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纳名人堂

巴塞罗纳 收藏 8 274
导读:[size=16][B][color=#E61A42]Legends Of FC Barcelona[/color] [/B][/size] 在球员介绍开始前请首先记住下面这两位巴塞罗那百年历史中最值得尊敬的伟大教练 ——他们才是红蓝王朝的真正先驱者 [color=#6911EE]维克·贝金汉姆——Vic Buckingham[/color](克鲁伊夫的“父亲”)1970-1971 逝于:1995年(具体日期不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Legends Of FC Barcelona

在球员介绍开始前请首先记住下面这两位巴塞罗那百年历史中最值得尊敬的伟大教练

——他们才是红蓝王朝的真正先驱者

维克·贝金汉姆——Vic Buckingham(克鲁伊夫的“父亲”)1970-1971

逝于:1995年(具体日期不祥)

里努斯·米歇尔斯——Marinus Jacobus Hendricus "Rinus" Michels(全攻全守之父)1971-1975


——Johan.Cruyff

克鲁伊夫——Johan.Cruyff (神)

出生日期:1947年4月25日

出生地:荷兰 阿姆斯特丹


球员生涯:阿贾克斯 巴塞罗那 洛杉矶阿兹特克 华盛顿外交官 莱文特 阿贾克斯 费耶诺德


个人荣誉:1971,73,74 欧洲足球先生 1971,73,74,83,84 荷兰足球先生 1979,80 美国足球先生 1974 世界杯亚军兼世界杯最佳球员


俱乐部效力情况:1973-78 巴塞罗那(227/85)


执教历程: 1986-1988 阿贾克斯 1988-1994 巴塞罗那


教练荣誉: 1986,87 荷兰杯冠军 1987,89 欧洲优胜者杯冠军 1990 西班牙国王杯冠军 1991-94 西班牙联赛冠军 1992 欧洲冠军杯冠军 1992 欧洲超级杯冠军



——很少有球员能与象贝利(Pele)、贝肯鲍尔(Beckenbauer)和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这样的巨星相提并论。尽管没有在国家队级别的比赛中赢得过任何荣誉,并且只代表国家队参加过一次世界杯,但约翰·克鲁伊夫(Johan Cruyff)却无疑可以与这些巨星比肩。凭借他的天赋,这位荷兰足球的传奇人物在现代足球的历史中赢得了无可质疑的声望。他是70年代全攻全守足球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也是第一位被3次评为欧洲最佳运动员的超级球星。他使荷兰队由一个欧洲三流弱队一跃而成为世界劲旅。与弗朗茨·贝肯鲍尔一样,克鲁伊夫在70年代红极一时,和贝肯鲍尔共同掩盖了其他球星的光芒。


约翰.内斯.亨德里库斯.克鲁伊夫于1947年4月25日生于阿姆斯特丹,那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第二年。由于母亲工作的缘故,他是在阿贾克斯的阿姆斯特丹球场和训练中心长大的。他父亲在约翰12岁那年因心脏病去世。从很小的时候,克鲁伊夫就把他的目光锁定在一件事情上: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他在7岁那年开始了正规的训练,尽管母亲反对,他还是在13岁时便离开了学校并从此专注于体育方面的发展。当他进入了著名的阿贾克斯俱乐部时候还是一个孩子,那时他还只能为一线球员擦鞋。但几年以后,克鲁伊夫手中擦拭的早已不再是球鞋,而是金光闪闪的奖杯,就连号称“凯撒大帝”的贝肯鲍尔也不得不臣伏于其盛名之下!


