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氏后人大陆行:章孝严认祖归宗 蒋纬国乡情未了

蒋氏后人大陆行:章孝严认祖归宗 蒋纬国乡情未了

1949年以后,海峡两岸完全处于隔绝状态,直到1987年,蒋经国才下令准许台湾同胞回大陆探亲或旅游。1988年蒋经国病逝后,蒋氏族人才陆续有人回访大陆。


蒋品雨首访大陆


在蒋氏族人中,第一个回大陆探亲的名叫蒋品雨,她是蒋介石的侄孙女,其祖父蒋介卿是蒋介石的同父异母兄,生于1877年,长蒋介石10岁。蒋介卿生有一子名国秉,一女名华秀。蒋国秉(国柄)1949年逃亡到台湾,1982年病逝。1989年清明节前后,蒋国秉之女蒋品雨来到溪口,她此行的目的,一是祭扫祖父的坟茔,二是希望能将祖母单氏的灵柩由台湾迁返大陆,与祖父合葬一处。 蒋品雨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1949年去台湾后,不涉及政治是非,与蒋家成员来往并不密切。她到溪口后,先后祭扫了曾祖母王采玉和其祖父蒋介卿之墓,参观了蒋氏祖居丰镐房和她祖父经营多年的玉泰盐铺。随后在表兄弟陪同下,游览了溪口茅屿村纯湖阿姨家的故居,她幼时曾在此地生活过多年,现已辟为旅游景点,今昔对比,令她感慨万端。


蒋华秀回乡扫墓


在蒋品雨回大陆的第二年,也是在清明前后,回溪口扫墓的是她的姑母,即蒋介石的侄女蒋华秀。在蒋家的第二代中,她是惟一的女性,据蒋家的亲友透露,由于蒋介石膝下无女,因而对蒋华秀疼爱有加,蒋华秀和蒋经国、蒋纬国兄弟的感情也相当好,蒋经国生前对这位堂妹十分关照。

蒋华秀毕业于之江大学,抗战时期溪口沦陷,前往赣南,与蒋经国生活在一起。1942年她嫁给了韦永成。韦永成是桂系大将白崇禧的外甥,曾留学苏联,与蒋经国同学,被称为新桂系中的少壮派。宋美龄曾亲自主持了他们在重庆举行的婚礼。蒋华秀结婚后,在立煌县开办了一所中正小学,自任校长兼教员。1949年去台湾后,又在台北开办了一所小学,从事教育工作。韦永成在政坛失意后,告老闲居。他本想和蒋华秀一起回大陆,但因健康原因,未能成行。

蒋华秀回乡后,先到溪口祭扫了蒋家墓园,然后到上海、南京、北京、广州等地旅游观光,顺便拜访了相关亲友,久别重逢,百感交集。


徐乃锦秘回溪口


继蒋品雨、蒋华秀之后,秘密回到大陆的是蒋孝文的夫人,蒋介石的大孙媳徐乃锦。

徐乃锦生于1938年。其祖父是反清英烈徐锡麟,父亲徐学文是留德博士,曾任台湾樟脑局局长,母亲是德国人。幼时住在台北长安东路,与蒋经国家为邻,和蒋孝文是中学同学。徐乃锦在台中市读完高中,后去德国慕尼黑求学,再到美国加州大学读心理学系。蒋孝文也在加州柏克莱商校读书,二人由此开始热恋。


徐乃锦22岁与蒋孝文结婚,后获得博士学位。回台湾后,先在台北中央电视台国际事务部任秘书,兼任“民谣世界”节目主持人,又兼任律师、台北女青年会董事,曾一度名噪遐迩。蒋孝文1935年生于西伯利亚,患有先天性糖尿病。曾任台湾桃园县党部主任委员,金门电力公司董事长等职。于1989年病逝。

由于徐乃锦才华出众,人品过人,在蒋家颇受敬重,是蒋家第三代的主要支柱之一。她这次秘密回溪口,负有重大使命,要与蒋氏族人商讨能否将蒋介石、蒋经国的灵柩移回家乡安葬。结果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当地政府和在溪口的蒋氏族人都同意将蒋氏父子的灵柩运回大陆安葬。

方智怡北京探路


继徐乃锦之后回大陆的是蒋孝勇的夫人方智怡,她是蒋介石的三孙媳。 方智怡生于1948年,父亲方国鼎曾任台湾“国道高工局局长”。方智怡与蒋孝勇结婚后,开办了一所“怡兴幼儿园”,从事幼儿教育事业,在台北市评比中曾名列第二,后又办了一所“怡兴花苑”。

