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人格--一个二战士兵的性格分析

荒野散兵 收藏 1 63

超越人格--一个二战士兵的性格分析






尼宁格23岁时晋升为中尉,他生性安静,酷爱文学、戏剧,闲暇时喜欢品茶、听音乐、和朋友们谈古论今,是西点军校的高材生。入伍后,他曾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他从来不

知道什么叫仇恨,也无法想象自己会出于仇恨去杀死任何人。他工作勤奋,责任心强,但行为举止里丝毫没有那些天生的斗士身上所特有的威武和张扬。

1942年1月,日本人占领了菲律宾的几个港口,将美军和菲律宾部队逼至南中国海上的巴丹半岛,形成包围之势。当日军发起进攻时,尼宁格主动请命,要求到战事最紧的连队去对付日本狙击手。他就在那天牺牲在了战场上,死得很壮烈。他身负重伤仍拒绝卫生人员的救护,坚持战斗,直到弹药耗尽,跟扑上来的日本兵进行了最后的搏斗……由于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他被追授荣誉勋章,成为二战期间第一位获此殊荣的美国士兵。

假如你是一名高级将领,二战初期需要选拔英勇无畏的战士组建一支突击队,看来尼宁格应该是最佳人选了。但怎样才能预知这一点呢?问他本人肯定是没有用的,因为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具备这样的潜质;他的朋友了解的也只是他平日里的一面。除非能找到一种精密的心理测试手段,让它带你走进他内心世界的最深处。

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心理学家们为了找到这种神奇的测试手段挖空了心思。安妮·保罗在她的新著《人格崇拜》中写道,目前世界上的人格测试方法有2500种之多,每年创造4亿美元的收入,众多的美国公司把人格测试的结果当成任用和提拔员工的依据之一。测试还被用于解决抚养权纠纷,甚至用于法庭判决。但是,尽管人们如此倚重人格测试,这些测试方法本身却从来没有经受过真正的推敲。我们固然可以把心理学家们请来,让尼宁格接受种种人格测试,但结果又会如何呢?

非此即彼的“性格分类法”最无说服力

当今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人格测试方法叫做“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法”(MBTI),其理论依据是卡尔·琼的观点:毎个人都通过一系列的思维模式来达成对世界的认知。琼把人的性格划分成几组相反的类型:内向型/外向型;直觉型/理智型;思考型/感觉型。在这三组类型之外,MBTI又有所发挥,增加了第四组,即理性型/感知型。根据MBTI测试指南的诠释,理性型的人“喜欢凡事有计划、有秩序,寻求有章有法地管理和筹划好生活”;感知型的人则“倾向于更加灵活、随意的生活方式,他们对生活的态度是体验和领悟,而不是主宰”。

MBTI测试系统由一系列选择题组成,你选择的答案决定了你属于哪一种性格类型。一套最基本的测试只需20分钟,就可以得出一份精确、多维的性格评析。美国每年有250万人接受MBTI测试。《财富》杂志百强企业里有89个利用该测试筛选或培训员工,借此让员工们更好地认识自己,同时也促进员工之间的相互了解。安妮·保罗说,在著名的咨询公司麦金西公司,同事之间通常都熟知彼此的MBTI类型,就如每个人熟知自己的体重一样。

由此我们不禁会想,按照这种方法,尼宁格是否适合做突击队员岂不是一测便知?遗憾的是,性格类型的划分远非看上去那么直观。比如说:有一组测试题是围绕受试者是喜欢提前安排好当天的活动还是更喜欢灵活、随意而展开的,这显然是为了把你归入理性类型或感知类型。但即使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也出人意料地难以回答。一般来讲,我是比较喜欢随意一些的;但另一方面,我也发现这样做的结果是,有太多个晚上,我跟我的朋友傻呆呆地站在人行道上,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好。据此推断,我应该是那种具备感知型特征、但同时也承认凡事预做计划会改善生活秩序的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我是那种喜欢不用自己操心而让周围的人替我安排的人。那么这该算是哪一种类型呢?也许只能说,我是介于这两种类型之间的那种类型。

这是MBTI测试法存在的第一个问题。它首先认定一个人若非直觉型就是理智型,若非内向型就是外向型,非此即彼。但事实上,人类的性格是复杂多变、捉摸不定的,无法用某一类型来简单地涵盖。

人对事物的反应没有一成不变的模式

另外一道题叫做:“你更愿意做谁的下属?”题中给出两个选择:一个人脾气好但朝令夕改,另一个人思维清晰但说话刻薄。这是用来决定你是属于思考型还是感觉型的测试题之一。但我发现,这个问题同样不好回答。我曾经有过一个上司,他脾气很好,但却老是出尔反尔,而且对我的日常工作干涉过多,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后来我又和另外一个上司合作过,他为人通情达理,就是嘴巴太厉害。经过比较,似乎只有一个回答是合理的: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MBTI先假定了一个前提,那就是某种性格类型的人在任何情况下的表现都与其类型特征相一致。可实际情况往往是,我们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决定了我们喜欢与什么样的上司合作、以及如何与他们合作。这也正是当今著名心理学家沃尔特·米歇尔对时下众多心理测试法提出的质疑。

