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四卷 第十一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大家把《满江红》唱完,连驱看了酒楼里的伙计和老板一眼,道:“我们的计划会不会被他们给听到了?”   王冷斋摇头道:“我们刚才说话的声音不大,应该没被听到。”   梁中国忽道:“大师兄,你和我去飘香楼一下。”   秦海夺讶道:“梁中国,你该不会想去风流一下吧,这可不行,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大家把《满江红》唱完,连驱看了酒楼里的伙计和老板一眼,道:“我们的计划会不会被他们给听到了?”

王冷斋摇头道:“我们刚才说话的声音不大,应该没被听到。”

梁中国忽道:“大师兄,你和我去飘香楼一下。”

秦海夺讶道:“梁中国,你该不会想去风流一下吧,这可不行,要是被师父和师娘知道了非把你打死不可。”

梁中国没好气的白了秦海夺一眼,道:“去你的,我是那种人吗?我是想去飘香楼找老鸨,告诉她我们的计划。”

连驱皱眉道:“有什么好说的,说不说那个老鸨都要遭殃,我们还去干吗,说了只会给我们添麻烦。”

梁中国叹道:“今夜过后就是飘香楼老鸨的死期,我想知道那个飘香楼老鸨晓得我们的计划后的反应,至少我们也该让她死个明白。”

王冷斋蹙眉道:“可我认为让她晓得我们的计划总是不好,中国,你要从大局考虑呀。”

梁中国仔细考虑一会儿,叹道:“罢了,我就不说了,就让飘香楼老鸨做个糊涂鬼吧,如果飘香楼里的忠善之人因这件事情而死,那我梁中国逢年过节一定多给她们烧点纸钱,等中日战争全面爆发,我一定替她们报仇。”

秦海夺长叹道:“恐怕也只有如此。”

连驱愧疚道:“飘香楼里的人对不起了,这次只有牺牲你们了。”

梁中国站了起来,道:“各位,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一步。”

连驱问道:“你去哪里?”

梁中国道:“再随便去逛逛。”

秦海夺也站起来道:“中国,我也一起去,我本来就是师娘叫我让我来陪你散心的。”

王冷斋道:“那今晚八点半在飘香楼的门口见。”

梁中国道:“好,不见不散。”说完,他和秦海夺两人走出了酒楼,而王冷斋和连驱则继续畅聊下去。

梁中国和秦海夺走到街上,后者道:“中国,我们这要去哪里?”

梁中国道:“我们去附近飘香楼看看。”

秦海夺吓了一跳,道:“中国,你该不会还想去见飘香楼的老鸨吧?”

梁中国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想去飘香楼的对面,坐在对面看看里面的情景,这是我第一次用心去见飘香楼,或许也是机会最后一次用心去见,明天说不定飘香楼的每一个人都不在了,我们要抓住机会呀。”

秦海夺明白梁中国的意思,嗯了一声和梁中国一起走去飘香楼。

飘香楼地处北平繁华地带,这也正常,妓院也通常是开在这种地方,飘香楼总共有两层,飘香楼的对面是茶铺,那里有卖茶和包子与馒头,梁中国和秦海夺就坐在茶铺里点了一壶茶,要了几个馒头,用哀伤的眼神看着飘香楼。

梁中国和秦海夺看见飘香楼内里面花枝招展的姑娘笑脸如花的迎接着来飘香楼内寻欢作乐的客人,梁中国看了喃喃道:“真是悲哀呀,如今中国遭逢大敌,而这些人依然沉迷于纸醉金迷,实在是中国的不幸。”

秦海夺苦笑道:“每个国家都是有败类的,这不能说明什么。”

梁中国道:“如果要我选择是让飘香楼里的姑娘死还是让去飘香楼的嫖客死,我一定选择让后者死。”

秦海夺问道:“为什么?”

梁中国哀伤道:“如今中国乃是个乱世,那些姑娘也是迫不得已才沦为妓女的,不然她们拿什么糊口,而这些嫖客则实在可恶,都是温饱私欲淫,他们拿这些钱去捐给国家做贡献的话我想中国对中国的状况会好许多。”

秦海夺露出苦涩的笑容,道:“你说得不错,可是那又怎么样,这些状况我们都无力改变,任由这些丑陋的现象存在。”

飘香楼内的突然起了一阵骚动,梁中国和秦海夺定睛一看,原来是在飘香楼内一个日本士兵对一个穿着长褂的中国人拳打脚踢,而旁边站着一个穿着华衣的女子,应该是飘香楼内的姑娘,那个姑娘显然怕事不敢上前劝架就直愣愣的看着日本士兵打中国人,嘴巴张得大大,其他在飘香楼的人也是一样的反应,那个日本士兵打了那个中国人一会儿后,那个中国人是连滚带爬的跑出飘香楼,而那个日本士兵是指着那个中国人的背影哈哈大笑,笑够以后就又搂着飘香楼内的姑娘的腰得意洋洋上楼开房间,看情景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去抢飘香楼的姑娘才发生斗殴的,那个日本士兵和飘香楼的姑娘进了房间以后,楼下的飘香楼又恢复了热闹。

