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陈士榘证实张灵甫不是自杀

sniper0614 收藏 1 159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_78292_9378292.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_78293_9378293.jpg[/img] 张灵甫死后的遗体证明不是自杀 张灵甫率领师部钻进一个山洞里,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顽抗 场时就已经有了定论。 其实,张灵甫刚刚死的时候,部队里也都传说是他用手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因为俘虏兵也是这样交待的。 华东野战军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灵甫死后的遗体证明不是自杀


张灵甫率领师部钻进一个山洞里,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顽抗


场时就已经有了定论。 其实,张灵甫刚刚死的时候,部队里也都传说是他用手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因为俘虏兵也是这样交待的。 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参加与指挥孟良崮战役的陶勇感到像张灵甫这样一个重要人物的死因一定要搞清楚。陶勇带着几个士兵和他的保健医生来到孟良崮600高地,那里到处都是国民党兵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有的由于腐烂已经发出恶臭。可见张灵甫等死守的时候条件相当艰苦。 他们在高地的尸体中寻找,由于张灵甫穿着将官制服,所以在尸体中比较显眼。鉴于国民党高级将领自杀习惯于用手枪打太阳穴,所以首先验头。验尸后发现他的头部并没有致命伤,只是面颊擦去一块皮,估计是被击毙后摔的。 解开张灵甫胸前钮扣,发现其前胸有两个枪眼。这样可以判断出子弹是穿过心脏从后背飞出的。枪眼口径也符合我军战士使用的美制加拿大冲锋枪口径。所以当即就排除了自杀。 不过,我父亲对此一直有些遗憾。他认为当时如果采取的措施得当,是完全能够生俘张灵甫的。后来又传说张灵甫已经举手投降但被愤怒的解放军打死,从现在的观点看确实太过鲁莽,但当时双方都杀红了眼,我军伤亡也不小,在这种氛围中会操之过急。 得知张灵甫被击毙的消息,作为华东野战军最高首长的陈毅司令员,沉思片刻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找一口上等的棺材,将张灵甫就地掩埋。 我父亲理解陈毅司令员的用意,作为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共产党军队,要体现出我们的宽广心怀。这也是对敌人宣传我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一种回击。 在开战前,张灵甫还颇为自信地说:“本人同共产党打了20多年的交道了,对山大王战术了如指掌。你不打,他就跑出来捣乱觅食,一打就钻山沟。不久前他们在莱芜拣了便宜,并不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队伍是不会躲到山沟里去的。本人没有李仙洲的雅量,既不会手软,更没有礼物好送,要奉送的是一记铁拳。我要打掉陈毅的主力,把陈毅这个山大王捉拿归案。” 可事与愿违,张灵甫最终还是陈毅来为他收尸厚葬。 说来也巧,我1982年结婚时,我的岳父和我父亲谈起,张灵甫死的时候他正到徐州做生意,住在一家当地很好的宾馆。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嚎啕大哭,声音凄惨绝望。后来这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人搀扶下下楼,大厅里也聚拢一些人围观。听议论才知道,这是张灵甫的夫人,只听她嘴里还哭喊:“我要去找蒋总统……” 那样子好像是对蒋介石让丈夫送死很不满。父亲对岳父说:“哦,是这样的?这个我还没有听说……” 父亲去世后,我看到了张灵甫夫人的王玉龄的照片,当年她是那样美丽,她现在应该是80老人了,这60年她是怎样过来的?还有一些我从小认识的烈士子弟,他们没有我幸运,从小就失去了为革命

被逼无奈,七十四师只好退回到自己原来的阵地上。这时他们的阵地更小了,只局限在孟良崮和芦山的几座山包上。由于山包下面是坚硬的岩石,敌人根本无法构筑能够藏身的掩体和工事,大量的士兵、马匹和堆积如山的辎重装备,都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地面上。


我父亲用望远镜观看了七十四师的阵地后,下令步兵停止攻击,集中所有的火炮向七十四师开火。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敌人顿时乱作一团,东藏西躲,相互践踏。原来保持很好的既有队形顷刻瓦解,马匹和人、战车和辎重都陷于一片火海之中。


