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四卷 第十章

张单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王冷斋小声道:“那连先生杀殷汝耕的计划是什么?”   连驱道:“我已经调查过了,殷汝耕为人好色,他最近一个月晚上九点都去北平最大的一家妓院飘香楼去找个叫红燕的红牌妓女做苟且之事,我打算去那里杀了他,为民除害。”   梁中国皱眉道:“不对呀,如今北平已经死了多个汉奸,会去当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王冷斋小声道:“那连先生杀殷汝耕的计划是什么?”

连驱道:“我已经调查过了,殷汝耕为人好色,他最近一个月晚上九点都去北平最大的一家妓院飘香楼去找个叫红燕的红牌妓女做苟且之事,我打算去那里杀了他,为民除害。”

梁中国皱眉道:“不对呀,如今北平已经死了多个汉奸,会去当汉奸的人必然贪生怕死,这样的人怎么还会壮着胆子会妓院,不怕在妓院被人给暗杀了。”

连驱冷哼道:“有道狗改不了吃屎,这个殷汝耕好色的很,会做这种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他去飘香楼又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前前后后带了一百多人来保护他,那些走狗分别驻守在飘香楼的大门和后门与房间外。”

王冷斋道:“我也耳闻了殷汝耕命令飘香楼的老鸨只能做他一个人的生意,所以最近飘香楼一到九点就不会再接除殷汝耕以外的客人。”

秦海夺沉思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连先生恐怕难以下手。”

连驱笑道:“放心,我早就把准备功夫给做足了,最近飘香楼在招端茶送水的小厮,我去应聘飘香楼的老鸨收了我,于是我可以在飘香楼活动了,我观察了几日打算在殷汝耕进飘香楼的时候杀了他这个中国败类。“

王冷斋想了想,道:“计划确实可行,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杀了殷汝耕后你如何逃跑?”

连驱道:“这个我也想好了,我决定先用手榴弹在门口制造混乱,然后再用枪把殷汝耕给毙了。”

梁中国道:“那这么说连前辈这次不打算用刀了?”

连驱点头道:“那是当然,前几次我用刀就可以,但是这次用刀的话成功的机率不会大,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刀我还是会用。”

秦海夺道:“连前辈,我有个提议,不如今晚杀殷汝耕把我也带去吧。”

梁中国也道:“也把我带上。”

连驱连连摇头道:“不行,这样太危险了,杀汉奸是我的事情,你们不用插手。”

梁中国悻然道:“连前辈此言不对,你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杀汉奸是我们每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的事情,又怎么会单单是你的事情呢?”

秦海夺补充道:“连前辈,何况我们也会武功或许到时候也能帮你一点忙这也说不一定。”

王冷斋赞道:“振身武馆里的人都是英雄好汉,都是国家的希望呀,我王冷斋这次也去定了!”

连驱摇头道:“梁中国和秦海夺要去的话,我还会考虑一下,可王专员绝对不能去,你不会武功,去了只会帮倒忙。”

王冷斋不悦道:“我虽然并非武夫,可是也是中国官员,日本人对我多多少少也会有点顾忌,我去的话若事情不顺也能从中周旋一番。”

连驱颔首道:“言之有理,看来我今晚是非带三位去不可了。”

梁中国喜道:“那这么说连前辈是答应了。”

连驱苦笑道:“若我不答应,你们会答应吗?”

梁中国、秦海夺和王冷斋异口同声道:“不会答应!”

连驱叹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梁中国笑了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道:“连前辈,你既然是在飘香楼做端茶送水小厮那为什么你还来街上逛。”

连驱解释道:“我跟飘香楼里的老鸨谈工资时要的很低,我只在晚上六点到十二点这段时间里端茶送水,其他时间任我支配。”

梁中国又道:“那连前辈把刀放在里的哪个朋友那里?”

连驱笑道:“那个人你也认识。”

梁中国疑惑道:“是谁呀?”

连驱点破道:“就是童产师父。”

梁中国哦道:“原来是他,那童产师父也知道连前辈的身份?”

连驱道:“当然晓得,我杀汉奸的事情他也知道,每次杀完一个汉奸他都说我好样的。”

秦海夺提议道:“梁中国,那今晚我们就穿黑衣,带黑巾,若我们出手时就蒙面上。”

梁中国道:“好。”

连驱笑道:“我就不用了,飘香楼的人都认识我,事后只要日本人盘问飘香楼的人,她们一定会把供出来的,蒙面也白蒙面,何况在飘香楼里面蒙面也是掩耳盗铃马上就让人知道我有问题。”

梁中国得连驱提醒,记起一件事情,道:“不好,连前辈,就算我们今晚杀了殷汝耕,事后以日本人个性一定会牵连无辜,飘香楼的妓女可要遭殃了。”

连驱猛然醒悟道:“对呀,这个我怎么没有想到呀,我以前都是在街上或者在汉奸的家里杀汉奸,不会连累任何人,这次在妓院里杀人居然忘了会连累其他人。”

王冷斋道:“那么连先生不如换个地方杀殷汝耕行不行?”

