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来解释一下

请来解释一下


关于这个案件里的其他怪事比如打记者啊封码头啊这里先不说了,只说说这个事。

几天前《成都商报》的记者写的文章里有对你的采访,你的公开言论与现在的恩施警方认定邓玉娇属防卫过当完全不是一回事,请问宋副局长你是怎么办案的?你说案件太简单,比一般的治安案件还简单,这么简单为什么还把“防卫过当”“误判”成了“故意杀人”?简单的案子性质都搞错,复杂的你还不搞得巴东满地窦娥啊?你的侦查工作是不是事先带有某种目的性?



邓玉娇案:案件侦查结束,不排除拔出萝卜带出泥

作者:成都商报记者 龙灿

05月 23rd, 2009 昨日,在巴东坐阵的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尚武等人离开了巴东返回武汉。案件基本侦查结束。除了对最后的证据(警察提取的邓玉娇当时所穿的乳罩)进行鉴定之外,巴东警方对与该案有关的调查已从刑案向其余领域扩张。雄风宾馆梦幻娱乐城经理贺德红因涉嫌非法经营,已于22日被巴东警方刑拘。雄风宾馆和巴东黄金水岸的老板、巴东县雄风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赵雄,也被警方控制待查。此前,他已经自请将位于巴东县城的黄金水岸洗浴部停业整顿。在舆论的穷追不舍的背景下,巴东5.10刑事案件本身虽然侦查已基本结束,但整个事件却正朝着“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方向发展。

律师被炒?

昨日凌晨,巴东县发出最新的通稿,称警方认定邓玉娇没有被强奸。此外,该通稿还发布消息称,邓玉娇的母亲声明,与受委托律师的委托关系。原因是受委托律师未履行好职责,没有对委托人提供实质上的法律帮助,偏离了委托的方向。

而此前被广泛怀疑的邓中佳,系巴东县野三关镇财经所转制分流人员,经查,在该案中,公安机关认定其没有违法行为。

律师被炒立即成了所有记者关注的新闻。但由于该声明不是邓玉娇的母亲自己向媒体记者陈述,于是立即再次成为网络舆论攻击的重点。昨日上午,记者与邓玉娇的母亲取得联系后发现,邓玉娇的母亲否认了解除委托。而邓玉娇的代理律师则称,邓玉娇的母亲晚点将和自己见面。

但就像一出大戏,总是一波三折。昨天傍晚,当记者再次与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联系时,张又称与律师解除了委托关系。

由于案侦基本结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尚武一行5人昨日早上乘船离开巴东,在秭归乘当地警方提供的车辆返回武汉。他按惯例不对案情发表任何意见。

侦查细节曝光:包厢里只说了4句话

究竟邓玉娇是否被强奸?但5月10日8时许野山关梦幻城里,邓玉娇和黄德智在走入服务员休息室之前的包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昨日,曾在12日参加公安局的案情汇报会议的巴东官员(拒绝公开姓名)对记者介绍,针对邓玉娇是否被强奸,有一个很关键的时间和地点。那就是黄德智率先进入水疗区后,包厢里只有他和正在洗衣服的邓玉娇两人。此后在休息室,人很多,首先是不会有强奸的可能。

12日,案发后,巴东县公安局负责刑侦的副局长宋俊和政委,专门为县委县政府进行了专题汇报。宋俊在汇报时,尽量用双方供述的原话绘声绘色地介绍情况,包括双方的语气,态度等。

当晚,黄德智率先走进了水疗区,见到了在包厢里洗衣服的邓玉娇。黄德智问:你们这里有没有特殊服务?邓玉娇回答:我是2楼KTV服务员,不是这里的服务员,不提供特殊服务。黄德智声音立即很大:“你不是这里的,在这里搞么子(鄂西土话,什么的意思)?滚出去!”邓玉娇起身,拿起自己的包走出包间。边走边说:“出去就出去,你吼啥子吼?”见被顶撞,黄德智大为生气,立即追出去,一直追到服务员休息室:“你服务态度这么差?”

这时候,邓贵大听见声音,也到了服务员休息室,大声吼:“我们是来消费的,你服务态度那么差?怕我们给不起钱?”同时掏出一叠钱在邓玉娇头部搧击。邓玉娇回答:“你有钱我也不挣,你让我走!”同时一边往外走。邓贵大拦住她,不让走。掀(鄂西土话,推的意思)了一把邓玉娇。邓玉娇站在担任沙发前,被推坐在了沙发上。邓玉娇站起来,态度坚决地说:“让我走!”邓贵大再次掀了邓玉娇一把,邓玉娇再次跌坐在沙发上。邓玉娇就出刀了。

该官员说,整个过程,两人单独在包厢的交流只有连续的4句话,时间非常短。即使整个过程,时间也非常短。到目前,案件的核心信息,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反问记者,在说四句话的时间里,是否能被强奸?