场时就已经有了定论。 其实,张灵甫刚刚死的时候,部队里也都传说是他用手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因为俘虏兵也是这样交待的。 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参加与指挥孟良崮战役的陶勇感到像张灵甫这样一个重要人物的死因一定要搞清楚。陶勇带着几个士兵和他的保健医生来到孟良崮600高地,那里到处都是国民党兵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有的由于腐烂已经发出恶臭。可见张灵甫等死守的时候条件相当艰苦。 他们在高地的尸体中寻找,由于张灵甫穿着将官制服,所以在尸体中比较显眼。鉴于国民党高级将领自杀习惯于用手枪打太阳穴,所以首先验头。验尸后发现他的头部并没有致命伤,只是面颊擦去一块皮,估计是被击毙后摔的。 解开张灵甫胸前钮扣,发现其前胸有两个枪眼。这样可以判断出子弹是穿过心脏从后背飞出的。枪眼口径也符合我军战士使用的美制加拿大冲锋枪口径。所以当即就排除了自杀。 不过,我父亲对此一直有些遗憾。他认为当时如果采取的措施得当,是完全能够生俘张灵甫的。后来又传说张灵甫已经举手投降但被愤怒的解放军打死,从现在的观点看确实太过鲁莽,但当时双方都杀红了眼,我军伤亡也不小,在这种氛围中会操之过急。 得知张灵甫被击毙的消息,作为华东野战军最高首长的陈毅司令员,沉思片刻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找一口上等的棺材,将张灵甫就地掩埋。 我父亲理解陈毅司令员的用意,作为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共产党军队,要体现出我们的宽广心怀。这也是对敌人宣传我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一种回击。 在开战前,张灵甫还颇为自信地说:“本人同共产党打了20多年的交道了,对山大王战术了如指掌。你不打,他就跑出来捣乱觅食,一打就钻山沟。不久前他们在莱芜拣了便宜,并不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队伍是不会躲到山沟里去的。本人没有李仙洲的雅量,既不会手软,更没有礼物好送,要奉送的是一记铁拳。我要打掉陈毅的主力,把陈毅这个山大王捉拿归案。” 可事与愿违,张灵甫最终还是陈毅来为他收尸厚葬。 说来也巧,我1982年结婚时,我的岳父和我父亲谈起,张灵甫死的时候他正到徐州做生意,住在一家当地很好的宾馆。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嚎啕大哭,声音凄惨绝望。后来这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人搀扶下下楼,大厅里也聚拢一些人围观。听议论才知道,这是张灵甫的夫人,只听她嘴里还哭喊:“我要去找蒋总统……” 那样子好像是对蒋介石让丈夫送死很不满。父亲对岳父说:“哦,是这样的?这个我还没有听说……” 父亲去世后,我看到了张灵甫夫人的王玉龄的照片,当年她是那样美丽,她现在应该是80老人了,这60年她是怎样过来的?还有一些我从小认识的烈士子弟,他们没有我幸运,从小就失去了为革命

