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卷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一听事实竟然被歪曲成这样,心中大火,破口大骂道:“一群贱人,搬弄是非他们挺在行的,打小鬼子的时候我怎么都看不到他们。”

肖臻宽慰道:“梁中国,你就别生气了,气死了他们也不偿命。”

梁中国叹道:“罢了,反正我梁中国行得正坐得端我也不怕随他们去吧。”

肖臻瞧梁中国想开了,点了点头忽道:“梁中国,我以后再也不会组织学生游行示威了。”

梁中国有些惊奇,道:“奇怪了,游行不是你的老本行吗,你不干了,那以后出了大事你不这么还打算怎么做?”

肖臻解释道:“今天我见过彭书记,他告诉我共产党的方针要我们团结二十九军,联合宋哲元抗日,不能老是反对他,所以我要改变一贯的策略,说来也巧他的方针竟然和你跟我说得一样,真是不谋而合。”

梁中国疑惑道:“彭书记是谁?”

肖臻道:“彭书记就是中共北平学联党团书记彭涛。”

梁中国哦道:“原来是共产党的,看来共产党有意发动你们这群学生抗日。”

肖臻笑道:“共产党早在‘一二九’运动就发动我们了,我们学生几乎都听共产党指挥。”

梁中国问道:“肖臻,那你是共产党的吗?”

肖臻摇头道:“我永远也不会加入共产党。”

梁中国猜测道:“莫非你想加入国民党?”

肖臻道:“错了,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我都没有兴趣参加,我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加入党派了,我可以听他们的调遣,但是我不会属于他们。”

梁中国道:“我明白了。”

肖臻伸了个懒腰,道:“梁中国,我困了,早上我干了一天的活,来之前我又去开会讨论如何联合宋哲元抗日,很累了,我想先去睡觉了。”

梁中国道:“那好呀,那你随便找一间房间睡吧,我家的每一间都有棉被,你中意哪间就去睡哪一间吧。”

肖臻也不跟梁中国客气道:“放心吧,梁中国,我会招呼自己的,你什么时候睡?”

梁中国脱口道:“至少两点。”

肖臻吓了一跳,道:“这么晚。”

梁中国苦笑道:“没法子,想取得胜利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月以后我必须要赢。”

肖臻哂道:“这件事情我帮不上忙,我只能祝你好运。”

梁中国嗯了一声算是知道了,肖臻说完就找房间睡觉去了,梁中国家的客房有三十多间,肖臻随便找了一间就寝了,至于梁中国则真的练到两点才去睡。

睡觉的时间是过得最快的,特别是对已经身心疲倦的人来说尤是如此,梁中国和肖臻都是感觉是一躺下就天亮了,可阳光刺进眼睛,他们不得不接受已经天亮的事实,只能起床。

当梁中国和肖臻吃完早点,振身武馆的门口传来喇叭声,众人就在猜测是宋哲元来了,大家齐到门口一看,门口停着一部插着青天白日旗的小汽车,后驾驶室的车门被打开了,坐在后驾驶室的人走下车,果然是宋哲元。

宋哲元见梁中国一家和肖臻全部都出门迎接,笑道:“众人不薄带我宋某人呀。”

梁中国迫不及待道:“宋军长,我们快点走吧。”

眼看儿子如此的猴急,梁亮峰骂道:“急什么,瞧把你兴奋成那样。”

宋哲元微笑道:“不碍事,年轻人难免有些冲动。”

程长英则道:“中儿,你去那里可不能给我丢脸呀。”

梁中国一拍胸脯道:“放心,我不会的。”然后梁中国问道:“宋军长,肖臻也想一起去,你能不能也把他带上?”

宋哲元爽快道:“可以呀,你们一起上车呀。”

于是梁中国和肖臻和梁亮峰和程长英说声再见就上了宋哲元的车,这两位男子一起随宋哲元坐在后驾驶座上,驾驶座上有位穿着二十九君军装的人当司机他来开车去目的地。

梁中国道:“宋军长,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宋哲元说明道:“我们去西苑,一一零旅部操场,你去那里教我军的人练刀。”然后又莞尔道:“梁中国,就两天的时间居然能让全北平的人几乎都认识你,你不简单呀。”

梁中国当然知道宋哲元指何事,道:“差点忘了感谢宋军长救命之恩,我先谢过了。”梁中国一说,肖臻也赶忙道感谢,于是宋哲元就知道与堂治须彦发生冲突的另一个男子就是肖臻。

宋哲元叹道:“惭愧呀,我终究还是要你们家破财才能消灾呀。”

梁中国道:“宋军长你别自责,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连这点也做不到,你能为我们出头我们很满足了。”

宋哲元叹道:“那我就放心了。”

肖臻笑道:“前天和昨天让小鬼子接连受挫,实在是大块人心。”

梁中国颓然道:“就是麻木不仁的中国人实在太多了,他们实在太贪生怕死了。”

宋哲元老于世故,道:“这很奇怪吗,这种人在中国多得是,你只要出了大事几乎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人。”

三人坐车聊天,聊这么阴暗的话题,肖臻显然不愿再聊,道:“宋军长,我想告诉你,我再也不会游行示威反对你了,还会拥护你。”

宋哲元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肖臻居然说出这种话,这比宋哲元听到日本以后不会侵略中国还要吃惊,道:“肖臻,是谁那么厉害能让你改性了。”

肖臻淡淡道:“我只是改变方针罢了,宋军长,我希望你以后能坚决抗日,不要华北的父老乡亲失望。”

宋哲元正色道:“肖臻,难道我宋哲元在你的心目中就这么不堪吗?”

