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上海“罪恶花行动” 正文 第十八章:黄晓河彻底站到了军统特务的一边

王大三 收藏 0 1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徐州方面的同志没有接到欧阳佳慧应该是件很侥幸的事,布好天罗地网的军统徐州站的特务及警备司令部的宪兵也同样扑了个空。


敌我双方同时把此事上报给了上级。


上海地下市委书记郭长涛,马上在第一时间让武工队把消息传递给了云水话剧社的许军小组。

许军马上召集了小组开会。

“欧阳书记去徐州送胶卷的路上被国民党杂牌军保安三旅的人给劫了,现在情况变复杂了。郭书记说我军正找关系和保安三旅接洽,争取花钱疏通余秃子交回欧阳。”


“哦,那应该问题不大吧?”

成山关切的问道。

“很难说,这个秃秃子据说很难对付,不过我们的人也有办法对付他,但关键是现在敌人的军统特务和军部的人也在找余秃子要人,这就奇怪了。”

听到许军这么说,于洁说:“这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你想,欧阳解慧不过是个报社的记者,敌人干吗那么积极的要人啊?这说明欧阳佳慧已经被敌人跟踪监视了,正要逮捕她,却被保安三旅这个陈咬金半道上杀了这么一斧子,所以敌人才着这个急啊。”

许军分析的很在理,于洁和成山也不得不同意他的观点。


于洁说:“也就是说欧阳佳慧已经暴露了。”

“对,她之所以暴露,是因为我们早被谢长林等怀疑了,就是因为她和我们接触才暴露了她自己。”

许军进一步的在推着理。

“恩,明白了,谢长林的怀疑加上我们内部可能出了内鬼,才使得欧阳记者被跟踪了。”

成山一下恍然大悟,说了出来。


“对,欧阳去苏北是极为保密的事,连我们都不清楚,敌人怎么知道的?一定有内鬼。还有,和欧阳一道执行任务的那个满财宝十有八九已经叛变了。徐州方面去车站接站的同志看到他和军统特务一起走的,没绑没铐,这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那我们怎么办那?郭书记有指示吗?”

于洁想知道上级党组织的安排。


“有。假如满财宝叛变,谢长林应该已经知道咱们是地下党的人了,本来他一定是预备抓到欧阳佳慧后,就来对付我们。可是保安三旅的半道劫持让他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他会转过来先对付我们的。所以,我们暴露的同志都要及时转移走。首先就是先把女同志转移走,也就是你,于洁同志。你一会借故上街,会有特务跟踪你的,不过你别管,径直去南湾公园,在公园里的假山那里,武工队的九队长会派人接应你。”

许军把郭书记的意思说了出来。

“什么?就我一人转移?那你成导演怎办?”

于洁不想撇下战友,自己先脱身。


“你先走,带上孙雁,我和成山同志随后带上黄晓河夫妇也走。”

许军知道情况已经很不利了。

“孙雁,她不是和黄晓河、张晨曦都还没入党吗?”

于洁不是很明白。

“她们虽然还不是组织上的人,但他们都在积极的靠拢着党,谢长林不会不知道的,咱们这一跑,谢长林能放过她们吗?”

“恩,你说的有道理,我这就是去宿舍叫上孙雁。


于洁在宿舍楼上楼下的找了几圈也没见到孙雁,问张晨曦,才知道孙雁去她在上海的一个远房姑姑家了。

时间不等人,许军让于洁自己先走,在路上争取能找个公用电话通知孙雁的姑姑。

于洁只好匆忙的收拾了一下,拎了个小包就出了利园弄堂。


于洁刚离开剧社没几分钟,利园弄堂这边就紧张了起来,虽然还可以自由出入,但是大量的特务开始持枪盘查了。

事不宜迟,许军赶紧让成山上楼叫黄晓河夫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黄晓河一听许军他们要走,并且于洁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心里直叫苦,他支吾走了成山,说是要和张晨曦简单收拾一下,让他们在楼下等着。

“那你快点了,我看特务就要动手了。”

成山就先下了楼。


趁着张晨曦在整理衣物,黄晓河悄悄溜出了房间。

他找到一个监视的小特务。

“快报告谢站长和王队长,有紧急情况,他们要溜了。”

小特务赶紧跑到王黑子的房间,把这事通报给了他。


等许军、成山和黄晓河夫妇收拾好了,走出院子大门的时候,一下楞住了。

“雄狮先生,带着你的人准备去哪儿啊?”

谢长林,金大牙带着五、六个特务用枪指住了他们。


“什么雄狮啊,我听不懂,我们是想上街买点服装,老的服装太陈旧了,效果不理想,不适合再上台演出,想换一换。”

许军心里虽然惊讶,但还是表情自然的应对道。


“是吗,可是服装是道具上的事啊,你们怎么不通知王道具师那?”

谢长林冷笑道。

王黑子也带着人从许军他们身后钻了出来。

“姓许的,你就别和姓成的再给老子做戏看了,满财宝已经把什么都说了,可惜的是那个欧阳美人现在失踪了,不然的话,可以让你们一块的对证对证。还有,你要带走的进步青年黄晓河也早是我们军统的特务了,怎么样,没有想到吧?哈哈…..”