传奇教练里努斯.米歇尔斯(Rinus Michels)发现了这个身体瘦弱的年轻天才,并为他专门设计了训练科目以提高他那脆弱的身体素质,使之能经受未来严酷的职业生涯。克鲁伊夫很快在阿贾克斯的主力阵容中赢得了位置。1966年,在他19岁的时候,赢得了他总共九次荷兰联赛冠军中的第一次。他凭借出神入化的脚下功夫,从不畏惧对方阻截,优雅而高超的球技很快成为国际足坛的焦点。他集进攻组织者、最后一击的传球手和门前杀手于一身,他的传球能力几乎是空前绝后的。


他在球场下也是一个领袖人物,自信而固执,从来不会因为怕树敌而放弃自己的意见,但结果并非每次都如他所愿。1972年,在阿贾克斯队友13-3的投票后,他被免去了队长的职务。在采访中表现的傲慢自大也常成为他被谴责的原因:“我想不会有那么一天,你提到克鲁伊夫而人们不知道你在谈论什么。”或“我犯错误之前,根本不会犯错误”等话都出自于他的嘴里。克鲁伊夫讲话介于诚实与狂妄之间,语言使用也十分微妙。他发表长篇讲话时迂回式的思维逻辑也非常著名,他总是在总结时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而把挫折感留给了他的对手。一个著名的专栏评论家这样评价他的语言就像“纯粹的散文”。他的话在荷兰还被收入到书里出版,并且在管理研讨会上被使用。


对于一个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来说,克鲁伊夫的国际比赛生涯很短暂。他第一次代表荷兰国家队出场是1966年9月对匈牙利队的比赛,到1977年10月他最后一次帮助荷兰队获得参加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的资格为止,他一共为“橙衣军团”参加了48场比赛。最后期间他只是在有重要比赛的时候才会被国家队召入。像许多大牌球星一样,克鲁伊夫的脾气也很暴躁。他首次代表荷兰国家队出场比赛就被红牌罚出场外,并且被禁止参加国际比赛一年之久。


克鲁伊夫在国际比赛中取得的最大成就是在德国参加1974年FIFA 世界杯决赛阶段的比赛。荷兰队在赛前并不被人们看好,勉强跻身决赛圈。球员也不适应教练里努斯·米歇尔斯的战术。这支充满神奇色彩的球队在第一轮比赛结束后就被全世界的媒体一致认定为最有希望获得冠军的球队。这就是克鲁伊夫创立的全攻全守的足球风格。尽管他在场上的位置是中锋,但他在球场上无处不在,给对手以很大的打击。其他的球员则根据场上的变化有规律的进行移动和换位,球队这样的战术使整体队形保持完整,但在同一位置上的球员却经常变换。这是足球理念的革命,它带给世界足坛一场全新的风暴。这就是荷兰队和克鲁伊夫所呈现给我们的。在第二轮比赛中,“大师”自己也有了进球,在以4-0横扫阿根廷队的比赛中他打进了自己在世界杯赛中的头两个球,这也被认为是荷兰队在本届杯赛中打的最好的一场比赛。在随后与东德队的比赛中他们的势头有所减缓,以2-0获胜。第二轮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由荷兰队对阵巴西队,这实际上也是真正的半决赛。在一场粗野的比赛结束后,荷兰队艰难的以2-0过关。克鲁伊夫打进了荷兰队的第二个进球,这也是他在国际比赛中打得最好的比赛之一。进球发生在比赛进行到65分钟的时候,克鲁伊夫在中路接到克洛尔(Krol)的传球,躲过莱奥(Leao)的防守凌空抽射,将球打进了球门的左下角。


克鲁伊夫的杰出表演在决赛中再一次上演,那是一个引人入胜的开局。克鲁伊夫在中圈开球,经过荷兰队球员的14脚传球后,克鲁伊夫得球突然前插,甩开防守他的福格茨(Vogts),在禁区内被霍内斯(Hoeness)拌倒。内斯肯斯(Neeskens)将因此得到的点球罚进,而在此之前德国队的队员还没有碰到过球。然而荷兰队没能保持住他们的领先优势,却使德国队重新找回比赛的感觉。东道主利用点球将比分扳平,上半场结束前两分钟由格尔德·穆勒(Gerd Mueller)将比分超出。在下半场的比赛中,荷兰队再没有机会敲开由塞普·迈耶尔(Sepp Maier)把守的球门,并最终与冠军失之交臂。克鲁伊夫所获得的最佳球员称号也只能勉强成为一种安慰。


