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对远征军乃至国民党军队的看法

mwra 收藏 5 1625
导读: 昨天的新闻当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远征军老人回家的那一则。好多人都去留言,去敬礼,去流泪,这其中包括了我。 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共产党加解放军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我的全家都是军人,父母,祖父母。我的爸爸是吃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发给我爷爷的工资长大的,我是吃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发给我爸爸的工资长大的。或许我的孩子,没有机会有这样的幸运,可是我的家庭给与我的教育,无论是爷爷,爸爸,叔叔们所要求的刚强坚毅,还是奶奶,妈妈所要求的深明大义,顾全大局,都令我受益匪浅。我的气质和灵魂是被深深打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烙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的新闻当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远征军老人回家的那一则。好多人都去留言,去敬礼,去流泪,这其中包括了我。

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共产党加解放军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我的全家都是军人,父母,祖父母。我的爸爸是吃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发给我爷爷的工资长大的,我是吃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发给我爸爸的工资长大的。或许我的孩子,没有机会有这样的幸运,可是我的家庭给与我的教育,无论是爷爷,爸爸,叔叔们所要求的刚强坚毅,还是奶奶,妈妈所要求的深明大义,顾全大局,都令我受益匪浅。我的气质和灵魂是被深深打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烙印的,这点,一千年一万年都不会变。


05年《亮剑》热播,其中一个细节令我感慨万千。那就是李云龙在受伤期间,对日本医生以及楚云飞部下态度的不同。我以为,那是非常现实的。第一,当时的军人参军,很多都是为了抗日。日本鬼子蹂躏我百姓,侵略我国土哪仅仅从1931年开始?中国军人,最恨的就是日本人。这一点上,是国共两党军人最大的共性。我的爷爷,是在30年代中期参加革命的。他是为了打日本人参军的。第二,有了之前所提的共性,在日后的国共合作当中,只要你敢往前冲,只要你是条汉子,只要你有军人的血性,就算是身处两党,也颇受同僚的尊敬。站在日本人面前,没有什么共军,国军,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中国军人。

其实如同楚云飞那样的国民党军人,并不在少数。他们打鬼子,是为了国家。打共产党,是为了领袖。他们同许多我党我军的英雄们一样,深深热爱这个国家,深深热爱他们的领袖。无论国共,军人的天职都是服从命令。他们也有袍泽情谊,他们也有国恨家仇。抗战中,他们也曾抛头颅,洒热血。60几年后的今天,我们不能也不可以以那个年代的局限的历史观,去看待这样的一群人。

铁血中有网友说,现在有人是吃饱了撑的,吃共产党的饭来美化国民党,30年前谁敢提这三个字,就如何如何。是的,历史匆匆而过,已经60年了。国共也在05年握手言和了。时代就是进步了,时空就是转换了。极度的左倾时代,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文革等种种的运动。多少老帅,将军,以及战功累累的共产党军人们,没死在日本人刀下,没死在国民党的炮火里,却死在了自己拼命保护的同胞的手里。时间已经转到了近抗日战争胜利65年的当口,我们还要用那个时代的标尺来审视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们吗?

80后的人们,你们肯定都有同感。在我们的教科书里,国民党抗战的痕迹,不过三个人:张学良,杨虎城,张自忠。正面战场,不过提到淞沪会战,滇缅公路的战役只有两小段,小字体,考试不考,老师不问,许多人可能连这一段都没注意过。或许我学业不精,除了这些记忆,我真的不记得有其他更多的了。可是到了今天,我们知道了,光是中国军队奔赴缅甸这支队伍,40万人就殉国了近20万。我们都知道戴笠这个万恶的军统特务头子,可就连他领导的军统光为抗战而殉国的志士就有1万多。孙立人,这个恨共产党人之入骨的国民党将军,下令活埋2万多日本人。那个被诸多国内电视剧电影所演绎的反动军人张灵甫,也是一个令日本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军人。

建国初期,无论大陆还是台湾,都谨慎于彼此的谍报,潜伏。搞白色恐怖,搞运动,这有情可原。大局未定,居安思危。文革时期,一些人如同疯了的狗,到处乱咬,挖人家祖坟,这等我中华祖先最为不耻的行径都干得出来的一群疯狗,无奈乎,受人蛊惑,被人误导,女人误国也好,其他那三个人居心不良也好,总算过去了。到了今天60年了,我们的敌人日本,人家不顾全世界反对年年庄重地祭拜靖国神社,我们却连英雄的名字都还没弄全,不是一个两个啊,是一批人啊,一大批的人啊!

