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马麟走了五日,卫富贵一直在等他和黑子的情况报告。

中午的时候,卫富贵拿着份文件,发着呆想着心事。忽然军法处长,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司令,出事了!”

卫富贵一下惊起,也不顾军法处长毫无规矩的闯进来“怎么回事?”


军法处长一招手,几个军法处的士兵扛着两个装满东西的麻袋进来,几人一下把麻袋放在地上。军法处长一指这几个麻袋“上午我们按照惯例,每月密查军需库物资,结果发现这个。”

“怎么了?”

军法处长冲一个士兵一努嘴,士兵抽出腰间刺刀一下把两个麻袋划开两个大口,大米一下就顺着裂口淌了出来。卫富贵一见露出的大米,眼神变得无比阴冷起来。只要没有瞎的人一眼就看见,这些大米里不仅被掺了不知道多少比例的沙子和垃圾,而且不少米已经看见陈旧腐烂之状态。军法处长上前弯腰掏起一把米递到卫富贵面前,卫富贵接过来仔细看了半天,突然暴怒的把东西全摔到地上“这些东西还有多少?”

我们没有都查,但是我们连续查了几个仓库,除了表面堆的一些东西还不错,底下全是这些东西。卫富贵背着手,围着房子里转了几个圈,忽然站定,对军法处长大声命令“军法处全部出动,宪兵营归你指挥,把军需处及各仓库全部围起来,不得出入一人。给我彻查军需库各项物资,还有马上把军需处杨处长给我抓来,我说的是马上抓来。”

“是”军法处长接令转身就走。

屋里顿时仅剩卫富贵和一地的烂米,卫富贵看着一地狼藉,突然想起马麟那边的情形,被人算计的阴森的感觉一下弥漫卫富贵心头,脖颈的寒毛都不禁立了起来。卫富贵突然想到了什么,忽然冲屋外大喊“传令兵”

“有”一个卫兵马上来到屋里

“马上通知各部会计,停止所有资金支付。没有我的命令,除了军饷,一分钱都不许花,就算是欠账都不能还!”

“是!"卫兵急忙转身出去。


卫富贵看地上的这些烂米,这纯粹就是为了害人来的,这个事件是孤立的事情还是。。。。

忧心忡忡的卫富贵等了近一个时辰,听到门外一阵凌乱的脚步和喧哗声,随即随着报告声,军需处杨处长被军法处长带人五花大绑的押了进来。

杨处长一边走,一边大喊冤枉。进的门来,见卫长官在这里,忙大声喊冤,直说军法处误会。

卫富贵也不吭声,看着这个自己还是团长时就是自己后勤方面事物的得力助手,眼中冷森森没有一丝人气。

杨处长喊了半天,顿觉不对,便再不敢乱喊。

卫富贵冲地上一努嘴“老杨,你看这些是咋回事?”

老杨被人押来,心情惶恐,也没有细看地上乱七八糟的大米,此时低头一瞧。顿时瘫坐在地。

“老杨,你跟我多年,我对你可是信任的很,但是你这是怎么办的事?我上次签署囤积三百万人五个月的口粮,这些个东西,你小子给我弄了多少来?”

杨处长,面色苍白,满头大汗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军法处长递过来一个账册,说是按账册显示去核查,现有发现的这些个东西都是从张掌柜那里进的货。卫富贵心头一冷,便知不好。张掌柜 这个老熟人,自从上次拜会了自己之后,他和卫富贵部的业务发展的很快,记得上次杨处长跟自己汇报,他的生意已经扩大到全军采购量的近半的水平。上次老张突然出现,而且提供自己这么便宜的优质货品,卫富贵虽然有些觉得突兀,但是根本没有想到会发展到如今的局面。

卫富贵猛压着不妙的感觉,冷看了杨处长一眼,沉声问到“杨处长,这次采购,张掌柜那里的采购量,占了几成啊?”

瘫在那里的杨处长,猛地清醒过来,一下跪在卫富贵面前猛磕起头“司令,饶命呀,小人该死!饶命呀”

卫富贵见杨处长不敢回话,就确定了大事不好,一脚把他踢翻在地,冲军法处长命令到“把他拖下去,把里面的猫腻跟我审清楚!你一会把军需处管事的再叫来两个。”

“是!”军法处长一挥手,两个士兵如狼似虎把杨处长拖了出去,杨处长一路被拖着,一路大喊着饶命。来到院前,一下撞到正往军团部里进的钱书同。那杨处长一见钱书同,忙大声哀求“钱长官,求你跟司令求求情,饶我一命呀!”钱书同转头向军法处长疑问地看着,军法处长小心的汇报,“钱长官,这小子在任上捅了大篓子。司令震怒!要我审清楚”

钱书同冲杨处长道“杨处长,把具体情况都跟军法处交代把,我代你求个情,让军法处免你皮肉之苦。你的事情,我去问问司令,”

