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部落时代 第七章坟祭

knight1120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山坡上一座孤零零的坟茔,枯枝上一只杜鹃泣血,哀鸣不断,三束映山红寄托着幸存者的哀吊摆放在老李的坟前。 喻惠蓉跪拜在坟前念念有词的说着:“老李你放心,李博有我照顾,他现在是自卫团的战士,已经成为一个男子汉了……。” 吴欢点燃了三支香烟放在了老李的坟前,呆望着袅袅的烟雾,一股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山坡上一座孤零零的坟茔,枯枝上一只杜鹃泣血,哀鸣不断,三束映山红寄托着幸存者的哀吊摆放在老李的坟前。

喻惠蓉跪拜在坟前念念有词的说着:“老李你放心,李博有我照顾,他现在是自卫团的战士,已经成为一个男子汉了……。”

吴欢点燃了三支香烟放在了老李的坟前,呆望着袅袅的烟雾,一股淡淡地惆怅在吴欢心底升起,三年了死了多少人,他们才在汉镇扎下根来,这么多的丧尸还没有死绝。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类才可以自由的行动在大地上,重新夺回主宰地球的权利。

苏光智的双眼有些湿润,他取下了眼睛,用长满老茧的手在眼角擦了一下,淡淡地说道:“这一路死得人真不少呀!”

吴欢在坟前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其实他这么叩头并不是仅仅为了老李,这里面包含着他对奶奶、失踪的父母还有沿途死去同伴的哀思。

坐在了潮湿的土地上,吴欢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人类越来越孤独了。”

苏光智有些牵强地笑道:“小吴不要太悲观了,我们营地里多了3个小宝宝,他们就是人类的希望,你和江柔也要加把劲呀。”

吴欢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江柔一起这么久了居然没有小孩,他解开自己的上衣纽扣,看着自己胸口结实的肌肉,思索着说道:“苏老,您给分析,分析,我是不是因为接触了丧尸,所以失去了生育能力?”

苏光智有些遗憾地说道:“这需检查你的精子活力,小江的排卵情况,最好做一个DNA鉴定,可惜相关的仪器设备都没有。”

吴欢又问道:“苏老我的前额老是“突突”的跳,上次检查你说恐怕是脑瘤,可这么久了怎么没有出现您说的一些症状,比如头疼,昏厥等等之类的现象。”

苏光智有些难堪地摊开手说道:“我没学过医,也没有相关设备做检查,只是个人的一些猜测,说错了小吴不要见怪。”

吴欢连忙摇着手说道:“苏老不要误会了,我没有责怪您的意思,纯粹只是想和您探讨一下,希望对自己的身体有进一步的了解,您也知道我被丧尸咬过在营地里已经不是秘密了,可我没有变成丧尸,反而有了一些意外的能力,比方讲我的力气变大了,身体更强壮了,还有反应力以及能够感应到危险等等之类的变化,我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苏光智认同地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想搞清楚,难的是没有相关的设备做一些检查。通过一些简单的测量,我发现你的脉搏跳得比别人快,大约每分钟180次,这在普通人来讲已经是心动过速了,人的心脏会承受不起的,可你并没有任何问题,在把你的心跳和阿力相比,你又属于慢的,阿力的心跳接近每分钟300次,这让人很奇怪。我只能做一些猜测,你要注意,我只是猜测,并不是下结论。”

说到这里,苏光智表情严肃地沉思了起来,思考了片刻他才说道:“你们明显新陈代谢过快,但是你又比阿力要慢一些,这让你们的身体比一般人多了一些优势,那就是你们的复原能力很强的原因,也是你们的体能超越常人的原因,这应该是T病毒造成的,我估计这也是T病毒研究者的初衷,至于这种病毒怎么突然爆发,乃至毁灭了人类社会,我就不得而知了。”

吴欢又问道:“那为什么我没有像阿力一样被毁掉智力。”

苏光智有些为难地说道:“我也弄不明白。”

犹豫再三,吴欢拉着苏光智到一旁小声说道:“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苏老,希望苏老不要讲给第三者听。”

苏光智应道:“没问题。”

吴欢这才说道:“其实江柔也被丧尸咬过,她和我都是双瞳子,我们没变丧尸会不会和这有关。”

吴欢提供的消息让苏光智又陷入了沉思中,半响他回答道:“也许吧,双瞳子现象是因为基因缺陷导致,它是一种有缺陷的眼睛,只不过这种缺陷并不影响人的视力。而人类的基因决定了人一生的许多事情,基因的不同肯定会导致对于病毒的免疫能力不同,不过到底双瞳子是不是导致免疫T病毒的原因,还是需要相关的检验才能下结论。”

“老苏你们谈完没有。”坟前喻惠蓉向两人喊道:

苏光智应了一声和吴欢一起走回了坟前,一干人祭拜了老李准备往山下走去,这随行的还有一人苟明理。

苟明理已经在营地里待了快2年了,吴欢对他也比较了解,这个人是有点卑鄙无耻,可他有许多想法,渴望被人重用,而吴欢也经常和他聊天采用一些他的建议,例如把营地命名为汉镇,因此两人的关系也算是相当融洽。

四个人边聊边往回走去,到了一处树林,苟明理拉着吴欢故意放慢了脚步,待和前面两人拉开了距离,他小声地说道:“团长你要小心费玮,这家伙恐怕有异心,昨天我起夜时,经过他的房间,发现里面有响动。仔细一听,听见了庞涛的声音,他说(咱们凭什么要听吴欢的,兄弟们有一份血书给你。)我本来还想听听,可费玮很警觉,往门口走来察看,我担心被发现赶紧离开了。”

应该说在吴欢和费玮两个人中间选择,吴欢认为苟明理会站在他一边。

“这事我知道了,咱们就暂时当作没有发生过。”吴欢拍了拍苟明理的肩头说道:

苟明理梳理着自己嘴角的胡须说道:“团长大人睿智,现在他们的人占强,公然发生冲突只会两败俱伤。”

说到这里苟明理细长的眼睛猛然睁开露出一道精光,比划了一个斩下去的手势说道:“咱们不如暗中动手,以团长大人的实力,决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除掉,到时候自卫团里即便有几个不服气的人,也成不了气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