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卷 第九章

张单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当梁中国使完第三十六式“气吞河山”后,他随手把大刀向下一插,大刀立在主席台上,台下的掌声如雷久久不能平息。   佟麟阁走到梁中国的身边,道:“梁中国,你的刀法确实不错,我是做你的对手了,舜臣还与你有得一拼。”   梁中国道:“那好呀,只要我的伤势好了以后,我一定和赵师长切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当梁中国使完第三十六式“气吞河山”后,他随手把大刀向下一插,大刀立在主席台上,台下的掌声如雷久久不能平息。

佟麟阁走到梁中国的身边,道:“梁中国,你的刀法确实不错,我是做你的对手了,舜臣还与你有得一拼。”

梁中国道:“那好呀,只要我的伤势好了以后,我一定和赵师长切磋一下。”

赵登禹笑道:“一言为定。”

金振中忽道:“梁中国,全天下人都知道梁家刀法共有四十九路,你怎么只使了三十六路,剩下的十三路呢?”

梁中国微笑道:“既然如此想必金营长也知道我梁家刀法后十三路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

吉星文道:“那这么说,你是故意你不教我们二十九军剩下的后十三路梁家刀法了。”

梁中国摇头道:“非也,我是我爹根本就没有教过我后十三路梁家刀法,你说我如何教你?”

吉星文又道:“那你要是学会了后十三路梁家刀法会教我们吗?”

梁中国正色道:“那还要说,我当然会无条件的把梁家刀法最大的精髓后十三路教给你们二十九军,你们二十九军是抗日之军你们能用我梁家刀法杀小鬼子是我的荣幸。”

张自忠问道:“你打破你们祖传的规矩难道不怕被泉下的列祖列宗怪罪吗?”

梁中国长笑道:“规矩,我最讨厌腐旧的陈规,那些规矩本来就是让人给破的。”

何基沣笑道:“我就是喜欢梁中国你这种敢打破世俗之见的年轻人,中国的希望就要看你这种人了。”

宋哲元道:“梁中国,你刚才用得那些招式确实舞得和精彩,可惜使得太多,大家一下子记不住,你要一招一式的慢慢的再演示一遍。”

梁中国道:“宋军长,这我知道该怎么做。”

宋哲元点头道:“知道就好,你今天就把自己当成你爹,像你爹那样教你的师兄弟们就行了。”

梁中国嗯了一声,冯治安插口道:“梁中国,由于我们二十九军有十万多人,根本无法让你一个人全教完,所以先让你教我的一一零旅,然后再让一一零旅学得好的士兵教给其他师、旅、团、连、排、班的人,你可别介意。”

梁中国忙道:“冯师长,能够让我教一一零旅的士兵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宋哲元正要让梁中国再缓缓的使一遍梁家刀法,突然,一名二十九军的传令兵从大老远跑了过来奔上主席台,对宋哲元敬了个军礼,道:“报告军座,日军太刀师团联队长堂治须彦携五十名日军前来我一一零旅送礼。”

主席台上的众人听到这个消息皆感愕然,今天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在东边挂得好好的,一向爱向我们中国人施展压力的日本人莫非吃错了药才干这种事情?

宋哲元立即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想了想道:“梁中国,肖臻,你说我该怎么做?”

梁中国苦笑道:“宋军长,对付日本人你可是老江湖了,要是这么简单还要问我们的话你还是下台吧。”

宋哲元解释道:“我就是想晓得换了你们会怎么做。”

肖臻大声道:“宋军长,换了是我,我马上去见堂治须彦,他堂治须彦不就是个联队长吗,也就是个团长,而你可是军长,怕他做什么?”

梁中国亦道:“就是,倘若日军来送礼我们也怕那我们活得也太窝囊了吧。”

宋哲元哈哈一笑,道:“讲得好!梁中国,肖臻,还有主席台上的所有军官,你们随我去会会这个堂治须彦吧。”

众二十九军将士齐应了一声“是”,然后都跟在宋哲元的身后,十一个人走在空旷的操场上,大约步行了一分钟就看见一行装黄色军装的日本军人分成五队整齐的站在操场上,等十一个人走得离他们近了,梁中国和肖臻清楚的看见为首的日本军人正是南川盛樱的未婚夫太刀师团的联队长堂治须彦,在最后一排的日军背后停着十几辆马车,每一辆马车上装着一门山炮,一共有十几门山炮。奇怪的是除了堂治须彦以外,其余的日本士兵的腰间都没有挂太刀,而堂治须彦的腰间挂得是太刀和小太刀,并非前天梁中国所见的太刀和肋差,乃另外有原因稍后再说。

