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四卷 第二章

张单 收藏 4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宋哲元道:“堂治大佐,还要比拼拳脚吗?”   堂治须彦反问道:“宋军长,你认为呢?”   这种宋哲元能说“不”吗?宋哲元只好淡淡道:“一切全凭堂治大佐的便。”   堂治须彦哈哈笑道:“那就劳烦再领教一下赵师长的高招了。”   赵登禹冷笑道:“既然堂治大佐有此雅兴,那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宋哲元道:“堂治大佐,还要比拼拳脚吗?”

堂治须彦反问道:“宋军长,你认为呢?”

这种宋哲元能说“不”吗?宋哲元只好淡淡道:“一切全凭堂治大佐的便。”

堂治须彦哈哈笑道:“那就劳烦再领教一下赵师长的高招了。”

赵登禹冷笑道:“既然堂治大佐有此雅兴,那我赵登禹就奉陪到底。”

堂治须彦伸手道:“请!”

于是赵登禹又走回到阵中,堂治须彦也一样,在场中人最高兴的就是梁中国了,再过近一个月后自己就要和堂治须彦再比一次了,如今二天一流的奥秘已经被窥成八九成,如果自己能再看出空手道的玄妙那就更好了,在昨天由于吉科赤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自己只顾躲闪没记清空手道的路数实在遗憾,能看清二天一流的秘技是吉科赤和自己的爹梁亮峰比拼时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才能看清楚的。今天苍天再给梁中国机会,让堂治须彦使用空手道和赵登禹对战,凭堂治须彦的功夫梁中国自信自己足以看出空手道的玄通,那么对近一个月后的对战一定是有益无害,自己的胜算必可大增。同时梁中国又有一些担心,比拳脚不比比兵刃,堂治须彦是害怕闹出人命才没有杀了赵登禹,而拳脚可不同,赵登禹可是练武出生的,堂治须彦除非比赵登禹强出许多才能把赵登禹打死,梁中国明白只要不出人命堂治须彦就没事,就算堂治须彦把赵登禹打得满地找牙在场所有人都不能拿堂治须彦怎么样,所以这场比拼拳脚功夫赵登禹的武艺必须比堂治须彦高才能让中国人不丢脸,而堂治须彦也正是恰恰瞧破这一点才要和赵登禹比拳脚的。

凭堂治须彦带来的五十名太刀师团的日本士兵武艺还看不出来自己的长官堂治须彦是投鼠忌器才放过赵登禹的,还以为是堂治须彦功夫尚未练到家才会插错要害的,心里好不失望。昨天吉科赤输给梁亮峰已经是在给太刀师团的士兵心强烈的打击,今天堂治须彦也打不败赵登禹无疑又是给日军在心理上一个重创,太刀师团的士兵本来是很佩服自己的长官的,经今天和昨天两战,吉科赤和堂治须彦的形象是一落千丈,同样这点堂治须彦也深深的明白,这也是他要是赵登禹比拳脚的原因之一。

堂治须彦笑道:“赵师长,刚才是我先出招,这次我让你先出招。”

赵登禹嗤笑道:“堂治大佐,谁先出招和后出招有什么区别吗?”

堂治须彦道:“当然有,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先发制人吗?”

赵登禹冷笑道:“如此说来堂治须彦是认为太极拳的后发制人是无用的?”

堂治须彦并不回答道:“那赵师长是喜欢用后发制人了?”

赵登禹淡然道:“两样我都随便。”

堂治须彦道:“既然赵师长作战不拘一格,那我先出招了。”

赵登禹道:“出招吧。”

堂治须彦暴喝一声,右手向前挥出,他用的正是空手道中的“平拳击”,赵登禹也怒叱一声,挥出左拳硬碰堂治须彦的右手,“啪”,赵登禹和堂治须彦都是在手下花过苦功夫的,两下相碰之后赵登禹和堂治须彦二人的拳掌齐齐回缩,赵登禹和堂治须彦都不用看自己的手就知道自己的手已经红肿了,看看对方的手也是如此心里上总算有个安慰,本来赵登禹和堂治须彦本以为自己的拳头能够战胜对方的拳头没想到还是打了一个平手,真是世事难料呀!