米歇尔的研究内容之一是观察同一个夏令营里的孩子们相互之间打交道的方式,特别是孩子们的好斗心理在下面五种情况下有哪些不同的表现:同龄人走近或滋扰时;成年人夸奖、惩罚或批评时。结果发现,同一个孩子在不同情况下做出了不同的反应。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男孩对另外一个男孩的滋扰表现出其性格里好斗的一面,这并不意味着他对批评他的成年人也会如此;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今天这个男孩回击了那个滋扰他的男孩,那么明天他多半也会这么做。人之所以有个性之分,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一套相对固定的行为模式;行为模式是纷繁复杂的,所以个性也不能一概而论:它反映的是我们的内在性情和好恶与外部环境之间的一种互动。

综上所述,MBTI测试结果会出现前后不一致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研究表明,超过50%的人在第二次接受测试后所得分数与第一次不同,原因就在于人类性格的不可界定性。有些人这个星期的表现近似于内向的感受型,下个星期又可能游移到了外向的思考型。此外,人的性格还有其偶然性,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我们怎样回答某个问题取决于我们接受测试的那一刻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因此,做这样的心理测试的意义的确令人怀疑。

依靠心理医生主观判断的“主题理解测试法”

MBTI测试法存在的这些问题表明,我们需要找到一种针对人类性格复杂性和多样性而设计的测试法。另外一种测试法“主题理解测试法”(TAT),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发明者是当时最有影响的心理学家之一亨利·默里。这种测试法要求受试者根据一系列的生活情境图画来构想一个个主题故事,心理诊断师通过对故事的分析,解读受试者潜意识里的心理活动,旨在发现人们性格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还拿尼宁格的例子来说,我们不否认TAT可能会揭开尼宁格平静外表的一角,让我们有机会瞥见他性格中的另一面。但有一点不要忘记,他是主动要求到火线上去的,这显然是一个清醒的决定,而不是什么潜意识在起作用。我们真正需要了解的是他性格里的这两面在性命攸关的时刻是如何互动的,也就是说,在什么情况下尼宁格安静的本性占据主导地位,什么情况下他潜意识里的勇猛天性占据主导地位。

TAT存在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它得出的结论完全依赖于心理诊断师的主观判断。心理诊断师对于受试者所述故事的分析是否准确,可能需要通过大量的类似测试不断地加以验证。但雇主们之所以需要找到一种神奇的性格测试方法,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分析受试的求职者性格里那些模棱两可的部分,他们需要马上知道结论。

MBTI和TAT的最大局限性在于,它们都是间接的测试手段。这类测试总是先从我们感兴趣的行为方式出发,推断出可能导致这种行为方式的性格特征,然后再想办法找出符合这种性格特征的人。可是这样每做一步推断,离我们的出发点就远一步,而且每走一步都潜藏着可能的失误和偏差。

“评估中心”——抛开性格的人格测试法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用我们感兴趣的行为方式直接进行测试呢?这正是现在的“评估中心”(“评估中心”系人格测试的手段之一——译者注)所奉行的原则。

像许许多多的求职者一样,我按“评估中心”的要求,扮演了“全球解决方案公司”机器人技术部业务主管特里·特纳的角色,在这个模拟公司的内部运作环境里度过了完整的一天。几个星期后,我得到了一篇事实清楚、分析透彻的评估报告。报告只评价了我作为该公司业务主管的表现,而不涉及我的性格本身,这是该测试法与其他测试法最大的区别。它避开将潜意识里的我和外在的我结合起来的困难,着重看不同的“我”在真实的世界里相互作用的过程。也就是说,它尊重外在环境对人类性格的影响及人类性格本身的偶然性。更重要的是,它让我相信,只要注意改进不足,假以时日,我完全有希望成为一个称职的业务主管。可以说,这是雇主们目前所能找到的最佳人格测试法。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回到那个老问题上:“评估中心”能否帮助我们从芸芸众生中鉴别出一个个的尼宁格来呢?事实上,在我们最需要对一个人做出准确预测的关键时刻,人们本身的反应往往最不可预测。因此,关于我所扮演的特里·特纳作为一名业务主管是否称职的问题,回答依旧是:视情况而定。因为这要取决于我服务的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取决于我的同事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我,取决于我能否迅速克服自己的缺点,还取决于许许多多其他不可预见的因素……

说到底,成为一个优秀的业务主管,和成为一个人的好朋友一样,所应具备的条件缺一不可。我们对朋友的要求是忠实、友好而有趣,这当然是个合乎情理的标准。但为什么那些在我们眼里看来并不忠实、不友好而又无趣的人同样也有自己的朋友呢?因为忠实、友好、有趣都是“互动性”性格特征,它们产生于人与人交往的过程当中。当我们说某人有趣或友好的时候,只能说明他对我们来说有趣或友好而已。

然而,这些困难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放弃了解彼此性格的尝试和努力。我们依旧可以把尼宁格送到“评估中心”去,看他在模拟战场上的表现是否像真正的突击队员一样英勇无畏、训练有素;我们也可以通过他朋友的介绍,了解到他对音乐和戏剧的爱好;我们还可以让他坐下来做一遍MBTI试题,然后忠实地记录下他的性格类型——一个内向、直觉、理性型的思考者。我们将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他的个人资料也会变得像电话簿一样厚。每当需要对他的未来做出决定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去翻阅这些资料。但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我们最想知道的事情恰恰是在这些资料里所找不到的,除非我们和他一起重返那丛林密布的巴丹半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