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上海“罪恶花行动” 正文 第十七章:保安三旅军官阴错阳差的劫走了欧阳佳慧

王大三 收藏 0 1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欧阳佳慧和满财宝的软卧包厢里,还住着两个国民党的军官,都是住蚌埠保安三旅的人。 这两人一个姓邓,叫邓文化,军衔是中校,职务是旅长的副官长,还有一个咧腮胡子的是上尉军衔,叫马保军,是保安三旅旅长余基太余秃子的警卫连长。 这两个家伙是去上海贩卖大烟土去的,收完钱便连车买了软卧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欧阳佳慧和满财宝的软卧包厢里,还住着两个国民党的军官,都是住蚌埠保安三旅的人。

这两人一个姓邓,叫邓文化,军衔是中校,职务是旅长的副官长,还有一个咧腮胡子的是上尉军衔,叫马保军,是保安三旅旅长余基太余秃子的警卫连长。

这两个家伙是去上海贩卖大烟土去的,收完钱便连车买了软卧车票回蚌埠交差去的。


这个蚌埠保安三旅原来是淮河流域一带的土匪,不过在抗战时期也协助过中央军和新四军抗击过日本鬼子,由于挺能拼命的,还起过不小的作用。

新四军首长本来想收编这支队伍,不过慢了一步,让中央军的韩德勤给抢了个先手,用物质诱惑把余秃子整编了过去,成了保安三旅的旅长。

这个保安三旅仗着实力还不错,又在抗战中有过功劳,根本不把国民政府放在眼里。

平日了除了做做样子训练训练,实质上还是土匪那一套,欺男霸女,鱼肉乡里,无恶不作,弄得军政部陈诚等很是头疼,干脆也不过问了,让他们驻守蚌埠,抵御新四军对安徽的扩张。


邓文化原本是余秃子的军师,队伍被整编后他出任了余秃子的副官长。

这次邓文化来上海,除了马保军以外,还带着三个保镖,个个都是身手非凡的家伙,就住在右隔壁的包厢里。


这两个家伙自打上海一上了车,就被欧阳佳慧的美貌和气度所吸引住了,时不时的找着欧阳聊天,还请欧阳和满财宝去餐车吃饭喝啤酒。

欧阳佳慧倒也大方,拿出携带的苹果招待了邓文化和马保军。

起先这俩人也并没打算对欧阳不轨,但却渐渐的被欧阳的热情和清秀打动,心想这样的美人要是能天天见着该有多好啊。就这样,两人利用在走道上抽烟的机会盘算起了一个罪恶的计划。


一边的满财宝也看出两个保安旅军官的那么点意思来,但他想,毕竟是国军军官,总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劫持良家妇女吧,何况欧阳还是上海有名的女记者。

因此,没有什么特工经验的满财宝犯了个低级的错误,没把自己的想法及时的和隔壁包厢的胡胖子他们沟通,而是满不在乎的靠在他的上铺上,一拉枕头,打起了盹。


四十年代正是延续战后恢复期间,随着经济活力的启动,精神生活也随之而来,本来被战争打乱的三十年代高跟鞋的流行,马上接踵迸发,并且更甚。

那个年代,高跟皮鞋和高开叉旗袍成了时髦和追赶女性气质魅力的象征性服饰,也成了吸引男人谈论和青睐的产物。

当时在自家的楼梯过道的门前,没有那个女性敢把高跟皮鞋晾在外面的,否则不是被男人偷走用于自慰,就是把你的高跟鞋瞎蹭一番,射过男人那汁液后扔回原处。在那时也算是种恶心的时髦了。


因此,车厢过道上邓文化和马保军边抽烟,一边也不免的议论起女人的腿脚和丝袜高跟来。

“喂,保军啊,你说我们包厢那个记者娘们的脚漂亮吗?”

邓文化吐着眼圈问马保军。

“那还用说,应该是双秀脚吧,可惜咱看不到庐山真面目,欧阳记者那双美脚被皮靴包裹着,但从靴子的皱纹和脚在里面的位置上看,这双脚肯定不俗的。”

马保军心里想,邓副官长莫非是想这个美女记者的心思了。


“那,保军啊,你觉得咱余旅长会看中这个美人吗?”

“那肯定啊,要是旅座能有这样的美人伴陪,一定美上天去了。不过人家是上海大户人家的闺秀,有文化有教养,哪儿能看上咱大哥那秃样那,哈哈……。”

马保军大笑了起来。

“军师啊,你是不是想给咱大哥保拉媒啊,我想人家欧阳姑娘绝对不会乐意给咱大哥做小的去。”

“呵呵,保纤拉媒是不可能的,你说的没错,欧阳记者就酸是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也不会看上咱老大的。再说了,欧阳记者不过才二十四、五岁,咱老大可是五十四,五了,也不般配啊,不过那,要想让咱老大得到她,也不是件难事。”

邓文化把烟头丢在地板上踩灭了。


“哦?怎么那,那军师的意思是?”

