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卷 第十二章

张单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肖臻冷冷的望着堂治须彦,一字一字道:“我的名字叫肖臻。”   堂治须彦哦道:“原来就是全北平最爱搞游行的学生,我听过你的名字,当初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的时候,你带头率领百名学生反对殷汝耕,我还用桔子皮去扔殷汝耕,最后被他关进监狱去。依殷汝耕的性格他非把你搞死在监狱里面,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肖臻冷冷的望着堂治须彦,一字一字道:“我的名字叫肖臻。”

堂治须彦哦道:“原来就是全北平最爱搞游行的学生,我听过你的名字,当初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的时候,你带头率领百名学生反对殷汝耕,我还用桔子皮去扔殷汝耕,最后被他关进监狱去。依殷汝耕的性格他非把你搞死在监狱里面,要不是宋军长在从中周旋,你还能活在现在?”

肖臻暗暗惊讶,难怪当年自己能够这么轻易的从监狱里面出来,原来是有贵人相助呀。得知真相后肖臻心里对宋哲元的印象多了三分好感,感激地望了宋哲元一眼。

宋哲元殊无反应,淡淡道:“堂治大佐,你觉得还要切磋一下吗?”

堂治须彦反问道:“宋军长,刚才肖臻说了那么多,该不会是故意找借口避战吧?”

宋哲元如打太极一般把问题再推回给堂治须彦,道:“那么请问堂治大佐,之前肖臻说得那么多哪一点说错了?”

堂治须彦顿时哑口无言,宋哲元冷笑的看着前者,后者晓得己方完全占了上风,搞外交靠得就是能说会道,图口舌之快,把对手弄得手足无措才是上乘境界。

堂治须彦正想说辞让二十九军的人应战,赵登禹忽道:“军座,就让我和堂治大佐过过招,以武会友,增进一下两国的感情。”

赵登禹说这番话让堂治须彦兴奋不已,宋哲元皱眉道:“舜臣,你真的要这么做?”

赵登禹正色道:“是的,军座。”

所有的中国人都明白赵登禹所想,现在我们虽在口舌上占了上风,可是堂治须彦回去以后四处对人传播说二十九军中人不敢应日本人之战,那么无疑对中国人的士气又是一个严重的打击,只有接受堂治须彦恶意的挑衅,并把他打得满地找牙,这样中国人的尊严才能保住!而且二十九军中人人人都有窝囊的怒火,自二十九军驻平津以来,日本人就处处挑衅,二十九军人步步退让,凡是只要是稍微有点血性的军人就会忍不住和他们拼命,至今二十九军人都没有这么做,不是因为他们怕事,而是他们从大局出发,要留着命将来等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长蒋介石中正先生下令和日本人血战,保家护国,只要有那么一天即使是死,在场的人宁死也不屈!最重要的是,他们好恨自己的枪口不能对付外族人,只能对付自己人,就拿那些学生来说,他们明明知道那些学生是那么的爱国,可是他们没办法,他们为了不引起外交事件必须镇压他们,在一二九运动中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想镇压那些学生,但是他们还是镇压了,在镇压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也不好过,实在无奈呀。今天狗日的堂治须彦又开始放贱了,想想就算二十九军中人应战又没什么大不了,当然前提是中国人一定要赢,那么中国又要丢脸了。

宋哲元对于赵登禹还是放心,但是他还是有点担心,堂治须彦既然敢公然挑战二十九军中人,想必武功必然不凡,何况他在太刀师团中的武功公认排第三,虽然他只有二十三岁,但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难保堂治须彦不会打败赵登禹。但既然赵登禹已然开口,如果自己大力阻止的话那么必然让日本笑话,不然索性成全赵登禹,按他的说得做,就相信自己的部下一次。遂宋哲元道:“好吧,舜臣,那你就和堂治大佐切磋一下,记住点到即止。”

赵登禹一喜,道:“知道了,军座。”刚好梁中国站在赵登禹的身边,他在赵登禹耳边悄悄的道:“赵师长,我爹昨天和堂治须彦的师父吉科赤打过一战,我知道二天一流是二刀流的一种,我发现二天一流的路数是以小刀押住对方的大刀,同时以大刀击面、小手或躯干打,或是突刺。可能是在对手击面之时以小刀抵挡,同时大刀击躯干打,或者在对手突刺时以小刀押在受攻击之处,并以大刀击面等等。所以,我猜二刀流之技多为以小刀受对方之打而大刀趁空隙击打对手破绽部位。”

赵登禹讶道:“梁中国,你就是看了你爹梁亮峰和吉科赤一战就发现这个奥妙的?”

