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四卷 第四章

张单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梁中国道:“宋军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我不可能每一项都比肖臻强。”   宋哲元颔首道:“说得有道理。”   佟麟阁问道:“肖臻,你为何要选择用汉阳造步枪?”   肖臻解释道:“因为汉阳造是我们中国的基本武器,我想以后我上战场应该也会用它,所以我用它练枪。”   冯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道:“宋军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我不可能每一项都比肖臻强。”

宋哲元颔首道:“说得有道理。”

佟麟阁问道:“肖臻,你为何要选择用汉阳造步枪?”

肖臻解释道:“因为汉阳造是我们中国的基本武器,我想以后我上战场应该也会用它,所以我用它练枪。”

冯治安哦道:“肖臻,你想参军?”

肖臻叹道:“没办法,我很清楚光靠游行是拯救不了中国,要想保家护国就必须上战场与小鬼子拼杀。”

何基沣笑道:“其实若是中日开战,你在后方也可以为中国做贡献。”

肖臻道:“我不喜欢在后方,我一定要前线与小鬼子较量。”

宋哲元赞道:“果然是好男人本色,有志气。”

吉星文忽道:“汉阳造主要生产者为位于湖北汉阳之汉阳兵工厂故此得名,汉阳造在中国一直是主力武器之一,由清朝新军开始,北洋军、北伐军、中央军、红军,汉阳造武装了无数的中国部队。由于我们中国主要武器用得是清朝时期的枪支,可想到我们中国的装备是何等的落后,用这样的武器和拥有精良武器的日军开战,我们的胜算是多么的渺小。”

金振中正色道:“团座,就算是这样,我们中国人也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中国人一定可以打赢小日本。”

吉星文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打战一定要种自信,如果就因为敌人的武器比你先进你就退缩的话,那么你永远就只能打败战!”

众人甚觉吉星文说得有理,张自忠问道:“梁中国,你为何要用冲锋枪练枪?”

梁中国笑道:“因为我觉得用冲锋枪打起敌人比较爽。”

张自忠哂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就晓得你的个性了。”

宋哲元道:“梁中国,肖臻,你们尽情的打枪,你们想打多少我就给你们准备多少的子弹。”

梁中国和肖臻皆是大喜,异口同声道:“多谢宋军长。”

赵登禹叹道:“可惜你们打枪只能打一天。”

宋哲元摇头道:“舜臣,这你就错了,我决定可以让梁中国和肖臻有空的话随时来西苑的一一零旅训练操场来打枪,而且想打多少就打多少,绝对无人阻拦。”

梁中国和肖臻听到宋哲元说句话更是喜上加喜,佟麟阁微笑道:“看来军座对梁中国和肖臻是厚爱有加呀。”

宋哲元不置可否,道:“各位,你们也别闲着,刚才梁中国展示了梁家刀法,你们好好回忆一下你们记住了几成,今天我要看看是谁的记性在二十九军最好。”

众二十九军将领齐声道:“是,军座。”

就这样,梁中国用捷克式轻机枪,肖臻用汉阳造练枪,包括宋哲元在内的二十九的将领在回忆梁中国展示的梁家刀法,他们先是想然后拔出肩上的大刀也开始演练梁家刀法。一个小时过后,梁中国和肖臻打枪开始疲倦,二十九军的将领也回想的差不多了,于是在宋哲元的提议下,梁中国和肖臻、众二十九军将领又回到了主席台上,梁中国慢慢的把前三十六路梁家刀法一招一式给一一零旅的士兵看,二十九军中人领悟颇多,就连对刀法一窍不通的肖臻也有些领悟。

到了二点,梁中国打枪也打够了,刀法也教完了,在那里吃过了饭在宋哲元带领下便和肖臻一起坐汽车回到了北平,汽车行驶到振身武馆的门口,梁中国敲了敲门,他的母亲程长英前来开门,在梁中国的嘱咐下,程长英把肖臻带来的木棒还给了他,于是宋哲元便带肖臻回家了。

等外人走了以后,程长英忧心道:“中儿,你又要挨骂了。”

梁中国吓了一跳,道:“娘,我犯了什么错了?”

程长英叹道:“总之进去你就知道了。”

梁中国点了点头,和程长英进了振身武馆,进去以后,在馆内院子里的一百人多人涌向了梁中国,这些人正是梁中国的师兄弟,前几天他们都回家过年去了,故不在振身武馆,如今年已经过完了他们也就回来了。

在振身武馆有个规矩,馆内只招收十五到二十五的弟子,年龄太小的不要,年龄大了不要,且过了二十五弟子们要主动离开振身武馆。至于原因就是历来振身武馆的馆主只喜欢教少年子弟,而且年龄太大了也过了最佳的练武时期。

梁中国不明所以,茫然道:“你们干吗?”