“霸王硬上弓呗!绑了她,弄下车去送给老大啊。”

邓文化冷笑着说道。

“啊?你说的是硬抢啊。早几年干这事咱可是行家里手,不过眼下咱这不是国军的正规军了嘛,上边不让再干这事儿了啊。”


“我说保军你是真憨还是假憨啊,难道咱还把这事自己向上面汇报不成?再说,咱在上海收钱收的那么顺利,再给老大带个大美人回去,你说老大会怎样对咱那?呵呵。”

邓文化提示着马保军。


“哦,那大哥指定是要重赏咱俩的,我估计大哥这辈子还没弄过象欧阳小姐这样的大城市出来的知识美人那,肯定见了心里得乐翻了天啊。”

“对啊,这不结了嘛。要是一般的风月女子,咱老大也见得多了,还用得着冒风险硬绑吗,给俩钱就跟着走了。欧阳小姐这样的上等良家绝不是给钱就能睡的人,所以咱就再用当土匪时的那套干上她一票!”

“成啊,军师你尽管发话就是,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好久没做这事了,倒也觉得挺刺激的。不过那欧阳小姐还带着个老男人那,是不是有点碍手碍事啊。”


“这老男人算个屁啊,这样,你看你这样…..。”

邓文化附在马保军的耳朵上低声说了一番,说的马保军是连连的点头称是。


下午四点半,262次列车已经驶近了蚌埠车站。

满财宝想给自己拉拉军界限的朋友关系,他对邓文化他们说:“哥们,你们就快到蚌埠了,一会咱们去餐车吧,我请客。”

“呵呵,那哪儿好意思啊,还是由我们来请你和欧阳小姐吧。”

“不,不,不。这一路都是您二位破费的,最后一次还是我来好,彼此交个朋友嘛。”

“哦,既然这样,那也好,咱们这就去餐车吧。”

邓文化说着向马保军使了个眼色。


“好的,那二位请。”

邓文化起身佯装去开包厢门,实则把包厢门拉上反锁了。

满财宝跟在邓文化的身后,正有点看不懂那,后脑勺上挨了重重的一击,顿时天旋地转的昏倒在了车厢地板上。


欧阳佳慧正跟在马保军后面准备出去,突见马保军用手枪柄把满财宝击倒了,惊讶的大叫了一声。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

邓文化呵呵一笑的转身看着欧阳佳慧。

“欧阳小姐问干什么,其实很简单,这么做不是为财就是为色啊,我们是为色来的。请你和我们下车,让你享福去啊。”


“不要脸的臭流氓,你们还身为国军军官那,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妇女,你们知道后果吗?”

欧阳佳慧想用严厉的语言来警醒这两个家伙。


“后果我们当然知道啊,那就是你给我们老大去做小啊,然后给我们旅座生几个小旅座出来啊,哈哈….”

包厢很隔音,因此邓文化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欧阳佳慧明白他们俩这是冲着自己的美貌来的,情知不好,猛的冲到包厢门跟前,想去拉开门锁。

马保军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欧阳佳慧的细腰,然后把她扔到了下铺上。


欧阳佳慧大声呼叫起“救命”来。

“妈的,保军,把小娘们的嘴给我堵上。”

正拿出绳子捆绑欧阳佳慧双腿双脚的邓文化命令道。

马保军顺手抽了快枕巾塞进了欧阳的嘴里,这下欧阳只能是“呜呜”呻吟,却发不出大声了,只得眼睁睁的望着马保军反拧了自己的双臂,用绳子左一道右一道的把自己绑了个结结实实。


等绑好了欧阳佳慧后,邓文化对马保军说:“把那个老家伙的嘴也堵上,绑了,免得咱还没出站,这个老东西就喊人。”

随后,邓文化对欧阳佳慧道:“欧阳小姐,你也是个明白人,我劝你还是别给我们惹麻烦,乖乖的配合我们,跟我们走一趟,否则我一枪打死你那就太不值了。保军,车子马上进站了,你去把弟兄们喊来,再带上一条毯子过来。”

趁着马保军出去喊带来的警卫的工夫,邓文化欣赏着起已经成为猎物了的漂亮女记者来。


“欧阳小姐,你的身材真是好的没法说,就是胸脯稍微平了一点,不过很快就会改变,我们旅长很有手法去涨大女人的奶子,到时候你可以和人人皆知的天下第一大美人梁晴去比美了。”

欧阳佳慧虽然心里万分焦急,自己将遭受匪徒的凌辱事小,身上的胶卷情报送不到苏北,那就要坏了组织上的大事了。

此刻听到邓文化提到了梁晴,心里又是一惊,难道他说的就是新四军上海吴淞武工队的那个女卫生员梁晴吗?因为武工队的梁晴的确是漂亮的惊人,不过这些家伙又是如何得知的那?