炮火停止以后,我军各路纵队从四面八方冲向敌人的主阵地,但这时七十四师仍保持着相当的战斗力,敌人躲在被击毁的汽车、坦克、辎重后面与我军对抗。


相反我军倒是很乱,因为有不少部队在敌人中间实施了穿插,加上参战的纵队多达六个,番号复杂,又是在运动中攻击敌人,所以各部队的建制已经被打乱。


我军各个番号的部队混杂在一起,已分不出哪些人是一纵的,哪些人是六纵的;哪些是四纵的,哪些是九纵的。


场时就已经有了定论。 其实,张灵甫刚刚死的时候,部队里也都传说是他用手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因为俘虏兵也是这样交待的。 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参加与指挥孟良崮战役的陶勇感到像张灵甫这样一个重要人物的死因一定要搞清楚。陶勇带着几个士兵和他的保健医生来到孟良崮600高地,那里到处都是国民党兵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有的由于腐烂已经发出恶臭。可见张灵甫等死守的时候条件相当艰苦。 他们在高地的尸体中寻找,由于张灵甫穿着将官制服,所以在尸体中比较显眼。鉴于国民党高级将领自杀习惯于用手枪打太阳穴,所以首先验头。验尸后发现他的头部并没有致命伤,只是面颊擦去一块皮,估计是被击毙后摔的。 解开张灵甫胸前钮扣,发现其前胸有两个枪眼。这样可以判断出子弹是穿过心脏从后背飞出的。枪眼口径也符合我军战士使用的美制加拿大冲锋枪口径。所以当即就排除了自杀。 不过,我父亲对此一直有些遗憾。他认为当时如果采取的措施得当,是完全能够生俘张灵甫的。后来又传说张灵甫已经举手投降但被愤怒的解放军打死,从现在的观点看确实太过鲁莽,但当时双方都杀红了眼,我军伤亡也不小,在这种氛围中会操之过急。 得知张灵甫被击毙的消息,作为华东野战军最高首长的陈毅司令员,沉思片刻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找一口上等的棺材,将张灵甫就地掩埋。 我父亲理解陈毅司令员的用意,作为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共产党军队,要体现出我们的宽广心怀。这也是对敌人宣传我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一种回击。 在开战前,张灵甫还颇为自信地说:“本人同共产党打了20多年的交道了,对山大王战术了如指掌。你不打,他就跑出来捣乱觅食,一打就钻山沟。不久前他们在莱芜拣了便宜,并不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队伍是不会躲到山沟里去的。本人没有李仙洲的雅量,既不会手软,更没有礼物好送,要奉送的是一记铁拳。我要打掉陈毅的主力,把陈毅这个山大王捉拿归案。” 可事与愿违,张灵甫最终还是陈毅来为他收尸厚葬。 说来也巧,我1982年结婚时,我的岳父和我父亲谈起,张灵甫死的时候他正到徐州做生意,住在一家当地很好的宾馆。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嚎啕大哭,声音凄惨绝望。后来这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人搀扶下下楼,大厅里也聚拢一些人围观。听议论才知道,这是张灵甫的夫人,只听她嘴里还哭喊:“我要去找蒋总统……” 那样子好像是对蒋介石让丈夫送死很不满。父亲对岳父说:“哦,是这样的?这个我还没有听说……” 父亲去世后,我看到了张灵甫夫人的王玉龄的照片,当年她是那样美丽,她现在应该是80老人了,这60年她是怎样过来的?还有一些我从小认识的烈士子弟,他们没有我幸运,从小就失去了为革命

好在华野的各级指挥员都实行的是提前指挥,即司令部指挥到纵队,纵队指挥到师,师长和政委到团里指挥,团长到营里指挥,而营长一般都是直接带着连队作战。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遇到各种复杂的情况部队不会慌乱,因为有上一级的首长在身边,能够处理各种复杂的情况。


当时这种提前指挥的体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尽管部队的建制已被打乱,但由于在基层指挥作战的都是中高级指挥员,他们很自然的就形成了一种共识:即不分单位,不分番号,主动协同,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打,就向哪里冲。


部队打得积极主动,甚至都不用下命令了,全军上下只有一个目标:将七十四师彻底歼灭!


牺牲父亲,这一切都让我们更加渴望和平。 七十四师被歼,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称:“令我辈哀痛不已!” 整个战役共歼敌三万八千余人(含打援部队毙伤的六千余名),生俘包括少将参谋长魏振銊、副参谋长李云良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一万九千六百七十六名; 击毙包括中将师长张灵甫、少将副师长蔡仁杰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七千余人(不包括打援部队毙伤的人数)。缴获各种枪支一万三千多枝,各种火炮二百六十七门,炮弹七千多发,各种子弹二百多万发,战马一千三百多匹,击毁坦克五辆,缴获汽车百余辆。 七十四师的覆灭,强烈震撼了南京的国民党最高统帅部。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七十四师一去不回乃我党国之灾难,令我辈哀痛不已!”还悲叹:“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损失,能不令人哀痛!” 蒋介石不仅下令为”效忠党国”的张灵甫在南京玄武湖畔树碑,还把英国送给”国军”的一艘巡洋舰改名为”灵甫号”。 蒋介石在悲愤中把活着的国民党鲁中”剿共”总指挥汤恩伯臭骂一顿,并当即下令将其撤职。张灵甫之死给蒋介石打击之大由此可略见一斑。 蒋介石还亲自出席了张灵甫的追悼会,并亲自在南京的玄武湖畔为其立了一座花岗岩制作的石碑,以资怀念。当然,解放后就被拆除。 (本文摘自《一生紧随毛泽东――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陈人康策划、口述,金汕、陈义风著,本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敌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渐渐减弱。师长张灵甫率领师部的随从人员,钻进一个不大的山洞里,试图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一击。