许军诧异的看了看黄晓河,发现他的表情的确很僵硬。

黄晓河耷拉着脑袋说:“许军,请原谅,他们用糟蹋晨曦要挟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啊。”

张晨曦惊讶的望着自己的丈夫,仿佛都不认识了似的。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没骨头那,我真是看错了你。”

她愤怒了。

黄晓河一声也不啃。

许军道:“晨曦,算了,人各有志,个人的路是个人自己走的。”

他又对谢长林说:“你既然都知道了,那就抓我好了,其他的人都和我没关系,请你不要为难他们。”


“都没关系?我的雄狮先生,难道成导演不是你小组的成员吗?还有你妻子于洁小姐也是的吧,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在重庆你和于小姐的结婚是假的,用你们的行话说叫组织需要吧?”

谢长林一边说着,一边四处张望,却并没发现于洁的影子,他忙问王黑子。

“黑子,于洁那个骚娘们哪儿去了?”


王黑子又一次的傻了眼。

“这,这,不知道….。”

“真废物,连个人也看不住,晓河你说,于洁那?”

“她,她已经先走了,好象是去南湾公园和武工队的人会面去了。”

“奶奶的,还是晚了一步啊,让那么大美人给跑了。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金大牙说:“站座,我带人去追吧,估计她跑不远。”

“算了,算了,从时间上算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她跑不了,老子自有办法让她自己乖乖的自己回来。”


“哦?站座有什么高见?”

金大牙被谢长林说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呵呵,你等着瞧好了,地下党的弱点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谢长林卖了个关子,然后说:“先把剧社的人全押起来,分批送到极斯菲尔路76号去,然后抓紧审问,对我们的许编剧和成大导演多下下工夫哦。”


几个特务马上把许军和成山绑了起来。

黄晓河对谢长林说:“谢长官,我老婆和新四军没任何关系,您不会把她抓起来吧?”

“当然不会,不过76号那边缺人手,就叫晨曦小姐过去帮忙做做端茶倒水的服务工作吧。”

“呵呵,谢谢长官,晨曦还不谢过谢长官啊。”

黄晓河是一副的奴态,动手去拉张晨曦,气的张晨曦甩手给了他一记耳光。

“没出息的软骨头!”

这一耳光打的黄晓河是眼冒金星,一边的特务们哈哈大笑了起来。


金大牙嬉皮笑脸的走近张晨曦。

“张小姐真厉害啊,别跟这个家伙过了,改嫁给我得了,哈哈….。”

他当着黄晓河的面在张晨曦的臀部上拧了一把。

“你干什么,下流坯!”

张晨曦疼的一哆嗦,躲了开来。

黄晓河说:“金长官,我们已经是党国的人了,你别这样好吗。”

“党国的人?得了吧,你家晨曦小姐还是有通共嫌疑的,站长暂时不追究是给你面子罢了。再说晨曦小姐这么漂亮,你也不配啊,是吧,晨曦小姐。”

金大牙仗着谢长林许诺过让他糟蹋张晨曦,因此有点放肆起来。


“好了,好了。老金,先和黑子他们把人带到76号去再说了。”

谢长林指挥着,但心里对于洁的漏网还是感到非常沮丧。


正在这时,孙雁满脸笑容的从巷子口走了过来。

原来于洁在路上把电话打到孙雁姑妈家的时候,孙雁已经离开了姑妈家,无法在通知到她了。

张晨曦正站在一边流泪难过那,一看孙雁过来,马上大喊了起来。

“孙雁,你快跑!特务抓人了!”


孙雁闻言大吃一惊,转身就往回跑,她穿的是中跟细带的淑女皮鞋,跑起来比较方便。

但是一直惦记孙雁的王黑子也同时发现了孙雁,马上带着两个特务追了上去。

一个女人跑的再快,也不是男人的对手,何况这些特务毕竟都受过训练。


五分钟后,王黑子终于从孙雁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小美人,还想跑啊,就是跑了一万个人,也不能让你跑掉啊。”

“你们,你们真无耻,随意抓人,我有什么罪那?”

孙雁气喘吁吁的,被两个特务拧过胳膊,捆绑了起来。

“小美人,你给我放老实点,什么罪一会就知道了。”

王黑子抓到孙雁很是激动,除了于洁,他最想得到的人就是孙雁了,此刻他不由的又多看了一眼孙雁,心想:小美人,这次连人带鞋都该归老子享用了。

孙雁自己倒还不知道,从在重庆开始,这个道具师已经偷偷的玩弄她的单皮鞋无数次了,尤其是眼下脚上穿的这双,曾多次被王黑子弄脏过。


利园弄堂十六号门前停了两辆有棚卡车,被捕的剧社人员全被集中在院子里,然后分别被拉上卡车。

除了许军,成山和孙雁被死死反绑着,特务们并没为难其他的演职人员。

陈五兄弟自从金大牙投身到了军统后,也成王黑子行动队的成员。

陈五还是一组的组长。

他向谢长林汇报道:“报告站长,云水话剧社全体人员,女十五人,男十二人,共计二十七人,除于洁漏网外,其他的全部到案,请长官训示。”

“很好,全部押上卡车,去76号审查。”


所有的人依次上了卡车,车子发动后,直奔了极斯菲尔路76号。


利园的房子里只留下了金大牙和黄晓河和四个特务。

谢长林留他们的目的就是他认为于洁脱身后,见不到许军他们,会给这里打电话询问,让他们争取诱于洁返回趁机抓捕她。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