1995年4月,方智怡的父母及家人准备回大陆访问游览。方智怡也很想同来,蒋孝勇积极赞成,并要她公开出头露面,方智怡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我是让你打前站,以后我也要去。这次你以我的妻子的名义前去,本身就是在放一只试探气球,说穿了,就是看看台湾一些与我过不去的人,会利用这件事情做什么样的文章。”

1995年5月17日,方智怡随同方恩绪一家到达北京。除到故宫、长城等地参观游览外,还专门考察了中国少年儿童活动中心,并捐赠了一批幼教丛书给儿童活动中心。


关于方智怡回访大陆之行,香港媒体做了公开报道:“蒋方智怡女士是陪其父母及家人于本月17日自美抵京观光游览及考察幼儿教育方面情况的,这是她首次回祖国大陆观光……蒋方智怡对北京记者表示,来到北京后感觉良好,令她心情舒畅……蒋方智怡印象最深的是长城及北京的故宫。她说:站在长城上远眺塞外的风光和徜徉在故宫之时,深深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她还把在故宫和长城上的照片寄给远在旧金山的蒋孝勇,更激发了他的回乡之情。


蒋孝勇大陆求医


蒋孝勇,1948年生于上海,1966年入台湾凤山陆军军官学校预备班学习,1969年因脚伤转入辅仁大学就读。1973年毕业后从事商业活动。1988年,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委员。全家曾到加拿大定居数年,后迁居美国。

1995年12月16日,蒋孝勇在旧金山家中突然吐了一口鲜血,立即回台湾“荣民总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发现患了食道鳞状上皮癌。1996年1月6日进行了手术,并经多次化疗,病情比较稳定后,他决定赴大陆求医。

当年7月14日,蒋孝勇偕长子蒋友柏飞抵香港,住在丽嘉大酒店,约好方智怡偕次子蒋友常、三子蒋友青,16日从旧金山来香港,然后一起回大陆。不料,15日蒋孝勇在卫生间里突然跌倒,立即找来他的好友陈云亮,到玛莉医院做CT检查,发现颅内有两块肿瘤,说明癌症已经转移。大家劝他回台湾治疗,他却坚持要回大陆求医。

蒋孝勇一家于7月24日飞抵北京,住进了北京医院,由中西医进行了会诊,结论与台湾、香港的诊断一致。他在医院住了三天,随后游览了北京的名胜古迹,并专程到后海拜访了宋庆龄的故居。

8月初,蒋孝勇不顾病体沉重,坚持要回奉化故乡。祭扫了曾祖母王采玉、祖母毛福梅的陵墓,参观了玉泰盐铺和丰镐房,游览了雪窦寺和千丈岩等名胜。于8月4日返回台湾。1996年12月22日病殁,终年仅49岁。他生前终于如愿以偿,回到大陆求医并祭扫了祖墓。

章孝慈悲情之旅


蒋氏族人中来大陆访问的,还有蒋经国和章亚若所生的孪生兄弟章孝严、章孝慈。兄弟二人1942年生于桂林,半年后其母遇害,由其姨母章亚梅带回江西万安,交给外婆周锦华和舅父章浩若抚养,后迁往南昌。1949年全家去台湾,生活相当困苦。章孝严、章孝慈二人在新竹中学毕业后分别考入东吴大学外文系和中文系。二人都曾赴美国留学获得过政治学硕士学位。后章孝严进入外交界,章孝慈曾在美国获得法律硕士和法学博士学位。


章孝慈回台湾后,在东吴大学法律系任教,后任法学院院长、教务长、副校长、校长,是台湾有名的法学专家。


1988年章亚梅去香港,给台湾新竹红十字会写信,寻找胞兄章浩若,几经周折,章氏兄弟终于和姨母章亚梅取得了联系。章亚梅写信告诉他们,1985年初,在桂林市东区马鞍山西侧的凤凰岭中,找到了章亚若的墓地,市政府做了简单的修葺,但因年代久远,损毁严重,需要重修。


1989年,章氏兄弟请好友赵桂林来大陆,代办修墓事宜,年底,墓地修好,周边是花岗石墓墙,前有石阶,中竖大型墓碑。立碑当天,章氏兄弟又请在大陆的《联合报》记者周玉寇到墓地代献了一只大花圈,上书“母仪可则”四个大字。表示他们对亡母的崇高敬意和哀悼。


1993年中国法学会举办海峡两岸法学学术研讨会,邀请章孝慈于8月下旬到北京出席会议并进行参观访问。章孝慈接受了邀请,并断然辞去台湾“国民大会代表”的职务,放弃竞选国民党中央委员的时机,以纯学者的身份率团来到大陆。


