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上海“罪恶花行动” 正文 第十五章:叛徒满财宝和谢长林大谈起了条件

王大三 收藏 0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第二天,上海很多报纸都登出了一篇报道,标题是《保密局上海站无理扣押话剧社演职人员》,这叫才上任尹使的谢长林和金大牙等非常恼怒,明明说好各报社都不披露扣押剧社人员审查的事,但是这些记者好象并没把军统保密局的人放在眼里。无奈之下,谢长林只得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当场结束对云水话剧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第二天,上海很多报纸都登出了一篇报道,标题是《保密局上海站无理扣押话剧社演职人员》,这叫才上任尹使的谢长林和金大牙等非常恼怒,明明说好各报社都不披露扣押剧社人员审查的事,但是这些记者好象并没把军统保密局的人放在眼里。无奈之下,谢长林只得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当场结束对云水话剧社的隔离审查,这样才算把戏演完了,也算是做场戏给公众看了。

记者招待会还是在市警察局会议大厅里召开的。


面对记者的犀利发问,谢长林缩在了幕后,让金大牙出面应付。

记者会结束后,金大牙连声喊累。

“妈妈的,我真想把这些烂记者全抓起来毒打个半死。”

谢长林说:“的确可以抓起来几个,扰乱社会秩序为由。这一来可以吓唬吓唬管不住自己嘴的那些个报社;二可以把满财宝趁机密捕起来进行审讯。”

“呵呵,特派员高招啊,就按你的计划办!”


抓《新民晚报》记者满财宝的工作由胡胖子的行动队来完成的。

费的周折并不大,只是在傍晚满财宝下班后,回家的路上,走到他家的巷子前,军统特务们的汽车一下刹在了他的跟前,跳下胡胖子等几个特务,一拥而上,拉住他就塞进了汽车,马上拉到了极斯菲尔路76号里。


五十三岁的满财宝打小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破落官宦家庭出身的子弟,靠着会胡诌几笔和一定的社会关系混进报社拿份薪金的人,在报社里经常调戏有点姿色的女记者和女文员。对报社里最靓丽的女记者欧阳佳慧也是久有觊觎,但慑于欧阳家的背景,一直没敢碰她。

以后他因为没多大的造诣,报社一直没重用他,出于对社会的不满,也为了引起轰动效应,他在报纸上发了不少针砭国民政府的文章。

他的文章出笼后的确在社会上有些反响,连国民党的敌特机关也调查了他不少的时日。


经验不足的欧阳佳慧认为这个老记者虽然由于好色而名声不大好,但很有正义感,便经常和他谈谈,满财宝老奸巨滑,很快看出了欧阳佳慧是个和新四军那边有着联系的人。

东方不亮西方亮。

满财宝认为既然你国府不重用我,我何不趁机接近“那边”那,说不定有朝一日“那边”占了江山,那我姓满的岂不也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吗。于是满财宝和欧阳讲话的时候总显得慷慨激昂,大肆咒骂国民党的腐败统治,让欧阳佳慧对他有了好感,并和他谈了“那边”的信仰和道路,满财宝说他非常想去延安。


欧阳佳慧告诉他,在上海一样可以为“那边”工作。

就这样,半年多下来,满财宝被欧阳佳慧发展入了党,成为了地下党上海市委欧阳佳慧小组的一名成员。


这样的家伙平时嚷嚷起来比谁都凶,一被带进76号,看到那么多的刑具顿时就蔫了。

金大牙被费多大的口舌,满财宝就表示合作。

“好啊,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金大牙很是得意。

“那就说说你们《新民晚报》欧阳美人记者的事吧。”


不过满财宝也并不是金大牙想的那么简单的人物,他本来就是个投机分子,一身的圆滑气,他表示合作只是不乐意吃眼前亏,让人给动了刑罢了,其实他的赖皮劲金大牙还没见识过那。

“我可以说欧阳佳慧的事,但是你那级别不够,得让你们谢特派员来我才说。”

“呵呵,你他妈的还想讨价还价啊,老子是军统上海站的副站长,对付你一个新四军的小毛贼还不够格吗?”

金大牙心里很是生气。


“对,你就是不够格,你也别和我这把老骨头鬼喊。你当接受处副处长的时候捞的不义之财可不算了吧,我都给你记着帐那,要是你还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我迟早一天给你抖落出去,看你还怎么做这个副站长。”

满财宝毫不在乎,还抓起桌子上的香烟自己点上了一根。


“你,你他妈的,老子毙了你!”

