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四卷 第六章

张单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秦海夺大觉自己丢了脸面还要再上,梁中国却一把拉住了他到:“大师兄,你不是他的对手,再打下去也是在自取其辱,你何必又在上呢?”   秦海夺道:“那你上场和他较量一下,替我挽回面子。”   梁中国苦笑道:“大师兄,你太瞧得起我了,别说我受了伤,就算我完好无损也绝不会是这个日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秦海夺大觉自己丢了脸面还要再上,梁中国却一把拉住了他到:“大师兄,你不是他的对手,再打下去也是在自取其辱,你何必又在上呢?”

秦海夺道:“那你上场和他较量一下,替我挽回面子。”

梁中国苦笑道:“大师兄,你太瞧得起我了,别说我受了伤,就算我完好无损也绝不会是这个日本浪人的对手。”

秦海夺盯着正在捡钱的日本浪人恨恨道:“难道就这样便宜了他?”

梁中国仍在苦笑道:“不然有什么办法。”

“梁中国,你太让我失望了,想不到你是这么的惧敌。”声音从梁中国的左边传来,这个声音梁中国隐隐觉得十分耳熟,转头一看说话的是教自己八卦掌的连驱。

梁中国惊道:“连前辈,你怎么会来这里?”

连驱冷冷道:“我为什么就不能来这里。”

梁中国晓得连驱必然是误会自己见这个日本浪人武艺高强认为自己心生畏惧才生不屑之心,梁中国虽知连驱误会自己却也懒得解释,面无表情。

梁中国的这番反应更加坚定了连驱的想法,更误会了梁中国,连驱开始后悔自己把八卦掌教给梁中国了,可是为时已晚,自己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废了梁中国的武功吧,只能在言语多讽刺梁中国。

连驱冷然道:“梁中国,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我到你的痛处?”

这种情况下梁中国不得不替自己辩解了,他道:“连前辈,你未免也太小瞧我梁中国吧,若我梁中国是胆小如鼠之人那我就不配姓梁,更对不起梁家的列祖列宗。”

连驱疑惑道:“那你为什么不和那个日本浪人打一架?”

梁中国反问道:“那我为什么要和那个日本浪人打一架?”

连驱感觉有些难以置信,他睁大眼睛道:“梁中国,你是不是明知故问,刚才你的师兄输给了这个日本浪人,往小了说是丢了你们振身武馆的脸,往大了说是丢我们中国人的脸,你说你该不该上?”

梁中国连连摇头道:“连前辈,此言我不敢苟同,如果说是这个日本人立下牌子放下侮辱我们中国人的话,而我师兄不敌的话那我梁中国就算明知不敌也会和这个日本浪人力拼到底。可如今这个日本浪人并没有侮辱我们中国人,我们输了只能怪我们技不如人,怨不得其他,若再生事端岂非和那些爱惹是生非的日本人一样了吗?”

连驱亦摇头道:“梁中国,你的想法还太幼稚了,让我给你分析一下,这个日本浪人无缘无故的在大街上和我们中国人打架一定另有蹊跷,肯定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料他是先想在大街上打败我们许多的中国人,然后再挑战各个武馆的馆主四处耀武扬威,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街上先把他打败了,才能避免那些馆主遭殃。”

梁中国还在沉思连驱说得是否有道理,秦海夺已经连连点头道:“连前辈言之有理,这个日本浪人目的必然是如此。”连驱说得这番话也被附近围观的中国人听到也纷纷点头称是,认为连驱说得有理。

这个日本浪人的耳朵很灵,捡完钱站在大街上的他听到梁中国、秦海夺和连驱的对话,心中暗忖你们误会我了,忙解释道:“各位,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的,我其实没有任何的恶意,我只是来中国的时候把钱都花光了才想出这个方法来筹钱的。”

这个日本浪人说完这番话连驱是冷笑不止,前者不是傻子他当然看得出来后者根本不相信他说得话,这个日本浪人叹了一口气,他明白自己无论说什么连驱也不会相信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由此这个这个日本浪人可以推测出中日两国的关系实在相当恶劣,两国人民的关系也很差劲。

秦海夺随口问道:“那你来我们中国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日本浪人老实回答道:“我想来中国挑战中华的武林高手。”

此语一处更加印证了连驱说得话,连驱狂笑道:“小鬼子,不打自招被我说中了吧,你果然是来我们中国挑衅的,是不是要是我们中国人输了你们就要大大的讽刺我们,然后再留下‘东亚病夫’这四个字给我们?“

这个日本浪人苦笑道:“不是。”

秦海夺冷笑道:“狡辩。”

这个日本浪人长叹道:“我现在真是窦娥冤,百口莫辩呀。”

梁中国忽道:“就算你说得是真的我们也不会相信你的,因为你们日本人说话每次都是当屁放,中国人是不会轻信你们日本人的。”

这个日本浪人大量了梁中国一会儿,道:“你似乎肯相信我说得话。”

梁中国淡淡道:“我只是认为这件事情相信你也对我没什么大碍。”

这个日本浪人如同找到密友般问道:“中国人,你的名字叫梁中国?”