有时候,我在想。国人对于先烈的敬重,是有史以来的淡漠吗?我不想讨论得太远,什么明朝宋朝。我就说说我们党自己的军人。04年,爷爷的一个老部下来看奶奶。那位老爷爷非常帅气,虽然已经满头银发,仍然遮掩不住眉眼中的威严。他跟奶奶的谈话令我很悲伤。他是42年参加革命的,有文化,是大学生,投笔从戎。解放后,参加了志愿军奔赴朝鲜,受伤后回国,转业到了地方。他的工作单位照今天的说法应该是冶金系统,那时候是国家很著名的一个矿。他的妻子为了照顾他,一直没有工作,全家只有他一个人的工资。那年,他跟奶奶说,他的妻子得了糖尿病,要打什么胰岛素之类的要多少多少钱,可他的离休金才多少多少,儿女们也负担很重,不住地叹气,说去省厅也找了很多次,因为以他的资历,那些离休金是很微薄的,一层层皮剥下来,他真的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他问奶奶:老嫂子,我真的觉得挺对不住我老伴儿的。我掉了好多眼泪,我跟奶奶说要给这位爷爷一些钱,那个爷爷说如果奶奶给他就再也不来看她了,那位爷爷还给了我钱,说如果我不要就是说不认他这个爷爷,不认他是我爷爷的战友,老部下。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老兵,怎么能?

全国有多少这样的老兵,我不知道。每每看到这样的报道,我都不忍看下去。爷爷身上很多弹孔,伤痕。很叫人心疼,很恨那些伤害过他的人。对于我,出于亲情,血脉的缘由更重一些。这是我家的老人,年轻时候被鬼子追杀,弄到连命都差点没了。离休后,身体上的毛病是一个接着一个,去世前卧床不起很多年。我是多么地心疼他。我的爷爷有好多勋章,能说得上名字的,有八一勋章,解放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这些都成了我家的传家宝,会一代一代传给我,我的后代,我后代的后代。无论多苦,爷爷走前看到这些了,感受到光荣了,没留下遗憾。他知道他的努力,被人民,被组织,被这个国家认可了。他更知道,他的子孙,因为他的荣光,精神上自豪无比。这是爷爷是幸运,这是我们一家人的幸运。与之反差的,是那些国民党军人的不幸。

他们其中,那些高官厚禄者,随蒋介石到了台湾。日日想念的,却是海峡这边的故土。想回来,回不来,客死他乡。他们其中,那些中下级军官,士兵,我想着重指出的,这些可能台湾没有功勋记录,大陆亦没有记录的人们,庞大的一群人们,在民间,要么隐姓埋名,要么被批斗致死,要么流落他乡,要么孤寂地度完余生。他们同爷爷一样,少年从军,为了家国。却因为走错了队伍,虽然也是功勋累累,却被历史集体性遗忘。

最近,也追看了《我的团长我的团》。非常非常痛苦的看完了。有的人说他们是散兵游勇,没有军人气质,正规的军人应该怎样怎样。我想说,朋友,那就是现实。我们不是铁打的,子弹穿过来了,是要死人的。刺刀刺上来了,是要流血的。想去打,想去杀,但是你是军人,是要听命令的。什么都不给你,没有饭,没有炮,要你去冲,要你去打,就是要做炮灰的。我中华被欺凌这么多年,多少这样的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却不留一点痕迹。

远征军里几个老人的故事,令我非常感动。这要感激凤凰卫视。一个有历史良心的媒体。他们05年就拍摄了《中国远征军》,05年以前就开始有记者专门寻找远征军将士海外墓地,以及寻找老兵的种种行动。碍于凤凰卫视收视的局限性,05年的我们中的大多数,还是没有关注到这一块战场上来。终于,康洪雷的《我的团长我的团》横空出世,历史如同羞涩的姑娘,被人涂涂抹抹了几十年后,卸下一切,给我们看到那满目疮痍的悲哀。再此,我也感激康洪雷,他做了一件好事,做了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做了一件可以让更多人好好活着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好事。