看着杨处长被拖走,钱书同走近了卫富贵的屋子,一进门,就见到地上满是掺满沙子的烂米。顿时明白了些什么。走上两步,小心问到“军团长?!这是。。。。”

卫富贵见钱书同来了,压住愤怒的心情,冲卫钱书同摆摆手“老杨那个家伙,不知在那里吃了豹子胆。尽然干下如此事来。此事不简单,就凭老杨,还没有这么大胃口,我道要好好查查,是谁敢跟我做对。”

钱书同听了点点了头“本来我也是要汇报这个事的,我的师也接到一批这样的大米。营里士兵们的怪话现在都快传遍了。想我们从警卫营那时开始的规矩,从来没有人敢在军饷和伙食上动士兵的主意。这个传统多少年了,一直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凝结军心的重要措施,如今司令部采买这么差的粮食来。。。。”

“哼。。。。”心中更加愤怒地卫富贵不由冷哼起来。

两人沉闷地坐在屋里一会,就见两个军需处负责记账和具体事务的两个科长被军法处的人带来。

两人有些惊恐地站在那里,卫富贵忍住怒气,沉声问他们,对张掌柜那里的采买情况可否知道。

一个科长小心应到,大致了解些,

卫富贵问到“这次储备粮食,张掌柜提供的货占了几成?”

那科长小心应到“大致快八成。当时我还问杨处长,说这违反了规矩。杨处长说已经禀报过司令了,人家粮食便宜近一成,这次采购量巨大,自然要多买些。”

“砰~~”卫富贵愤怒的一拳砸在桌上,两人吓的不敢再吭气。

卫富贵忽然问到“这次除了粮食,还在张掌柜那里采买了些什么?”

另一个科长说道“一些衣被外,有一大批药品。昨天到的 ,杨处长自己验的货”

卫富贵一下把眉头抬了起来“你们两个下去,把知道的问题全部说给军法处听”

随即转头对军法处的人说“去查!”

钱书同见卫富贵心情极其不好,也不好吭气,只能在屋里陪着富贵闷坐。不一会,军法处的人慌张的奔了回来,扛了好几个箱子,面色极其难看,卫富贵上前把一个箱子打开,眼里的火都要飚出来了,就见满箱的药品,不是空瓶就是极其陈旧肮脏的包装,不知是几百年前生产的东西。

军法处的人颤抖着声音报告,两吨药品基本都是如此。

就在这时,审问杨处长的人跑回来报告,杨处长竹筒倒豆子,全招了。这杨处长这段时间拿了张掌柜,不下两百万好处, 而且这次采购,张掌柜为了多占比例,更封了一封一百万的红包给杨处长。这张掌柜往日提供的货品的质量一直很稳定,因此这杨处长自觉有好处,而且是没风险的好处,不拿就是王八蛋,就收了下来,并假传圣旨,违例做了手脚。没想到这张掌柜来玩了这手。


随即军需处的自查统计报告传了过来,张掌柜提供的八成粮食里,有九成多是这种掺了无数沙石的烂米。除此外,十五万套单兵军服衣被,一半是旧货,一半质量极差,并且短缺三成数量。采购的药品更是全军覆没。好在跟马麟那里情况类似,由于军法处意外提前发觉,尾款也被截住,但是依旧造成了超过五千万的损失。


看着这么大的损失,想着马麟那边刚出事,自己这边又来,明显的连傻子都知道是一伙人在算计自己。卫富贵道不是过于心疼损失,而是卫富贵没有料到有人如此精心布局,花这么久时间,这么大心思,这么多代价,就是要好好玩玩自己。卫富贵心说,让老子知道你是谁,看不把你点了天灯。

旁边钱书同看了报上来的一系列情况,不由说道“这个杨处长,给部队造成这么大损失,在将士面前给司令部和富贵你脸上抹黑,如果不及时处置,担心将士心思有变呀。如此大事,不马上处理,以对将士表示司令部决心,难免给将士树立坏的榜样。”


钱书同一番话,顿时让卫富贵下定决心,“军法处长,命令你将现有证据为凭,立即判处杨处长死刑。马上枪毙。你带队把杨处长的家给我抄了,除了留给其家人生活费,资产全部没收。另外派一队人,把那个该死的张掌柜给我抓来。”

“是!'


....

一月底,卫富贵部爆发重大军需采购丑闻,军团部军需处长,因贪污渎职被军法处宣判死罪并立即枪毙,罪证公示全军。

一队人马突袭了信阳张掌柜的住处,结果意外发现张掌柜被人切开了喉管死在家中。搜捕他的士兵进到屋去时,张掌柜尸体还温热着。而屋里所有的账册文件被人洗劫一空。

卫富贵得到消息,不禁对这个暗藏的对手深深戒备起来!


就在卫富贵调查猜测是谁暗算自己的时候,大年初一,一封神秘信件传到了卫富贵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