艇。

我跑到船头,俯身看着海面。海水清澈,阳光可以照射到几十米的深度,可以看到各种海鱼蹿来蹿去。偶尔还能看到几朵水母撑着伞盖随波逐流。空中几只洁白的海鸥及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海鸟展翅滑翔,点缀着海空之间碧绿的屏幕。

在无名岛30海里范围内,船老大就把速度放到10节左右,慢慢绕来绕去。随着海面的起伏,不时看到一撮撮暗礁露出狰狞的面孔,龇牙咧嘴,随时准备咬住你不放。

中午时分,我们抵达无名岛,船就泊靠在那个狭窄的海滩。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