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陵园感怀

金语良言 收藏 3 325
导读:烈士陵园感怀

在广西龙州县的一角,有一座肃穆清净之地——龙州县烈士陵园。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怀着对战友当年用生命护卫这片热土的崇敬之情,千里迢迢特意来到了这里看望战友,献上花圈,点燃香烛,敬上我的一份深情。看着高耸云端的纪念碑,望着排列整齐的1000多块墓碑,心情凝重,思绪万千......

亲爱的战友,我来了,我终于来了,我代表参加战斗的战友看望你们来了。是的,30年了,我早该来了,早该在你们倒下伟岸身躯、长眠这块红色土地上的时候,就该来看看你们。但使命难为,当时我的继续为祖国站岗放哨,为保卫祖国边疆的安宁欲血战斗。

30年前,我们肩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告别父母、离别故乡,为了捍卫祖国的尊严,保卫人民的安宁,从龙州布局走上了保家卫国的战场。是我们,用军人的肩膀,扛起了保卫祖国的神圣使命;是我们,用战士的身躯,耸立起边关庄严界碑。枪林弹雨里我们英勇顽强,前赴后继,为了身后的蓝天白云和边关人民的安宁生活,我们不惜绽放出胸前的血色之花,然而凶恶的敌人的子弹既夺取了你们宝贵年轻的生命。你们走了,你们生命的年轮永远定格在青春的时段,你们沸腾的热血永远滋润着脚下这遍红色的土地,你们以不朽的英魂默默守护着这片鸟语花香的乐园。

置身于你们中间,仿佛又回到那硝烟弥漫的战场,岁月抹不去留在我心底的这一永恒的记忆,往事回首清晰如昨天。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曾狂妄叫嚣要“打到南宁过春节”的越寇,把大批衣衫褴褛的华侨驱赶含泪回国,世代居住于此的边民在田间劳作时被敌人枪炮袭扰,祖国的尊严受到严重挑衅,南疆的百姓在惶恐不安中艰难渡过。在边疆人民对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愤恨一天天沉淀积累的时候,一场震惊世界的捍卫祖国尊严,保卫边疆人民安危的自卫还击战打响了,我们义无反顾的走上了硝烟弥漫的战争。

我亲爱的战友,当年我们浴血奋战在战场厮杀,你们把生命献给了祖国,献给了这块热爱土地;在我们群情激昂欢呼胜利时,也为你们的悲壮潸然泪下。心随你们而动,情随你们而生,为共和国的旗帜上有你们血染的风采而倍感自豪,为共和国的土地上你们付出的爱而倍感欣慰。

现在我徘徊在你们中间,回望你们年轻的脸庞,内心深感惭愧、自责,自责当年没能很好的理解年轻生命付出的意义,自责没有很好的保护你们,自责没能领会出你们父母为了胜利这两个沉甸甸的大字所付出的巨大牺牲。

时光流逝,这场战争已经渐渐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出,渐渐忘却了那曾经的激动与感佩,忘却了血与火给我们带来的震撼与升华,忘记了长眠在南疆边境线上年轻的你们。如今,30年过去,人生如梦,当年的青年已是不惑中年,我们青春不再,激情不再,浮躁也早已不再,很多东西都失去了当年,惟独你们挺拔的英姿,甜甜地笑容,在我的心里仍然如此的清晰明亮;如今只要想起当年,就会感慨万千,就会涌出一长串英雄的名字,在我的心里,每一个义无返顾走上保家卫国战场的军人,都是英雄!

静静的,静静的在这排列整齐的宛如是无声的队列中间徘徊,目光所在,看到的是镌刻着姓名,籍贯、部队番号、年龄、牺牲年月、政治面貌、立功情况等简短得不能再简短,却记录着你们辉煌的碑文。一座座墓碑幻化出一个个17岁、18岁、19岁、20岁.....的年轻稚嫩单纯的面庞,我的心,不由的揪疼,轻轻的抚摸着你们的墓碑,就象是在轻轻的抚摸你们的脸庞……

当年,我与你们一样年轻,与你们一样洋溢着革命的英雄主义激情,与你们一样的热血沸腾,如今我已为老人,额头已添许多皱纹;抚摸你们的墓碑,一种父母爱护孩子的情感油然而生,脑海里涌出一个个满怀悲痛与思念的你们的父母那憔悴衰老的身影。每一个烈士的背后,就是一个永远破碎了的家庭。烈士悲壮捐躯保卫祖国,留给父母只能是永远弥补不了的悲伤。生活在和平中的人们,怎么可以忘怀一代南疆军人演绎出的悲壮?怎么可以漠视烈士亲人的艰辛与苦痛?此时的我,比当年更体会出了生命的宝贵,更体会出你们牺牲的意义。没有你们的义无反顾,没有你们的热血抛洒,没有你们的青春奉献,怎能有我们今天的安宁生活。岁月冲淡不掉这段镌刻在人们心底的战争,这是我们这些当年的热血军人的感激。

抚摸着冰冷的墓碑久久驻足,我仿佛看到你们渴盼的眼眸在期盼着什么;我可以欣慰的告诉你们,岁月能封尘远去的故事,但我们活着的战友没有忘记你们,我们时刻在怀念着你们;曾有多少当年的战友,从大江南北,千里迢迢的奔赴南疆来看望你们;我们把战场上凝结的深深战友之情演化为亲情,关爱照料着你们年迈的父母。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并不孤独,你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面对你们,我好惭愧,我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能力有限,但我很想能以自己绵薄之力传递一份敬仰,一份爱戴给你们;很想多一些人来关心你们的亲人,关爱我们伤残的战友;很想唤起更多的人,在每一个泪雨纷飞的清明时节,在每一个秋高气爽的九九重阳节,在每年的2月17日,利用不多的闲暇时分,到陵园来走走,陪陪忠诚守护南疆的烈士英灵,别让你们在异乡太孤独。

亲爱的兄弟,我要走了,但我的心依然与你们在一起,你们已经扎根在我心中,此生不再忘怀。我还会再来,我会让更多的人来,来看看你们,来陪陪你们。你们的精神存在天地间,你们的功勋与青山同在,你们的丰碑与日月同辉,你们永远活在每一个战友的心中。蓦然间,我想起了那些因为路途遥远、经济窘迫,从未来过陵园看望自己孩子的烈士父母,想起活得很艰辛的参战老兵,情不自禁的两眼蓄满泪水。面向烈士墓碑,面向寂静的墓园,心中默默地祈祷:烈士们,我的好兄弟,愿你们的英魂在天有灵,保佑你们的亲人健康长寿吧;保佑我们这些活着走下战场的战友们平平安安吧。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