梁中国颔首道:“是呀,赵师长。”

赵登禹心中一凛,梁中国实在不同凡响,他居然能在没人指点的情况下发现这点,眼光实在很锐利,洞察力很强,绝对是个习武的好材料,将来必然成大器!同时,赵登禹很奇怪,肖臻是为何对空手道那么了解,这位抗日名将赵登禹奇怪的小声问了站在他前面的这位北大的学生这个问题。

肖臻小声道:“赵师长,前天我听了王冷斋县长介绍太刀师团中人,晓得他们的看家本领以后,于是我就到图书馆查了那些武功的资料,本来我也想告诉赵师长关于二天一流的特点,没想到先被梁中国说了出来。”

堂治须彦瞧他们嘀嘀咕咕的,心里一阵不耐烦,道:“赵师长,你准备好了没有?”

赵登禹笑道:“堂治大佐,我这就来应战。”说完,这位二十九军第一三二师的师长走到堂治须彦的面前与这位太刀师团三十二联队的联队长保持五步距离,赵登禹身后的中国不约而同的默默向后退,与此同时,堂治须彦身后的日本士兵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赵登禹和堂治须彦缓缓的拔出兵刃,堂治须彦执太刀的姿势和他的师父太刀师团的旅团长吉科赤一样,后者冷冷道:“我将用二天一流前来领教赵师长的高招。”

赵登禹淡淡道:“鄙人将用无极刀法领教堂治大佐的高招。”

话音刚落,堂治须彦的太刀垂地,刀尖摩擦着操场的大地前进,赵登禹做梦都想砍死几个小鬼子,也迫不及待急速向前飞奔,“叮”,赵登禹的大刀朝堂治须彦的人头砍去,堂治须彦用左手的小太刀迎挡,两刀碰撞发出声响。

堂治须彦的左手传来一阵酸麻之感,那赵登禹的手劲果然很大,简直力大无穷,堂治须彦稍不留神拿捏的小太刀几乎握不住,前者感受到后者用刀法散发出来的那种愤怒,堂治须彦清楚如果两人可以同归于尽的话,赵登禹会一定会抱着自己死,赵登禹绝不手软。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这句话是堂治须彦的师父吉科赤教他的,也是日本剑道的宗旨,堂治须彦深深的把这句话奉为经典,所以堂治须彦在防守赵登禹进攻的同时也会在同一时刻做出反击。堂治须彦用右手的太刀如毒蛇一般冷不防刺向赵登禹,赵登禹经梁中国提醒早料到堂治须彦会来这一手,立刻抽刀回闪,堂治须彦的太刀猛地刺了一个空。

堂治须彦暗一边赞赵登禹好身手一边发起更猛烈的进攻,赵登禹丝毫不惧挥舞大刀对敌,起初两人的招式还是很柔和的,那是双方都不了解对方的底细,不敢放开手脚出招生怕露出破绽被对方所趁。两人过了二十多招以后慢慢的知道对手有几斤几两重,对方的刀法全在对方估计之上,不放开手脚用尽全力是胜不了对方,故此两人用得招式越来越猛烈、强劲,一副生死相拼的样子,虎虎生风。

宋哲元蹙眉直摇头,舜臣的怒气真的很大,简直是在要堂治须彦的命,而堂治须彦也非吃干饭长大的,回击也厉害,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如果赵登禹和堂治须彦两人谁不留神挨了对方一刀,伤口必然结成厚疤,这辈子也无法愈合,可想两人打得有多激烈。宋哲元想如今堂治须彦虽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但是他打得是中日友好互相切磋刀法的旗号,要是赵登禹把堂治须彦给打伤,日本人又要借题发挥了,自己又还头疼了,宋哲元想开口就赵登禹手下留情,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转念一想,堂治须彦的刀法也不错,如果赵登禹没有用全力的话,那就很有可能赵登禹会伤在堂治须彦的手下,到时堂治须彦可无需负任何的责任,更要命的是中国人的脸又该丢大了,那样后果也很严重,于是宋哲元就把说在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同时宋哲元又在想如果我们中国也开始强大的话,那么我们就无须看日本人的脸色,做事无须畏首畏尾,顾前又要顾后,明明有道理也要给人赔笑脸,自己做这个国民政府在华北最高军政负责人也会轻松很多,也不会自己经常跟日本人交涉妥协被外界骂了。宋哲元清楚自己在世的时候中国十成九是无法迈入强大国家的行列,这些只能靠后人来做了,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抗日,抵抗小鬼子,解决许多的棘手的问题。越想宋哲元感到越累,自己自从进军驻平津以来,自己就要和日本人和南京政府两方周旋,保住冀察平津这块得来不易的地盘,这位二十九军军长真的很累,他想找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不问世事,闲云野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