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卷 马来西亚 第三十章节 彼此的阴暗(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现在只有获得来在鼹鼠1号的情报之后,我们才能够确定南下的时机。”看着远处那显得有些阴霾的天空,一身戎装的蔡兴宇将军对站在自己身旁的纳兰平初说道。

“哦?归仁还没有回国吗?”纳兰颇是有些感兴趣的问道“这一次中央冒险启用鼹鼠1号的直接联系,看样子是危机时刻喽,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所为。”

“是啊!”蔡兴宇点点头“用你们情报界的话说,就是有违常理,兵出险棋。”

纳兰看着远处那浩蓝一片的天空“没想到西藏的天空会是这样的蔚蓝,早晨的空气会是这样的清新。”纳兰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不过也正是这种有违常理,才不会被美国人太重视。”

“最近的局势很紧张,虽然越南的作战接近尾声了,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才是一个开始,之所以中央在之前打一步,看三步,更多的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蔡兴宇从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一包烟,递给纳兰一根“现如今的中国,看上去正在达到一个史无前例的强盛时期,但却也是最为脆弱的一个时期。”

“你是知道的,中国之所以可以屡而不死,在同时期的罗马、中东等文明都陆续灭亡之外,依然可以保持自己的存在,延续着自己的文明不会亡族灭种,也正是一种韧性,这就好比是一块钢铁,不过你怎么来敲打它,或许都不会使得轻易的被折断,但如果将其制为利刃,当它拥有着无比锋利的刃口的时候,往往却是最为容易断裂的时候。”蔡兴宇给纳兰点上烟,接着说道“自古汉、唐盛世,无一不是在王朝的最巅峰骤然衰落的。”

“汉之孝武皇帝开疆辟土,逐匈奴于漠北,扬威名于西域,留给国内的却是层层危机,以至于不得不颁下轮台罪己诏,大唐盛世,南蛮北狄、东夷西戎,无不仰伏阙下,太宗皇帝称天可汗,高宗皇帝西遏吐蕃、东压新罗,而玄宗明皇更是远征西域于极远,可是就在这最为盛强的时候,轰然一声,大唐中落,再也无法恢复往昔荣光。时于今日,我中国又何尝不是悍及一时?灭东瀛四岛于昨日,平南诏逆寇于今时,西番诸国无不以华夏而为新之列强,可如此下去呢?”蔡兴宇将军吐了烟圈“中央也正是担心于此。”

纳兰稍稍沉默了下“是啊,由中亚至南亚,自东南而往西北,我们展开的面却是太宽广了,预期说这种局面是‘大中国思想’这一意识在作祟,倒不如说是外部压力下的结果。”

“所以这次中央断然决定冒险直接和鼹鼠1号联系,这也是时至今日,第三次和鼹鼠1号发生直接联系。”蔡兴宇苦笑到“说起来,除了我们五个之外,中央高层知晓鼹鼠1号存在的人也寥寥无几,更别说,这些知晓者中,多数人都不知道鼹鼠1号究竟是谁。”

“难呐,我们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直接的敌人,甚至可以这样说,时至今日,举国上下皆言战之存理,开土辟疆是为盛世之举,扬威之为,却有多少人说得清,自对日战争以来,中国所面对的敌人究竟是为谁?此景又与本世纪初之形势又有何不同?”看着渐渐为微风所吹散的烟圈,纳兰苦涩的说道“举国皆以为美国人是我们的敌人,可事实呢?”

“外交档案已经解密了不少,有多少人去认为了?”纳兰继续说道“且不说中、美两国之间的利益共同点,单是存在一个敌人的时候,华盛顿和北京都不会撕破脸皮的,而自两年前,至如今,有人认为美国人才是我们一直的敌人,有人认为是法国人,还有人干脆就认为着是越南人,可笑的是,甚至连我们对面的红头阿三都被拉出来了。”

蔡兴宇将军笑了下“国家需要明确一个敌人给民众,这是一众形式上的所为,而我们这些军人,尤其是纵马挥鞭,指点千军万马的带兵者,却必须要弄清楚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谁?”

“美国人、俄国人,的确都是现在的盟友,也许某一天会成为对抗的敌人,但谁都不应该忽视的是,这个世界最需要的一种力量便是平衡,如果三角体系发生了崩溃,那么这才是真正的大中国崩溃的开始,同时也是阿美利加、俄罗斯走向崩溃的开始,而这,只会使得第四方为之而受益。”纳兰弹了弹烟灰“法国人,哼,一个处于在尴尬位置上的牺牲品而已。”

“至于越南和新德里,不过只是牌局上的扑克牌而已,甚至连筹码都算不上。”蔡兴宇将军会意的笑言到“所以真正的对局从现在才算开始了。只不过,猎人和狐狸,从来都是喜欢玩着彼此认为自己才是赢家的游戏的。”蔡兴宇将军哈哈而笑到。