连驱摇头道:“这个很难,殷汝耕的家里守卫极森严,我混不进去,平日里除了晚上去飘香楼外几乎足不出户,办公去其它地都是坐汽车去,且保护他的走狗不少,也有四辆汽车跟在殷汝耕坐得汽车前后,我没机会下手。”

秦海夺叹道:“难道计划就这样告流产,白白便宜了殷汝耕?”

连驱叹道:“不然你还有什么好办法?”

梁中国沉吟道:“不如这样我们去找飘香楼的老鸨谈谈,告诉她我们要杀殷汝耕,看她的反应在做决定要不要杀殷汝耕。”

连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中国淡淡道:“我们把杀殷汝耕的计划告诉飘香楼的老鸨,如果老鸨支持我们杀殷汝耕,那就证明她是一个爱国之人,为了她的性命就放弃杀殷汝耕,反之,若飘香楼的老鸨贪生怕死反对我们杀殷汝耕,那她就死有余辜了,我们就先监视她不然她告密,然后再杀殷汝耕,最后把老鸨也杀了灭口。”

其余三人听了梁中国计划吓了一跳,看不出来梁中国一脸俊气无半分杀气可居然做事如此果断,把杀人当成等闲之事。

王冷斋道:“那要是飘香楼的老鸨虚以委蛇,明明怕死却说假话骗我们怎么办?”

梁中国胸有成竹道:“那我自有办法。”

秦海夺皱眉道:“还是不对,我听说飘香楼的那些妓女有四十几个,若是她们当中也有爱国的人,那岂不是害了她们。”

梁中国沉思道:“这个我还没有考虑好。”

连驱长叹道:“算了,这次为了飘香楼的那些妓女就放过殷汝耕这个王八蛋一次,以后有机会再杀。”

梁中国反对道:“连前辈,这可不行,你知不知道殷汝耕自当了日本人的走狗后给我们中国带了多少损失,如果继续让殷汝耕活下去那将来还要给我们中国带来多少难以估量的损失,这你算过吗?”

连驱苦笑道:“那我们也不能因为这样而害了无辜的飘香楼的那些妓女。”

梁中国正色道:“连前辈,若飘香楼的那些是贪生怕死的人那死就死无所谓,若她们是个爱国之人她们一定会支持我们杀了殷汝耕的,我梁中国虽然不懂如何让革命成功,可我从戊戌变法中人谭嗣同说得话中也明白革命是要流血的,没有牺牲革命是不可能成功,像英国的光荣革命那就绝无仅有的,何况也不适和我们中国的国情,所以请连前辈答应我今晚一定要去杀殷汝耕,为中国的革命扫除一些垃圾。”

连驱淡然道:“那我要是不去呢?”

梁中国淡然道:“那殷汝耕今晚我去杀。”

秦海夺讶道:“中国,你身上还有伤,你能行吗?”

梁中国叹道:“不行我也一定要杀殷汝耕。”

连驱哈哈一笑,然后小声道:“好一个梁中国,做事果然干脆,殷汝耕是我先看中的,怎么能让你来杀,这个大汉奸当然是要我来杀。”

梁中国笑了笑,然后正色道:“连前辈,若事后有人要唾骂你,那你就把罪过推到我一人的头上,我梁中国愿甘受千古骂名。”

连驱冷冷道:“梁中国,你也太瞧不起我了,我连驱做事还需要其他人来顶罪,其他人要是认为我做错了我一定独立扛下,哪里还轮到你背黑锅。”

王冷斋道:“这么说得话杀殷汝耕的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连驱点头道:“是的。”

王冷斋笑道:“既然这样,今天杀殷汝耕的全部计划和事情始末我也知道如何有人要骂连先生,我一定把事情说出来,不为替别人背黑锅,就为了让人评价个够,成对是非让人讲个够。”

秦海夺立即道:“还有我。”

连驱笑道:“我若在今晚成功杀了殷汝耕的话,我肯定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但我不会提到你们,因为如今中日两个的脸面还未彻底撕破脸皮,这事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了那你们可要遭殃了。”

梁中国叹道:“希望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快点爆发,这样我们就能快把日本人给赶出去了,也不会像这样,国家都不是完整的。”

连驱悠悠念道:“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连驱念得这首词让在场人在熟悉不过,这首宋词就是抗金名将岳飞所作的《满江红》,连驱念出这首词让在场的人想起了中国的困境,心里都是有感而发,起初只是连驱一人在念,可念到第二句时梁中国就合唱,接下来王冷斋和秦海夺也开始唱,不久将酒楼里的老板和伙计也感染了,他们也会唱这首词也跟着大声的念,歌声传到街上,在酒楼外的好事的中国人虽然已经散开,可是街上还有行人来来往往,他们听过了这首词心里也是心情澎湃难以平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