这时我军六纵一支部队已冲进山洞附近,在一通喊话令其出来缴械无效以后,部队发起了攻击,各种长短枪一起朝洞内开火,还有人扔进了手榴弹。


张灵甫死后,陈毅命令用一口上等棺材就地埋葬了这个曾经骄横一时的少壮派将军。


场时就已经有了定论。 其实,张灵甫刚刚死的时候,部队里也都传说是他用手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因为俘虏兵也是这样交待的。 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参加与指挥孟良崮战役的陶勇感到像张灵甫这样一个重要人物的死因一定要搞清楚。陶勇带着几个士兵和他的保健医生来到孟良崮600高地,那里到处都是国民党兵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有的由于腐烂已经发出恶臭。可见张灵甫等死守的时候条件相当艰苦。 他们在高地的尸体中寻找,由于张灵甫穿着将官制服,所以在尸体中比较显眼。鉴于国民党高级将领自杀习惯于用手枪打太阳穴,所以首先验头。验尸后发现他的头部并没有致命伤,只是面颊擦去一块皮,估计是被击毙后摔的。 解开张灵甫胸前钮扣,发现其前胸有两个枪眼。这样可以判断出子弹是穿过心脏从后背飞出的。枪眼口径也符合我军战士使用的美制加拿大冲锋枪口径。所以当即就排除了自杀。 不过,我父亲对此一直有些遗憾。他认为当时如果采取的措施得当,是完全能够生俘张灵甫的。后来又传说张灵甫已经举手投降但被愤怒的解放军打死,从现在的观点看确实太过鲁莽,但当时双方都杀红了眼,我军伤亡也不小,在这种氛围中会操之过急。 得知张灵甫被击毙的消息,作为华东野战军最高首长的陈毅司令员,沉思片刻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找一口上等的棺材,将张灵甫就地掩埋。 我父亲理解陈毅司令员的用意,作为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共产党军队,要体现出我们的宽广心怀。这也是对敌人宣传我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一种回击。 在开战前,张灵甫还颇为自信地说:“本人同共产党打了20多年的交道了,对山大王战术了如指掌。你不打,他就跑出来捣乱觅食,一打就钻山沟。不久前他们在莱芜拣了便宜,并不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队伍是不会躲到山沟里去的。本人没有李仙洲的雅量,既不会手软,更没有礼物好送,要奉送的是一记铁拳。我要打掉陈毅的主力,把陈毅这个山大王捉拿归案。” 可事与愿违,张灵甫最终还是陈毅来为他收尸厚葬。 说来也巧,我1982年结婚时,我的岳父和我父亲谈起,张灵甫死的时候他正到徐州做生意,住在一家当地很好的宾馆。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嚎啕大哭,声音凄惨绝望。后来这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人搀扶下下楼,大厅里也聚拢一些人围观。听议论才知道,这是张灵甫的夫人,只听她嘴里还哭喊:“我要去找蒋总统……” 那样子好像是对蒋介石让丈夫送死很不满。父亲对岳父说:“哦,是这样的?这个我还没有听说……” 父亲去世后,我看到了张灵甫夫人的王玉龄的照片,当年她是那样美丽,她现在应该是80老人了,这60年她是怎样过来的?还有一些我从小认识的烈士子弟,他们没有我幸运,从小就失去了为革命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结束后,除了少数几个人生还外,包括师长张灵甫在内的山洞里的人都被击毙。


至16日上午十时左右,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都停了下来。原来制定的一昼夜全歼七十四师的任务提前完成。孟良崮地区顿时沸腾起来,我军战士对天鸣枪欢呼胜利的到来。