“GIUK缺口这个名词你不会陌生吧?”纳兰笑道“当初这个缺口可是让邓尼茨头疼不已,如果不是法国的沦陷,才使得狼群得以被部署到了法国沿海,恐怕德国人也不会在1940年到1942年之间,利用在冰岛和格陵兰之间的海这片海域是英国皇家空军的巡逻机所无法涵盖的区域,这一点,来将大量的海上攻击活动集中在这片空窗区域中。”

“好在美国人参战之中,意识到了这个被称为格陵兰空中缺口的区域,主要是欠缺来自空中的掩护,才导致了狼群活动的肆无忌惮,于是长程巡逻机和护航航空母舰的出现,填补起了这个缺口,使得德国潜艇要由此前往大西洋活动,成了近乎不可能的任务。”蔡兴宇将军笑了笑,补充了纳兰的话语“不过这个时候和这有什么关系?”

“不但有关系,而且关系巨大。”纳兰别有用意的笑了笑“也许伦敦的眼中,趁乱而为最好多选择,但在我们的眼中又何尝不是这样?”

“还记得欧盟和北约的矛盾吗?”纳兰笑着说道“蓝天金星旗飘扬着的欧盟,哼哼,这种本是欧洲理事会自1955年开始使用的会旗,后又于1986年被欧洲会议决定沿用为欧盟旗帜,更多的是一种讽刺吧,深蓝底色,中间为一个12颗五角金星环成一圆的图案。哼哼,真是足够讽刺的,别人都误解为这12颗五角金星,是象征着当初加入欧洲共同体的12个国家,有多少人知道这12颗五角金星却是完美无瑕的古老象征,所谓一年的12个月,希腊神话体系中的12个主神,而所组成的圆环则是象征着欧洲各国的合作统一。”

“呵,完美的合作统一,只可惜这背后存在有一向具有‘骄傲性’的法国人、‘从来只想光复神圣罗马帝国荣辉’的德国人,以及‘高高在上,一心只想着驱虎吞狼’的英国人,欧盟怎么会成为铁板一块?”蔡兴宇将军讥讽到“不过这倒也好,可以给我们以机会。”

“所以,GIUK缺口,这个天生可以利用来的缺口,此时更具有着象征意味。”纳兰颇是一番腹黑的笑道“为什么英国人此次会派遣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以及威斯敏斯特号、圣-奥尔班斯号两艘23型公爵级护卫舰去了北海,还不是因为这里出现了真空。”

“真当自己可以剔除了美国人在欧洲的势力,哼哼,欧盟也不自己掂量下自己的斤两,而没有美国人的支持,我想就依靠着他们的那些反潜力量,恐怕也分辨不出一艘潜艇是不是俄国人的那些红色海狼。从来这里的水下就不缺乏猫和耗子的游戏。”纳兰将手里的烟蒂掐灭,继而仰头看着天空“我想英国人接下来的动作一定会是在南亚大陆。”

“不管怎么说,代理人战争的手段是要继续下去,这也是为什么要指示你在阿富汗政府军内安排下楔子的原因。如果一旦我们也陷入到阿富汗这个大国的泥潭中去,恐怕就便是大中国体系不想崩溃都难。”蔡兴宇将军意味深长的说道“这才是关键所在。”

“还有一个方面,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纳兰说道“自马六甲海峡往西,经印度洋直至非洲大陆,这条生命线,以及在非洲的利益所在,这些都是相当薄弱的环节。”纳兰走到护栏前,看着整洁的拉萨市区“我如果是英国人,选择的点就肯定不会在南亚大陆,毕竟从东南亚的这次战争就可以看出,伦敦并没有过多的涉入进来,除了以少部分的象征性的军事力量来做所谓的‘支持之外’还是将法国人推在前面。”

“那么平初,你认为这个点会在哪里?”蔡兴宇笑呵呵的问道。

“南亚对于英国来说,不适合做这个点,从巴基斯坦-我国新疆、西藏-尼泊尔-孟加拉-缅甸-斯里兰卡,事实上,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完成了对印度的包围态势,所以伦敦绝不会将赌注下在这里。”纳兰皱紧着眉头,若是思考般的分析到“而通过海军来进行这种爆发点的展开,似乎除了美国海军之外,谁还没有这种能力在现阶段和我们决战大洋,就便是皇家海军和印度海军合力而为,恐怕也很难获得成功。”

“那么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可能性,那便是在非洲大陆,也许这里才是真正的爆发点。”纳兰很是肯定的说道“其一,在这里,我们不仅仅需要面对英、法传统势力的所在,还不得不忌惮美国人在这里伸出的长臂。如果英国人拿捏恰当,恐怕不仅可以借我们和华盛顿的手一举废灭了巴黎苦苦经营的‘大地中海同盟’,还可以让我们在这里和美国人产生矛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