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工业区荒地成案件高发区 女工夜里惨遭轮奸

3月11日晚,一名女工在观澜社区第三工业区遭歹徒轮奸。而女工被强暴的那片荒草地,一直被该工业区的工人喻为“罪恶之地”。附近工人称,近两年来,一些带刀草寇利用荒草地的有利地形,经常在夜晚抢劫过往工人。


这片荒草地正在恶化工业区的环境,一些工人因为治安差辞工,工厂花钱招不到工人,正遭遇“民工荒”。工人们和工厂老板呼吁政府部门尽快铲平这块“罪恶之地”,也希望警方能尽快查明案情,抓获强暴女工的凶手。


「夜发惨案」


刀架脖上眼看女友被凌辱


歹徒让小张回去拿钱,等他带警察赶到时,3名歹徒已逃跑


小张耷拉着头,双手死死抓住头发。昨日下午,他蹲在观澜社区第三工业区一片荒草堆前,说自己恨不得烧掉这些荒草。


3月11日晚7时30分,小张还和女友在这片荒草堆中分享快乐时光。大约1小时后,3名持刀歹徒闯进了他们的乐园。当着小张的面,3名歹徒强暴了他的18岁女友,并喝令他回宿舍去拿钱换人。当小张带来民警时,歹徒已经逃离,草丛中只剩全身赤裸的女友。


第三工业区一侧是工厂群,一侧是密密麻麻的出租屋,中间被面积近万平方米的荒草丛隔断。这片荒草丛没有路灯,没有水泥路,在早晚上下班工人踩出的土路两侧,都是高过人头的芦苇。站在高处看,荒草中有几个草窝窝。附近工人说,这些草窝窝是情侣谈恋爱的地方,但也有人说那是坏人的藏身所,不能靠近。


3月11日下午,18岁的湖南姑娘小谭在网吧找到了正在上网的男朋友小张,俯身跟男友说了句悄悄话,“晚上7点半,老地方见”!


小张说,他和小谭是去年7月确立恋爱关系的,由于两人都住宿舍,不方便谈恋爱,于是他们喜欢约着到厂外说说话、拉拉手。“我们一个月在这里见五六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那里没有路灯,过往的人也不多,我们喜欢那里。”


小谭所说的“老地方”,是荒草堆中心的一条小路,透过齐人高的芦苇丛,可以看到50米开外、热闹的出租屋。当晚7点半,小张和小谭开始坐在路边聊天,按习惯,他们要在这里聊3个多小时,然后赶在工厂关门前回去。


晚上8时30分左右,小张突然感觉身后的草丛中有一只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张说,他看见女朋友的嘴巴也被捂住了,看见后面一共站有3个年轻男子,其中两个人拿着长刀。“我喊不出声,更不敢反抗,因为刀架在我脖子上。”小张说,几秒钟后,他和女友就被3名男子拖进了其中一个草窝窝。


“我被他们按倒在草丛里,头朝下,他们搜了身,我当时还庆幸自己没带多少钱。”小张说,那把长刀一直架在自己脖子上,他不敢动,他以为歹徒抢不到什么钱,就会放了他们,但接着,他被歹徒殴打,失去了知觉。


小张说,后来他被歹徒用水给泼醒了,看见女朋友躺在自己旁边,衣服全被脱了,有一名歹徒正在强奸女友。


昨日下午,小张带记者重回草丛,他告诉记者,当时一直有刀架在他脖子上,他很愤怒,刚想反抗,左腿上就挨了一刀。记者看到,小张的左小腿上有一条充血的刀痕。


小张说,随后,他和女友都被扔进了草窝窝旁边的一个化粪池中,在此过程中,女友没有哭,也没有发出其他声音。当两人再次被拖上来时,其中一名歹徒对小张说,“马上回工厂拿钱,如果报警,就砍死你!”当小张返回自己所在的汇金海手袋厂拿钱时,刚好碰到公司的数名管理人员。


“我当时问了一下情况,知道他女友被强奸时,立刻报了警。”当时在场的一名管理人员说,民警很快赶来,但当他们带着民警前往现场时,3名歹徒已经逃走。该管理人员说,他站在草丛外听见民警说,“我们是警察,你先穿好衣服。”小张也走进草丛,帮助女朋友穿好衣服,并与女友前往派出所录口供。