欧阳佳慧的嘴被毛巾塞着,也无法和邓文化对话。

而邓文化的手已经抓住了欧阳佳慧被绳子绑着的小腿上黑色中筒高跟靴子的靴帮,有滋有味的抚摩了起来。

“真是一双绝佳的美腿啊。”

邓文化不由的嘀咕出了声。


262次列车终于停靠上了蚌埠车站的站台。

保安三旅的美式带蓬中吉普仗着军队的权势,早已停在站台上迎候着邓文化等人了。

列车员看着几个国军军人抬着一个被毯子包裹,嘴上戴着口罩的女人,虽然女人似乎在挣扎着,但谁也没敢多问。

军人们先把女人连毯子放进了中吉普的车厢里,然后纷纷跳了上去,汽车鸣着笛,一溜烟的驶离了站台…..。


眼看着晚饭的时间就要过去了,胡胖子心里犯上了嘀咕。

“这个老满,别是在包厢里对欧阳记者动起手脚来了吧,怎么这时候还不来餐车吃饭啊,不行,得去看看。”

胡胖子丢下了碗筷,带着手下来到了欧阳佳慧的软卧包厢。

听着里面有人似乎在“呜呜”的哼哼,胡胖子赶紧拉开了包厢门,睁眼一看,顿时傻了半截。

只见满财宝被人捆的结结实实的扔在地板上,嘴里还塞着一块烂抹布,而欧阳佳慧早没了踪影。


“老满,怎么回事,欧阳记者哪儿去了?”

胡胖子知道这事可非同小可,一边给满财宝解着身上的绳子,一边急切的问道。

“老胡啊,出大事了。那几个土匪军官把欧阳佳慧给绑走了,赶紧通知站座,不然就全完蛋了。”

满财宝说着就差没哭出声了。

“他妈的,就那几个杂牌军军官啊,这胆子也太大了,竟敢绑架军统手上的要犯,不想活了啊。”

满财宝说:“那也只能到徐州再说了,我晓得他们是蚌埠保安三旅余基太余秃子的手下,跑了和尚它跑不庙。”


等谢长林接到徐州方面打来的长途电话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

兴奋的金大牙也陪着谢长林熬夜等待着那,只要徐州那边抓捕欧阳佳慧和徐州地下党的接头人一得手,金大牙和王黑子这边马上就要拘捕许军,于洁和成山等,还要把剧社的人全部扣押那。

不过看着谢长林的脸色由红变白,还一阵阵的抽搐,脸色铁青,金大牙知道徐州那边肯定是失手了。


几分钟后,谢长林狠狠的把电话扔在了桌上。

“狗种的保安三旅,竟然半道上插一杠子,把欧阳佳慧绑架走了。”

“啊?这些活土匪胆子这么大啊,那赶紧向南京军部报告,让他们把人送回来啊!”

金大牙不由沮丧的说道。

“恩,我马上向毛局长和军政部陈部长汇报,这事要快,胶卷还在欧阳手上那,万一她趁机再把胶卷藏在什么地方,那事情就复杂了。”


谢长林又抓起了电话听筒。

“给我接南京,毛局长家。”

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


放下话筒后,谢长林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此刻他考虑是已经完全不是欧阳佳慧本身的事,而是自己的前途问题了,让就要抓到手的欧阳佳慧跑了,万一泄露了罪恶花基地的机密,那毛人凤是绝对不会饶了自己的,何况他没敢向毛人凤说实话,只说是欧阳佳慧携带了机密情报,而没敢说是罪恶花基地的布局图胶卷。


一边的金大牙怯声怯气的问道:“那站座,还抓不抓许军他们吗?”

“抓,当然要抓,要是再叫许军他们跑了,那谁都负不了这个责任。”

“可是没有欧阳佳慧的口供对质,这些硬骨头的家伙不好审啊。”

“不好审也得先抓起来再说,以你老金的本事还能有不开口的吗?你这边先审着,不耽误事的。毛局长那边已经在和陈部长联络了,一旦和保安三旅协调好,我让胡胖子他们直接去蚌埠带回欧阳佳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