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黑金 第七章 武汉特战 第九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3

leijun1125 收藏 4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URL] 第九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3 雷寿荣坐在武汉市政府参议府副议长办公室里有点昏昏欲睡。昨晚该死的十三姨妈红杏出墙被老爷子抓了个正着,要行使家法,这老爹也是,七十多岁了,还娶那么多姨太干嘛,可惜自己做儿子的又不能说,只好随着他,搞得自己一夜都没睡,干脆趴在桌上睡了。 办公桌上的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九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3

雷寿荣坐在武汉市政府参议府副议长办公室里有点昏昏欲睡。昨晚该死的十三姨妈红杏出墙被老爷子抓了个正着,要行使家法,这老爹也是,七十多岁了,还娶那么多姨太干嘛,可惜自己做儿子的又不能说,只好随着他,搞得自己一夜都没睡,干脆趴在桌上睡了。

办公桌上的电话冷不丁响起,把雷寿荣从浓浓地睡意中叫醒。谁啊,雷寿荣很不高兴,懒洋洋的抓起电话。“喂”有点没好气的说。听了一会竟站了起来;

“嗨,空 你 七 蛙”日本人样点头哈腰。

电话那头确实传来的是日语,所以雷寿荣才这么恭敬地站了起来。

“雷君,你好!我是植树岩藏中佐,不记得我了吧”对方用日语问。

“记得,记得” 雷寿荣也用日语柔和地应着,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人,只是上个月收到土肥原贤二给他写的一封信,要他打听武汉的治安情况。并说到派一个自己的得意门生到武汉来协助湖北的治安问题。既然土肥原信上说了,那能说不认识呢?这土肥原贤二可是日军中红得发紫的人物,被日本报纸称为是“华北战场上的一颗明星”。前些年跟秦德纯在北平与土肥原贤二签协议的时候认识的。土肥原贤二在中国成立了最大的特务组织,人称‘土肥原机关’要是榜上他这棵大树,将来对自己的前程可以说是似锦,搞个湖北省长当应该没问题。

“前些年您跟秦德纯先生在北平签协议,我作为土肥原将军的随从见到过您,土肥原将军要我到武汉了一定得拜会您”这句话是用中国话说的,雷寿荣清楚‘土肥原机关’的人都会讲中国话并且很流利。

“植树君中国话讲得好,地道的中国话,土肥原先生手下的高足就是本事大,佩服!佩服!”雷寿荣不失时机的恭维。

“雷先生有时间吗?我们在哪见见面,好好谈谈,土肥原将军在我走时一再叮嘱,希望对我的工作提供帮助和信息”

“好!好!应该我拜会植树君您的”雷寿荣稍微想了想继续说;“现在手头上有些事,下午吧,晚上我请植树君到我家做客”

对方电话里又传来声音;“别客气,雷先生,我不去打扰雷先生家人了,我看这样吧,下午六点钟我派车来接先生,就到武昌得胜路50号吧,我等您”

“好的,好的,谢谢!我等植树君”

“好!那就这样一言为定!再见”

“再见”雷寿荣挂了电话,心想这土肥原还能记起自己,感到十分高兴。看,这不,一个手下刚到武汉就拜会自己,可见土肥原是非常看重自己,得好好交往交往。这时候的睡意一点也没有了,赶快忙好手头上的事,好去拜会这大特务植树岩藏中佐。

这头曹雄看赵同放了电话说;

“你怎么跟他说中国话?他会相信吗?”

“我也想说日本话呀,可我学的还不怎么行,只能保证前面几句说的标准。后面继续说我说不好。要是王上校在多好。也不至于憋得我说中国话”赵同有点脸红。再说鬼子特务精通中国话,听他的口气一点也不怀疑。

“说中国话还好呢,这日本人对我们中国的侵略是准备很多年的,早培养了很多会说中国话的特务,这样一来说不定这老汉奸更相信呢”李伟的这番话,赵同和曹雄表示赞同,电话里头雷寿荣根本就没怀疑。


下午六点钟,雷寿荣早在五点钟就在等植树岩藏的车来接他,看看怀表,植树岩藏应该派人来接自己了吧,他给植树岩藏准备了一份丰厚的礼物,不住往窗子外面看。

一辆日本三轮摩托坐着两个鬼子,和一辆小汽车停在汉口伪市政府门前,从车里面下来一位穿日军装的少佐,手戴洁白的手套,腰挎武士刀,威武的下车并整了整军服,向伪市政府里面跑去,两边站岗的伪军连忙敬礼,证件都不要检查。