堂治须彦见一招不行就换另一招,这位太刀师团三十联队的联队长接下来使出是空手道的“掌底击”,赵登禹岂是寻常人,他可以让十几人都近不了他的身,区区一个空手道的“掌底击”又怎能难倒他?赵登禹沉着应对一记右脚斜踢直踢堂治须彦下阴,堂治须彦大骂赵登禹你真够狠的,如果照这样子下去,赵登禹和堂治须彦都会中了对方的招数,不同的是堂治须彦只能击中赵登禹上身,而赵登禹却能击中男人最重要的部位,堂治须彦是绝对不会乐意的,所以堂治须彦只能变招,堂治须彦手掌回撤,与此同时,堂治须彦的脚也不甘寂寞,他使出右脚踹赵登禹的右脚,赵登禹经肖臻提醒,明白堂治须彦这一招叫做“脚踵踢”,赵登禹见堂治须彦使这招认为堂治须彦是要和自己比比谁的脚硬,遂继续踢下去,“砰”,赵登禹和堂治须彦的脚相撞,就在两人的脚还尚未分离时,堂治须彦的小腿迅速向下勾,夹住赵登禹的小腿,赵登禹暗叫不好,只见堂治须彦用脚使劲向左一翻,赵登禹身体不由自主的翻腾旋转。堂治须彦嘿嘿奸笑等待赵登禹狼狈摔倒在地上,谁知赵登禹在离地还有两三寸时,右脚猛地踢向堂治须彦的膝盖,赵登禹用这招大出堂治须彦的意料之外,按寻常人在赵登禹这样的情况下已经只顾身体旋转没有心情顾其他了,而赵登禹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还能做出反应可见赵登禹非等闲之辈。

堂治须彦的右脚发软,单膝跪倒在地上,赵登禹也摔倒在地上,堂治须彦冷哼一声,他的大手抓住赵登禹的衣襟,欲使出空手道中擒拿之法把赵登禹四处的乱扔,可赵登禹跟人打架之多已经数不胜数,如果连这招也破不了的话还怎么得到冯玉祥的赏识?

赵登禹的手搭在堂治须彦的大手上,前者用力紧握欲捏碎后者的手骨,可堂治须彦的大手如同精钢一般难以破碎,赵登禹捏得越久自己的手也就越痛,当然了堂治须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的手其实都很痛但都在死撑。堂治须彦此时明白赵登禹的拳脚功夫不输他的刀法,这一点和堂治须彦是他的剑道胜过他的空手道,可是这就不代表堂治须彦的空手道只练到二流水平。堂治须彦想变化招数来打破僵局,所以他的另一只手成爪状直插赵登禹的脸,要是这一招让堂治须彦得手那么赵登禹非得破相不可。

在场的人都看出堂治须彦出招越来越狠辣明白他久攻赵登禹不下已经动了真火,想把赵登禹打伤来挽回日本人的威风,同时己方的人在心里暗暗替自己人打气、担心。

既然堂治须彦用上了两只手,赵登禹也同样用上了两只手,后者来个有样学样,他的手也成爪状直插堂治须彦的手,两人的手就这样合在一起,这下可好,局面又成僵持之状。所有的人都知道眼下比拼不是精妙的招数而是力气,这点在场的中国人可是放心了,因为他们晓得赵登禹天生力大无穷,比拼力气赵登禹十有八九不会输。

事实上也是如此,赵登禹和堂治须彦比拼了一会儿力气,渐渐的有利的方面朝赵登禹一方倒,堂治须彦感觉到自己的两只手的骨头开始发软,显然那是赵登禹的大力所致。突然赵登禹大喊一声,犹如猛虎发威,把堂治须彦扔了出去,本来这是堂治须彦的本意,不料戏人不成反被戏,竟然变成自己挨招,堂治须彦大觉自己窝囊。

赵登禹把堂治须彦扔出去后,自己迅速跃起,堂治须彦也差不到哪里去,他被赵登禹扔出去时,迅速在空中调节平衡,然后安然落地。这一招让在场的中国人看惊了,心里都忖堂治须彦不同凡响,尤其是梁中国他更清楚自己近一个月后将要打倒的敌人要多么的强大,可是梁中国并没有因此而害怕,反而更激起了他的少年争强好胜之心,更重要的是今天得肖臻的提醒和自己观看赵登禹和堂治须彦一战,自己对二天一流和空手道有了更近一步的了解,这个对近一个月后的比武必有好处,回去后梁中国一定会好好的揣摩揣摩。

赵登禹和堂治须彦全都捏紧拳头,眼神带有三分恐怖的看着对手,在场的人都明白接下来赵登禹和堂治须彦将比拼的你死我活!

就在两人即将爆发更加残酷的比武时,处于政坛多年的宋哲元预测到在这么打下去后果会相当的严重,于是他马上大喊道:“住手!”

宋哲元乃是赵登禹的长官,后者当然会听前者的话,至于堂治须彦,他这次是打得友善的旗号来的,如果把宋哲元说得话当耳边风的话,多少有些不便,遂也和赵登禹都站在原处动也不动。

宋哲元微笑道:“你们两人酣战良久,我看你们两人的武艺不相上下,再打下去必然两败俱伤,且伤了中日两国的和气,不如握手言和如何?”

赵登禹了解宋哲元的意思,宋哲元是想化干戈为玉帛害怕出大事,既然宋哲元都发话了,赵登禹虽然想继续打下去可他是个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得不听宋哲元的话。可堂治须彦就不同了,他是个日本人无须按宋哲元说得话做,要是堂治须彦执意要打,宋哲元也无法阻拦,赵登禹也要再战,所以等会是打是和全看堂治须彦的意思了,这一点全部人都明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