那位张福麟老人,盼望有一天可以接受央视的采访,盼望有一天能得到政府的认可,他大骂杜聿明“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他盼望他能跟他的弟兄们,有一天得到人民的认可,虽死无憾。那位杨伯方老人,盼望着一天可以同老战友们,在欢呼声中,带着奖章走过天安门城楼,如今已经作古。那位幸运的李锡全老人,回到家再离开时,带走的那一瓶家乡的土,他说会再回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回来了。30号回来的那9位老人,是继李老后再一批被老兵们羡慕的人们,无论走了多少年,他们回家了,有多少人走了几十年,却还是没回去。

因为远征军的关系,又了解了一位叫做王文川的老人。淞沪会战中,四行仓库保卫战的幸存者。近70年的秘密,在老人89岁的时候揭开。当淞沪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提到,谢晋元将军的遗物中的花名册上,有王老的名字的时候,老人捂着脸哭了,女儿也跟着一起哭了。在提到谢将军遇难的时候,老人忍不住痛哭起来,这同他的战友杨养正老人一样,当面对将军的墓碑,当面对将军的雕像,当面对将军的儿子,这两位历尽沧桑的老人们哭得跟个孩子一样。这是多么一种悲壮的情感,这是多么一种绵长的情谊。

感谢两党终于握手言和了,感谢这样的老人还健在。虽然已经所剩无几,可是我们还有时间,这最后的时间。以上提到的老人们,生活都很困苦,王文川老人,一个生活在北京,有5个儿女的老人,连去次上海都是一种奢望。我们是否可以略尽绵薄,去温暖一下他们冷了一个甲子的心。昨晚去看淞沪纪念馆的网站,两条信息并排。一则是说,找到第四位健在的四行保卫战,八百壮士的幸存者,馆方要送去纪念册之类云云。另一则就是,这位老人悄然离世。现在,老红军已经越来越少,八路军,新四军也是越来越少。这些人的病痛,都来不及我们去蹉跎岁月。如果,我们还有良心,历史的良心,我们就该去礼赞他们,我们就该去铭记他们。这些人,这些英雄,也该包括这些,国民党抗战的英雄们。这世间有太多的来不及,如果今天不行动,明天很可能就已经晚了。

我们是有过政见不同的过去的几十年,可我们更有并肩在一起,生活奋斗,兄弟相称的几千年。我们有死在国民党刀下的数以千计万计的烈士们,可是这些手刃同胞的只是这支队伍的一部分,他们中许多人都被枪决,连亲人都受到了牵连。虽然有些人只是服从命令,有些人只是对于他们信仰的坚定。那是时代的悲剧,我们该恨得,更多是那些弄权者,而不是这些拥有赤子之心的铮铮铁骨的中国军人们。

抗战的胜利,是属于全民的,不单单是一党之功。我很庆幸,我们的政府开始关注这些人,开始关注这段历史。如果依旧是以往的思想,《我的团长我的团》是出不了总点局的审查的。我更欣喜地看到,央视的许多栏目,也已经开始关注这段历史《小崔说事》,《新闻会客厅》等等。而这次老兵回家的主办单位,更是新华社属下的杂志。《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青年报》等也出现了正面评价国民党尤其是远征军军队历史贡献的文章。这些可喜的变化,说明了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官员,我们的人民,是有气度的,有战略眼光的,有历史良心的,有时代责任感的。令我颇为自豪的是,我的爷爷在几年十前,就有这样的胸襟。他告诉过我们,内战很可惜,死了好多无辜的百姓,也死了好多优秀的军人。他说,国民党很多军人是很能打的,是民族英雄。


我永远相信,解决两岸统一问题,首先要解决历史观的统一。是时候我们放下仇恨,共话明天了。中国没有亡,不仅仅有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先烈们的流血牺牲,更有中国国民党的英勇将士们的无惧无畏。我们的国家要富强,必须要记住英雄的名字,这些英雄,一个都不能少。有了他们的感召,有了我们的团结,中华民族复兴之日,指日可待。


本文内容于 6/3/2009 9:13:05 PM 被newslgs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