张灵甫的死,多年来一直被传为自杀,其实这个“悬案”早在打扫战场时就已经有了定论。


牺牲父亲,这一切都让我们更加渴望和平。 七十四师被歼,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称:“令我辈哀痛不已!” 整个战役共歼敌三万八千余人(含打援部队毙伤的六千余名),生俘包括少将参谋长魏振銊、副参谋长李云良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一万九千六百七十六名; 击毙包括中将师长张灵甫、少将副师长蔡仁杰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七千余人(不包括打援部队毙伤的人数)。缴获各种枪支一万三千多枝,各种火炮二百六十七门,炮弹七千多发,各种子弹二百多万发,战马一千三百多匹,击毁坦克五辆,缴获汽车百余辆。 七十四师的覆灭,强烈震撼了南京的国民党最高统帅部。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七十四师一去不回乃我党国之灾难,令我辈哀痛不已!”还悲叹:“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损失,能不令人哀痛!” 蒋介石不仅下令为”效忠党国”的张灵甫在南京玄武湖畔树碑,还把英国送给”国军”的一艘巡洋舰改名为”灵甫号”。 蒋介石在悲愤中把活着的国民党鲁中”剿共”总指挥汤恩伯臭骂一顿,并当即下令将其撤职。张灵甫之死给蒋介石打击之大由此可略见一斑。 蒋介石还亲自出席了张灵甫的追悼会,并亲自在南京的玄武湖畔为其立了一座花岗岩制作的石碑,以资怀念。当然,解放后就被拆除。 (本文摘自《一生紧随毛泽东――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陈人康策划、口述,金汕、陈义风著,本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其实,张灵甫刚刚死的时候,部队里也都传说是他用手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因为俘虏兵也是这样交待的。


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参加与指挥孟良崮战役的陶勇感到像张灵甫这样一个重要人物的死因一定要搞清楚。陶勇带着几个士兵和他的保健医生来到孟良崮600高地,那里到处都是国民党兵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有的由于腐烂已经发出恶臭。可见张灵甫等死守的时候条件相当艰苦。


他们在高地的尸体中寻找,由于张灵甫穿着将官制服,所以在尸体中比较显眼。鉴于国民党高级将领自杀习惯于用手枪打太阳穴,所以首先验头。验尸后发现他的头部并没有致命伤,只是面颊擦去一块皮,估计是被击毙后摔的。


张灵甫与夫人王玉玲结婚照 张灵甫去世后不久王玉玲在南京 张灵甫死后的遗体证明不是自杀张灵甫率领师部钻进一个山洞里,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顽抗 被逼无奈,七十四师只好退回到自己原来的阵地上。这时他们的阵地更小了,只局限在孟良崮和芦山的几座山包上。由于山包下面是坚硬的岩石,敌人根本无法构筑能够藏身的掩体和工事,大量的士兵、马匹和堆积如山的辎重装备,都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地面上。 我父亲用望远镜观看了七十四师的阵地后,下令步兵停止攻击,集中所有的火炮向七十四师开火。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敌人顿时乱作一团,东藏西躲,相互践踏。原来保持很好的既有队形顷刻瓦解,马匹和人、战车和辎重都陷于一片火海之中。 炮火停止以后,我军各路纵队从四面八方冲向敌人的主阵地,但这时七十四师仍保持着相当的战斗力,敌人躲在被击毁的汽车、坦克、辎重后面与我军对抗。 相反我军倒是很乱,因为有不少部队在敌人中间实施了穿插,加上参战的纵队多达六个,番号复杂,又是在运动中攻击敌人,所以各部队的建制已经被打乱。 我军各个番号的部队混杂在一起,已分不出哪些人是一纵的,哪些人是六纵的;哪些是四纵的,哪些是九纵的。 好在华野的各级指挥员都实行的是提前指挥,即司令部指挥到纵队,纵队指挥到师,师长和政委到团里指挥,团长到营里指挥,而营长一般都是直接带着连队作战。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遇到各种复杂的情况部队不会慌乱,因为有上一级的首长在身边,能够处理各种复杂的情况。 当时这种提前指挥的体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尽管部队的建制已被打乱,但由于在基层指挥作战的都是中高级指挥员,他们很自然的就形成了一种共识:即不分单位,不分番号,主动协同,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打,就向哪里冲。 部队打得积极主动,甚至都不用下命令了,全军上下只有一个目标:将七十四师彻底歼灭! 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敌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渐渐减弱。师长张灵甫率领师部的随从人员,钻进一个不大的山洞里,试图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一击。 这时我军六纵一支部队已冲进山洞附近,在一通喊话令其出来缴械无效以后,部队发起了攻击,各种长短枪一起朝洞内开火,还有人扔进了手榴弹。 张灵甫死后,陈毅命令用一口上等棺材就地埋葬了这个曾经骄横一时的少壮派将军。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结束后,除了少数几个人生还外,包括师长张灵甫在内的山洞里的人都被击毙。 至16日上午十时左右,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都停了下来。原来制定的一昼夜全歼七十四师的任务提前完成。孟良崮地区顿时沸腾起来,我军战士对天鸣枪欢呼胜利的到来。 张灵甫的死,多年来一直被传为自杀,其实这个“悬案”早在打扫战

