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连驱自练成八卦掌时就用此掌法与许多高手中的高手对敌从无战败过,全中国和他比拼掌法能和他和打成平手的只有一人,那人不是梁亮峰,梁亮峰的武功造诣全在刀法上,论拳脚功夫连驱绝对在梁亮峰之上,那个人而是他的工作密友,本来连驱认为天下之间除他一人以外拳脚功夫再无一人能和他平分秋色,不料这日这地竟出了如此可怕的对手,他和阿与基隆斗了一百余招,后者竟然无任何将败之相,出招依然有条有序,且越斗精神越好,神采奕奕,至此连驱终于叹服不得不承认阿与基隆是个武学奇才,能登上小日本剑道第一高手的宝座实是正常之事。如今连驱和阿与基隆的内力和招数皆在伯仲之间,接下来两人要拼得就是体力、毅力和耐力,还有寻常之人无法到达的高手的玄妙心境。

连驱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和阿与基隆决出胜负,正要继续死缠烂打下去,忽然阿与基隆连避开自己数招,只躲不还手,连驱暗觉奇怪,那阿与基隆退到一旁道:“连先生,你的掌法果然精妙,我胜不得你,你也胜不得我,我们再打下去也是徒劳无功,不然我们就此作罢如何?”

秦海夺冷笑道:“小鬼子,你该不会是不行才说出这种话吧。”

阿与基隆不置可否淡然一笑,梁中国却瞧出内情并非如此,道:“大师兄,你就少说两句吧。”

秦海夺皱眉道:“中国,你怎么说话的,我还不能说日本人的坏话?”

梁中国苦笑道:“我的意思是连前辈的眼光比我们锐利,事实若真是如此,连前辈自然会说出来。”

王冷斋道:“连先生,你的意思如何?”

连驱和梁中国一样也看出阿与基隆实有再战之力,只是不想再打而已,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小鬼子,你说错了,我们打得不是平手,这场其实是你赢了,我连驱是在知道你用的功夫合气道的特点下才能和你打成平手的,而你却对我用得功夫却一无所知但依然不落下风,仅凭这点我不如你,这场我输了。”

阿与基隆淡淡道:“连先生,承让了。”

秦海夺道:“连前辈,你不用灰心,你虽然在拳脚上明平暗输可是你还能和这个小鬼子比比刀法。”

连驱点了点头,道:“说得好,小鬼子,我们比比刀法吧。”

王冷斋瞧连驱身上无佩刀,忙道:“连先生,我帮你找把刀来。”

阿与基隆道:“王县长,你等等。”

王冷斋疑惑道:“你有什么事?”

阿与基隆道:“我并不想和连先生比刀法。”

王冷斋问道:“为什么?”

阿与基隆解释道:“刚才我和连先生一战,两人的体力都有受损,皆不再巅峰状态,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所以我想和连先生比拼刀法的事情暂时押后,以后有机会再说。”

秦海夺冷冷道:“小鬼子,该不会是另有隐情才让你不敢和连前辈比刀法吧?”

阿与基隆淡然道:“如果连先生执意要比那我必定再战。”

连驱摇了摇头,道:“这次我不管你有什么阴谋和阳谋我听你的,我连驱要赢也要让你在最佳状态下赢你。”

阿与基隆亦道:“我阿与基隆要赢也要连先生在巅峰状态下赢你。”

连驱凝视阿与基隆道:“那我们有机会下次再战比刀法。”

阿与基隆微微一颔首,然后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鞠了一躬,接着走到门前打开门走出酒楼,站在酒楼外好事的中国人苦等良久,终于见门开了有人走了出来,心里欢喜想知最终的结果,可由于走出来的是日本人阿与基隆,他们哪里敢问。

阿与基隆见一大群人挤在门口导致自己无法离开此地,淡淡道:“中国人,你们让开一下。”

阿与基隆的话语一出,那些中国人马上就给这位日本剑道第一高手让开条路来,阿与基隆双手枕在后脑上飘然而走。

酒楼外的中国人都想冲进酒楼里问酒楼里的人刚才那场比斗最后的胜利者是谁,可是王冷斋早在阿与基隆出了酒楼的时候就叫伙计把门再关上,那些酒楼外好事的中国人无论在外面怎么敲门酒楼里的人就是不开。

酒楼里。

王冷斋叫酒楼里的伙计摆好一张桌子和四张椅子,接着又叫伙计上几样小菜,点了一壶酒,自己和连驱、梁中国、秦海夺四人一人坐一张椅子闲聊开来。

桌子上有四个酒杯,王冷斋拿了两个分别摆在自己和连驱的面前,接着王冷斋倒酒把自己和连驱的酒杯给满上。

做完这些,王冷斋放下酒壶,举杯道:“今日得见民族英雄连先生我王冷斋实在是三生有幸,特敬你一杯。”

连驱惶恐道:“王县长,我连驱何德何能敢得王专员如此厚爱,愧不敢当呀。”

王冷斋笑道:“连先生,你绝对受得起,因为……”说到这里,王冷斋声音压低的只能让椅子上的四个人,道:“连先生是中华盟盟主!”