金大牙气急败坏的从腰里拔出了手枪,“咔嗒”一声把子弹上了膛。

“好啊,那你就毙吧,毙了我,我看怎么向谢长林交代。”

满财宝看着金大牙,深深的大吸了一口烟。


胡胖子拦住了金大牙。

“老金,别和他一般见识,你要真打死了他,站座能轻饶了你吗?反正他是在你面前表示招供的,功劳还是你的,就喊站座来好了,这老小子一定是想和站座谈条件。”

金大牙这才知道了满财宝狡猾本性,他不便把狠赌到底,只好狠狠的蹬了他一眼,抓起了桌上的电话机。


谢长林当然知道满财宝要在他面前招供的意思是什么了,但他并不反对他的对手和自己谈条件。想当年就是他在武汉审的“那边”的叛徒顾顺章了,顾顺章也和他谈了条件。结果使得“那边”损失惨重,而当时只是个少校的谢长林却因此生到了上校军衔。

“老满啊,不着急,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出来。”

赶到76号的谢长林把满财宝接到会议室谈,还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


“感谢谢站长的优待,不过你也知道,‘那边’对付叛徒的手段,因此我说出来后,你得绝对保证我的安全,最好就收容我进你们军统站,这样我才能没生命之忧。”

“哦,这个绝对没问题,党国欢迎迷途知返的人,何况你的口供对党国的有功的,我任命你为军统上海站的站长助理好了。”

“是吗,那满某一定为党国尽忠,做牛做马也要为谢站座出生入死。不过这站长助理是个什么衔啊,和他们平级吗?”

满财宝一指站在一边的金大牙和胡胖子说道。


“哦,你的军衔要比金副站长和胡副站长小点,他们一个是少将,一个是上校,眼下只能给你申报少校军衔。但你手上的权利不小,作为我的助理,你的权利几乎和他们一样的。”

谢长林心里也骂道:“这个老狐狸真会讲条件啊,欧阳佳慧怎么会发展这个玩意加入底下党的啊,真是瞎了眼了。”


满财宝倒是很满意,连声说好。

金大牙说:“站座都答应你这么高的条件了,现在你还快说啊!”

“急什么啊?俗话说好事不在忙中取嘛,我话还没说完那。”

满财宝倒是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态度。


“你,你还想要什么那,姓满的你也别太过分了啊。”

现在连胡胖子都不满了起来。

“呵呵,老胡,对满同志客气点嘛,将来你们都是同事了,有话让老满说完嘛。”

谢长林叼起了一支烟,金大牙赶紧给他点上了火。


“真不好意思,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请站座批准。”

“恩,老满,你说。”

“我这个人别的毛病倒没多少,平时就是好个女人,尤其是有文化的年轻知识女人。你们要找的欧阳佳慧是我想了多年的漂亮女人了,她老爹是上海的纺织大亨,因此没人动得了她,现在她沾共了,那她老子也救不了她了。”

“对啊,是这样的,那又怎样那?”

谢长林不大听得懂满财宝话的意思。


“呵呵,站座,我听说军统审问女人,尤其是有点姿色的女人,都会喊弟兄们上来轮奸她们是吗?”

“你知道的倒不少啊,的确有这样的事,你是意思是不要对欧阳佳慧这样,留着给你做姨太太?”

谢长林一脸的狐疑。

“不是,不是。站座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请站座看在我想欧阳美人心思多年的份上,在弟兄们弄她的时候,让我先上了她,不知站座能否答应?”

“哦,你是说抓到欧阳佳慧后,你想强奸她啊。”

“呵呵,说强奸有点难听了,我是想好好睡上她一次。”


“就这啊?成啊,没问题,这个我答应了,届时我准你睡她三天,老满,还有其它条件了吗?”

谢长林根本没把满财宝的这个要求当回事,他知道一旦抓到欧阳佳慧后,特务头们在审讯的时候肯定要轮奸她,多一个满财宝算个什么大事那。只要他不要求去糟蹋自己心里的觊觎到极点的气质美人于洁就没问题。

在谢长林心里有个罪恶的计划,那就是找机会强行奸污于洁并长期霸占她。


满财宝见一切都和谢长林商谈妥当了,于是就一股脑的把欧阳佳慧小组的行动和任务都端给了谢长林等。

“好,好啊,太好了!”

谢长林听完兴奋的狠狠的捶了一拳桌子。

“现在已经完全证实了黄晓河的揭发的那些人是正确的了,也证明了欧阳佳慧新四军地下工作者的身份了。我看这次他们还能蹦达几天那!”

金大牙也兴奋的叫嚷着:“老谢,那就抓人吧!”


“抓人不急,抓人的行家多得是,你是,胖子是,黑子是,赵海龙也是。但是抓人可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彻底解决上海地下党市委和新四军武工队,保护罪恶花基地的绝对安全。”

谢长林显得已经是胸有成竹了。

“我们听从老大你的安排,下面我们怎么动作?”

“严密监视许军,于洁和成山的一举一动,更要盯紧欧阳佳慧,我这就把情况向总部毛局长汇报,因为将来抓欧阳佳慧需要上面协调和她老头子欧阳成的关系。”


满财宝说:“欧阳送给市委的那个胶卷还在市委人的手上,他们肯定会派人送到苏北去的,还是等送胶卷的人一出发,再抓人的好,现在要是抓了,我们手上握的人目前也不知道具体胶卷是由谁来送的,那就比较麻烦了。”

“老满说的对,他不知道欧阳的上线是谁,一旦抓了欧阳,这线就断了。还是等送胶卷的人出发再统一行动!老满,你马上回家去,早上照常去报社上班,盯死了欧阳佳慧。”

“好,这我懂。一有情况我就打电话给你和老金。”

满财宝说话跟一下变的自己人似的,让一边的金大牙很是不快。

谢长林道:“把今天抓的那些记者也都放了,免得引起欧阳佳慧的怀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