章孝慈来大陆前,兄弟二人接受了台湾“中视”记者的采访,谈了他们不寻常的成长历程和对蒋家的感情。表示“父母如天地”,我们对蒋家没有一点怨恨。谈到回大陆祭母时,章孝慈满含泪水地说:“去母亲墓前祭拜,是数十年的心愿。”


章孝慈到北京的第二天,受到江泽民总书记的接见,接待单位对他的参观访问活动也作了周密的安排。8月29日,会议结束后,章孝慈游览了天坛等名胜,遂即前往上海,会见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又拜访了83岁高龄老人吴鹏。吴鹏的夫人桂昌德是章亚若的“金兰姐妹”,又是江西赣州“青年干训班”的同学,正是桂昌德陪同章亚若回桂林并照顾她的生活。


9月4日,章孝慈来到桂林,在大风大雨中到母亲墓前祭拜,宣读了祭文:“思母唤母,音容依稀,出入游处,心忍无归,晨昏雨夜,信思庭帏……”他在桂林停留三天,每天都到墓前祭拜。他对记者表示:“四十余年魂牵故土,心绕桂林,这次能一偿宿愿,心中如放下一块重石。”又说,“我母亲今年刚好80岁,去世时也正是9月间,我此时能到桂林扫墓,祭拜亡母,具有特殊意义。”


第二年,应北京大学之邀,章孝慈再次来大陆做学术访问。11月13日凌晨,他偕同东吴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程家瑞飞抵北京,下榻在北京友谊宾馆。下午,前往香山碧云寺拜谒了孙中山衣冠冢。当晚,北京大学校长吴树青、副校长罗豪才在五洲大酒店宴请了章孝慈一行。按预定计划,他将出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成立大会,并作一次学术报告。


不料,11月14日清晨,章孝慈突发脑溢血,陷入昏迷状态,立即送往中日友好医院抢救。15日,章孝慈的夫人赵申德、儿子章劲松赶来北京,16日,女儿章友菊也来到北京。当时章孝严正以台湾“侨务委员会委员长”的身份,在美国访问,他立即向台湾当局提出回大陆探视。按规定台湾官员是不准回大陆的,这次也破例获得批准。16日,他与台湾海基会副秘书长李庆平、秘书处副处长徐健同来北京。“荣民总医院”也派神经医学中心副主任吴进安前来协助治疗。


经过各方面专家的医治,章孝慈的病情基本稳定下来。11月24日,由专机护送返回台湾,住进“荣民总医院”,病情也略有好转。直到1996年2月,又因感染肺炎,于2月24日逝世,终年54岁。

章孝严认祖归宗


继章孝慈之后,章孝严也多次来大陆访问。


就在1994年章孝慈在北京病倒之时,章孝严前来探视期间,11月18日,在李庆平的陪同下,章孝严专程飞往桂林,祭拜母亲之墓。他在墓前连连磕头,长跪不起,几度痛哭失声,低声祝祷:“母亲大人,我回来看您,我来迟了,求您保佑孝慈弟弟平安渡过难关,您的养育之恩,50年来,我们无时不在思念!”19日即返回北京。桂林之行虽时间短暂,总算圆了他的思亲之梦。


2000年,国民党在总统选举中失败,章孝严也失去了官职,但却获得了回大陆的自由。6月23日,章孝严全家和章孝慈的遗孀赵申德等人来到溪口,住进武岭宾馆。早在三年前,在溪口的蒋氏族人和毛氏族人,就都认为章氏兄弟系蒋家后代,毫无疑问。于是由蒋氏族长和蒋经国的远房侄子蒋中伟等人,写信给章孝严,希望他带领全家回乡祭祖。


章孝严一行到溪口后,首先会见了6位蒋氏族人的代表,感谢他们的邀请。6月24日,在蒋氏宗祠举行了隆重的祭祖典礼,有不少蒋氏族人参加。


第二天,章孝严一行来到宁波,再到杭州西湖游览。26日来到上海,27日参观了孙中山故居,并题词:“怀古思今”,又访问了蒋介石在上海的旧居。28日游览了南京路和豫园,然后返回台湾。


2002年6月30日,章孝严偕夫人黄美伦等6人,前来南昌访问。这里是章亚若的故乡,也是章氏兄弟幼年生活过的地方。当晚,章孝严一行到象山南路千家前巷省赣剧院宿舍,拜访了86岁老人徐浩然。徐老曾在蒋经国手下任赣州城区区长,曾出版过《蒋经国在赣南》、《章亚若传》、《父子“总统”》等书。徐老向他述说了蒋经国在赣南的往事,动情之处,章孝严不禁流下了思亲的泪水。