梁中国尚未说话,秦海夺先喝道:“他叫什么关你什么事,难道想找他麻烦。”

这个日本浪人露出苦涩的笑容道:“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就是两天之内和日本人打了两次架轰动全北平的梁中国。”

秦海夺冷笑道:“你是不是见堂治须彦喝吉科赤都输给我们中国人想给他们报仇?”

这个日本浪人脸色转冷道:“堂治须彦和吉科赤都是该死的人,要不是我一生都不杀人再加上他们是军部的人,我真想宰了他们两个。”

这个日本浪人说出这番话倒让在场的中国人挺惊讶的,在场的中国人人人都以为这个日本浪人会帮堂治须彦喝吉科赤一雪前耻不料竟说出这种话来,这不摆明了是胳膊在往外拐。

梁中国问道:“你认识堂治须彦和吉科赤?”

这个日本浪人笑道:“太刀师团只要是军官级的人物我都认识,堂治须彦见到我还要毕恭毕敬,至于吉科赤我和他是向来不和没说过什么话。”

梁中国又道:“那太刀师团的师团长南川原重你觉得怎么样?”梁中国见到了剑道在太刀师团两大重量级人物——堂治须彦和吉科赤,自己只差南川原重尚未见过故好奇的问这个日本浪人。

这个日本浪人笑了笑,道:“我和南川原重的感情很好,是莫逆之交,南川原重是个好人。”

秦海夺不屑道:“好人,这个太刀师团的师团长南川原重手上也沾满了我们无数中国人的鲜血,他要是也能算好人的话,我就是神仙了。”

这个日本浪人叹道:“你们误会南川君了,他是个军人不得不遵从上级的命令才杀人,若南川君和吉科赤是同一种人的话是决不可能在剑道的造诣上突破吉科赤的。”

梁中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秦海夺道:“那你是日本军人吗?”

这个日本浪人摇了摇头,道:“我知道参军的话就要去打战杀人,我不是怕死,只是我实在讨厌杀人所以我没有参军。”

梁中国道:“这么说你没有杀过中国人?”

这个日本浪人道:“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甚至是外国人我都不会杀的。”

连驱冷笑道:“你说没杀就没杀,拿出证据来让我们相信你,退一步说,就算以前你没有杀人也不能代表你以后就不会杀我们中国人。”

这个日本浪人心忖中国人,我会用行动来证明我这一辈子也不会杀中国人的。可这话这个日本浪人并没有说出来,他认为说出来实在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人家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何必自讨没趣呢。

所以这个日本浪人说得是另一句话,道:“连先生,你是否要和我比划比划?”

连驱冷笑道:“你是不是迫不及待的要打败我们中国人来证明我们中国人是东亚病夫?”

这个日本浪人已经习以为常,淡淡道:“我只是个习武之人,看出连先生是个武艺高强之人想和你过过招罢了。”

这个日本浪人口中说得过过招就是连驱认为的挑衅,连驱冷然道:“我连某奉陪到底。”

梁中国想起吉科赤的比武作风,皱眉道:“日本人,你的比武方式是不是也是不把对方给打死就不算赢?”

这个日本浪人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你说得那种方式实在是太血腥了,这和我练得剑道的宗旨不符,我剑道的方式是点到即止,剑意是不杀人,我们以不被杀为胜。”

梁中国奇道:“据我所知你们日本剑道流派大多皆以杀人为宗旨,为何你练得剑道却不是。”

这个日本浪人微笑道:“凡是都有例外吗,你也说了是大多的日本剑道流派才这样,我练得流派就是特殊。”这个日本浪人长得挺好看的,他微笑起来更是耐看。

梁中国问道:“那你练得剑道是什么?”

这个日本浪人说明道:“柳生新阴流。”

梁中国雄躯一震,柳生新阴流他曾经听王冷斋提起过,他是那个日本人的看家本领,难道这个日本浪人是……梁中国再仔细的在这个日本浪人身上找一样东西,不久就被他找到了,那就是这个日本浪人挂在腰间的木刀,由此梁中国可以肯定了这个日本浪人的身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