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作战老兵亲身经历:我给牺牲的女战友换衣服

maomaohehali 收藏 37 34917
导读: 一位战友的亲身经历-- 1977年冬天,我高中毕业后报名参军,来到一个野战步兵团的后勤处当炊事兵。 1978年春天,我被领导挑选到师后勤部学习枪械修理技术。半年后回到修理所枪械修理班当战士、副班长。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我被分配到团战勤指挥所的后勤组。 我们团在广西方向撕开口子后,战勤指挥所随之移至越南国土。 我们的战斗任务除了核发连队枪支弹药和火速修理枪械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是掩埋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的尸体。

一位战友的亲身经历--


1977年冬天,我高中毕业后报名参军,来到一个野战步兵团的后勤处当炊事兵。


1978年春天,我被领导挑选到师后勤部学习枪械修理技术。半年后回到修理所枪械修理班当战士、副班长。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我被分配到团战勤指挥所的后勤组。


我们团在广西方向撕开口子后,战勤指挥所随之移至越南国土。


我们的战斗任务除了核发连队枪支弹药和火速修理枪械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是掩埋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的尸体。


战斗打响第二天,后勤处长命令我们修理所在一个小时内,挖好一个大坑,准备把牺牲的战友尸体集中在一起掩埋起来。


我们收到第一道命令是把尸体放进坑里烧掉后掩埋。可实施过程中,由于柴油缺少,只烧了面上的,战友的肢体被烧得裂开,且面目全非,我们觉得不人道,报告了上级。


第二次掩埋牺牲的战友尸体的时候,收到第二道命令是放进坑里掩埋。这道程序比较简单,在掩埋时,我发现一具女战友的尸体,年龄就在十六七岁左右,她是师医院的卫生员,随师医院前方救护所进入我们主攻团战斗前沿阵地,晚上,在越南特工偷袭时牺牲。她胸部中弹,子弹从前面进,背部有一个大窟窿。看着她那副团团小脸,美丽的眼睛还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可惜啊!我用手擦掉她脸上干枯的血迹,小心翼翼地将她放进中间,好让众多战友保护她。


又过了几天,我们接到第三道关于掩埋战友尸体的命令,是把这些尸体全部拉回到国内去进行统一处理(用推土机挖坑埋葬)。接到这个通知后,我们很高兴,但这个通知还有一项附加内容,即以前埋在越南国土的我军牺牲战友的尸体,全部要挖出来拉回国去,一件也不能少。


当时是雨季,掩埋了几天后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味道臭不可闻,用力一拉,手和脚就与身体分离。


军令如山倒,我们还是按照命令把已经掩埋的尸体从一个个坑里一具具找出来,装上军车拉回国内去。


第一个坑挖完了,到挖第二个坑的时候,我们的前面站着一位首长。副团长说,他是我们军的首长,首长的女儿就在这个坑里,你们要挖出来让首长看最后一眼。


因为战斗打响初期,军部还在国内,首长虽然知道女儿牺牲了,但没有办法到前线来看自己的女儿,并说不搞特殊化,与其他战友一起处理!


所长问我们当初是谁放的尸体,我站出来说是我,当大家把旁边的尸体抬上车后,我在中间找到首长的女儿,我把我的雨衣脱下,用雨衣裹住她,将她小心地包好,抱上坑来。


首长看着女儿,把帽子脱掉,细声地说,燕子,你是好样的,你现在可以飞了,你就放心地飞吧,我会跟你妈妈说,你飞到天上去了!


随后,首长将一套崭新的军服让我给她穿上,首长也一起将她抬上车,我们大家给她敬了一个军礼……


后来,我才知道,小燕子是军文艺队的战士,是她在战前强烈要求到前线去的,如果在文艺队,她就绝对不会牺牲。


1979年9月,我被提拔为团修理所枪械修理技师。


1998年,我从团职位置上转业到地方一个工商部门工作。


1999年开始,我每年清明节都要到广西边防(41、42、55军)三个军的墓地给牺牲了的战友们扫墓,去看看他们,回忆他们昨天的音颜笑容。


每次,我都去仔细看一看小燕子,摸一摸刻在墓碑上她的名字。那时,我禁不住想起当年把她抱起来,小心翼翼地给她换衣服的情景……


30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