解开张灵甫胸前钮扣,发现其前胸有两个枪眼。这样可以判断出子弹是穿过心脏从后背飞出的。枪眼口径也符合我军战士使用的美制"加拿大"冲锋枪口径。所以当即就排除了自杀。


不过,我父亲对此一直有些遗憾。他认为当时如果采取的措施得当,是完全能够生俘张灵甫的。后来又传说张灵甫已经举手投降但被愤怒的解放军打死,从现在的观点看确实太过鲁莽,但当时双方都杀红了眼,我军伤亡也不小,在这种氛围中会操之过急。


得知张灵甫被击毙的消息,作为华东野战军最高首长的陈毅司令员,沉思片刻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找一口上等的棺材,将张灵甫就地掩埋。


我父亲理解陈毅司令员的用意,作为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共产党军队,要体现出我们的宽广心怀。这也是对敌人宣传我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一种回击。


在开战前,张灵甫还颇为自信地说:“本人同共产党打了20多年的交道了,对山大王战术了如指掌。你不打,他就跑出来捣乱觅食,一打就钻山沟。不久前他们在莱芜拣了便宜,并不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队伍是不会躲到山沟里去的。本人没有李仙洲的雅量,既不会手软,更没有礼物好送,要奉送的是一记铁拳。我要打掉陈毅的主力,把陈毅这个山大王捉拿归案。”


可事与愿违,张灵甫最终还是陈毅来为他收尸厚葬。


张灵甫与夫人王玉玲结婚照 张灵甫去世后不久王玉玲在南京 张灵甫死后的遗体证明不是自杀张灵甫率领师部钻进一个山洞里,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顽抗 被逼无奈,七十四师只好退回到自己原来的阵地上。这时他们的阵地更小了,只局限在孟良崮和芦山的几座山包上。由于山包下面是坚硬的岩石,敌人根本无法构筑能够藏身的掩体和工事,大量的士兵、马匹和堆积如山的辎重装备,都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地面上。 我父亲用望远镜观看了七十四师的阵地后,下令步兵停止攻击,集中所有的火炮向七十四师开火。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敌人顿时乱作一团,东藏西躲,相互践踏。原来保持很好的既有队形顷刻瓦解,马匹和人、战车和辎重都陷于一片火海之中。 炮火停止以后,我军各路纵队从四面八方冲向敌人的主阵地,但这时七十四师仍保持着相当的战斗力,敌人躲在被击毁的汽车、坦克、辎重后面与我军对抗。 相反我军倒是很乱,因为有不少部队在敌人中间实施了穿插,加上参战的纵队多达六个,番号复杂,又是在运动中攻击敌人,所以各部队的建制已经被打乱。 我军各个番号的部队混杂在一起,已分不出哪些人是一纵的,哪些人是六纵的;哪些是四纵的,哪些是九纵的。 好在华野的各级指挥员都实行的是提前指挥,即司令部指挥到纵队,纵队指挥到师,师长和政委到团里指挥,团长到营里指挥,而营长一般都是直接带着连队作战。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遇到各种复杂的情况部队不会慌乱,因为有上一级的首长在身边,能够处理各种复杂的情况。 当时这种提前指挥的体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尽管部队的建制已被打乱,但由于在基层指挥作战的都是中高级指挥员,他们很自然的就形成了一种共识:即不分单位,不分番号,主动协同,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打,就向哪里冲。 部队打得积极主动,甚至都不用下命令了,全军上下只有一个目标:将七十四师彻底歼灭! 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敌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渐渐减弱。师长张灵甫率领师部的随从人员,钻进一个不大的山洞里,试图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一击。 这时我军六纵一支部队已冲进山洞附近,在一通喊话令其出来缴械无效以后,部队发起了攻击,各种长短枪一起朝洞内开火,还有人扔进了手榴弹。 张灵甫死后,陈毅命令用一口上等棺材就地埋葬了这个曾经骄横一时的少壮派将军。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结束后,除了少数几个人生还外,包括师长张灵甫在内的山洞里的人都被击毙。 至16日上午十时左右,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都停了下来。原来制定的一昼夜全歼七十四师的任务提前完成。孟良崮地区顿时沸腾起来,我军战士对天鸣枪欢呼胜利的到来。 张灵甫的死,多年来一直被传为自杀,其实这个“悬案”早在打扫战