昨日下午,小张向记者出示了女友当晚的病历本:小谭在医院自述被人强暴,医生检查为外阴处女膜损伤、活动损伤。医生给出的初步诊断为:外阴道损伤。


前天一整天,小张都和小谭待在一起,他们的情绪都非常糟糕。


小张说,女友告诉他,事发当晚她先后被3名歹徒强暴。


记者随后与辖区警务室及观澜派出所取得联系,但相关办案警员称,记者询问的问题涉及案件内容,他们不能给予答复。


「持刀草寇」


藏身荒草丛频频洗劫路人


附近拾荒者称每周都能听到一两次女工被抢的呼救声


在这片荒地被侵害的,远不止小张和小谭两人。记者昨日在第三工业区这片荒草地采访时,周边居民的意见高度一致:这里治安不好,抢劫经常发生。一名在附近开厂的老板抱怨说,光去年一年,他的两百多名员工,报称被抢的就有近百起。


记者随机找到一名路过的市民刘女士,她说去年她怀孕时路过荒草地,被两名男子抢光了身上的钱财。而小张所在手袋厂的女工黄小姐说,她3月5日晚上路过荒草地,拿出手机准备听电话时,草丛中伸出一只手,一下把手机抢走了。小张的老乡曹中林也说,去年他和一名工友出门买夜宵经过荒草地时,也被歹徒打劫,“我身上有5块钱,一块手表,都被抢了,同事被抢了50块钱。”曹中林说,其间歹徒用刀架住他脖子,他不敢反抗,还因为身上带的钱少而遭歹徒殴打。曹中林和黄小姐说,他们被抢后都没有报警。


记者昨日中午在荒草地一带随机询问了约10名市民,其中自称曾被抢劫的就有4人。工业区旁边的多家快餐厅老板也异常愤怒,“他们什么都抢,连我们停在店门口的单车,也要抢走。”一名开早餐档的老板说。


一名长期居住在荒草地边缘的拾荒者说,一个星期他可以听到一到两次女工喊“抢劫”。对于这些求救声,周边居民都已经习惯了,一般不会有人去帮忙,原因是歹徒带刀而且下手狠。


在该片荒草地周边的工厂门口,都张贴有署名为“观澜派出所”的宣传单张,这些单张专门节选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行为和处罚”条目。一家工厂的保安员说,派出所贴这些主要是想震慑犯罪分子。这名保安员说,当地派出所其实也了解荒草地治安差,夜晚也会有警车到附近巡逻,但那些歹徒藏在草丛中,往往警车一走,他们就跑出来抢劫,等警察闻讯赶到时,他们又隐身到杂草丛中逃走。


这名保安员说,现在工人们夜晚出门吃夜宵或者逛街,都习惯性地组成5人团队,这样歹徒才不敢动手,而且女工会尽量避免在晚上出工厂。工人们出门时,也会尽量少带现金,避免遭遇损失。


「罪案后遗症」


治安混乱工厂遭“民工荒”


为留住工人,工厂承诺工人若被抢劫,查实后工厂会赔付


前天(12日),小张所在的汇金海手袋厂又有16名工人辞工而去,该厂一名负责人说,这是小谭遭遇轮奸的后遗症。“无论我怎么说,都无法阻止工人离开。”这名负责人指着嘴角边的一圈水泡说,都是被工人给急的。


按工厂规模,汇金海手袋厂满负荷运转需要400名工人,但从2005年开始,工人规模始终只能维持在200多人,工厂负责人抱怨说:“我今天花钱招来一名工人,明天又会走一个,始终是来来去去的,留不住。”据该工厂统计,工人的流失原因,大多都是因为治安差。厂门口那片荒草地里,仅去年一年,他们工厂就有将近100名工人有被抢记录。为了稳住民心,该厂前晚还特意召集工人开大会,工厂负责人在会上说,工人在荒草地被抢劫手机,查实后工厂出钱赔一部手机,如果工人被抢了钱,查实后工厂也会赔付。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该厂管理人员说,这可能是深圳市众多工厂中绝无仅有的员工福利。


而在该厂隔壁的一家电子厂,也在想办法挽留员工。这家工厂的管理人员表示,他们厂每晚的下班时间,都会安排数名保安员守在荒草地两头,以保护工人上下班不会遭抢。


工业区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工厂老板说,这片荒草地的治安太差,工人们休闲时常遭遇抢劫,工人无心工作,工厂的秩序也就无法常态化。去年和今年,已经有一些工厂因为不堪治安混乱的现状,而将工厂搬往其他工业区,还有一家工厂干脆将厂部搬到了东莞。


“我们去年都烧过一次荒草地,但是没过多久,草又会长起来。”汇金海手袋厂一名管理人员说,工业区的管理光靠民警巡逻也不行,他们希望工业区的上级管理部门能尽快铲平这片荒草地,用路灯照亮这片黑暗之地,让犯罪分子没有藏身之地。(编辑:胡曼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