肖臻微微一笑,道:“只要宋军长对日军妥协过,所以你在我的心目中的地位不是很高,比起王冷斋县长你还差了一截。”

宋哲元的目光凝视窗外道:“肖臻,我对日方针是一不说硬话,二不做软事,你明白吗?”

肖臻冷笑道:“我不明白你们这些政客的方针,但我明白国家尊严一定要维护,至于宋军长说得那套方针,我认为你还是做了一些软事。”

宋哲元哦道:“那你倒说说看我哪里言行不符了。”

肖臻缓缓道:“那我就说了,一有当年二十九军和日军在丰台镇发生冲突,日本恶意说我们中国军队挑衅他们日本人,要你拿出解决方法,而宋军长你为了息事宁人竟然将丰台镇拱手相让,日军不费一兵一卒得到了一个镇,你军长你好大方呀。”

宋哲元咳了一声把目光转回到车上,道:“当时我要是不牺牲一个丰台镇,那么整个北平至华北的政局会动荡不安,那么事情将很难处理了,我这叫做弃车抱帅,你还太小,不晓得其中的利害。”

肖臻苦笑道:“我真的不明白,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偏偏要被你们复杂化。还有一九三五年三月,南京政府实行币制改革,以法币代替银元流通,各地收上来的银元运交上海国库。我知道币制改革是国民党政府从经济上统一中国的重大举措,金融权力集中于中央以后,地方分裂势力就无力兴风作浪。南京政府的金融举措让日本军方暴跳如雷,日本天津驻屯军向你提出‘华北金融紧急防卫纲要’,要求禁止银元南运,并警告说:‘白银国有与华北现银集中上海,皆危及华北经济,阻碍日本帝国利益,蹂躏日本近年对华北主张,如贵方不能防止和彻底处置,日本方面将以实力实现自己目的。’同时日军关东军也向关内运动,日本飞机天天在北平上空盘旋示威。迫于日本方面的压力,你也不愿失去财政自主权,你于是下令禁止银元南运,河南的商震、山东的韩复榘随即响应,使南京政府控制华北金融的计划泡汤。

宋哲元一字一字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有迫于日本方面的压力,同时也不愿失去财政自主权才下令,可你有没有替我想过,我们这些地方分裂势力素与老蒋有仇怨,打过仗,要是我的财政自主权没了,将来要是他老蒋一翻脸我可怎么办,到时你肖臻会不会去救我?”

肖臻沉默了一会儿,道:“说实话,宋军长你和日本要是从不妥协的话,我拼了命也会去救你,哪怕是螳臂挡车也会的。”

宋哲元知道肖臻并非是那种爱说鬼话的人,他说得出就做得到,心里一阵感动,道:“我还做了哪些与日军妥协的事情你全部说出来。”

肖臻一挺腰板,道:“宋军长,那我就全说了,日本东北军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到天津以后,立刻提出‘华北高度自治方案’,要求成立华北自治政府。土肥原贤二频繁造访宋军长的公寓,逼迫你在方案上签字。看宋哲元百般推脱,土肥原即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向宋发出最后通牒,限宋哲元在九日内实施这个方案,否则日军将出兵河北、山东。宋军长你又一次被逼无奈,和秦德纯、萧振赢商量以后,明确拒绝了土肥原贤二的提议,但同时通电全国,要求南京政府结束训政,实施宪政,还政与民。宋军长这通电无异于‘自治’宣言,一时间舆论大噪,各界纷纷谴责宋军长你投敌卖国,而华北的大小汉奸和亲日组织上窜下跳,准备自治。南京政府立刻质询你,你一面自辩,一面压制天津汉奸组织的自治闹剧,幸好日本政府担心军方过分激进,宣布‘华北高度自治方案’缓行,才让你松了一口气。可危机虽然暂时解除,但日本绝没有放弃主张华北自治的意思,宋军长看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在征得蒋介石同意以后,于十二月十八日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宋军长亲任委员长,委员会里西北军、东北军和亲日分子三足鼎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在日本人眼里是华北自治政权,在南京眼里是地方政府,算是对日本和南京两方面都有了一个交代,宋军长你真是两面混圆呀,而冀察政务委员会的成立使宋军长一跃而成为华北首屈一指的实力人物,二十九军随即成为华北最大的地方武装集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