说来也巧,我1982年结婚时,我的岳父和我父亲谈起,张灵甫死的时候他正到徐州做生意,住在一家当地很好的宾馆。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嚎啕大哭,声音凄惨绝望。后来这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人搀扶下下楼,大厅里也聚拢一些人围观。听议论才知道,这是张灵甫的夫人,只听她嘴里还哭喊:“我要去找蒋总统……”


那样子好像是对蒋介石让丈夫送死很不满。父亲对岳父说:“哦,是这样的?这个我还没有听说……”


父亲去世后,我看到了张灵甫夫人的王玉龄的照片,当年她是那样美丽,她现在应该是80老人了,这60年她是怎样过来的?还有一些我从小认识的烈士子弟,他们没有我幸运,从小就失去了为革命牺牲父亲,这一切都让我们更加渴望和平。


牺牲父亲,这一切都让我们更加渴望和平。 七十四师被歼,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称:“令我辈哀痛不已!” 整个战役共歼敌三万八千余人(含打援部队毙伤的六千余名),生俘包括少将参谋长魏振銊、副参谋长李云良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一万九千六百七十六名; 击毙包括中将师长张灵甫、少将副师长蔡仁杰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七千余人(不包括打援部队毙伤的人数)。缴获各种枪支一万三千多枝,各种火炮二百六十七门,炮弹七千多发,各种子弹二百多万发,战马一千三百多匹,击毁坦克五辆,缴获汽车百余辆。 七十四师的覆灭,强烈震撼了南京的国民党最高统帅部。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七十四师一去不回乃我党国之灾难,令我辈哀痛不已!”还悲叹:“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损失,能不令人哀痛!” 蒋介石不仅下令为”效忠党国”的张灵甫在南京玄武湖畔树碑,还把英国送给”国军”的一艘巡洋舰改名为”灵甫号”。 蒋介石在悲愤中把活着的国民党鲁中”剿共”总指挥汤恩伯臭骂一顿,并当即下令将其撤职。张灵甫之死给蒋介石打击之大由此可略见一斑。 蒋介石还亲自出席了张灵甫的追悼会,并亲自在南京的玄武湖畔为其立了一座花岗岩制作的石碑,以资怀念。当然,解放后就被拆除。 (本文摘自《一生紧随毛泽东――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陈人康策划、口述,金汕、陈义风著,本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七十四师被歼,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称:“令我辈哀痛不已!”


整个战役共歼敌三万八千余人(含打援部队毙伤的六千余名),生俘包括少将参谋长魏振銊、副参谋长李云良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一万九千六百七十六名;