宋哲元走到离堂治须彦还有几步的距离后戛然而止,堂治须彦看到梁中国和肖臻也出现此地,他的眼中出现一丝惊讶神情但是瞬间消失,堂治须彦先用汉语发话道:“宋军长,我堂治须彦不过是小小的联队长罢了,竟劳驾宋军长请了二十九军的这么多位虎将相迎,实在是愧不敢当。”

宋哲元淡淡道:“堂治大佐,你要是真的接受不了的话,我可以马上只叫振中迎接你,我和其他人马上离开。”堂治须彦的军衔正是大佐,所以宋哲元这么称呼堂治须彦。

宋哲元此语一出,中方除了宋哲元以外,其他人暗暗嗤笑,堂治须彦的眼神闪过一丝愤怒,想金振中就是一个营长,就叫个比自己官位还小的人迎接自己,摆明了是瞧不起自己吗。

堂治须彦强下压心中的怒火,道:“宋军长,今天我来是应上级的命令特来送十几门山炮的,虽然礼物就只有这么一点,可是有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这只是我们日方的一点心意而已。”

宋哲元笑道:“既然日方这么有诚意的话,而我宋哲元要是不接受这十几门山炮是不是就是代表我无视你们日本的善意?”

堂治须彦反问道:“宋军长,如果有人送你礼物,你却不接受,你觉得送你礼物的人会做何感受?小的话会让送礼的人没面子,大的话可是会令朋友翻脸的。”

在场的人都听得出堂治须彦话语中隐含威胁,只听宋哲元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接受,朋友翻脸可是大大的不好。”

堂治须彦还以为宋哲元被自己说得话给吓怕了,得意的笑了起来,宋哲元续道:“堂治大佐,古人云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们日方这么有诚意,那我也送你们一件礼物当做回礼。”

堂治须彦奇道:“宋军长,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宋哲元淡淡道:“堂治大佐,前天你被我们中国人打伤,我想你一定受伤了,这样我送你一些疗伤的圣药如何?”

堂治须彦前天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自己把这件事情引为奇耻大辱,最误他人提起,宋哲元提起揭起这块伤疤,堂治须彦的内心滔天怒火,比刚才更加生气,堂治须彦强压心中怒火,沉声道:“宋军长,我看这些药还是给梁中国好了,他的伤一定比我重。”

梁中国冷冷的哼了一声,宋哲元却笑了笑,道:“这么说堂治须彦承认受伤了?”堂治须彦一愣,尚未说话,宋哲元续道:“既然堂治大佐真的受了伤,那些药就一定要送了,你千万不要客气。”

堂治须彦暗叫晦气,自己被连驱打得落花流水已经铁板钉钉怎么也无法抵赖的事情,宋哲元就是抓住这件事情紧追不妨,罢了,谁都有栽的时候,自己就自认倒霉吧,不要在一直围绕这个话题不放。同时,堂治须彦暗感奇怪,平日宋哲元哪里敢用这种态度跟日本人说话,这日宋哲元莫非是吃错药才让他转了性?

堂治须彦哪里知道,宋哲元今天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有肖臻有在这里,肖臻这个学生刚才说他宋哲元对日妥协,其实宋哲元也自认自己对付日本人不够强硬,可他绝不承认自己卖过国,现在肖臻在这里,宋哲元自己连句硬话都不敢和日本人说得话,那么岂非让肖臻把自己给瞧扁了?

堂治须彦脸上的表情转变数次,忽然笑道:“宋军长就是宋军长胆识果然过人。”

宋哲元淡淡笑道:“堂治大佐不也很厉害,年仅二十就当上了联队长,功绩卓著呀。”

梁中国恨恨想忖堂治须彦,你能当上联队长还不是手上沾满了我们中国人无数的鲜血,小鬼子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替那些中国人报仇的。

堂治须彦听宋哲元总算说了一句好话,笑道:“宋军长,你你们二十九军的吉星文团长不也是就二十四岁就当上团长了,赵登禹师长不也才三十岁就当上师长了,他们也不比我差。”说完,堂治须彦又接着道:“至于你们二十九军的将士为什么能够提升的这么快,完全是因为你们你们抵抗我们日军有功,这又不得不说到喜峰口大捷和长城抗战了。九一八事变后,我们日军完全控制了东北。此后我们日军一路南下,到达了河北遵化东北五十多公里处长城上的一个重要关隘——喜峰口。当时在这里驻扎的中国军队士气低落,不堪再战。一九三三年三月九日傍晚,我们日军趁势抢占了关口。次日早上,中国军队也就是你们二十九军所属三十七师主力赶到,我们日军主力也到达了战场。双方围绕喜峰口外的几个高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连日的激战,使二十九军伤亡很大,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与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认为,我们日军具有武器装备上的绝对优势,你们二十九军若想取胜,必须以己之长克敌之短,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后方。于是,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二十九军最常使用的特殊装备——大刀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