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天朝有良心的不知道什么年龄段的评论家的观点:民主国家都是不会出事的,出事的原因一定是因为不民主,所以,宇宙第一大国被开除出民主国家行列了思密达

以下是转帖:



曹旭刚:卢武铉之死是民主渐进的



昨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去世的消息甫一传出,立刻震惊韩国朝野,并以极其迅猛之态传向全球。



曾贵为一国总统之尊,在去职短短一年之后,就以如此极端的方式了却此生,实在令人扼腕。但是,仔细回顾一下韩国进入民主社会之后历任总统的遭遇,就会发现,卢武铉的自杀悲剧虽然发生得很突然,虽然也与其本人的心理与性格有着密切关系,但也并非在韩国社会中找不到促使其走上这条极端之路的因子。



在卢武铉之前,几位离任总统几乎都遭遇了可谓 “冰火两重天”的待遇。离任之前,个个身居高位;离任之后,却都卷入种种丑闻之中。全斗焕、卢泰愚两人因经济等问题被判以重刑,金泳三、金大中两人虽未受牢狱之苦,但其家人也因经济问题被拘押,两人也因此而狼狈不堪。尽管卢武铉一直以推崇“道德性”、提倡“透明政治”而著称,但卢武铉本人还是没有逃脱几乎是韩国特有的“总统弊案”宿命。



连续几位离任总统都牵扯到了弊案之中,这可谓是韩国独有的一个特色。尽管不少人对韩国的这种奇特景象一直奇怪不已,但仔细研究韩国的社会现实和政治体制后,就会发现,总统们离职后的悲惨遭遇,其实是韩国这个新兴民主国家民主不健全的必然反映,是韩国在由军政府体制向民主体制迈进的必须代价。因此,韩联社认为卢武铉生平就是蓄含韩国民主化历程和喜怒哀乐的一章叙述诗篇的说法可谓一语中的


尽管在脱离日本殖民统治之后,韩国已宣称进入民主国家范畴,但实际上,在前几十年中,韩国一直是空有民主之名而无民主之实,前几届政府皆为高度专制的军政府,整个社会之中看不到民主的丝毫影子,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韩国才开始逐步走上民主之路。在这短短的二十余年的时间里,虽然较之军政府时期,韩国社会可谓民主之风劲吹,但却无法从根本上摆脱固有文化与旧的政治体制的影响。

由于历史的原因,韩国的经济主体几乎都离不开政府的密切支持,因此有人甚至戏言:韩国几乎所有企业的董事长都是韩国政府。虽为戏言,但也形象地说明了韩国社会中政商的紧密关系,商业运营中随处可见政府的影子,而历任总统竞选者要想上台,就必须获得企业的支持,而一旦当选,又反过来以种种方式回报“护送”自己上台的企业。由于政商文化在韩国具有浓郁的社会基础,因此,几乎没有总统可以摆脱财阀那若隐若现的身影,离任总统一个又一个 “出事”,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而且,细览韩国总统选举就会发现,韩国的总统选举基本上是建立在个人的基础之上的,政党难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几乎所有的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总统时高度依赖人缘、地缘、学缘等因素来谋求政治利益,而本该在民主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政党却被抛至身后。于是,这就为裙带政治、金钱政治提供了大展拳脚的场所。几位离任后被调查乃至被判刑的总统亲属往往经济问题突出的事实就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而卢武铉之所以陷入漩涡之中,也是由其妻和其亲属被检方盯上而引起的。



总之,不管是韩国社会特有的浓郁的政商文化,还是政党力量在民主程序中的弱化,其实都说明的是韩国的整个民主制度存在着巨大缺陷,也可以说,几任离任总统共有的“悲戚”命运是在为韩国的民主进程买单。一个总统“出事”,尚且可以归结为个人因素,但如果所有的总统都“出事”,那就只能是民主进程尚未完善,民主制度的设置存在问题。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卸任总统接连出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因为这说明韩国民主社会的自我纠错功能在发挥着积极而又重要的作用——— 而这,恰是民主社会非常重要的一项功能。就像韩国有学者分析的那样,自全斗焕以来,每一个离任总统涉嫌贪腐的金额都在依次递减,相信定会有离任者个个平安的时候。而那时,也就是韩国民主成功之时。




以后再拿宇宙第一大国说事的可要小心了,人家已经不是“民主国家”了啊



另:此文被刊登在了某市地方报纸的评论版,果然各个地方报纸的评论版都被JY占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