秦海夺恨道:“该死的小鬼子,又再欺负我们中国人了。”

梁中国冷冷道:“我看那个中国人被打也是活该。”

“你真奇怪,你是中国人,你看自己的同胞被日本人也打了居然还说这等风凉话,一点也不痛心。”说这句话不是秦海夺,而是另有其人,说这句话的人声音很甜美,是个女子,梁中国听见这个声音心中一动,他已经从这句话中判断出这个女子是谁,她就是让魂牵梦萦、牵肠挂肚的太刀师团南川原重的独生爱女南川盛樱!

梁中国料得没错,这个女子就是南川盛樱,她今日依然穿得是和服,她说完这话就坐在一张椅子上和梁中国和秦海夺同聚一桌。

南川盛樱对梁中国笑道:“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梁中国见到南川盛樱心中就高兴,喜道:“朋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想你想得好苦呀。”

梁中国说得是肺腑之言,可南川盛樱只当他开玩笑道:“你怎么不再说夸张一点说你就要死了。”

梁中国呵呵笑道:“我的生命还没有这么脆弱。”

南川盛樱还要说话,但是美目瞥见秦海夺正皱眉的打量她,一脸的不友善,那不是色眯眯眼神,而是一种厌恶,南川盛樱明白秦海夺希望自己快点离开这里。

南川盛樱沉吟道:“朋友,我想我不该来这里,我先走了。”

梁中国忙道:“朋友,你别急着走呀,我还有许多话要对你说呢。”

秦海夺却道:“既然姑娘要走那就告辞了,我们两就不送了。”

梁中国气道:“大师兄,你干吗赶我朋友走,我还没有和她叙叙旧,这样吧,我先把她介绍一下她的名字。”

秦海夺冷然道:“不用了,我是中国人,不需要认识日本人,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秦海夺去做汉奸了呢。”

梁中国哼道:“大师兄,你不想认识拉到,我还想和南川姑娘继续做朋友。”

秦海夺满脸不可思议,道:“中国,你疯了,这个女人可是日本人,这里是大街人来人往的,被人看见了可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梁中国冷笑道:“那些臭三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不在乎,南川姑娘这位朋友比那些臭三八的闲言闲语重要。”

南川盛樱听了芳心一阵感动,秦海夺骂道:“中国,我看你是喝醉了酒说胡话应该呀。”

梁中国淡淡道:“我很清醒,大师兄,你如果无法和南川姑娘同坐一桌的话那就请离开。”

秦海夺睁大双眼道:“中国,你居然为了一个日本娘们跟我怎么说话,值得吗?”

梁中国苦笑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可这件事情是你先不讲道理的。”

秦海夺道:“中国,我可是为你着想。”

梁中国笑道:“大师兄,这我知道,但我意已觉请你不要劝我。”梁中国在说这话的时候,他想起了自己和父亲吵架的画面,他明白自己就算光光和南川盛樱做朋友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想要感情进一步升华那就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

秦海夺问道:“中国,你意已决?”

梁中国正色道:“是的。”

秦海夺叹道:“中国,我知道我是劝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说完就起身准备要走,站起来时秦海夺又想起一件事情道:“中国,关于你的流言中那个日本女人该不会就是她吧?”

梁中国道:“就是她。”

秦海夺连连苦笑直摇头,自言自语道:“完了,中国,看来你的流言远远还没有结束,不过中国我还真佩服你换了我是绝对做不到像你一样的。”说完走了。

南川盛樱歉然道:“朋友,抱歉,让你和你师兄吵架了。”

梁中国笑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和你做朋友做错了什么,错得是那些反对我们做朋友的人的思想。”

南川盛樱浅笑道:“中国,你一点也不怕?”

梁中国悠悠道:“我只怕做事有愧于心,我问你一句,你和我做朋友,你爹没有责怪你。”

南川盛樱道:“我父亲没和我说什么,但我知道我父亲一定也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因为你梁中国在前天和昨天闯的祸这么大,我父亲又不是聋子肯定晓得了一切,只不过是我父亲没管我罢了。”

梁中国羡慕道:“你爹对你真好,我爹可把我管得很严。”

南川盛樱秀眉轻蹙眉道:“看来我把你害惨了。”

梁中国洒然一笑,道:“朋友,我们难得可以在一起聊天就不要说这么另人不愉快的事情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