据他介绍,在介绍完案情后,宋俊还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这个案子太简单,比一般的治安案件还简单。另一句是,公安先是想定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但考虑到案情中邓玉娇连续5刀,两刀直接致命,按照法律条款,故意伤害致人死亡靠不上,才以故意杀人罪进行侦破。

邓玉娇的律师坚持,邓玉娇被性侵犯,这成了整个案件中目前关注度最高的地方。尽管有当中哭诉的表现,但当记者们问到他们所知的被性侵犯的具体的地点和细节时,两名律师一概不回答。

拔出萝卜带出泥,娱乐城首当其冲

据巴东县委办公室某官员介绍,邓玉娇发生后,招来了舆论的一片质疑声。持续的舆论关注,引起了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的高度关注。他说,19日,正在重庆出差的省委书记罗清泉就高度关注邓玉娇案,19日,在登上返回武汉的飞机前,他电令湖北省政法委汇报该案的情况,并要求,在他下飞机的时候,就要看到邓玉娇案的材料。

在湖北省委书记过问之后,湖北省各级部门立即行动,20日,湖北省公安厅主管刑侦的副厅长尚武就率团抵达巴东,参与调查此案。鄂西州公安局也直接介入办案。而巴东当地警方对雄风宾馆梦幻娱乐城是否涉嫌非法经营的调查,也连夜进行。邓玉娇的朋友,以前也在该娱乐城工作的某服务员被传唤到派出所接受询问,一直到晚上9点才离开。22日,野三关雄风宾馆梦幻娱乐城经历贺德红,就因为涉嫌违法经营被巴东警方刑拘。

据该知情人介绍,野三关雄风宾馆老板赵雄在县城的娱乐城“黄金水岸”,因为与5.10案无直接关系,原本没有受到冲击。但随着风声越来越紧,赵雄已被告知,不得离开,随时接受调查。22日,赵雄分别向巴东县公安局,消防部门和巴东文体局写好停业申请书,请求停业,称内部进行“法律知识”和“消防知识”学习。

据悉,赵雄的自请处理是无奈的举动,持续不断的调查,已经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的集娱乐、中西餐饮、洗浴、和住宿为一体的“黄金水岸”,在当地是首屈一指的娱乐场所。总投资在600万以上。黄金水岸是一个股份企业,他是大股东,还有一些人参股。这些参股人的情况,目前还没有公开,也不清楚是否作为腐败嫌疑被纳入调查的范围。

据介绍,黄金水岸在之前就出过一次大事。该县某运输公司的经理田某和巴东县原交通局长有矛盾,有一天,该交通局长陪恩施州来的客人在黄金水岸的客房里打牌。半夜1时许,田某带着人悄悄地进入客房区,突然用录像机拍摄下了该局长赌博的场面,导致该局长被免职。尽管出了如此大事,黄金水岸还是很快从风波中脱身,生意蒸蒸日上。

巴东县委一干部介绍,赵雄为人低调,善于经营。其经营的理念,也十分独特。他要求服务员一定要为客人着想,提倡微笑服务,再加上价格低廉,吸引了大批的客人。如他的住宿部,每个标间只需要99元,但宽带,免费电话热水一应俱全,很具有竞争力。

当地人对他印象很深的是,他很会处事,在当地的各个阶层里都有良好的人缘。不但与官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还要求自己的服务员排班,每周到养老院里去为老人洗澡,理发,坚持了8年不断。在还野三关认养了4个贫困学生,每个学期500元,一直供应到他们上大学。尽管应酬多,但他不喝酒,他的低调的处事风格为他赢得了不少的口碑,这是也他能成功熬过当年的偷拍风波的原因之一。该知情人介绍,5.10案后,野三关的雄风宾馆基本倒闭了,“黄金水岸”的去留和参股人是否被调查,成了邓玉娇案之后的另一个焦点。



湖北省恩施州公安机关对“邓玉娇”案侦查终结

2009-05-31 22:38:02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武汉5月31日电 由湖北省恩施州公安机关组织侦办的“邓玉娇案”已侦查终结,于5月31日依法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


公安机关经深入侦查,全面收集证据,认为邓玉娇在遭受到黄德智、邓贵大强迫要求陪其洗浴,被拒绝后又拉扯推搡、言词侮辱等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持刀将邓贵大刺死、黄德智刺伤,其致人死伤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案发后,邓玉娇用自己的手机拨打110报警,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具有自首情节。


公安机关根据律师的申请并考虑到邓玉娇的身体状况,对其变更了强制措施,实施监视居住。目前,邓玉娇由家人陪伴生活。


相关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本文内容于 6/1/2009 3:35:07 PM 被网络卫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