什么,连驱前辈竟然是中华盟盟主!这个中华盟可不得了,它乃是民间最大抗日队伍,里面是由许多的爱国武术人士组成的,人数共计十万之多,比起二十九军只多不少,分布在东北和华北地区进行抗日,而组织中华盟的盟主的名字向来不为外人所得知,梁中国和秦海夺万万也想不到中华盟盟主竟然就是与自己同坐一桌的连驱。

连驱沉声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的确是中华盟盟主,不过王县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冷斋微笑道:“连先生一心抗日,前不久你以真名相告密电蒋委员长要求委座抗日和小鬼子全面作战,故在全中国除了中国盟以外已经有委员长知道你的姓名和身份,而委员长有把你的名字告诉了宋军长,宋军长又告诉了我,所以我才知道的。”

连驱苦笑道:“王县长,你该不会又告诉给其他人了吧?”

王冷斋道:“连先生,你的身份我只有在今天才说了出来。”

连驱叹道:“我怕再这么搞下去连扫大街的人都知道了我的身份。”

梁中国正色道:“连前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就算是我爹娘我也不会说的。”

秦海夺亦道:“我也是。”

连驱笑道:“你们两个都是中国的热血男儿,我相信你们不会说得。”

秦海夺问道:“连前辈,你要蒋介石抗日,那蒋介石的答复是什么?”

连驱苦笑道:“蒋介石说话的态度很暧昧既不说要何时抗日,也不说不抗日,我弄了半天也听不懂他的意思。”

梁中国叹道:“唉,中国当官的就是要打官话。”

王冷斋笑道:“大家急什么,蒋委员长到底会不会抗日只要等小日本全面侵华的时候就知道了。”

梁中国嗯了一声,道:“连前辈,你到底来北平有何事?”

连驱笑道:“来玩不行吗?”

梁中国摇头浅笑道:“我不信,如今倭人未出,堂堂中华盟盟主哪有心思游玩,想必连前辈来北平必然是来抗日的。”

连驱笑而不语,王冷斋道:“梁中国,你可真够笨的,你不晓得最近最大的新闻是什么吗,当你想起来的时候就明白连先生来北平是做什么的?”

梁中国疑惑道:“是什么呀?”

秦海夺已经明白了,哂道:“中国,最近最大的新闻除了你的事情以外还有一件你好好想想。”

梁中国想了半天,忽然醒悟过来,道:“对了,我知道,最近在北平接连死了多个汉奸,其手法都是一刀毙命,弄得北平的其他汉奸全都纷纷出逃。”说到这里,梁中国顿时醒悟,小声道:“莫非,那些汉奸就是连前辈杀的”

王冷斋笑道:“傻小子,你总算醒悟了。”

秦海夺心中对连驱充满了崇敬,痴痴的望着连驱,前者这么做弄得后者后者很不好意思,后者道:“小兄弟,你不用这么看我,你以后也一定可以做到这些的。”

梁中国瞧连驱身上并无佩刀,道:“连前辈,你把刀藏哪里里去了?”

连驱笑道:“没法子,死了三个汉奸以后,日军严密重视任何带刀之人,我怎么敢把刀随身带在身上,我把刀放在我一个朋友那里,杀人的时候再去取。”

秦海夺叹道:“自从连前辈杀了北平的第三个汉奸以后,北平的日军原本是奇怪变为关注,又从关注变成了重视,派兵保护或者是藏匿汉奸,不过也真有连前辈的,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让连前辈又杀了两个汉奸。”

连驱叹道:“下手越来越困难了,我想我再杀一个汉奸就不杀了,不然早晚点失手被抓。”

梁中国沉吟道:“莫非连前辈想杀得是殷汝耕?”

连驱一震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梁中国解释道:“有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与其多杀几个小汉奸不然杀个大汉奸,在北平最大的汉奸非殷汝耕莫属了。”

连驱点头道:“不错,我下一个要杀得汉奸就是殷汝耕。”

秦海夺好奇问道:“那连前辈准备何时动手?”

连驱缓缓道:“就在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