张灵甫与夫人王玉玲结婚照 张灵甫去世后不久王玉玲在南京 张灵甫死后的遗体证明不是自杀张灵甫率领师部钻进一个山洞里,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顽抗 被逼无奈,七十四师只好退回到自己原来的阵地上。这时他们的阵地更小了,只局限在孟良崮和芦山的几座山包上。由于山包下面是坚硬的岩石,敌人根本无法构筑能够藏身的掩体和工事,大量的士兵、马匹和堆积如山的辎重装备,都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地面上。 我父亲用望远镜观看了七十四师的阵地后,下令步兵停止攻击,集中所有的火炮向七十四师开火。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敌人顿时乱作一团,东藏西躲,相互践踏。原来保持很好的既有队形顷刻瓦解,马匹和人、战车和辎重都陷于一片火海之中。 炮火停止以后,我军各路纵队从四面八方冲向敌人的主阵地,但这时七十四师仍保持着相当的战斗力,敌人躲在被击毁的汽车、坦克、辎重后面与我军对抗。 相反我军倒是很乱,因为有不少部队在敌人中间实施了穿插,加上参战的纵队多达六个,番号复杂,又是在运动中攻击敌人,所以各部队的建制已经被打乱。 我军各个番号的部队混杂在一起,已分不出哪些人是一纵的,哪些人是六纵的;哪些是四纵的,哪些是九纵的。 好在华野的各级指挥员都实行的是提前指挥,即司令部指挥到纵队,纵队指挥到师,师长和政委到团里指挥,团长到营里指挥,而营长一般都是直接带着连队作战。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遇到各种复杂的情况部队不会慌乱,因为有上一级的首长在身边,能够处理各种复杂的情况。 当时这种提前指挥的体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尽管部队的建制已被打乱,但由于在基层指挥作战的都是中高级指挥员,他们很自然的就形成了一种共识:即不分单位,不分番号,主动协同,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打,就向哪里冲。 部队打得积极主动,甚至都不用下命令了,全军上下只有一个目标:将七十四师彻底歼灭! 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敌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渐渐减弱。师长张灵甫率领师部的随从人员,钻进一个不大的山洞里,试图进行杀身成仁的最后一击。 这时我军六纵一支部队已冲进山洞附近,在一通喊话令其出来缴械无效以后,部队发起了攻击,各种长短枪一起朝洞内开火,还有人扔进了手榴弹。 张灵甫死后,陈毅命令用一口上等棺材就地埋葬了这个曾经骄横一时的少壮派将军。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结束后,除了少数几个人生还外,包括师长张灵甫在内的山洞里的人都被击毙。 至16日上午十时左右,七十四师有组织的抵抗都停了下来。原来制定的一昼夜全歼七十四师的任务提前完成。孟良崮地区顿时沸腾起来,我军战士对天鸣枪欢呼胜利的到来。 张灵甫的死,多年来一直被传为自杀,其实这个“悬案”早在打扫战

击毙包括中将师长张灵甫、少将副师长蔡仁杰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七千余人(不包括打援部队毙伤的人数)。缴获各种枪支一万三千多枝,各种火炮二百六十七门,炮弹七千多发,各种子弹二百多万发,战马一千三百多匹,击毁坦克五辆,缴获汽车百余辆。


七十四师的覆灭,强烈震撼了南京的国民党最高统帅部。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七十四师一去不回乃我党国之灾难,令我辈哀痛不已!”还悲叹:“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损失,能不令人哀痛!”


蒋介石不仅下令为”效忠党国”的张灵甫在南京玄武湖畔树碑,还把英国送给”国军”的一艘巡洋舰改名为”灵甫号”。


牺牲父亲,这一切都让我们更加渴望和平。 七十四师被歼,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称:“令我辈哀痛不已!” 整个战役共歼敌三万八千余人(含打援部队毙伤的六千余名),生俘包括少将参谋长魏振銊、副参谋长李云良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一万九千六百七十六名; 击毙包括中将师长张灵甫、少将副师长蔡仁杰在内的七十四师官兵七千余人(不包括打援部队毙伤的人数)。缴获各种枪支一万三千多枝,各种火炮二百六十七门,炮弹七千多发,各种子弹二百多万发,战马一千三百多匹,击毁坦克五辆,缴获汽车百余辆。 七十四师的覆灭,强烈震撼了南京的国民党最高统帅部。蒋介石亲自发表了一篇悼文:“七十四师一去不回乃我党国之灾难,令我辈哀痛不已!”还悲叹:“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损失,能不令人哀痛!” 蒋介石不仅下令为”效忠党国”的张灵甫在南京玄武湖畔树碑,还把英国送给”国军”的一艘巡洋舰改名为”灵甫号”。 蒋介石在悲愤中把活着的国民党鲁中”剿共”总指挥汤恩伯臭骂一顿,并当即下令将其撤职。张灵甫之死给蒋介石打击之大由此可略见一斑。 蒋介石还亲自出席了张灵甫的追悼会,并亲自在南京的玄武湖畔为其立了一座花岗岩制作的石碑,以资怀念。当然,解放后就被拆除。 (本文摘自《一生紧随毛泽东――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陈人康策划、口述,金汕、陈义风著,本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蒋介石在悲愤中把活着的国民党鲁中”剿共”总指挥汤恩伯臭骂一顿,并当即下令将其撤职。张灵甫之死给蒋介石打击之大由此可略见一斑。


蒋介石还亲自出席了张灵甫的追悼会,并亲自在南京的玄武湖畔为其立了一座花岗岩制作的石碑,以资怀念。当然,解放后就被拆除。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