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婚女人13

狼行天下576 收藏 0 63
导读:灯光格外的惨白昏暗,喧哗过后是寂静的夜,于详和茹静静的坐着,各自回忆思考着自己的心事。“于详,咱们喝酒吧,看看咱俩到底能喝多少?”“好啊,我也想试试呢。” 该是怎样的痛啊,让人这样沉醉,放佛是醉了,可思维却是那样的清醒,她回忆着自己的一切,一切的委屈突然间都涌上心头,她努力挣扎着不想哭,她知道这里没有人能理喻她的为什么,没有人能知道她的过去,没有人能体会她的伤心,所以她并不想哭,可是眼泪就像泛滥的海水,汹涌而至,甚至她开始泣不成声,谁也听不清楚她在喃喃自语的诉说些什么,也没有人想听,她就那样享受着痛哭的痛

灯光格外的惨白昏暗,喧哗过后是寂静的夜,于详和茹静静的坐着,各自回忆思考着自己的心事。“于详,咱们喝酒吧,看看咱俩到底能喝多少?”“好啊,我也想试试呢。”

该是怎样的痛啊,让人这样沉醉,放佛是醉了,可思维却是那样的清醒,她回忆着自己的一切,一切的委屈突然间都涌上心头,她努力挣扎着不想哭,她知道这里没有人能理喻她的为什么,没有人能知道她的过去,没有人能体会她的伤心,所以她并不想哭,可是眼泪就像泛滥的海水,汹涌而至,甚至她开始泣不成声,谁也听不清楚她在喃喃自语的诉说些什么,也没有人想听,她就那样享受着痛哭的痛快,尽情发泄着,直到眼皮渐渐沉重,思维渐渐模糊,直到在也想不起什么,然后就那样带着泪痕沉沉睡去。

彻底断了的念想,为什么连想像的空间都不留?为什么要残忍到连白日梦都不要再做,要让痛的那么彻底?只是想听一听你的声音,哪怕虚伪的关怀我都会接受。可你竟那么的狠心,只对我像陌生人一样的微笑!

干脆的连失恋都算不上啊!

可是不要总是那样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勾起我的心动!

于详在梦中想起来年少时的那次喝酒的经历。当她第一次决定让酒解决伤痛时,她还从未尝过酒的滋味,黑漆漆的房间里,她借着月光倒了半碗二锅头,然后端着碗看了看,清清亮亮的就像半碗白开水,可是却有一股香味,她闭上眼睛闻了闻,不知道这水样的透着香味的液体能否让她像书上形容的那样一醉解千愁,就那样吧,试试吧,或许可以让人忘却痛,她又端到鼻端闻了闻,然后坚定的一仰头就把那半碗酒咽到了肚子里,就那么一瞬间,她没有理会酒的辛辣和苦涩,就那样瞬间就咽到了肚子里,然后碗就掉到了地上碎了,她没有听到那破碎的声响,只是突然间火辣的喉咙和胃里传来的一阵紧一阵的刺痛让她不得不蹲做到了地上,呵呵,不知道想要忘记痛苦却要先经历更加的痛哦!她紧紧的捂住肚子,把头深深的埋在了胸口,眼泪就那样打湿着衣襟。

静静的夜里到处是流淌的月光,像银色的沙曼,可是谁会在这样深的夜里去欣赏美丽呢!只有洋槐那黑黢黢的树冠默默注视着她,偶尔风吹过一片泛光的叶子也像幽灵的眼睛。于详慢慢的扶着墙站起来,并没有醉啊,只是慢慢消失的辛辣和刺痛让一点点的晕眩代替了,她感觉自己突然变得轻盈起来,她嘲笑自己好傻,怎么会相信一醉解千愁呢!不过酒的滋味也不过如此,喝起来远没有闻起来那样香甜,她感到自己永远不会酗酒,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可是这一夜为了什么呢?生活看上去没有不美的地方,她们两个都那么的娴静,为什么就得不到一份想要的真心呢?于详觉得,如果自己相貌普通了些,可是茹却是多么的出众啊?为什么也不能得到他的青睐呢?他的心到底有多高?他喜欢的到底是哪一个?呵呵,于详已经决定退出了,其实她也从未争取过,她知道茹的心,她知道自己的朋友是多么的脆弱,她不想再增加她的担心。所以她自己的心事就那样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就像这深夜的月光,对着沉默孤芳自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