7月1日,章孝严夫妇走访了母亲的原籍新建县,拜访了表兄章修纯。他送给章孝严一个有章亚若画像的瓷盘。兄弟二人畅述了50多年的离别之情。


章孝严回南昌后,又参观了他幼时住过的井头巷,记忆中的古井尚在。接着参观了他曾就读过的宏道小学,现在是民俗博物馆。又参观了少年宫,并题词:“年幼离家白发返,几番风云情更深。”再由南昌市委书记吴新雄陪同,登上江南名楼滕王阁,并写下:“莫笑南昌发展迟,明日我嫌浦东小。”


当晚,章孝严在东方大酒店宴请了章氏族人,第二天返回台湾。


2002年,章孝严多次向台北户政单位申请,希望认祖归宗,更正父母栏中的登记。过去父母栏中填写的是“陷大陆”,12月12日终于得到批准,领到新的身份证,父亲一栏填上了“蒋经国”,母亲一栏填上了“章亚若”。


2003年7月29日,章孝严夫妇再次来大陆,先到桂林,将母亲的墓碑改为“蒋母章太夫人之墓”。再到溪口,在报本堂前行三跪九拜大礼,正式认祖归宗;同时游览了雪窦寺、妙高台等名胜。追寻先人踪迹,在丰镐房他挥毫写下:“情系故乡,真理永存,孝道无价。”在雪窦寺写下小诗一首:“溪口青山依旧,先母回归蒋家,归宗之路艰难,孝心终于获报。”两处题词,他都郑重地署上“蒋孝严”的名字。


蒋纬国乡情未了


在蒋氏族人中还有不少人想回大陆,但宿愿始终未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蒋纬国。他在接见记者和与大陆友人的通信中,曾多次表达了他要回大陆访问的心愿。


早在1990年,蒋纬国就和留在大陆的盟兄弟金定国取得了联系,二人通信不断。1993年3月16日,他在一封信中表述了急切的思乡之情:“中国之统一,乃我炎黄子孙华胄的共同心声和无可旁贷之责任,纬国系基于我中国历史,盱衡世界潮流及中华民族之未来,认为中国之统一是必然的。”又说:“纬国大陆之行,如吾弟所知,当年系不得已而离开,盖回大陆之心,打从纬国来台时起,一直是我所坚持之信念和努力的目标……”


不久,蒋纬国获得一次外出旅行的机会,他应美国华侨界、文教界六团体的邀请,前往洛杉矶参加“中国当前统一问题之探讨”的学术研讨会。会后,他悄悄地来到俄罗斯,准备由这里回大陆,实现他多年的归乡宿愿。不料,此事被台湾媒体公开披露,他只好作罢,返回了美国。


1993年8月,中央民族乐团去台湾演出,胡炳旭带去一封岳父赵铁夫致蒋纬国的信。赵铁夫和蒋纬国同在国民党青年军二○六师共事多年,二人过从甚密,赵邀请他来大陆访问。当时蒋纬国不在台湾,事后他给赵铁夫回信说:“返乡之行,早已考虑中,惟问题关键在此间之政治性反应。料为期不远,指日在迩。”


1994年初,深圳红荔书画馆在其画报上发表了一幅女画家万国香所绘“溪口二别墅图”,台湾画家李登胜拿给蒋纬国看,他激动不已,并给红荔书画馆馆长黄南美写信说:“访故里,探故旧,乃人之常情,寻根索源,祭扫祖墓,乃我悠久历史所孕'不忘本'之文化特质,为我炎黄子孙所独具。身为中华儿女,焉有无此企望之理。”又说,“统一在望,返里可期,纬国深信此举定可尽早完成,不致遗憾于九泉。”


同年,上海文史馆组织一批老画家到溪口写生,并将《春山烟欲收》、《溪口之秋》两幅画送给蒋纬国,他派陈先生来上海代收。看到画后他激动不已,在致友人的一封信中说:“两幅名画,触景生情,儿时记忆顿浮脑海,真是不胜感慨系之。盼早日能重返故里,再见乡亲,祭祖扫墓,以尽普通人可尽之人子孝道。”


1997年9月22日,蒋纬国在台北病逝,终年81岁。遗憾的是他多年渴望回访大陆的宿愿始终未能实现。但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蒋氏族人能实现他的遗愿,踏上回乡祭祖之路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