在德国世界杯期间,克鲁伊夫就已经宣布他将不再参加下一届阿根廷世界杯,主要是因为他不想如此长时间的离开家。这个原因以及与荷兰足协的一系列争吵使克鲁伊夫过早结束了国家队生涯。


然而,克鲁伊夫在俱乐部就表现得更为优异。在1971年至1973年,他随阿贾克斯队连续三年获得欧洲冠军杯冠军。1973年他转会到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队,并在当年获得了联赛冠军。他于1978年宣布退役,1979年复出加盟美国职业足球联盟。他在美国踢了两个赛季,在他1981年重返阿姆斯特丹阿贾克斯队前又为西班牙乙级队莱文特队踢了不到12场比赛。1983年他转会到了阿贾克斯队的主要对手鹿特丹费耶诺德队,在那里他作为球 员为新球队夺得了国内的双冠王。在他35岁以后,克鲁伊夫仍然令人惊讶的踢出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些比赛,同时在1983年和1984年被评为荷兰足球先生。这个荷兰历史上的最佳球员在1984年再一次、也是最终挂靴了。


尽管克鲁伊夫没有正式的教练资格,但他还是在1985-86赛季开始的时候成为了阿贾克斯队的技术总监。事实上,在1980年的时候他就流露出了要做教练的意图,那时正是美国职业联盟休赛阶段,他回到荷兰阿贾克斯队训练。在一场荷兰联赛中,他走下看台主动向阿贾克斯队主教练莱奥·本哈克(Leo Beenhakker)提供建议。阿贾克斯队当时以1-3落后于FC特温特队,但最终以5-3取得了胜利。尽管在指导阿贾克斯队三年后因俱乐部内部的反对而离开,但他还是帮助阿贾克斯队获得了1987年的欧洲优胜者杯冠军。同时还培养了年轻的天才球星,如丹尼斯·博格坎普(Dennis Bergkamp)、阿隆·温特(Aaron Winter)、布赖恩·罗伊(Brian Roy)和维茨格(Witschge)兄弟——罗伯和里查德 ,他们最终都成为了多才多艺的球星。


和他在做球员时的经历一样,克鲁伊夫离开阿贾克斯后来到了巴塞罗那,在那里他兼任了主教练和技术总监的职位。他重建了球队,赶走了多达12名的球员,包括德国的贝兰德·舒斯特尔(Bernd Schuster),他还花了1500万美元来购买新球星。很快,他建立了另一支风格鲜明的欧洲顶级球队,赢得了欧洲优胜者杯、欧洲冠军杯、西班牙国王杯和连续四次的联赛冠军(1991-1994),在西班牙他们被称为“梦之队”。


克鲁伊夫所建立起来的光辉纪录使他无可质疑的成为俱乐部球场上的国王,他所担负工作的时间要远长于他的前辈们。他还差一点作为教练重返世界杯,但他与荷兰足协的谈判在最后一刻破裂,使他没能率领“橙衣军团”出现在1994年的世界杯上。


在为巴塞罗那俱乐部工作了8年后,约翰·克鲁伊夫于1996年第二次与他们分手。克鲁伊夫因为在1991年做了搭桥手术和1997年的心脏病复发而不得不戒了烟,并发誓绝不再担 任教练的职务,就像他希望的那样,他坚守了自己的誓言——尽管每一次荷兰国家队选择新教练的时候他的名字仍然会被提起,同时他也仍然受到来自诺坎普的尊敬。在过去的五年里,克鲁伊夫一直在为两件事情而奔忙:一件是约翰·克鲁伊夫基金会,它主要用来帮助伤残的运动员和资助体育医学的研究项目;另一件是约翰·克鲁伊夫国际大学,这个1998年成立的学校主要帮助退役的运动员走上今后谋生的道路。


克鲁伊夫,没有看过他的比赛,但并不妨碍后人对他的疯狂崇拜,因为他是足球理念的象征。如果说马拉多纳以其横空出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形象成为众人的信仰时,那么克鲁伊夫就是理想,是每个足球运动员追求进攻的理想,也许永远遥不可及。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