上了楼,找到一个雷寿荣的办公室,推开门;“雷副议长先生您好,我是植树岩藏中佐派来接您的,请跟我们走”

“好!幸苦了”雷寿荣正等着这一刻,连忙拿起公文包和准备好送植树岩藏的礼物要走,那少佐礼貌的要帮雷寿荣提那装礼物的箱包。雷寿荣不让,怎么能让日军提呢,日军给他的面子太大了。

坐摩托车斗里的日军下了车,端枪在警戒,摩托车手一直也没让车熄火,看雷寿荣他们两人上后面的车,警戒的日军也马上上了摩托,突突开起来前面开路。

雷寿荣上了车跟日军少佐坐在后排,一直跟少佐说个不停,这少佐可能因为职位低,不是正统的特务,有点不完全习惯中国话,时不时说一两句简单的日本话。雷寿荣见状干脆卖弄说起了日本话。那军官好象不想说话了,专注的看着车前面,没再回雷寿荣的话。

雷寿荣正纳闷自己说错了什么?刚才还兴头十足的少佐怎么一下子不跟自己说了呢?不说就不说吧,小看我,我还是你们大特务头子土肥原的朋友呢,等下植树岩藏中佐见了对我的尊敬你就知道了,哼!雷寿荣也不再找这军官说话,看窗外。发现走的路不是去武昌方向,怎么还不见过长江?

他有点急,用中国话说;“少佐,这怎么不是去武昌的路?植树岩藏不是在武昌等我的吗?”这时感觉到腰间被什么顶着,一看是少佐用枪把自己顶着,脸一下子变了色。脖子上被重重挨了一掌。

车在郊区一条小路边停下,赵同跑下车,帮助曹雄和大虎把三轮摩托车推进了长江,各自从小汽车后备箱里拿出衣服换了,李伟跑到后面去警戒。赵同把绑得粽子样的雷寿荣拖下车弄醒。

大虎上前一脚把雷寿荣踢跪在地上。赵同抽出了刀,嘴里说;“狗汉奸,我现在宰了你!”

雷寿荣在大虎踢他的时候就知道怎回事,早吓得尿了裤子。嘴巴里‘呜呜’叫,说不出话,老泪横流。

赵同抓起雷寿荣本来就很稀少的头发,拉着脑袋往后拽,用脚压他后背使胸膛往前挺,刀子就要划雷寿荣的脖子。

“赵同,这老小子日本话说得蛮好,不如带到山里让教说日本话”曹雄看他的眼泪出来了,年纪也不小,不竟懂了点怜悯之心。

赵同听到这话,生生停住了要用力下划的刀子。想想,确实,刚才和这老小子对话,自己就说不出流利的日本话来,再说自己跟王上校这么多年也学了日本话,还是不行。其他的战士更不用会说了,只怕听都听不懂。我们这些特战队可都是鬼子窝里跑的,学会日本话的对杀鬼子是如虎添翼。

雷寿荣也听到曹雄说的话,见赵同也停住了刀。知道有一线生的希望,连忙点头‘呜呜’个不停,想活就得求。后脖子又挨了一掌,被扔进了后备箱。


雷寿荣又被弄醒后用手把眼睛揉了揉,适应性的看看四周。

“老小子还想活命吗?”

“想!想,请饶我的命,我把所有的家产给你,小兄弟请饶命,大爷饶命啊”

“想活命也不难,答应两个条件”

“行!行!行。。。。。。什么都答应,只要留我的命”

“第一,给何佩瑢写封信,我说你写”

“第二,教我们的人学日语”

“怎么样?”

“行,保证做到,一定照办”

“下面按我说的写”

“好,好”雷寿荣接过递来的笔,手还是抖得不行。

赵同又发话了;“这么抖怎么写?不是答应你不杀了吗,别抖啦,我说你写,称呼你自己写,我说内容”赵同安慰了下他继续说;“你说你已经落到三个好汉的手上,请他务必答应三个好汉的要求,以你这大汉奸雷寿荣为前车之鉴。落款要写‘绝笔’这两个字。就是这意思,你去完善,快点写,我要看看行不行”

雷寿荣照赵同的要求并逐渐修缮写道;


韵珊兄台鉴;

伯廉弟以前处世愚昧,今落三英雄手中,不胜后悔前犯之愚昧。望韵珊兄以我大汉奸雷寿荣为前车之鉴,不要与国家和民族为敌。配合三英雄多做善事,惟命是从!命比钱重要!切切


弟伯廉绝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