冲在人群中最前面的弟子叫秦海夺,他是振身武馆的大弟子,他道:“中国,想不到几天不见你就出名了。”

梁中国顿时明白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抱以微笑。秦海夺又道:“中国,整件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你告诉我吧。”其他的师兄弟也叽叽喳喳也要梁中国说实情。

梁中国笑道:“我爹和我娘也知道这件事情始末,你们去问他们去。”

秦海夺看了师娘一眼,道:“那还是算了吧。”

程长英道:“你们还是先让让,师父还要和中儿说话呢。”

师娘都发话了,那些徒弟岂敢不听,遂让出一条道来,程长英道:“中儿,你爹就叫你一个人进去,我就不去了,你小心点,两父子千万别吵架。”

梁中国嗯了一声,就进了大厅,他的爹梁亮峰正在那里等他。

梁亮峰冷冷道:“中儿,把门关上。”

梁中国一听就知道气氛不对,真想马上离开此地,以免两父子吵架,但是梁中国还真没这个胆子,还有既然要吵躲也躲不过不如尽管让暴风雨袭来,梁中国按爹梁亮峰的话做了。

门刚关上,梁亮峰就一拍桌子,怒道:“中儿,你最近怎么老给我惹是生非。”

梁中国糊涂道:“我又怎么了。”

梁亮峰哼道:“今天我出门听那些街上的人说你昨天和一个日本姑娘一起逛街,我问你,这是不是真的?”

能和南川盛樱一起走路,梁中国回想起来就觉得爽,他颔首道:“是真的。”

梁亮峰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个日本姑娘是谁?”

梁中国道:“我知道,她就是南川原重的女儿南川盛樱。”

梁亮峰狂怒道:“什么,你居然还晓得那个日本女人是谁。”

梁中国失笑道:“笑话,爹,我若不知道南川盛樱是谁,我怎么会和她一起走,我可不是流氓,遇到美丽的女子就和他逛街。”

梁亮峰大火道:“孽障,你竟然晓得她知道南川原重的女儿还和她一起走。”

梁中国反问道:“爹,我倒问你,我知道南川盛樱的身份为什么就不能和她一起走路?”

梁亮峰不料儿子居然说出这话,道:“中儿,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南川盛樱是太刀师团的女儿,她爹和太刀师团的士兵杀了我们多少中国人,我们是中国人,当然要和她保持距离。”

梁中国摇头道:“爹,这话我就不同意了,她爹和太刀师团的士兵杀人关她什么事,她是个正经的姑娘,我为什么不能和她一起走路?”

梁亮峰冷笑道:“儿子,看来你很了解她呀。”

梁中国咳嗽了一声,道:“只不过是见过一次面,一起走过一段路罢了。”

梁亮峰失声道:“什么,这么说你们也就是萍水相逢,这样你也敢替你她说好话。”

梁中国呵呵笑道:“我的直觉告诉我,南川盛樱不是个坏人。”

梁亮峰用手拍了拍额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中儿,以后你能不能不见南川盛樱了?”

梁中国叹道:“爹,我是想见也见不到她呀。”

梁亮峰问道:那你要是能见她呢?”

梁中国脱口道:“那我不管她在哪里,我一定第一时间去见她。”

梁亮峰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终于爆发道:“混账,你知道这话要是让其他人听到你会让人怎么想。”

梁中国冷笑道:“人家怎么想关我屁事,我不信他们能拿我怎么样。”

梁亮峰又道:“那你可知道,你要是再和南川盛樱见面会被人骂成汉奸的,难道你想头上扣着这么难听的骂名?还有我今天出门,真是流言四起,有一种版本是你在日本女人的引荐下,已经投靠了太刀师团。”

梁中国仍不住冷笑道:“那些贱人爱放贱我有什么办法,爹,我告诉你,我就是想和南川盛樱逛街,头上别说扣着一顶汉奸的骂名,就是十顶我也不怕。”

梁亮峰和儿子相处二十几年,今天才知道自己的儿子胆子这么大,道:“中儿,我真怕你去做汉奸,你可千万别做殷汝耕呀!”

梁中国正色道:“爹,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会忘记我是一个中国人!”

梁亮峰望着梁中国道:“那你还那么希望和南川盛樱见面?”

梁中国缓缓道:“做汉奸是一回事,想和南川盛樱逛街是一回事。”

梁中国语重心长道:“中儿,你也该为我们梁家的声誉着想,我们梁家在北平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这么做会把我们梁家的名声都给败光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